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真的好漂亮跟仙境一樣。”幕婉兒也是歡喜的看着這片小空間說道。

嫣舞看着這一片小空間也是微微震驚了一下,略一思索嫣舞就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這片小空間應該和天珠七變有關係,應該就是這樣。”嫣舞心裏暗想着。

“咳咳,這裏就是我的一片小空間,是我無意中得到的,我的醫術和古武都和這裏有關。”英俊沒有再隱瞞,把整件事情都說了一遍。

龍妙妙來到英俊的身邊,在他的身上左摸摸右看看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弄的英俊很是不自在:“英俊你不會真的是外星人吧,連空間都有,你是怎麼做到的,這片空間被你藏在什麼地方了。”

這一下子不光是龍妙妙就連幕婉兒和林若兮還有嫣舞都看向了英俊,幕婉兒更是感到自己的幕塵哥哥有些陌生,要不是英俊的樣貌沒有絲毫的變化,她真的以爲站在她面前的是外星人了。

“好了妙妙,我可不是外星人,你看看電視裏的那些外星人醜的,我可比他們帥氣多了。”英俊拉着龍妙妙的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不滿的說道。

“我們進入別墅看看吧。”林若兮對着衆人說道。


“快走吧。”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衆女也進入了別墅,剛進去就聞了一陣誘人的藥香。

“這是我們在青陽山得到的靈芝,還有這是幕塵哥哥和妙妙姐從賈仁義那裏得到的人蔘,難怪會有這重的藥香。”幕婉兒看着別墅裏面的靈芝和人蔘說道。

“這,這是你搶我的那些珠寶,哼,上回你說什麼見者有份拿走了我一半的珠寶,但是你拿走的那些古董之類的寶貝我卻沒見到。”龍妙妙看着堆在一邊的珠寶還有那些古董字畫什麼的說道。

“嘿嘿那是我忘記了,好了你要是喜歡的就拿好了。”英俊不在意的對龍妙妙說道。

“嘻嘻東西我就不要了,我可不可以經常到這裏來啊,我很喜歡這一片小空間。”龍妙妙笑嘻嘻的看着英俊說道。

“當然可以,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可不是我不給你。”英俊看着龍妙妙說道。

在空間珠子裏面玩了一會兒衆人才出去,畢竟那空間還是太小了,在裏面有點憋得慌,出來之後除了林若兮和嫣舞之外,龍妙妙和幕婉兒還有些迷迷糊糊的,有些不敢相信剛剛她們是從另一個小空間裏面出來的。

“剛剛的一切是真的嗎。”

“真是不敢相信,但是好像是真的。”幕婉兒和龍妙妙小臉難以置信,有些興奮的說道。

回來的第一天衆人就在別墅裏聊天看電視,鐵蛇也沒有來打擾第二天一大早別墅門就被人敲響了,外面傳來了鐵蛇和光頭強的叫聲。

“老大。”


“老大, 你起來了嗎。”


此刻的光頭強很是滑稽拄着一個柺杖,屁股上包紮着一片的紗布,走路的時候一蹦一蹦的。

“哈哈我說強子,我說讓你養傷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非要跟來,怎麼樣屁股很疼吧。”鐵蛇看着一蹦一蹦的光頭強哈哈一笑的說到。

“老大來了,別說我屁股上中了一槍,就是少了一條腿我也會過來了,哎幺真是疼,他媽的,剛被子彈打中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痛當時老子還幹掉了的幾個人,現在過去兩天怎麼越來越痛了。”光頭強一呲牙說道。

在別墅裏面,嫣舞看着英俊說道:“你的小弟來了,你還不趕緊的去開門去。”

英俊拉着嫣舞的手說道:“走師姐,你和我一起去見見我的小弟吧,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叫仙女嘿嘿嘿羨慕死他們。”

溫柔首席:驚情十五年 老大可能正在忙着呢,我們別敲門了,在外面等一下吧。”看到沒人開門光頭強半個屁股坐在了石墩上,沒辦法另一半屁股受傷了碰不了東西。

就在此時別墅門被打開英俊和嫣舞從裏面走了出來,立刻所有的小弟都恭敬的叫了一聲老大,剛剛坐下的光頭強也站了起來,扯動了傷口發出了一聲疼痛的悶哼。

“呵呵呵光頭強屁股受傷了,過來吧我幫你看看。”英俊呵呵一笑的看着光頭強說道。

“謝謝老大,謝謝老大。”光頭強一臉喜色的說道,他們可是都知道他們老大的醫術的厲害,連他們斷掉的手臂都可以在短時間裏面治好。

進入了別墅英俊把光頭強單獨的帶進了自己的房間,半小時左右就一臉喜色的走了出來,而他的柺棍也不用了屁股上的傷已經好了。

“老大,對於金三角的事情我們怎麼辦,他們已經派了很多次人來了,而且這次又逃走了一個,讓他們知道了黑虎幫的覆滅,和他們那價值一個億的毒的損失和那些死去的人都和我們有關係,他們肯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我們要怎麼辦?。”一幫小弟在別墅外面守着,鐵蛇和光頭強在書房裏面商量着。

“我看不如我們先下手爲強,直接殺到金三角去,把那什麼將軍還有他的手下全都幹掉的了,媽的找我們的麻煩,還給了我屁股一槍。”光頭強神色有些猙獰的說倒。

“是啊,老大,我們不能這樣被動,每次都等他們來人殺我們,乾脆我們直接殺過去的了。”鐵蛇也是滿臉殺機的說道,當初他的鐵蛇幫可是被黑虎幫直接滅了,而黑虎幫和金三角有牽扯,現在雖然黑虎幫已經被滅了,但是現在金三角三番兩次的追查這件事情,也讓他的仇恨轉嫁到了金三角的將軍身上去了。

“殺過去是肯定的,不過不是現在,那從你們手裏逃走的人肯定已經通報的金三角的那個將軍了,我想他已經派高手過來了,等解決了這次他們派來的高手我們在殺過去,你們最近小心一點可別莫名其妙的被人弄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英俊皺着眉頭想了一下之後說道。

“也是,我們會注意的,老大你最近也小心點,還有幾位大嫂你也要讓她們小心,我怕金三角的那些人會對她們下手,還有幕老爺子和老大你的父母都要小心,他們這次派來的人肯定是高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鐵蛇擔心的看着英俊說道。

“他們敢,他們要是對大嫂幕老爺子和老大的父母動手的話,我就去金三角拆了他們的老巢把他們挫骨揚灰。”光頭強聽了鐵蛇的話神色猙獰充滿了殺機的說道。

英俊的眼睛也一下子眯了起來:“嘿嘿要是他們真敢這麼做的話,我一定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後悔的,你們放心吧最近我會帶着嫣舞若兮她們去幕家住上幾天的。”

“那就好,那就好,可是老大,藥店怎麼辦,俊兮藥店可是我們的重要資產,那些人肯定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怕他們會對俊兮藥店下手。”鐵蛇比光頭強會用腦子,他思考的東西很多,俊兮藥店是他們的財源要是被毀掉的話,那對他們來說損失可是巨大的。

提到俊兮藥店英俊的眉頭也再次的皺了起來,這也是他擔心的一個事情:“你們的實力還是太低了,要是你們是地級巔峯或者天級的高手,那我們就不用這樣束手束腳了!。”

“這個老大,我們的實力是有點低,我和強子距離地級高手還差一步,要達到地級巔峯天級估計要十幾年左右,這還是靠老大你幫我們配置的那些淬體煉骨的中藥激發了潛力的緣故。”鐵蛇有些嘆息的說到,彷彿是在感嘆他們修煉的進展速度有些慢,要是別人知道他們幾個月的時間就修煉到了凡級巔峯的實力還覺得慢,那還不得鬱悶的吐血而死。 “好了不談這些了,你們的實力進展已經很快了,只是缺少時間而已。”英俊看到鐵蛇和光頭強臉上都漏出了慚愧的神色立刻安慰道,心裏卻在想他是不是應該用空間珠子裏面的靈芝和人蔘,幫鐵蛇和光頭強他們突破到地級,只是這樣使用有一點浪費。

“那就談談藥店的事情吧,老大那阿拉伯富豪阿里巴巴還在漢江市等着呢,還有一個叫雲嘯也打來過電話詢問你什麼時候回來,好像也是找你有事。”拋開了金三角的話題之後,鐵蛇又說起了俊兮藥店最近的一些事情。

“哦,嘿嘿正好今天我就去見見那阿里巴巴,看我再狠狠的宰他一下,至於雲嘯找我肯定是因爲他女兒雲婷婷的病,你聯繫他們讓他們過來吧,就說我肯定會幫他女兒治好病的。”英俊對鐵蛇說道。

“好的,我這就聯繫他,我這裏有他的電話。”鐵蛇說着就掏出了手機撥打起了雲霄的電話。

“給我吧,我來和他說。”英俊要過那鐵蛇的手機,聽着裏面響起的鈴聲,很快另一邊就被人接聽了。

“喂,是鐵蛇嗎,英俊那小子還沒有回來嗎,我女兒昨晚昏迷了一次,我怕她會出現什麼意外,你趕緊聯繫英俊。”接通電話另一邊就傳來了雲嘯那焦急的聲音,顯然他很擔心自己女兒雲婷婷的安危。

“雲家主嗎,我是英俊嘿嘿不好意思最近有點忙,現在我已經回來了,你帶着你女兒過來吧。”英俊沒有絲毫的廢話說道,而且他也想讓雲家住這位地級巔峯的高手幫他個忙,現在他可是正是缺少人手的時候。

雲家主一聽英俊的聲音立刻就是一喜:“你小子終於回來了,好好,我立刻就帶着婷婷過去,你最近千萬別再出門了。”雲家主雲嘯說道。

“好了,好了。”英俊和雲家主說了幾句話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然後再和嫣舞林若兮龍妙妙和幕婉兒她們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就向着俊兮藥店而去,而鐵蛇和一幫小弟則是留了下來保護着幾女,去藥店的路上,英俊對光頭強說道:“強子聯繫上那阿拉伯的煞筆石油二代過來讓我狠宰一頓。”

“嘿嘿好。”光頭強聯繫上了在漢江市瞪了英俊許久的阿里巴巴之後,在他們趕到藥店的時候,這位外國佬正在和張老交談着。

“我說阿里巴巴,你怎麼又來了你要是讓我幫你看病的話到是沒問題,可英俊那小子還沒有回來呢,你要是找他看病等段時間再來吧。”張老對這有錢的大鬍子外國佬很是無語,經常沒事就來這裏找英俊,他要幫這外國佬看病人家還不願意,不就是前列腺有點毛病嗎。

“張老,我已經得到了那光頭的電話了,英先生他已經回來了,正在趕來,上帝啊,她來得正是時候他要是再不來的話我就要回去了,我的家族好像出事了。”阿里巴巴滿臉清醒的看着張老說道。

“什麼,那小子要來了,這傢伙終於想起來他還有一個藥店呢,把這一攤子一甩就什麼都不問了,哪裏有這樣的老闆。”張老一聽阿里巴巴的話,知道英俊要回來了立刻不滿的說道。

其實現在整個藥店都運轉得很正常,幾個經驗豐富的中藥師和長老的幾個徒弟不斷地給來自全國各地的病人看病,而總公司和其他地方的公司運轉也是有英俊的父母在運作,其實張老現在來不來藥店都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的,只是他沒有英俊的心大每天都要過來看看而已。

就在張老話音剛落,英俊就從外面走了進來:“張老我回來了哈哈哈想我了嗎,我可是很想你呢。”英俊說着伸出手臂就向張老抱了過去。

“你小子還知道回來,還有你強子,最近兩天你怎麼也不來了,是不是想和你這老大一樣,也當一個甩手掌櫃。”張老可沒有給英俊好臉色,教訓完他之後又看向了光頭強。

光頭強臉上漏出了苦笑,他就知道張老肯定會說他的,可是屁股上中了一槍他想來也沒法來:“嘿嘿張老不好意思,這兩天有點事情所以沒來。”

“好了,張老,這一切都不重要,我來是來幫你擺平這外國佬的。”英俊看着一臉喜色向自己走來的阿里巴巴說道,他可是聽光頭強說了,阿里巴巴經常到俊兮藥店來找自己都快把張老煩死了。

果然一看走過來的阿里巴巴,張老立刻對英俊說道:“你趕緊把這外國老打發了,這些天幾乎天天都來,我都快煩死了,真不知道他爲什麼對你這麼的信任,非要找你看病。”張老說着就離開了。


“英先生,你終於來了,我都等你許久了,快點幫我複查吧,家族好像出事了我今天就要趕回去。”阿里巴巴也沒有和英俊客氣,家裏出了事情讓他

“呵呵呵好了,好了,跟我來吧,複查費準備好了嗎?。”英俊滿臉喜色的領着阿里巴巴向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雖然英俊不常來這裏,但是這裏還是有他的辦公室的,畢竟他纔是俊兮藥店的老闆。

“準備好了,準備好了,英先生你的上次幫我治療的效果很好,只是我上次好像被那朱菊花擺了一道,他媽的他竟然綁架了一個大人物的孫女,害得我回去之後被父親阿里罵了一頓,就連我們剛找到的石油礦,都分出了百分之五的乾股給那大人物消氣,這次讓我們阿里加損失巨大。”阿里巴巴咬牙切齒的說道。

英俊一聽心裏就樂開了花,不用想他也知道阿里巴巴說的那不該綁架的人就是龍妙妙了,而那個大人物自然就是龍老爺子了,他沒想到龍老爺子竟然敲詐了阿里家族一大筆“不錯嘿嘿我喜歡。”

進入了自己的辦公室之後,阿里巴巴的保鏢和光頭強就在外面等着了,而阿里巴巴一進來就迫不及待的讓英俊幫他複查了起來,英俊自然是裝模作樣的幫阿里巴巴把着脈,搖頭晃腦一副絕代神醫的樣子。

“怎麼樣,英先生我的那個毛病徹底好了嗎,我覺得我最近很是龍精虎猛,但是你不讓我和女人在一起,又不能打手槍去找五姑娘,精力沒地方發泄啊,最近我都快憋屈死了,你看看英先生我今天晚上是不是可以找兩個女人爽一下。”阿里巴巴滿臉憋屈的說到,說話的之後身體竟然都齊了反映了,可見這傢伙的確是憋壞了,也難怪他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色狼能忍受這麼久的不碰女人那需要的毅力可是很大的。

英俊聽着阿里巴巴那別去的話,還有那一提起女人身體就起的反應英俊很是得意,現在只怕就是給他一頭母豬英俊說可以上了,估計他都會毫不猶豫的撲上去來上一段人獸之戀的。

“哈哈哈阿里巴巴你也不必着急,你這一時的忍受可是爲了以後的幸福生活。”英俊嘴裏說着,心裏卻在想自己“是不是應該在給這傢伙下套,再讓他別去半個月碰不了女人。”可見英俊心裏也是夠壞的。

“是是是,全靠英先生了。”阿里巴巴一臉太好的說到,說完就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拿出了一張銀行可:“英先生,這是一張瑞士銀行的卡,裏面有着一千萬就當這次的診療費了。”

“才一千萬,是不是少了一千,上次你可是送我一艘價值一個億的豪華遊輪和以前萬塊錢,這次你可不能太小氣了。”英俊拿着銀行可厚臉皮的對說道,看個病一千萬他還嫌少,這要是讓那些已經成爲吸血鬼的醫院情何以堪。

“哦,英先生,這張瑞士銀行卡里面的可不是華夏幣而是美元,呵呵我想我是這個世界上看病花錢最多的一位了。”阿里巴巴說着,絲毫沒有心疼的感覺,這也是,他可是石油大亨的兒子一千萬美元算個屁,他去拉斯維加斯賭一次錢都不止這些了。

“嘿嘿阿里巴巴你就放心吧,我看病絕對是童叟無欺,我保證把你的病治好,讓你以後每天當新郎***新娘。”英俊用男女都懂得語氣對阿里巴巴說道,那猥鎖的樣子簡直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揍上一拳。

“哈哈哈我喜歡,天天當新郞***新娘。”阿里巴巴哈哈哈很是興奮的說道,說着這傢伙的身體都起了反映了,畢竟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他沒有碰女人了。

接下來英俊就給阿里巴巴用青在身上按摩了幾下,畢竟收了人家一千萬美元,英俊也不是那種拿錢不幹活的人。

阿里巴巴再次感受到上次英俊幫他治療時候的那種暖洋洋的舒服的感覺:“好舒服,哦,英先生,你的按摩真是太舒服了,乾脆我每月給你一千萬你給我做專職的按摩師好了。”阿里巴巴一臉享受的說道,還發出微微的伸吟之聲,聽的英俊身體一顫。

“阿里巴巴,你別叫行嗎?你叫的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英俊一邊用青珠幫阿里巴巴按摩,一邊開口說道。 “哈哈好,我不叫了,你考慮一下我的邀請吧。”阿里巴巴聽了英俊的話老臉一紅的說道。

“沒興趣,我還是喜歡在自己的國家呆着,光頭強進來一下。”英俊怎麼可能跟着阿里巴巴做什麼專職按摩師,就算是每月給他一個億他也不會做的,拒絕了阿里巴巴之後他對這守在外面的光頭強說道。

房門打開光頭強走了進來:“老大有什麼事情。”

“還有沒有西藏犛牛鞭,有的話去給阿里巴巴先生準備個十幾根,再讓張老開幾個療程的壯陽藥,一定要讓阿里巴巴先生變得龍精虎猛。”英俊對進來的光頭強說道。

“好的,老大,耗牛鞭這種好東西我們的確是剛進了一些,絕對夠用。”光頭強聽了老大的話之後一愣的說到,再看向阿里巴巴還有他那高高翹起的褲襠嘿嘿一笑的說道,耗牛鞭這種大補的好東西他和鐵蛇也會時不時吃上一根的。

光頭強離開之後再回來的時候,手裏就多出了一個黑袋子,裏面裝滿了曬得乾乾的耗牛鞭,而英俊也已經幫阿里巴巴按摩好了。

“阿里巴巴那這些東西給你,每天吃上一根絕對讓你爽歪歪。”英俊嘿嘿一笑的把裝滿了耗牛鞭得黑袋子遞給了阿里巴巴說道。

“哦,謝謝英先生,我知道這是鞭我以前吃過,味道不怎麼樣,但是很夠勁哈哈哈我喜歡。”阿里巴巴接過來黑袋子說道。

“喜歡就好,我們算是兩清了,回頭再給你抓一點中藥一吃你的前列腺毛病就會好了。”英俊拍了拍阿里巴巴的肩膀說道。

“謝謝,謝謝,我今天也必須趕回國,不然肯定是要請你吃上一頓好的。”阿里巴巴對英俊感激的說到。

英俊對光頭強眨了眨眼嘿嘿一笑,彷彿是在說“看見沒有這就是傳說中的冤大頭,治療一個男性病花了幾個億。”

光頭強嘿嘿一笑他的智商根本看不明白老大爲什麼對自己眨眼。

“好了既然阿里巴巴先生有緊急事情要趕回國,那我們就出去一趟吧,抓上一點中藥你就可以回去了。”錢已經到手了,英俊也不想陪這冤大頭是有富二代玩了,和他聊天這裏還不如回家陪老婆好呢。

“好的,英先生走吧。”阿里巴巴說道,說着兩人就走出房間,在樓下抓了一些壯陽的中藥之後英俊就送阿里巴巴離開了。

“嘿嘿老大,這外國佬給了多少診費,看你的樣子肯定沒少宰他吧。”光頭強看着很是開心的英俊,知道老大這次肯定沒少賺於是開口問道。

“沒多少,也就是一千萬而已。”英俊不在意的說道,彷彿這一千萬的診費真的不多一樣。

“一千萬,我靠,這傢伙真是有錢的冤大頭。”光頭強聽了英俊的話確是震驚了一下,一千萬這在他當小混混的時候是總收入也沒有這麼多,而現在自己的老大看一個病就這麼多,看老大的樣子還不是很在意,真是令他無語。

“哦,我說的是一千萬美元。”英俊說着就進入了藥店,既然來了他總是要在藥店幫一下忙的,英俊在藥店忙了整整一天在張老滿意的神色下才離開了藥店,還讓英俊明天繼續來確是被英俊打了個哈哈糊弄了過去。

在晚上英俊趕回了別墅,最先來迎接他的還是小白狼,現在應該說是大白狼了英俊現在都不好抱他了,見面自然是有見面禮的,現在白狼經過英俊的滋養之後,力量簡直比反擊的巔峯高手還要大,都可以和地級高手相媲美了,而彩彩的那兩顆毒牙的劇毒也變成了沾之就死劇毒了。

進入別墅之後,嫣舞林若兮和龍妙妙幕婉兒正在聊天,看到英俊回來林若兮走上來問道:“英俊藥店的事情怎麼樣,我都好幾天沒去了,沒出什麼事情吧。”林若兮自然是很關心藥店的事情。

“放心吧,若兮藥店沒事,收拾一下東西我們去幕家住上一段時間吧。”英俊在林若兮的紅脣上親了一下之後說道。

“幕塵哥哥回家去嗎,真好,我也想父母和爺爺了呢。”幕婉兒一聽英俊的話立刻高興了起來,小臉也變得紅撲撲的很是可愛。

聽了英俊的話嫣舞的心裏卻是有些不安了起來,因爲幕家是英俊這一世的家族,他的父母親人都在那裏,想到要去見英俊的父母和爺爺她的心裏就有些忐忑。

龍妙妙看到嫣舞的神色,立刻明白了她心裏的想法,湊到嫣舞的耳邊小聲的說道:“嫣舞姐,你是不是怕去見伯父伯母還有爺爺啊,你放心吧他們人很好的。”

英俊走到嫣舞的身邊拉着她,給她一個安慰的眼神,這讓嫣舞心裏一暖的說道:“我沒事的,只是有點怕伯父伯母不喜歡我。”

“放心吧,我父母和爺爺肯定會喜歡你的。”英俊安慰的說道,說完之後幾女就收拾起了東西,收拾完了之後就帶着鐵蛇和光頭強他們一起去了幕家。

英俊之所以離開自然是因爲金三角的關係,那邊肯定已經派人過來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女人和父母爺爺出現什麼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