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臻嗯了聲,站在廊下等。

墨無言進了門,過去坐下。

「母妃。」

淑妃看了眼他,笑道:「怕我為難她?」

「母妃,我喜歡她。」墨無言說道。

「我知道,你是我生的兒子,這二十年我們母子雖然相處時日不多,然你想什麼,我還是能猜測一二的。」淑妃笑道。

墨無言看她。

「衍兒,好好待她。」淑妃說道。

墨無言笑了,說道:「謝謝母妃。」

起身出去,晏臻就站在門外,聽到聲音回頭看他。

墨無言過去,幫她把皮毛領子拉得更高一些,遮擋住臉頰脖子。

「這樣冷,外面還都是謠言,你呆在家裡少出來。」他說道。

「羅嗦。」晏臻淺笑,跟他一路出去。

「散播謠言的人……」

「高揚嶺。」晏臻說道。

墨無言一笑,扭頭看她:「你啊,有時候就是太聰慧了。」

「娘娘都提點了,我再想不到,便委實太蠢了些。」晏臻笑道。

訾洲一行,本是治理大旱民怨的,訾洲知府凌簇卻被調查,凌氏一族幾乎被滅。

這只是遠在南下的一個貪污案罷了,可若是……

晏臻頓住腳步,看向墨無言。

墨無言也停下來看她,四目相對,便知各自心中所想。

「如此,說得通了。」晏臻說道。

只是死了個門下生的話,是不可能會積這麼大的怨的,可若是……

墨無言說道:「汴梁城的李崇智也被查辦了,還有其他的一些小官,有三個與高太傅有關係。高太傅被貶職,從正一品的太傅降為從二品的內閣學士。」

晏臻頷首。

出了門,她上馬車。

墨無言說道:「晚點見。」

「好。」晏臻笑道。

馬車走遠,墨無言回到裡面,在淑妃面前坐下。

淑妃已經寫完看完,此時正喝著茶。

「母妃。」墨無言看她,說道:「臻兒身有寒症,望母妃能想辦法救救臻兒……」

「……衍兒。」淑妃看他,說道:「她的寒症在牧州發作過。」

牧州牧氏,墨無言知道,只是……

「你的心情我懂,只是如果不發病,她的面色,脈搏等等,可是比任何女子都要健康。」

醫術高明的人都能看得出來晏臻的氣色,誰會覺得,這樣的女子身體不好?

她啊,氣色太好了。

晏臻回到府中,文聘已經回去。

晏相爺知道了,晏夫人等人自然也都知道了謠言之事。

晏夫人自然生氣,不過沒罵出來。

吃過飯,晏竹笙去溫書了,晏寶和晏臻陪在阿爹阿娘的屋裡。

邊上,靈兒拿著支筆在寫,也不知道她能寫什麼?

晏臻把自己的猜測說了一遍,晏相爺沉默不語。

「這怎麼可能?」晏夫人驚駭不已。

晏寶更是驚詫,聽到有可能是高太傅傳他們的謠言,曉得可能是訾洲的事情被記恨上,可如今……如今是怎麼說的?

大皇子怎麼都能牽扯上來?

高太傅是大皇子師,也是大皇子舅父,如果是這樣說的話,高太傅所做的事情,那就是……

「我的天誒!」晏寶呼出一口涼氣。

這王室爭鬥,太可怕了。 雲逸搖頭:「沒什麼殺不得的,若是他們誠心找事,殺了也無可厚非,畢竟千幻宗身後站著天哭老人,天澗聖宗高層不愚蠢,不會為了一群目觀短淺之輩和千幻宗鬧翻。」

韓雪櫻美瞳一亮:「咦,小師弟說得有理!那我現在就傳音宗主將他們直接殺光得了!」

雲逸聽這話連忙阻止,笑道:「別別,師姐,我們還是先去看看再說。」

雖然矛盾鬧不大,但這樣一來兩大勢力必然會有芥蒂,能殺,但也不能亂殺!

最起碼得有一個恰當的理由!

不朽戰場,千幻宗的一大重地,亦是當初千幻至尊召開宗門會議之地。

而在不朽戰場的中心,數道氣息強大的身影被封鎖在一處結界內,皆臉色鐵青。

在結界外,站立著兩道身影,其一便是千幻至尊,另外還有一人是那名鎮壓諸至尊的強者。

結界內一名老者怒氣沖霄,冷聲道:「千幻宗主,老夫勸你趕緊放了我等,你是想挑起我聖宗的怒火嗎!」

千幻至尊正眯著眼愜意地站著,聽到老者的話,他不由嗤笑道:「當真是一群蠢貨,看來天澗聖宗內也不全是精明強幹之人,總是會混有些許雜魚。」

一名中年男子脾氣暴躁,直接怒懟:「你說誰雜魚呢!有本事放了我,老子一個人掀翻你們整座千幻宗!」

「你還是先從這結界里出來再說吧!都安靜點,否則我可不確定有沒有那個耐心等到聖宗的人來。」

那名次巔峰至尊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能夠修鍊到至尊的都不會是什麼大善人,哪名至尊手底下沒有沾染過鮮血?

「宗主!」

韓雪櫻此時帶著雲逸等人趕來了,對千幻至尊行禮。

見到雲逸,千幻至尊瞬間正了正神色,他雖然地位尊崇,但和雲逸比起來還真算不得什麼。

而結界內的眾至尊見到雲逸同樣眼前一亮。

青南天,這可是和他們聖宗老祖關係匪淺之人!

那名白髮老者公輸鴻連忙開口:「青賢侄,千幻宗如今氣焰囂張,我看他們已經不把我們聖宗放在眼裡!」

中年至尊同樣開口:「青賢侄,不知老祖可有一同前來,正好將千幻宗滅了!」

雲逸看了眼結界內之人,道:「都給我閉嘴,一群蠢貨,天澗聖宗的臉都給你們丟盡了!」

「青賢侄,你……」

公輸鴻還想說什麼,卻直接被雲逸一個眼神給震懾住,他雖為至尊,但在氣場上卻是遠不如雲逸。

「他們都幹了什麼?」雲逸沉聲問道。

千幻至尊道:「宗門在集市內的幾處產業被他們抹除了,現在千幻城的集市鏈龍頭被斷,這會導致宗門損失一大筆資源,還會影響整座城的利益流動渠道。如果短時間內處理不好我們會散失大批的人脈資源,這些都是無價的。」

千幻宗的富有雲逸見識過,而他們就是靠著千幻城的集市鏈模式吸收資源,如今這些人將千幻宗主要收入截斷,這不僅是斷人財路,更是斷人發展!

千幻至尊看了眼雲逸,又道:「當然,若是你開口要求放人,他們可以直接走。」

千幻至尊很謹慎,他不確定雲逸是否更傾向天澗聖宗。

如果是,這些人就動不得!

多大的虧他們也得吃下!

雲逸搖了搖頭,道:「宗主多慮了,我不是那種人,這些人你隨意處理,我不會插手。」

「青賢侄,你和千幻宗……」

公輸鴻皺眉,看這樣子云逸和千幻宗之間不簡單啊!

雲逸凝視他,道:「我和你很熟嗎?別一口一個賢侄叫我。」

千幻至尊也是神色古怪,這公輸鴻膽子不是一般大啊,連雲逸的便宜都敢占。

未雪和鄒陽則有些懵,按他們所知雲逸應該是聖宗一方的,怎麼如今看起來反倒和千幻宗關係更緊密。

不過他們也沒說什麼,他們不是公輸鴻,什麼話該說,什麼時候該閉嘴這點他們分得清楚。

千幻至尊看了眼結界內的至尊,嘴角上揚,道:「這樣吧,我也不殺你們,每人一枚中階至尊丹換命,此事就這麼揭過了。」

眾至尊瞬間瞪大了眼,那名中階至尊更是怒聲道:「中階至尊丹?!我看你們千幻宗是瘋了,真想和我們聖宗開戰嗎!」

韓雪櫻笑了,魔女般的她開口:「哦?這麼說你們的命連一枚至尊丹都不如嘍?還有,你們能代表天澗聖宗嗎,開戰也不是你們能夠說了算的,你們只是一群小蝦米知道嗎。」

中年男子南天柳冷笑道:「至尊丹沒有,有本事就殺了我!」

千幻至尊看向他,沒有多說,抬手揮出一道光刃,直接透過結界!

嗤!

一抹驚心怵目的血光濺射,南天柳的頭顱直接被斬下!

「你!」

其他至尊臉色刷得一下慘白,身形不自主向後退去。

他們沒想到千幻至尊真的敢當眾殺他們聖宗之人!

而且這可是至尊!不是什麼大白菜啊!

雲逸走上前,道:「既然一枚中階至尊丹換你們的命不願意,那就再加一件至尊靈兵,十息之內,拿不出的直接殺了!」

對於這些人他沒什麼好感,掛著天澗聖宗的名號在外囂張跋扈,就算是至尊又如何,更該死!

眾人臉色難看,其中一人激憤開口:「青南天,你是我聖宗老祖一脈的人,如今卻幫著他人殘害宗門至尊長老,你還有良心嗎!」

昆帝眨了眨眼睛,單純說道:「這些人好像是挺蠢的呀。」

雲逸淡漠開口:「知道天澗聖宗為什麼還不派人來救你們嗎?因為你們太蠢!丟盡了聖宗的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