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顧言馨還替陳欣怡擔心,所以她是不會害陳欣怡的。

二房的人都在,顧言馨看見妙妙挺著一個快要生產的大肚子慢慢地從樓梯上面下來了。

她就不明白了,這妙妙為什麼要陷害她。

「妙妙,你就把你看的事情說出來!」蕭仲恆說道。

妙妙下來以後,然後一臉認真地說道:「我昨天剛好經過廚房,然後就看見顧言馨在熱粥,她還將一包葯放在了粥裡面,當時我也沒在意,我以為這粥是她自己吃的,誰知道,居然是給陳欣怡吃的。」

「你胡說八道,我是進過廚房,但是我沒有給陳欣怡下藥。」顧言馨憤怒地說道。

她根本就沒有做過這種事情,妙妙肯定是在說謊的!

「我沒有胡說,我說的都是實話,我也是一個快要做母親的人,所以昨天晚上看到陳欣怡流了那麼多血,我是很有感觸的。所以,我必須要把我見到的說出來,雖然這件事情和我沒有關係。」

妙妙說著,然後朝蕭逸霖的懷裡靠了靠。

「你為什麼要陷害我!我到底哪裡得罪了你!」 都市大進化時代 顧言馨吼道。

這妙妙說的是楚楚動人,根本就是在演戲。

虧她昨天她看見楊紅玲欺負她的時候,還替她說話,讓蕭逸霖去救她。

沒想到她今天就開始誣陷她,她的心腸到底是什麼做的。

早知道,她就讓楊紅玲將她打死算了。

「顧言馨,你還要狡辯,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蕭仲恆問道。

「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下藥……」顧言馨對蕭逸晗說道。

「言馨,你別著急。」蕭逸晗安慰。

然後對大家說道:「爸、媽,單憑妙妙的一面之詞,不足為信,那我還說是妙妙下的葯,我也親眼看見了。」

「你……」蕭仲恆氣得不行。

「真是沒想到啊,有人還有這樣狠毒的心腸,幸好當初沒跟著我們逸楓。」王蘭開口說道。

顧珊珊一臉的得意,然後望著顧言馨,看她現在怎麼辦。

顧言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妙妙現在要反咬她一口。

除了蕭逸晗,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就連蘇念瑤,也是對她有些懷疑和抵觸。

「這同在一個屋檐下,以後我們還是要小心啊!免得都被下藥了。」楊紅玲諷刺地說道。

「胡說八道什麼!我敢保證,不是言馨做的!」蕭逸晗厲聲吼道。

「蕭逸晗,這麼多長輩在這裡呢,你就是這麼對長輩說話的嗎?」蕭仲奇呵斥道。

只有顧珊珊和蕭逸楓沒有說話,不知道這蕭逸楓在想什麼。

或許,他巴不得這件事情發生了,這樣的話,顧言馨沒有辦法在蕭家呆了。

然後他就有機會了。

「言馨,這件事情可是妙妙親眼看見的,我相信妙妙是不會說謊的。」蕭仲奇說道。

「大伯?你說相信妙妙。妙妙之前是什麼女人,我們大家也不是不知道,這樣的女人,你們還覺得可信嗎?」蕭逸晗說道。 此話一出,二房的臉色立馬變得難看了。

尤其是楊紅玲和蕭仲平。

「蕭逸晗,這是你們三房的事情,別扯到我們身上,我們和這小賤人沒關係!」楊紅玲吼道。

「可是妙妙非要站出來指正言馨,二伯,如果有的得罪的地方,千萬不要介意。」蕭逸晗對蕭仲平說道。

蕭仲平嘆了一口氣,然後便起身離開了。

只要是和妙妙有關的事情,他都覺得丟臉死了,根本不想待下去。

蕭逸晗這時候走到妙妙的面前,然後出其不意的,一把掐住了妙妙的脖子。

「說,你為什麼要陷害言馨?」蕭逸晗咬牙切齒地問道。

該傷害他的女人,現在他是及其憤怒的。

「我……我沒有……沒有說謊……」妙妙吃力地說道。

蕭逸晗的手上更加用力了,但是妙妙根本不改口,一口咬定是顧言馨做的。

「蕭逸晗,夠了!你想要將人給掐死了嗎?」蕭仲恆上前說道。

蕭仲奇也將蕭逸晗給拉開了。

妙妙這才脫離了蕭逸晗的手掌心,然後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

「蕭逸晗,你特么敢動我的女人,你找死!」蕭逸霖這孫子現在才想起了。

上前給了蕭逸晗一拳。

蕭逸晗一肚子的氣,正找不到地方撒呢。

他立馬和蕭逸霖打起來了。

兩人你一拳我一拳的,但是蕭逸霖很明顯不是蕭逸晗的對手,臉上多處挂彩。

「別打了!別打了!」蕭仲奇喊道。

「蕭逸晗,你這個小雜種,你敢打我的兒子,我今天非要告訴老太太不可!」楊紅玲氣瘋了。

場面頓時就亂了。

大家趕緊將蕭逸晗和蕭逸霖分開。

「別拉著我,讓我打死這混蛋!」蕭逸霖一邊掙扎,一邊吼道。

「來啊?誰怕誰,我看這妙妙的事情,八成就是你和她勾結起來的,蕭逸霖,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蕭逸晗也不服氣地說道。

「蕭逸晗,誰特么沒事陷害你們,她只是親眼看見,說出了事實而已,是你自己的老婆妒忌,關別人什麼事情!」

「你再說一次試試?信不信打斷你的腿!」蕭逸晗指著蕭逸霖說道。

「都給我閉嘴!」蕭仲恆吼了一聲,「難道你們真的要將老太太請回來,才滿意嗎?」

「逸霖,你沒事吧?」楊紅玲關心地問道。

看見蕭逸霖嘴角都腫了,眼角也是紅腫一片,她又憤怒地對蕭仲恆和蘇念瑤吼道:「蕭仲恆,蘇念瑤,今天你們必須給我一個交代,不然的話,我不會這麼算了的,你兒子屢次打我的兒子,簡直太不像話了!」

「楊紅玲,我兒子打你兒子?難道你兒子就沒出手嗎?這一次,還是你兒子先動手的,怨得了誰?」蘇念瑤也不甘示弱。

在顧言馨的印象中,她好像是第一次這麼憤怒,不計形象地和家裡面的人吵架。

「蘇念瑤,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都是我兒子的錯嗎?」

「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這畢竟是老三的家事,就讓老三去處理吧,我們都別管了。」蕭仲恆說道。

王蘭只是在一旁看好戲,然後沒有說話。

她巴不得這楊紅玲和蘇念瑤打個你死我活才好呢!

兩人都是她的眼中釘。

「這件事情,誰也不許告訴老太太,你們聽見沒有,老太太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不能再影響到她了。」蕭仲奇再次說道。

「蕭逸晗,算了……」顧言馨拉了拉蕭逸晗。

看見蕭逸晗為她揍了蕭逸霖,她心裡真的很感動。

有這樣一個男人,隨時隨地都在為自己付出,有人欺負到自己頭上了,他總是奮不顧身的站出來維護自己。

真的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隨後,顧言馨扶著蕭逸晗下去上藥了。

「疼嗎?」顧言馨含著眼淚問道。

「不疼,別擔心,哭什麼哭,我又沒死,等我死了以後再哭也不遲。」蕭逸晗摸了摸顧言馨的臉頰。

「蕭逸晗,你真傻,真的好傻好傻。」顧言馨說道。

「言馨,你是我的老婆啊,我不相信你相信誰啊?難道你要我相信妙妙那壞女人嗎?」

顧言馨破涕為笑,輕輕地給蕭逸晗消毒,他的嘴角也腫了啊!

該死的蕭逸霖!

「逸晗,逸晗,你沒事吧?」蘇念瑤和蕭仲恆過來了。

「我沒事。」

蕭仲恆鬆了一口氣,然後沒有說話了。

臉色依然是非常的難看。

經過一個晚上,他們期待已久的寶貝孫子沒了,然後兒子也被打來挂彩了,真是令人糟心啊!

「蕭逸霖那小子,真是太不像話了!」蘇念瑤說道。

「這件事情,以後就別說了,不要鬧到老太太那裡去了。還有陳欣怡的事情,不是言馨做的,言馨嫁入我們家一年多了,難道你們還不相信她的人品嗎?」

「哼!人品,人家都看見了,那妙妙跟她無冤無仇的,為什麼要陷害她啊?你們倒是說說啊?」蕭仲恆冷哼一聲。

對顧言馨還是心存芥蒂。

「媽,就算爸不相信我,你也應該相信我啊?我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言馨,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有個疑問,必須要問你。按照你的性格,你是絕對接受不了逸晗娶其她女人的,可是你為什麼偏偏和陳欣怡相處的那麼好?」

「這個……」顧言馨一時之間愣怔了。

她總不能跟蘇念瑤說,她和陳欣怡一起騙他們吧!

蘇念瑤見顧言馨說不出話來,然後瞥了她一眼,也沒有說話了。

「總之,這件事情和言馨沒有關係,我會查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的。」半響之後,蕭逸晗才說道。

「哼!最好是這樣,若是讓我知道,真的是她下藥的話,我絕不會容忍她在蕭家的。」

蕭仲恆說完,然後和蘇念瑤一起走了。

顧言馨很難過,蕭仲恆的樣子,非常的生氣。

如果她真的被趕出了蕭家,那該怎麼辦啊!

「言馨,你不要將他們的話放在心上,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我相信真相總會大白的。」蕭逸晗安慰道。 「蕭逸晗,萬一……萬一有一天,我真的被趕出來了……」

蕭逸晗趕緊打斷顧言馨的話,「不可能,即使你被趕出來了,那我就跟著你一起出來,我和你,是不可能分開的,你知道嗎?」

顧言馨的眼眶濕潤了,蕭逸晗總是讓她這麼感動。

可是眼下的情形,妙妙將事情推到她的身上,真的很難辦。

「蕭逸晗,你說,會是誰下的葯呢?」顧言馨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會不會是顧珊珊和蕭逸楓做的?」

「或許是吧,我會查清楚的,你放心。等會兒我們就去醫院,問一下陳欣怡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言馨點了點頭。

……

「逸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顧珊珊問道。

「顧珊珊,妙妙和陳欣怡的事情,和你有關係嗎?」蕭逸楓問。

「沒有,為什麼每一次顧言馨發生了事情,你都以為是我做的呢?可是我根本就沒有做,我在蕭家,一直都是安安分分的,我哪裡做過什麼事情。」顧珊珊傷心地說道。

這蕭逸楓對顧言馨還真是關心啊!

「沒有?」蕭逸楓眯著眸子。

「逸楓,真的不是我,難道你就不肯相信我嗎?我在你的心裡,一點信任都沒有?」

「哼!」蕭逸楓冷哼一聲,然後說道:「若是一點信任都沒有,你現在早就被我扔出去了。」

「蕭逸楓,這件事情不會是你做的吧?你現在來質問我?」顧珊珊忽然問道。

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她實在是想不到,還會有誰這麼做。

「不是我。」蕭逸楓淡淡地說道。

他目前還不想動顧言馨,不然的話,顧言馨現在的日子更是不好過。

「逸楓,難道你就沒有想過嗎?為什麼顧言馨能夠順利地接受陳欣怡?因為陳欣怡懷的根本就不是蕭逸晗的孩子!是其他男人的,所以顧言馨和蕭逸晗才那麼相安無事的,不然你以為,顧言馨會容得下其她女人嗎?」

「你是怎麼知道的?」蕭逸楓問道。

「我是怎麼知道的?看你這話問的,難道你早就知道了?」

蕭逸楓沒有說話,顧珊珊能夠想到的事情,他自然早就想到了。

他的腦子也是很聰明的,只是他一直沒有說破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