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還那麼溫柔的唐茗轉瞬就變得這麼冷漠,不過這叔侄兩倒是有一個共同特性。

生氣起來都是這麼霸道,壓根就不管別人的想法。

「小蘇,你看要不然你給唐總說一下這次合作的事情,你也知道的,咱們就要降級了。」

蘇錦溪表示無能為力,「對不起珍妮姐,這件事我已經求過唐總了,結果就是他給了我一巴掌。」

將東西收入箱子裡面,她才剛來幾天,也沒什麼東西好收拾的,很快就裝好了。

「感謝各位這幾天對我的指導,很開心認識大家。」

「小蘇,你看咱們部門的板凳你都還沒有坐熱就又要走了。」

小針也知道她和唐茗發生了什麼,不過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用比較輕鬆的口氣說出來。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走了。」

「以後就不能叫你小蘇了,蘇助理,平時你可要在唐總耳邊多吹吹我們部門的風哦。」

蘇錦溪強顏歡笑,「嗯,唐總只給了我十分鐘,我就不能和大家一一道別了,再見。」

「常回來坐坐啊。」

「我會的。」

詹助理從她手上拿過箱子,「我幫你抱吧。」

「不……」話還沒說完已經被詹助理給搶了過去。

大家看著這一幕都驚訝不已,連唐總身邊第一大紅人都要給蘇錦溪抱箱子,這位蘇小姐究竟什麼來頭?

畢竟都不是職場新人,大家也多多少少知道了點什麼。

總之不管蘇錦溪是唐茗的什麼人,以後大家還是尊敬一點的好,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唐茗的秘書部有四個人,以詹助理為首是首席特助,剩下的三個女人各司其職。

「都放下手中的工作,大家認識一下,這是剛來的蘇錦溪蘇助理。」

助理部都表示疑惑,「詹哥,咱們秘書部並不缺人手,之前也沒說要招新人啊。」

「蘇助理是唐總親自委派的,除了工作之外,她還負責唐總的生活,是特助。

你們可以帶她多熟悉一下業務情況,論級別,特助在你們之上。」

女人堆里是非多,秘書部也是如此,詹助理目前還不知道唐茗和蘇錦溪的真正關係。

他的直覺告訴她,這位蘇小姐在唐總心裡分量可不輕,她空降助理部,難免那幾個女人會自作主張。

一來他就直接將身份地位說清楚,免得又發生什麼事情,最近唐總的暴走頻率可是越來越頻繁了。

自己還想要多活幾年,蘇小姐還是好好供著。

「原來是蘇特助,我是蒂芙尼,以後多多指教哦。」

「你好,我是蘇錦溪。」

「我是伊娃。」

「我是米婭,蘇特助看著不大,這麼年紀輕輕就當了特助,不知道之前在哪高就呢?」

這才一來蘇錦溪就聞到了一股火藥味,想起珍妮說過的話。

你越是示弱對方就越覺得你好欺負,她面容冷清,不卑不亢道:

「我沒做過秘書,剛從銷售部調過來,以後不懂的還請各位前輩指教。」

「你是特助,我們可不敢指教你。」見勢不對,詹助理趕緊開口:「蘇助理,總裁在辦公室等你。」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這也是為什麼自古宅門內院和皇宮裡面是非多。

唐茗任用詹助理就是防止這些事情發生,這幾個相處許久的女人平時都會有些矛盾,更不要說剛剛空降過來的蘇錦溪。

蘇錦溪沒有理會幾人直接去了唐茗的辦公室,詹助理狠狠瞪了幾人一眼。

「都給我老實安分點,不要去招惹蘇助理。」

「詹哥,我和銷售部的人挺熟悉的,我怎麼不知道銷售部什麼時候有了她這個人?」

幾人對蘇錦溪的來歷都很感興趣,畢竟自己辛辛苦苦做了這麼久,突然就冒出來了一個人爬到你頭上,你不生氣?

「她在銷售部只呆了幾天,你們不認識也很正常。」

「喲,才呆了幾天就直接竄到特助位置上來了,果然有些手段。

詹哥,你天天在唐總身邊應該知道,這女的究竟什麼來頭?和唐總是不是有一腿?」

詹助理瞪了她一眼,「總裁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在背後議論是非,今天的事情都做好了?」

幾人一聽他的口風,就知道他不會透露什麼,都切了一聲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這個問題詹助理還真的回答不上來,唐茗那麼愛白小雨,這些年不是沒有誘惑。

面對那些誘惑他連看都不想看一眼,這位蘇小姐會打破他的規矩么?

等到詹助理離開,幾人紛紛議論了起來。

「我去銷售部調查一下,這女的怕是和唐總不清白呢。」

「我覺得不太可能,唐總對白小姐多專一啊。」

「這男人肚子里的花花腸子最多了,這位蘇助理論樣貌論身材和氣質都要比白小姐好,說不定唐總變心了呢。」

「以前還不是有美女接近唐總,唐總看都沒有看一眼,我覺得這位蘇小姐是他的親戚還差不多。」

目前大家還搞不清楚蘇錦溪的來頭,最多只是猜測而已,也都不敢太過於放肆。

蘇錦溪到了唐茗辦公室,唐茗還是和之前一樣儒雅的坐在那裡。

要不是自己臉頰現在還隱隱作疼,蘇錦溪都要覺得自己剛剛是做了一個夢。

「唐總。」她不卑不亢的站在原地,眼中無悲無喜。

唐茗心中也後悔至極,自己為什麼要那麼衝動,本來蘇錦溪就在刻意疏遠他,現在這一巴掌下來還了得。

「坐。」

「有什麼話唐總就這麼說吧。」蘇錦溪語氣之中充滿了冷意。

唐茗知道她生氣,可事情已經發生,他後悔也沒用了。

站起身來朝著蘇錦溪走去,「錦溪,臉還疼嗎?」

「唐總,在公司你還是叫我小蘇或者蘇助理。」蘇錦溪將剛剛唐茗說的話原封不動還了回去。

那時候唐茗正在氣頭上,這丫頭還挺記仇的。

「錦溪,剛剛我有些衝動,讓我看看你的臉。」唐茗撫過她的秀髮,看到紅紅的掌印。

自己手都打麻了,那一巴掌有多重?唐茗更是內疚不已。

詹助理在此刻進來,手中還有一個煮熟的雞蛋,「唐總,你要的雞蛋。」

他正好看到唐茗溫柔撫開蘇錦溪秀髮的模樣,那樣柔情似水又心疼的眼神,完全就是在看一個愛人的眼神。

蘇錦溪後退一步,「唐總,如果你叫我來只是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麻煩你以後不用叫了。」

唐茗掃了詹助理一眼,不用吩咐詹助理自己就知道離開。

蘇錦溪準備走被唐茗拉住,「蘇助理,給我坐著滾雞蛋,這是命令。」

蘇錦溪沒有辦法只好坐下來,看著唐茗取出滾燙的雞蛋剝開皮,然後要給自己敷。

「不用唐總費心,我自己來。」蘇錦溪接過他的雞蛋自己往臉上滾去。

現在的蘇錦溪就像是扎滿了刺的小刺蝟,唐茗只要一靠近她就會豎起身上的刺。

「錦溪,我知道是我錯了,我剛剛真的太生氣,我氣你不拿自己的身體當成一回事……」

蘇錦溪冷冷的瞪著他:「唐總,恕我直言,當初我們達成協議的時候就曾經說過,互不相干。

我喜歡和誰上床那是我的自由,你是我的什麼人?你憑什麼管我?」

蘇錦溪平實溫柔,但不代表她沒有脾氣,唐茗正好踩到了蘇錦溪的底線。

唐茗手握成拳,他恨不得就在這裡將蘇錦溪給就地正法,看她還說自己有沒有資格。

然而一想到自己已經給她留下來很糟糕的印象,要是這會兒碰了她,蘇錦溪還不恨死他?

愛你在心口難開形容的就是唐茗,他的苦沒人知道。

「錦溪,我們就算不是夫妻,也算是朋友,我是擔心你被人欺騙,你為什麼就不明白呢?」

「唐總,我已經成年了,我很確定我在做什麼,我應該做什麼。」

她起身將雞蛋丟進垃圾桶,「我的臉已經敷好了,麻煩唐總下次不要再因為這種事情叫我過來。」

「錦溪,我想知道是因為我打了你生氣還是什麼?」

蘇錦溪的腳步一頓,「你是高高在上的唐總,是救我蘇家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頂頭上司。

我有資格生氣?但我還是要說一句,唐總說讓我尊重自己的身體,我想請你先學會尊重人。

因為你一句話就浪費了我們所有人的努力,降級與否對於你來說沒有差別,卻和其他人息息相關。」

搞了半天蘇錦溪不是因為自己打了他而委屈,她還是在氣這次的合作讓A組降級了。

有時候唐茗真的搞不懂蘇錦溪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人,你說她為了利益隨便和人上床。

自己難道沒有錢嘛?她有那麼多次機會可以引誘自己,可是和自己在一起她逃都還不及。

剛剛被挨了一巴掌她不氣,氣自己讓別人降級,她時時刻刻心裡想的人都是別人,卻從未想過自己。

女人本是最在意自己容貌的,她一點都不在意微腫的臉頰。

分明是這麼柔弱的女人,卻敢為了銷售部和自己頂嘴。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從來不在乎自己,反倒是唐茗看到這樣的她心疼得不行。

「雖然不和帝凰合作,但我答應你,我不會讓A組降級。」

蘇錦溪停下腳步轉身看他,「你說話當真?」

「當真,這樣做你是不是就不會生氣了?」唐茗小心翼翼的討好道。

蘇錦溪的臉色稍微好了一點,冷意仍舊沒有完全消失,「我說了,我沒有資格生氣。」

說完就摔門出去,小丫頭脾氣見長了。

銷售部的人再三請求看看有沒有轉機,這次唐茗是鐵了心,詹助理也沒有辦法。

「珍妮,你還是和帝凰打招呼吧,晚了唐總就要生氣了。」

珍妮臉上掠過失望,「這樣的話那也沒有辦法。」

司厲霆正在認真的批閱文件,自從那天蘇錦溪在這裡主動和他發生關係之後。

他現在只要看到這桌子就能想著她在上面的畫面,光是想想身體就有些燥熱。

蘇錦溪是不是一種毒,一旦沾染就再也戒不掉了?

正當他出神的時候林均敲門進來,「爺,唐氏集團那邊傳來了消息。」

「什麼消息?」司厲霆頭也沒抬的回道。

「這次的合作唐氏集團要取消。」

司厲霆手中的筆停頓,「你再說一遍。」

他以為是他聽錯了,向來都只有他們挑選和拒絕別人的,唐氏之前就想要和帝凰合作。

現在突然說不合作了,司厲霆第一反應就覺得是自己的問題。

他的反應和林均一樣,林均才聽到的時候也很震驚。

「關於那塊地,唐氏集團取消合作了,讓我們重新找合作商。」

司厲霆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今天太陽沒從西邊出來吧?唐氏集團要取消?」

「目前看太陽還是從東邊出來的,我也覺得奇怪,之前不是那麼想和我們合作嗎?怎麼說取消就取消了。

難道是合同的問題?可是那合同只對他們有好處沒壞處的,也不知道那邊是不是抽風了。」

是不是抽風了司厲霆不知道,合同合作都沒有問題,那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難道是小東西?

司厲霆直覺和蘇錦溪有關係,準備給蘇錦溪打個電話。

想了想那個丫頭的性格倔強,就算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她也未必會告訴自己。

以T的身份給她發了一條信息:「小徒兒,在幹什麼?」

「爺,既然唐氏主動放棄這個合作那接下來怎麼辦?」林均小心翼翼看著司厲霆的臉色。

這次唐氏集團無疑就是直接打臉帝凰,按理來說他會很生氣才是。

看司厲霆的表情暫時還算是平靜,沒有生氣的樣子。

「之前怎麼辦就怎麼辦,這點小事還要來問我?」司厲霆有些不耐煩。

「好的爺,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要不是為了蘇錦溪,他怎麼會插手這種小事情,他現在在意的是蘇錦溪。

蘇錦溪看到T給她發的信息,因為是虛擬的人物,蘇錦溪一時沒忍住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