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的新聞報道肯定不會出現B2幽靈轟炸機和F22猛禽戰鬥機。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遠處,瑪利亞的蘭博基尼VenenoRoadster敞篷跑車已經停了下來。她從駕駛室里站了起來,看著燃燒的千年生物科技公司。不過他無法看見她的表情,隔著太遠的距離,他只能看到她站起來眺望的身影,很模糊。

「你們應該以為我死了吧?正好,我可以一個個找你們算賬。」夏雷的心裡說。 一輛自動駕駛的轎車停在了公路邊上,夏雷從路邊的樹林里走出來,打開車門鑽進了車裡。車裡有兩隻袋子,裝得滿滿的。

「主人,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更換的衣服,還有你需要的化妝品。」小倩的聲音從轎車的揚聲器里傳出來。

夏雷說道:「開車,回紐約。」

「好的,主人,你換衣服吧,快點換。」小倩催促道。

夏雷打開了一隻袋子,裡面裝著一套耐克運動裝,一雙球鞋,一雙襪子,還有一條內褲。他將衣服拿出來,然後將裝衣服的袋子扔到了後視鏡上。那不只是一隻後視鏡,還有一隻監控乘客的攝像頭。

「主人,你什麼意思啊?你遮住攝像頭我怎麼看你換衣服啊?」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小倩的聲音。

「你看了又有什麼用?」夏雷開始換衣服。

「主人,你這樣說人家好傷心。總有一天我會製造一個完美的身體,用生物材料造出器官,用x合金造出骨骼,那個時候我就是一個真正的女人了。」小倩的聲音。

夏雷心中一動,如果小倩真的做到了,那它豈不是變成一個擁有自主思維的機器人了?一些科幻電影之中假想的情節就有可能成為現實。不過著這只是突然間的感想而已,他並沒有這方面的擔憂。他一手創造的小倩是只是一個愛賣萌賣風騷的「少女」而已,並不是那種想要毀滅世界的可怕的人工智慧。

換好衣服,夏雷又打開了另一隻袋子。這隻袋子裡面裝著很多化妝品,也有硅膠面膜之類的用來製作人皮.面具的材料。他就在車裡動手製作人皮.面具,老爹夏長河留下的手藝他從來就不曾忘記。

「小倩,給我提供最新的情報。」夏雷製作人皮.面具的時候說道。

「好的主人,爆炸發生之後我監聽了瑪利亞的電話,她和羅南通了一個電話,約羅南今天晚上在長島翡翠山莊見面。 腹黑紈少請接招 羅南答應了,他今天晚上會去長島與瑪利亞見面。我沒有監聽羅南的電話,因為那傢伙的位置在蘭利,強行入侵和監聽的話,CIA的天神系統有可能會發現我。」小倩說。

「有這個情報就夠了。」夏雷說,他拿掉了後視鏡上的袋子,他看著後視鏡中的自己,他的眼神很冷。

「主人,還有一個情報。」小倩的聲音,「爆炸發生之後不久,有人在網上放了一個消息,說來自華國的天才生物科學家夏重生在參觀千年生物科技公司的時候遭遇事故,被炸死了。我跟蹤了他,他雖然設置了十幾道屏障,可我還是找到了他。那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一個IP,發布那個消息的人是克斯汀。」

克斯汀?

夏雷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微微愣了一下,他並沒有忘記第一次離開地球之前的事情。他清楚的記得他幹掉了克斯汀,可是小倩現在給出的情報卻又出現克斯汀這個人物。不過短暫的錯愕之後他又不覺得奇怪了。

克斯汀,他是依西塔布製造出來的怪物。從基因的角度去看他,他是達芬奇。可他顯然已經不具備達芬奇的靈魂以及記憶,他只是一個生化人。既然依西塔布能造第一個,那就能造第二個。只要依西塔布願意,她甚至可以造一千個,一萬個克斯汀,組成一個克斯汀軍團!

現在去調查發布這個消息的克斯汀的身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主人,暫時沒有別的情報了。」小倩的聲音。

夏雷說道:「知道了,開車吧。」

他這次來美國,依西塔布不可能不知道,克斯汀當然也會知道。可不管是依西塔布還是克斯汀都沒有現身,只是利用羅南給他弄了一個超級炸彈陷阱。還有卡西亞魯伊斯,他約他在美國見面,他來了,可卡西亞魯伊斯卻沒有現身。

以前是他躲著他的對手,步步驚心。

現在是他的對手躲著他,不敢露面。

克斯汀好解決,可要找出兩個純能量體的敵人就困難了。

下一步該怎麼做?

夏雷陷入了沉思之中……

夜幕降下,夜空下的長島燦爛如一顆明珠。

幾架夜鷹直升機掠過翻滾的大西洋海面,眨眼就將蒙塔克燈塔甩在了身後。那座古老的燈塔是當初來美洲大陸尋夢的歐洲人的指引,現在仍然亮著燈。

幾分鐘后,幾架直升機降落在了一個古老的莊園之中。它的主體建築看上去比蒙塔克燈塔年輕不了多少,牆體上爬滿了青苔,有些地方甚至長出了青草。在它的周邊有如茵的草地,還有大片大片的葡萄園。長島盛產葡萄酒,而翡翠莊園在一百年前就是一個酒庄。瑪利亞的家族就是從這裡起家的。

羅南從一架夜鷹直升機上跳了下來,一群CIA的特工擁簇著他往翡翠莊園的主體建築走去。

瑪利亞帶著一群保鏢迎了上來,臉上帶著笑容,「羅南先生,我準備了晚餐,一起用餐吧,我們可以便吃邊聊。」

羅南說道:「我也為你準備好了你想要的東西,來自國防部的訂單,還有你這次所受的損失的補償。」

瑪利亞臉上的笑容更盛了,「羅南先生,請跟我來。」然後她對班德爾翰說道:「招呼一下羅南先生的隨從。」

班德爾翰點了一下頭,「好的。」

羅南回頭看了一眼,什麼都沒說,也沒有任何動作,一個白人特工卻不動聲色的微微點了一下頭。

翡翠莊園的餐廳古老陳舊,可每一個細節都彰顯著尊貴與奢華。

餐桌上,羅南將一隻文件袋放在了瑪利亞的面前,「瑪利亞小姐,你要的東西都在裡面。」

瑪利亞打開文件袋,抽出了裡面的文件。可就在那一剎那間她愣住了,文件袋裡裝的不是她想要的國防部的訂單合約,也沒有賠償的支票,文件袋裡裝的是一疊厚厚的白紙。

「羅南先生,你什麼意思?」瑪利亞的眼裡充滿了怒意,「我為了配合裡面的行動,裡面將千年生物科技公司都炸了,你卻給我這個?」

羅南端起了餐桌上的一隻水晶高腳杯,嘴角露出了一聲冰冷的笑意,「向你的愛國情懷,還有你的付出致敬。」

「可惡!」瑪利亞怒吼道:「你得給我一個解釋!」

突突突……

窗外突然響起了異樣的聲音,還有比燈光更強烈的火光。那是裝了消音裝置的槍械開槍的聲音,羅南的人已經動手了。

「你……」瑪利亞驟然緊張了起來,恐懼在她的每一根神經之中蔓延。

砰!

餐廳的門被撞開,是金剛一般強壯的班德爾翰。

看到班德爾翰,瑪利亞的心中頓時燃起了一絲希望。卻就在她準備向班德爾翰求救的時候,班德爾翰卻撲倒在了地上。他的後背上有幾個冒著硝煙的彈孔,鮮血從傷口之中涌冒出來,眨眼就打濕了他的衣服。

之前向羅南點頭的白人特工出現在了門口,聲音低沉,「頭,全部都搞定了。」

羅南淡淡地道:「知道了,去搜一下還有沒有別的活口,瑪利亞小姐就交給我來吧。」

「是。」白人特工離開了餐廳,出門的時候還帶上了房門。

「你……」瑪利亞從餐椅上站了起來,臉上已經沒有半點血色了,說話的聲音也顫抖著,「你、你要殺我?」

羅南也從餐椅上站了起來,「與其給你錢,給你合同,用滿足你的慾望的方式來讓你閉嘴,還不如幹掉你,讓你永遠閉嘴。而且,這還不用花錢。你是做生意的天才,你應該知道什麼樣的選擇才是最符合利益的吧?」

「不、不,你不能殺我,我的家人不會罷休的,你知道我們家……」

羅南打斷了她的話,「他們也會死。」

瑪利亞突然向門口衝去。可只跑了兩步便跌倒在了地上,為了漂亮,她穿的是足足有七寸高的高跟鞋。不過即便她穿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昂貴的跑步鞋她也逃不掉,這個地方已經被CIA控制了。

羅南走到了瑪利亞的身邊,「沒用的,你知道得太多了。如果你要怪的話就怪你太貪心了吧,想要獲得那個小子的疫苗。可我的主人只想要那個小子的命,還有一張永遠閉上的嘴。」

「你的主人?」瑪利亞顫聲說道:「總統?」

羅南伸手掐住了瑪利亞的脖子,突然發力。

「嗚嗚……嗚!」瑪利亞掙扎著,可羅南的手就像是一隻鐵鉗一樣夾著她的脖子,無法掙開。她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她的臉也因為血液不流暢而漲紅。

羅南一邊加大手上的力量,一邊冷笑道:「總統?我就是總統,我的主人是要主宰這個世界的神。」

瑪利亞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了,她的意識因為大腦的缺氧而昏沉。她就像是一個掉進沼澤的人,即將被泥沼所吞噬。

突突突……

窗外忽然又響起了輕微的槍聲,還有人慘叫。

羅南忽然移目看向了窗外,兩秒鐘后,他忽然又將視線移到了餐廳的門口。

砰!

餐廳的房門被撞開,一個白人沖了進來。

準確的說是被人扔進來的,他撞開餐廳的房門之後就躺在了橡木地板上,一動不動,他的後腦勺少了一塊,腦漿和血水正咕嚕咕嚕的往外冒。

這個白人正是這次帶來的CIA特工的指揮官。

門口的光線黯淡了一下,一個亞裔中年男子出現在了門口。他的手中拿著一支裝著消音裝置的SCAR突擊步槍,槍柄上還粘著一塊有著金色頭髮的頭皮。

不難看出來,他是打光了子彈,然後用槍柄砸開了外勤特工指揮官的後腦勺。

「羅南先生,晚上好。」他走進了餐廳。

他是中年人的外貌,可他的聲音卻是一個孩子的聲音,給人一種很聲帶沒有發育好的稚嫩的感覺。 「救……」即將休克的瑪利亞爆發出了驚人的意志力,硬生生的從羅南的指縫之中擠出了一點聲音來。

羅南忽然鬆開了瑪利亞的脖子,那隻手快速滑過腰間,然後打直,手臂打直的時候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支密林手槍。

砰砰砰!

羅南瞬間開了三槍,三顆子彈都命中了夏雷的頭部,槍搶爆頭!

然後,一秒鐘之後三顆變形的彈頭掉在地上。它們打爛的不是來人的腦袋,而是一張非常精緻的人皮.面具。

「是……你!」羅南忽然反應了過來,他的聲音顫抖了起來,「你沒死?」

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夏雷就站在他的面前。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他能讓子彈隨便打,且毫髮無損。

夏雷向羅南走去。

羅南忽然將密林手槍抵在了瑪利亞的腦袋上,「你、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開槍了!」

夏雷笑著說道:「你有病嗎?昨天晚上你和這個女人串通了想炸死我,現在你用她來威脅我?開槍吧,打死她。」

羅南的手指動了一下,可並沒有觸發扳機。他很清楚他和瑪利亞策劃了什麼,他就算真的打死瑪利亞,眼前這個偽裝成中年人的神奇小子也不會放過他。

瑪利亞緩過了氣來,「我、我是被陷害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一句話沒有說完,她忽然哭了。

不管是誰,也不管那個人多麼有錢,身份有多麼高貴,在死神的面前都是可憐蟲。

夏雷只是平靜的看著她,她的眼淚是真實的,可他無動於衷。

羅南忽然將槍口抬起,抵在了他的太陽穴上。卻就在他準備開槍自殺的一瞬間,夏雷手中的SCAR突擊步槍嗖一下飛過來,撞在了他的手腕上。巨大的衝擊力不僅打掉了他手中的密林手槍,還打碎了他的腕骨。

「現在還不是你死的時候。」夏雷快步向羅南走去。

囧神養成記 羅南伸出左手去撿槍。

夏雷一腳踩在了他的左手手腕上,狠狠一下發力。

「啊——」羅南的喉嚨中頓時傳出了一個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夏雷一巴掌就抽在了羅南的臉上。

「噗!」一口血水和著幾顆牙齒從羅南的口中噴了出來,他的腦袋也往地板上撞了下去。

不過沒等羅南的腦袋觸地,夏雷反手又是一巴掌將他的腦袋活生生的抽了過來。

「噗!」羅南又噴出了一口血水和幾顆牙齒,這兩巴掌已經將他打得七葷八素,連方向都弄不清楚了,看東西也是重影。

夏雷一把抓住羅南的頭髮,將他穩定下來。一絲能量根須也就在這個時候扎進了羅南的大腦之中,下載儲存在羅南的大腦之中的信息。他的大腦也飛速的處理和分析著這些信息,尋找與依西塔布有關的情報。

瑪利亞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向門口潛行。

「再走一步,我就殺了你。」夏雷說。

瑪利亞的身子頓時僵住了,瑟瑟發抖,她哭著說道:「我、我……真的不關我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羅南、羅南他帶著人過來是想殺我,我也是是受害受害者。」

夏雷鬆開了抓著羅南的頭髮的手,羅南的身子彷彿被抽去了骨頭一樣,軟軟的倒在了地上。然後,他伸手揭下了臉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他的少年面孔。他的樣子稚氣未脫,可他卻像是一個披著人皮的惡魔。

「我就知道是你……我……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瑪利亞哀求著夏雷,眼淚牽著線的往地上墜落。

夏雷說道:「你說你是無辜的,那好,現在我要你殺了他,證明你是無辜的。地上有槍,撿起來,殺了他。」

「我……」瑪利亞猶豫了。

夏雷說道:「那我就殺了你。」

瑪利亞咬了一下嘴唇,忽然鼓起了勇氣。她走到那支密林手槍前,伸手將它揀了起來,槍口也對準了躺在地上的羅南。可她沒有開槍,她握槍的手顫抖不休。

夏雷掏出了手機,打開了拍攝視頻的軟體,「開槍,你只有三秒鐘的時間。」

「你、你為什麼要拍視頻?」瑪利亞顫聲問道。

「你還有兩秒鐘。」夏雷說。

「啊!」瑪利亞一聲尖叫,突然扣動了扳機。

砰!

一顆子彈從密林手槍的槍口之中噴射了出去,可沒有擊中羅南的身體,而是擊中了羅南身邊的地板上。

「你還有一秒鐘。」夏雷說。

「你去死吧!」瑪利亞向羅南走去,手指快速的扣動扳機。

砰砰砰……

一顆又一顆的子彈打在了羅南的胸膛上、腦袋上,他的腦袋被打出了好幾個洞,白色的腦漿和著血水從彈頭撕開的窟窿中流了出來,觸目驚心。

咔、咔、咔……

密林手槍之中已經沒有子彈了,可瑪利亞卻還在扣動著扳機,一次又一次。她此刻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猙獰可怕。

夏雷收起了手機,坐在了餐桌前,「為了及時趕到這裡我連晚飯都沒來得及吃,你準備了這麼豐盛的晚餐,不吃浪費了,給我倒杯酒吧。」

死亡危機暫時解除,瑪利亞的繃緊的神經一下子都得放鬆,她的身體好像被抽空一樣,軟綿綿的沒有半點力氣,緊握在手中的密林手槍也從手中滑落,砸在了地板上。

夏雷回頭看了她一眼,「沒聽見我剛才說的話嗎?給我倒一杯酒。」

瑪利亞這才回過神來,她慌忙走到餐桌邊,拿起醒酒器給夏雷倒酒。不過靠近夏雷的時候她又緊張了起來,移開醒酒器的時候一滴紅酒落在了夏雷的耐克球鞋上。

夏雷皺起了眉頭。

「我、我……對不起,我馬上清理。」瑪利亞突然跪在了地上,雙手捧起夏雷的那隻腳。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你想幹什麼?」

瑪利亞沒有回答,卻用實際行動給出了答案。她展開了小巧的嘴巴,用舌頭開始清理那隻被她弄髒的球鞋。

雖然被清理的只是鞋子,可她的動作,她的舌頭卻讓夏雷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有了一些屬於男人的本能反應。

清理完夏雷的球鞋,瑪利亞小心翼翼的放下夏雷的腳,不過她並沒有爬起來,而是繼續跪在夏雷的身邊。她低著頭,不敢看夏雷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