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三應該想到,豪格還有選擇,因為對面是雲子濤。

「豪格,你,我們第一家族對你不薄,你竟然如此。」時大看到這樣的情形,那是極為的惱火。

他也是被這一幕給驚呆了。

這樣一來,他的處境也就堪憂了。

豪格的為人他還是了解的。

真是奇了怪了。

這雲子濤到底給豪格許諾了什麼好處,豪格才倒向雲子濤這邊的。

不過他看雲子濤的表情,雲子濤顯得也是有些驚愕,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故。

雲子濤覺得豪格能夠保持中立那都算是相當不錯了。

誰能想到,豪格直接的殺了時三。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了呢?

「待我不薄?呵呵。」豪格看著時大,冷笑道。

總裁的獨家專屬 這個時大倒還不錯,說話還行。

但是,第一家族像時大這樣的很少,倒是大多數都和時三差不多。

「怎麼了?」時大連忙的問。

看到豪格的反應,時大實際上也猜出了一些。

肯定是時三說了一些非常難聽的話,最後讓豪格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那你得問時三。我就不用解釋了。」豪格沉聲的說道。

既然已經站在了對立面,那還解釋個屁啊。

你解釋第一家族會放過你?開什麼玩笑!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那就不後悔。

一日和第一家族做對,那就一輩子和第一家族為敵。

「好,豪格,看來,你是執意和我們第一家族為敵了。」時大怒聲的吼道。

現在這樣的局面真是糟糕透頂了。

如果時三不死,豪格兩不相幫的情況下,他和時三一起還能拖住楊風幾個,等待援兵,現在呢,他一個絕對不是對方聯手的對手的。

「哼。」豪格冷笑了一聲,現在就算他想反悔,也已經晚了。

在剛才做決定的時候,他已經將自己的命運和雲子濤聯繫在了一起。

他以後只能聽雲子濤的。

殺一個也是殺,殺兩個也是殺。

結果是一樣的,已經殺了時三,這個時大他也不準備放過。

「哼,咱們後會有期,豪格,你用不了多久肯定就會後悔的。我們葉家,不是誰都能得罪的。」說完,時大立刻的撕開空間,直接的就走了。

時大那在第一家族地位是相當高的。

這次讓時大出手也是給了時大以防萬一的手段,可以迅速的撤離。

本來時三也是有這樣的手段,但是因為被豪格突然間的襲擊,根本就沒有時間使用。

「參見雲少爺。」豪格對著雲子濤恭敬的說,直接的就彎下了腰。

對於他來說,以後是要聽雲子濤的了,這個時候肯定要把態度給放低。

「放心,我一定不允許第一家族對你出手的。保證你的安全。」雲子濤拍了拍豪格的肩膀。

豪格一陣激動,自己需要的不就是這句話嘛。

有了雲子濤的保證,他的心裏面才有底了。

剛才雲子濤沒有開口的時候,他感覺到忐忑不安。

萬一要是雲子濤不接納自己,自己又得罪了第一家族,那就真的完了。

「我們走吧,早點趕往紫雲聖城,我們就安全了。」雲子濤對著眾人說道。

楊風幾個自然都沒有意見,他們現在實際上也是這樣的想法。早點去紫雲聖城,早點安全。

本來楊風覺得能夠碰到雲子濤自己基本上就安全了。

可是現在他沒有那種感覺了。

碰到了葉驚風之後,時大時三還依然的對自己進行攻擊。

這就是說,他們這是無論如何都要除掉自己啊。

雲子濤率先出手,開啟了一道空間門,楊風,豪格,小草都是走進去。

楊風知道雲子濤是用這樣的方法進行趕路,這樣的話,速度簡直要比楊風用的金屬生命都要快的多。

這空間門,瞬間就是很遠的距離。

而且,雲子濤和豪格輪流行動。

效率還快上不少。

雲子濤和豪格都是在空間上面造詣很深的人,這在神界都是很少見的。

現在兩者卻是聯起手來,而且還是聯手趕路。這如果要是被人知曉,一定會目瞪口呆的。

兩個空間一道的強者聯手竟然不是對敵,而是趕路。

趕路用的著如此嗎?近的可以有金屬生命。

遠的可以坐傳送陣。

哪用的著是如此的費勁。

畢竟速度是快了一些,這耗費的能量可是耗費的太多了。

「雲少。 夫君系統我在古代當女君 這第一家族莫非是瘋了?」一邊趕路,豪格也和雲子濤說話。

這一是為了不讓場面那麼冷,二也是想通過多說一些話,加深一些雙方的感情。

楊風和雲子濤可以不說話,雙方的關係那麼鐵了,但是,他和雲子濤必須得多說話才行。以後都得依靠雲子濤呢。

「是瘋了。」雲子濤也是有些火氣。

自己都來了,這第一家族還是攻擊。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兄弟,你除了殺了時常青,還做過什麼事情?」雲子濤也不由的對楊風問。

他覺得事情好像有些搞不明白了。

就算殺了時常青,第一家族不該如此啊。

畢竟,他都出面了。

「真沒有了。」楊風很是無語道。

他也很納悶啊。

這第一家族到底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要,自己有那麼重要的嗎?非得要殺了自己。

而且,看起來還沒完沒了了。

「第一家族感覺到威脅了。而且,還是大人物讓第一家族的人知道楊風能夠威脅到第一家族,所以才會如此。」小草這個時候開口。

「大人物? 豪門小媳難養 哪個大人物的話會讓第一家族的人如此的殺一個人呢?」豪格不由的問。

「聽聞第一家族的三位老祖和命運主宰關係不錯。如果命運主宰預測未來,楊風兄弟會給第一家族造成麻煩的話。」雲子濤一愣,如此的說。 冷少的純情寶貝 楊風不由的一愣。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解釋的通了。

第一家族從命運主宰那裡得知消息,未來威脅第一家族的是他楊風。

第一家族自然就做不住了。

拚死都要除掉他。

免得楊風在未來的時候給第一家族帶來災難。

「如此的話,就能解釋通了,怪不得啊。」豪格不由的開口道。

「我現在不過是小人物罷了,命運主宰就能斷定我能對第一家族造成威脅?」楊風不由的苦笑。

「命運主宰很強的,預測未來也預測的很準確的。能夠領悟命運之道成為主宰,那太難了。要知道,在神界修鍊命運法則的人就非常的稀少。因為這一法則實在是太逆天了。修鍊起來也特別的困難。命運主宰卻在這方面達到這樣的程度,而且能力還在不斷的提升,可以說,命運主宰在神界是無所不知的。」談起命運主宰,雲子濤不由的說。

因為命運主宰的特殊性,命運主宰在神界基本上沒有敵人,太多強大的存在都要討好命運主宰。

「那命運主宰會不會幫助第一家族對我們出手吧,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們就。」豪格臉色很難看了。

如果要是這種情況出現的話,那他們的局面就是相當糟糕了。

雲家和第一家族對抗。

雲家是擁有這樣的能力的。但是,如果命運主宰站在第一家族一方的話。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如果這樣,那第一家族就比雲家強多了。

有命運主宰的話,雲家相對於第一家族來說那都就是透明的,什麼底牌都被人家知道了,那還怎麼戰鬥?

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豪格感覺到自己可能壓錯了。

現在這種情況,就算壓錯了他也必須得跟著雲子濤走到黑了。

他已經是別無選擇了。

「這種可能性非常的低。命運主宰很聰明,不會讓自己過多的參與雜事當中,那對他沒有好處。」雲子濤隨即開口。

話是這樣說,但是,如果要是第一家族如果拿出足夠讓命運主宰心動的東西,那就難說了。

「這。」豪格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可能性很低,但是,還是有那種可能性的。

「能打動命運主宰的寶物估計也就只有三生石之類的寶物。如果第一家族得到了三生石,也不會給命運主宰的。再者,三生石我和楊風兄弟都在努力的爭取。第一家族得到的難度很大。」雲子濤淡笑。

「是。我是真心跟隨雲少的。」豪格也是連忙的說。

現在他也是沒有辦法了,他就算是後悔也沒有辦法了。

他只能跟著雲子濤一路到黑了。

「呵呵。」雲子濤淡淡的笑了。

豪格的想法他自然是猜到了一二。

現在這種形式,豪格已經是別無選擇了。

豪格可是殺了時三的。那時三在第一家族的地位也不低。在第一家族當中都是屬於少有的強者。

這樣的人死了,第一家族絕對是不會放過豪格的。

豪格已經沒有出路了,跟著自己倒是最明智的選擇,同樣也是唯一的選擇了。

對於雲子濤來說,豪格的實力也是足夠的強大的,他已經和第一家族對上了,也不在乎這些了。

「兄弟,你考核進行的怎麼樣了?」雲子濤對著楊風神識傳音。

雲子濤的另外一個分身也是在百斷之地經歷三生石的考驗。

對於他來說,那也是無比的驚險的。

說不好什麼時候都隕落了。

這三生石的考驗真是變態。

「現在我的分身正在休息呢。」楊風淡笑著說。

他的那兩個分身基本上都死了,還是自己的大地分身去營救了之後才活下來的,接下來就一直處於休息狀態。

對於此,楊風也是沒有辦法。

怎麼考核那是別人的事情。

他只能是被動的接受。

「我的分身遇到麻煩了,不知道最終能不能順利的過關。這考驗太難了。」雲子濤不由的發出了感慨。

「是太難了。我幾次都差點死。」楊風也是回應道。

在這點上,他是感同身受啊。

這三生石的考驗,非同一般,就算你再強,也不能說肯定能過。

「我也差不多,不過好在那裡不會死人。死不了的。」雲子濤輕笑。

楊風這個時候只能是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