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蕭晨走之前,她曾經特地關查過主神面板對其位置的顯示,大約距離五百米內有顯示,出了這個範圍就沒有了。

他們離打鬥的雙方差不多也就在這個範圍內,在探查完以後,綰綰幾人遵守之前所說的,完全沒有理會下面人的意思,準備就轉身就走。

然而這時,意外發生了。

「咻!」

一支箭矢向他們襲來!

綰綰反應神速,天魔緞帶輕輕一揮就將其打飛。

幾人回望,只以為是戰場的亂矢,沒有在意。

卻不想在這一箭過後,更多的攻擊朝着他們襲來,數支箭矢發來,是剛剛那伙人,其中一名弓箭手注意到了他們。

此時他們已經終結了對方,領頭者隨手釋放了一個小火球,點燃了對方的屍身,抬頭望了他們一眼后,低頭就往身旁幾人說些什麼,隨後他們就大笑起來。

綰綰不想惹事,大聲的朝對面解釋道:「我們沒有惡意,只是看看而已!」

然而對面的人並沒有理會他們的解釋,弓箭手沖他們惡意一笑,繼續著攻擊,又是幾道箭矢向他們飛來,綰綰等人迫於無奈只好先從樹上下來。

「不對勁,他們是故意的!」

一落地,千仞雪就冷著臉說道,眼神隱有怒火。

綰綰也是皺眉:「我們又沒有着惹對方,他們這是沒事找事嗎。」

他們不清楚龍島的現狀,從蕭晨那裏道聽途說,顯然有着某些謬誤,不清楚那伙人是為了什麼攻擊自己等人。

其實原因很簡單,龍島上的所有人都是競爭對手,他們為了伴生龍王而來,在他們眼裏只要踏上龍島,那麼除了自己一方的同盟外,就只剩下敵人。

原著也是這種情況,蕭晨無奈只好反擊,而現今在凰天道驚鴻一睹后,競爭烈度瞬間上了個檔次,實錘了的祖龍蛋消息,讓原本還沒那麼嚴重殺戮的情形,一下子演變到了現在的情形。

見人殺人,非我一方,皆為敵人。

不知是自由演變,還是被有心人挑起,但無論如何,只要身在龍島,就沒有人可以避免這一場混亂的殺戮。

不清楚此點的綰綰、千仞雪等人自然會疑惑不解,但顯然現在沒有機會再讓他們疑惑了,對方已經殺來了。

「轟!」

爆裂的火球,閃耀着橙黃色的光芒向他們砸落。

「該死的,給我殺了他們!」

綰綰大怒,她被稱為魔女可不是沒有理由的,脾氣好不到那裏去,如今別人都打到頭上了,再忍她乾脆洗洗睡了吧,也別做魔女了。

「不用你說!」

千仞雪已然六翼天使武魂附體,一飛而起,衝到了敵方陣營。

第五魂環亮起,聖潔的神聖之劍出現,千仞雪輕輕一抖,熊熊燃燒的聖火,便似雨點般落在了那群人的頭上。

「啊啊啊!」

「好燙!」

「操,提到鐵板了!」敵人顯然不是沒有明眼人,一看千仞雪這架勢,領頭者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天使的傳說在長生大陸也是淵源流傳,他們也曾聽聞。展昭想了想,「龍兒,那你的意思是說,她有可能武功很高,也有可能本身反應很靈敏。」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之前我們的計劃就不能執行了。」

眾人討論了起來,龍靜瑤發現的這個問題確實很重要。

公孫先生看了看眾人,開口,「我看不如這樣,讓王朝和梅二人在清河鏢局不遠找個地方繼續暗中觀察。」

包大人摸了摸自己的鬍鬚,「那讓馬漢和蘭去白少俠所說的那個紅馨客棧附近盯着,看看那個藍衣人好久……

《開局我成了小龍女》第一百三十六章冰遁 不再想這些無厘頭之事,劍九轉而關心起柳神的狀況,看着眼前明顯多出來不少的瑩綠色柳條,他倒是放心了不少。

看來上次的論道效果不錯啊,可惜只有第一次有這般的效果,以後可就沒有嘍,不然的話,那還需要他費盡心力去找靈根大葯煉丹,多論幾回道不就成了,可惜沒用了!

不過現在想來還蠻有緣分的啊,仙古時期她為他奔波界海數十萬年,想要尋找三生大葯來救活「死去」的他,而半個紀元之後,則又換到了他來回奔波,去尋找靈根來助她恢復,因果循環,着實有趣!

「看來姐姐恢復不錯啊!如今已然有了真一境界的戰力,在這下界已經足夠了,再快就有些揠苗助長了」

說道此處,劍九不由得有些感嘆,果然,這才是涅槃重修該有的速度,可惜,他卻享受不到這般的神速。

至於說為何明明都是仙王重修,他卻沒有這般的優勢的原因,卻是因為柳神重修,修鍊的仍是曾經的法門。

而劍九不同,他仙古時期修鍊的是仙古法,正準備轉修自身開闢的路,可惜因為血脈蛻變的原因,對曾經所辟之道造成了不小的衝擊,導致他至今不敢輕易的重修。

日後就算重修也不會有柳神這般的神速,畢竟他的道也只是理論上的圓滿而已,誰知道會有什麼瑕疵,自然要謹慎萬分,這可是他的大道之基。

「多虧了這次論道,不然要達到這般水平,尚且還需要三兩年,不僅如此,這次的收穫除了短時間的恢復以外,更是大大加快了我之後的恢復速度,此後的修鍊,一片坦途!」

柳神的聲音聽起來頗有些驚喜與感激,只不過突然話鋒一轉,略有些遲疑,「只是……」

劍九聞此心頭一緊,些微有些緊張,連聲問道:「可是身體有什麼不妥之處?」

「那倒不是,只是識海之中的封印像是要解除似的,在我自悟道中醒來之後,腦海中就不時有模糊的場景浮現……」

「那倒無妨」,劍九輕舒一口氣,放下心來,「沒有問題便好,至於記憶之事,順其自然即可,不比太過在意」

「在為那小傢伙兒洗禮之後,我便去煉上一爐大葯,助姐姐儘快恢復,如今藥材已經差不多集齊了,要不了多久就好。」

「你為何如此重視那小傢伙兒?以前可沒見過你如此這般重視一個人啊!就因為他是我的弟子?」

「有着方面的原因,但不全是。」

「那是為何?」,柳神的聲音里略顯疑惑。

「不可說,不可說,日後自有知曉之日!」

「等等」,劍九突然抬頭向面前這株柳樹看去,裏面的佳人清晰可見,那熟悉的容顏讓劍九心頭一顫,你這該死的溫柔,呸呸呸,口誤。

此時的劍九發現了華點,有些震驚:「以前的我??莫非姐姐你已經恢復記憶了?」

看了一眼劍九那極度熟悉的面容,柳神卻是搖搖頭,「尚未,只是腦海里浮現的大多數畫面都是關於你的,讓我對你熟悉了不少!」

此言一出,劍九臉上陡然浮現出幾縷微笑,看着眼前的絕世佳人,心中暖暖的,原來在姐姐心裏竟然佔據着這麼大的部分,這如何不讓人開心呢!!

「我回來了~~」

就在劍九暗自開心之際,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打斷了他的暢想,讓他有一種想要好好料理眼前人的衝動。

此時,站在劍九面前的小不點也看出了他眼裏的不善,身子微微抖了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似的。

果不其然,此後半個月小不點的生活過得是那般的「滋潤」!

「小昊兒,你沒吃飯嗎?要不要我去給你擠點獸奶喝?!用點力啊,打死它,上左手啊,踢它,踢它,打死它,要不然你今天的飯可就沒了昂……」

正在和一頭霸龍戰鬥中的小不點一陣陣的磨牙,已經是第十五天了,他已經整整戰鬥十五天了,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歸功於上面那個俊美的少年。

半個月前,那個面善心黑的傢伙說要幫助他儘快掌握十洞天的全部力量,可憐他年少無知,不知社會險惡,輕然相信了這位可惡傢伙的話。

整整半個月了,他一直在戰鬥中度過,每一個都是化靈境的凶獸,實力逐步加強,各種各樣的物種,從凶虎到暴熊,從玄鹿到九尾龜,從熾火鳥到眼前的霸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得罪他了,為何要花費這麼大的力氣來收拾自己。

然後,

「轟——」

小不點走神可那霸龍可沒有走神,遍佈這土黃色符文的巨尾狠狠甩向了小不點,氣勢洶洶,百米高的巨大身形絲毫沒有影響它的靈巧,一尾巴就將小石昊打飛出去好遠,撞到不遠處的一座矮山之上,大地震動,無盡灰塵直衝雲霄。

「嗷嗷」,被打飛出去的小不點雖然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可臉上卻有些掛不住了,尤其是上面還有一個可惡的傢伙兒的前提下,更是如此。

「小不點,你不行啊,要不要我出手幫幫你啊?!」

聽到這般話語,小不點徹底爆發了,背後十口洞天圍成一道神環,宛若一尊幼小的天神,賣相十足,可惜背後那神環有些大小不一,看起來有些怪異,不過着絲毫不影響它的威力。

小不點動了,握緊的小拳頭上綻發出陰陽二色的光芒,他自己推演的殘缺鯤鵬法看起來也頗有些火候,小小的身子化作縷宏光,撞向極速而來的霸龍。

又是一陣轟鳴,大地震動,看的天空上的劍九不禁搖搖頭,看來也就這樣了,就到今天截止吧。

雖然此前劍九確實有着順帶整治一下小不點的想法,卻也是抱着磨練他的心思,想讓他儘快熟悉十洞天的威能,為馬上到來的洗禮做準備,如今看來,已經到達極致了,再往後就是浪費時間了。

之後就是看接下來的洗禮的效果了,就是不知道此世有了他的幫助,小不點能不能一舉完成融合唯一洞天的壯舉,對此,劍九還是蠻期待的! 秦雲看了他一眼,雖有戒心,但絕不至於針對試探。

或許,那些話只是誤會。

開玩笑道:「好,走吧!」

「正好,朕聽說幽州四通八達,風土人情很是廣袤,朕已經迫不及待上青樓去轉悠轉悠了。」

「不瞞皇弟,在帝都你皇嫂管的嚴啊,死活不肯讓朕去青樓作樂。」

「這次出來,得把握機會。」

詼諧的語氣,毫無架子,迅速逗得幽州官員們一笑。

秦賜愣了一下,而後也是啞然失笑。

一個多時辰后。

秦雲入了幽州城。

跟當地的官員簡單會面之後,沒有去行宮,而是去了秦賜的王府。

王府威嚴,有著親王的尊貴,還有軍旅的鐵血。

門口立戟,震懾四方。

秦賜帶著一家老小,前來拜見。

秦雲注意到了一個溫文爾雅的婦人,牽著一個不過兩三歲的孩子。

詫異道:「皇弟,這一點朕真是不如你啊,你的孩子都能走路了。」

秦賜微微一笑,目光閃過一絲慈愛。

「皇兄,這都是託了您的福。」

秦雲挑眉:「托朕的福?什麼意思?」

「皇兄難道忘了嗎?當年臣弟與內子的婚事,就是您指的。」秦賜道。

豐老立刻在秦雲耳邊道:「陛下,確實是您指的婚事。」

「十一王爺的妻子乃是關中門閥,司徒家的女子,當年您想要拉近皇室跟世家門閥的關係。」

「所以指了這麼一門婚事。」

秦雲恍然大悟。

目光停留在司徒氏的身上,她溫文爾雅,眉眼清秀,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出來的女人。

他不禁想起,當初王渭謀反的事,司徒門閥似乎就受到牽連,被自己小小的打壓了一番。

司馬氏立刻上前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