晚宴結束之後,費歐娜則單獨找上了洛維。

別人自然也不會在意,畢竟這兩人才是一夥的。

在回到了住處,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不等費歐娜開口詢問,洛維就先主動行了禮。

然後,這個一向以穩中和嚴謹而著稱的鬱金香家的忠臣,面色凝重的對費歐娜說了一句話:

「恐怕,公爵大人對西北要塞的計劃,要落空了!」

……

…………


西北要塞南邊的這座小鎮,自從西北獨立師叛亂之後,曾經一度陷入了蕭條之中。從前因為各種邊境貿易,甚至是走私貿易而形成的畸形繁華,隨著西爾維斯特的倒台之後,頓時化作了流水。

當時洛黛爾還夥同了皮埃爾男爵一起,派了無雙教的教徒來到這裡低價抄底,收了許多原本準備走私出關的貨物,倒是接機大大的撈了一筆,也囤積了不少物資。

可以說,這件事情上。洛黛爾居功至偉。

而如今,這座已經蕭條了許久的小鎮,忽然之間再次熱鬧了起來。

陳道臨當初派人送出的請帖,終於陸續召來了三十多家大大小小的帝國商會團體。

而陳道臨之前的策略也被證明成功了:當時他只給一些中小型的商會發的請帖,而這些中小型的商會不像大商會商團那樣,眼界高。架子大。這些中小型的商會商團對於利益和生意的追逐更加饑渴。

而當數十家中小型商會都派了人前來的時候,這個消息經過了洛黛爾等人的故意釋放,立刻就引發了幾個大商會的注意:

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時間,吸引了那麼多中小心商會的聚集,那必定是有著什麼特殊的商機!

結果。甚至不需要陳道臨再發請帖,就有五六家帝國一流的大型商會都主動派了自家有分量的管事前來。其中還包括了陳道臨的老熟人。龐貝商會。

自然的,李斯特家族在洛黛爾這位繼承人的召喚之下也派了頗有分量的人前來參加。

三十多家大大小小的商會團體的代表聚集在了這座小鎮,立刻給這座小鎮帶來了繁華的色彩,旅館和酒館全部爆滿。

那些當初因為捨不得產業而沒有離開的經營者,終於可以開懷的將庫存了許久的酒拿出來販賣掉。食物,酒水的清倉,讓所有人都笑的合不攏嘴。

陳道臨回歸之後。這裡聚集的商會代表已經多達了三十六家,而且聽說還有幾家也在趕來的路上。

陳道臨花了兩天的時間。在統帥府里接待了幾家大型商會的代表。這其中自然也有親疏的區別,比如其他的商會代表,陳道臨不過就是接見然後寒暄兩句就作罷。

而對於李斯特家和龐貝商會的代表,陳道臨的態度則親厚了許多,不但留了他們吃晚餐,言語之中也絲毫沒有什麼架子。

終於,在又過了三四天之後,所有的商會代表都已經抵達,一共有三十九家羅蘭帝國中大大小小的商會商團都派遣人來。

那些頂尖的商會商團自然只派了家族之中的一些頗有分量的管事,而一些中小商團,則乾脆就是老闆親自帶隊前來了。

這一天下午,陳道臨在統帥府里一個大廳之中,召見了所有的商會商團的代表,然後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首先,今天來到這裡的諸位,接到了我的請帖之後能到來,那便是給我達令陳面子,我先在這裡謝過大家了。」

陳道臨站在前面的檯子上,先對著全場人微微欠了欠身體。

這個舉動立刻引起了在場絕大多數人的好感:畢竟站在上面的可是一位著名的魔法師啊!魔法師的身份有多高貴,那自然是不用廢話再說的了。

堂堂的魔法師,能給自己這些商人行禮,而且言辭還這麼客氣,自然一下就贏得了在場所有人的好感。

「我知道,大家都是商人。商人么,追逐是利益,所謂在商言商,若是沒有利益的事情,誰也不會去做的。這個道理,我自然是明白的。而我把諸位請到這裡來,就是共同商量一件大事——當然了,這件大事里,自然也是蘊含了許多商機,許多發財的機會。這就要看諸位有沒有這個氣魄來做了。」

發財的機會當然人人想做了。

來到這裡的不少人,心中早已經做了許多猜測。

有人以為是這位魔法師打算和商人一起合作做一些魔法材料的生意。有的消息靈通一些的,感覺到了西北的氣氛緊張——雖然戰爭是可怕的,但是發戰爭財的機會,也不是沒有啊!

至於更有一些人,想得更深了一層!

如今這西北要塞都被這位達令法師掌握在了手裡……當初那個西爾維斯特,可是靠著西北要塞。賺得盆滿缽滿!西北要塞作為帝國的邊關邊境,直通獸人王國,難道是這位達令法師,打算效仿西爾維斯特來,做這走私的貿易?

可是……聽說這位達令法師手下的力量並不算太強大,區區千餘的兵力,只怕沒有資本來做這麼大的盤子吧。

當初西爾維斯特敢那麼做,是因為他手裡有幾萬精銳強軍,鎮守邊關。若是不給他送買路錢的話。你的貨物就休想安穩的進出!否則的話,直接以走私的罪名抓了你,殺人收貨,你哭都沒地方哭去!

可這位達令法師,才區區千把人,他有資格做這種坐地收錢的角色嗎?

……

「我今天就是要賣給大家一個巨大的商機。一個巨大的發財的機會!我現在手裡有一些東西,就是要拿來賣給在座的各位的!這件東西就是……」

陳道臨說著,笑眯眯的轉過身來,指著他的身後。

牆壁上掛著一塊猶如幕簾一般的東西,陳道臨輕輕一揮手,那幕簾就飄然落下。暴露出了牆壁上懸挂著的一幅巨大的地圖!

準確的說,這是一幅軍事地圖!!

一看見這幅地圖。在場的三十九家的代表,全部都呆住了。

陳道臨看著大家,笑眯眯的說道:「今天我要拍賣的,就是這西北要塞!」

轟!!!

全場嘩然!

……

…………

「大家看到了,這便是西北要塞,準確的說,是西北要塞群!帝國西北的邊關重鎮。除了西北要塞主城堡之外。在主城堡的東西兩側,還有北面。一共還有大大小小四十三個堡壘。

這些堡壘,都坐立在緊要的關卡,扼守住了一條條大大小小的通往北邊的道路,可謂是地形險要而關鍵。

我又對著大大小小的四十三座堡壘做了一個詳細的劃分。

其中呢,佔據了一些地勢平坦的比較寬闊的道路的,一共有十一座堡壘,這十一座堡壘,我在地圖上都用紅色的標記標註了出來了。

而此外,又有二十一個藍色的標記,這些代表了其他一些,在地形,道路,地理位置,僅次於紅色標記堡壘的地方。這二十一個藍色的堡壘,在堡壘的主建築規模,還有扼守的通道道路地形,也都少稍微小了一些。

當然了,至於其他還有十多個堡壘,我經過了仔細的研究已經徹底的放棄了,那些地方,地理位置都不佳,沒有什麼太大的價值,我也就沒有標出來在這地圖上了。」

說到這裡,陳道臨笑眯眯道:「所以,各位,我今天要賣給大家的便是這十一座紅色堡壘,和二十一座藍色的堡壘。」

下面一片嘈雜和嘩然,交頭接耳,驚奇的,茫然的,甚至還有一些皺眉的,不屑的……

陳道臨倒也不著急,耐著性子站在那兒,等下面的吵鬧聲持續了大約有五六分鐘了,漸漸的安靜了下來之後,才笑道:「我知道大家心中一定有許多疑問,現在,若是有什麼問題,就可以來問我了。」

果然,坐在人群之中的,立刻就有一個身材微胖的傢伙,大聲道:「達令法師!我有一個問題!這西北要塞群……每一個堡壘都是帝國的軍事建築,都是屬於帝國所有的,我們這些商人,哪裡有資格買下來?再說了……您似乎……似乎也沒有資格隨便賣掉這些帝國的軍事堡壘吧?」

陳道臨哈哈一笑,暗中對這個胖子使了一個讚賞的眼神。

注意了,我微-信上這一個階段的福利即將發送完畢了!還有沒有領取福利的朋友,請趕緊加我微-信吧。

本階段福利的內容是:我的一本沒有在網上連載過的小說《天火燎原》,全本免費在我的微-信上放送給大家看!!

有興趣的請加我的微-信吧,**:tw8182

或者直接搜索「跳舞」就能找到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一十章乾死他

這個首先挑頭說話的胖子,其實是龐貝商會的代表,據說和安古洛那個胖子還有點親戚關係。對於陳道臨來說算是自家人了。這個胖子今天挑頭提出的疑問,也是大家心中此刻最大的問題,其實卻是陳道臨故意讓他說出來的。

既然這種問題避免不了,那麼還不如讓自己人來提問,至少可以避免一些故意的刁難和苛責。

「這位龐貝商會的兄弟問得好!」

陳道臨笑眯眯的先贊了他一句,然後雙手微微往下一壓,頓時全場所有人就感覺到了一股清涼舒爽的感覺無形之中沖刷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是一個魔法的靜心術!

這些商會的人都是走南闖北見過世面的,可不是那些土鱉。自然識得這是魔法的感覺!不少人心中就頓時一凜,反應了過來:站在上面的人可不是隨意讓大家調侃的主,這位可是一個魔法師!

而且……據說還是讓帝國皇帝希洛陛下都無可奈何的一個魔法師!一個和鬱金香家家族李斯特家族都關係親密的魔法師!

人群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那麼我就來回答一下這位來自於龐貝商會的先生的問題吧。」

陳道臨微微一笑:「首先,我當然要說明白。這些所有的堡壘,都屬於帝國,不是我的私產,我當然沒有資格把這些堡壘直接賣掉。」

這話說出來,不少人臉色都露出預料之中的表情——就算你是魔法師,也沒有可能公然把帝國的軍事堡壘賣給私人啊。畢竟這種膽大包天的事情也沒有人敢做。

「不過呢。」陳道臨語氣忽然一轉:「所謂的『賣』,也不過就是一種說法。我想在座的各位,之前大多數人都曾經和那位西爾維斯特將軍打過交道吧?」

下面不少人垂下了頭去,互相看了看身邊的人。

「你們從前花錢送給西爾維斯特……為的什麼?不就是為了買他西爾維斯特鎮守的這條通往北方的商路么?所謂的買路錢而已!可是諸位,這道路難道是他西爾維斯特自家修建出來的?當然不是,這道路也是帝國所有的!那個時候,他西爾維斯特憑什麼就可以拿出來把這些路。賣給大家呢?」

沒什麼人說話了。可不少人臉上卻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收買路錢這種事情,也要看你夠不夠資格好吧?西爾維斯特有數萬精兵。你達令陳縱然是魔法師,可個人實力再強,也不可能變出來幾萬軍隊吧?

「當然。諸位別誤會,我不是想讓大家掏錢來花這買路錢給我達令陳。我也不想用這種方式來賺大家的錢,那樣的話,和勒索有什麼區別呢?我想大家都已經受夠了西爾維斯特那個傢伙了吧。」陳道臨笑道。

這個時候,事先安排好的一個李斯特家的代表,就開口說話了。

「達令法師,你就直說吧,別再賣關子了。你說的這個賣堡壘發財的計劃,到底是怎麼樣的?我們這些商人別的也不關心,只關心兩件事。一是賺錢,二是風險!如果這兩條沒問題你可以保證的話。就算你把皇宮賣出來,我們也有人敢接盤!」

下面的人不禁笑了出來。

是啊,只要你達令陳能搞得定,買下東西之後事後沒有麻煩的話……別說是西北要塞了。就算是皇宮,又有什麼不敢買的?!

「好。那麼我就來和大家好好的分說分說!」陳道臨彷彿精神一震,居然摞了摞袖子,哈哈大笑幾聲,然後就開始了鼓吹:

「各位,這邊境貿易最重要的是什麼?有人說是商路?有人說是關係?有人說是走私?要我說啊,都不對!

這世界上什麼生意最賺錢?

壟斷!

所謂的壟斷。就是眼看著一個生意能賺錢,但是這個生意只有你能做,別人家都沒法效仿里,沒法和你搶奪,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你一個人去做,盡情的賺!

各位想想。這樣的生意,是何等的暢快?」

下面幾個專門給軍隊做軍需供應的商團代表不由自主臉上流露出了幾分深有同感的笑容——做軍隊軍需物資供應最是來錢,但是就必須要有夠硬的後台和路子才能讓自己的貨物被軍隊包銷。

這生意,其實說穿了也是一種壟斷:特權壟斷。

別家的商會,哪怕你的東西更便宜。質量更好……那也沒用!

「在座的諸位都是帝國西部的商場豪傑。但是試想,整個帝國西北有多少商會商團?大大小小的貴族?整個西部又有多少?整個帝國又有多少?!

就算是同屬於一家商會團體的,但是地區和地區之間,也是有競爭的吧!這生意,你西北地區的分會能做,可東部和南部的分會就做不得!豈不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我今天要說的意思就很簡單:壟斷!只有把一個賺錢的生意壟斷了,牢牢的抓在咱們自己手裡,別人就只能站在一旁眼巴巴的瞧著,卻沒法插足進來!


這就是壟斷!」

陳道臨笑著。

當然了,從經濟學的角度來闡述的話,壟斷的概念絕不是這麼簡單片面的。

不過,這麼一點說法,用來鼓動這些羅蘭商人倒是足夠了。

「這西北要塞出去往北,就是獸人的地盤!那些獸人缺什麼?

它們什麼都缺!吃的喝的用的穿的!幾乎只要是咱們羅蘭帝國有的,哪怕就是一根針拿去獸人王國,都能讓那些傢伙眼巴巴的看著流口水!這便是咱們這裡的優勢!是一百多年前的先輩們為我們打下來的財富!

這就是咱們羅蘭人騎在那些獸人脖子上賺它們黃金和魔核的資本!」

不少商人露出了會意的微笑。

大家都做過走私的貿易,和獸人交易的確是一本萬利的好事情。

獸人那兒真的是什麼都缺。衣食住行幾乎樣樣匱乏。

而獸人卻偏偏挨著乞力馬羅山脈,大山之中的黃金礦產豐富,羅蘭人卻無法染指,只有獸人和矮人族霸佔著那裡。

此外,地緣遼闊的冰封森林裡,幾乎整個大陸的百分之九十的魔獸都棲息在那兒。魔獸本身就一身都是寶貝!

奈何那些地盤也被這些異族佔據了。如今在羅蘭帝國,一塊中階魔獸的魔核,都能賣出天價!

而在獸人那兒,一塊魔核,只怕用幾桶麥酒就能換回來了!!

陳道臨繼續道:「帝國禁止和獸人的交易,生怕會資敵。當然了,這資敵的事情咱們不做。所以呢,這鐵器,武器裝備之類的東西,在西北要塞這裡,是絕不會允許有人販運出去的。但是除此之外……我想說的,在我這裡,就沒有什麼其他的禁令了。」

說到這裡,陳道臨笑道:「反正,現在西北要塞,在我的手裡!」

這話就未免有些紅果果了。


不過陳道臨不在乎,在座的這些商人也不在乎……大家都是做過走私的……法律?那算什麼!

「我再把話說回來!我今天在地圖上標註出來的這三十二個堡壘是什麼?這就是我要賣個大家的商路!各位聽好了!我,達令陳,我並不打算把西北要塞的通關權力抓在我自己一個人的手裡!我也不打算像從前西爾維斯特那樣,坐地收買路錢!

而我,是把這西北要塞的通關貿易,分成了這三十二個堡壘,分成了三十二份,現在拿出來,要分給在座的各位!以後,這商路,就是三十二家共同所有!!但是你們記住了……也只有這三十二家!除了這三十二家之外……其他的人,哪怕是一袋麵粉,都別想從我西北要塞運出去!」

話說到這裡,下面的震動更大!

「也就是說,我把這西北要塞貿易的生意,分成了三十二份!而以後,除了這三十二家之外,其他人,都別想賺這西北貿易的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