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裡溫度不大,且沒有一絲灼熱之感,我就算是再走走看看,應該也不會有事。

他心中這麼一想,便說走就走,直到走到了此處空間的盡頭時,方才發覺,前方,竟然還有一個小分岔口。

左右各一個,蕭焱不想,直接朝著最左邊的那個過去,因為他感覺左邊的那個,比z右邊的那個溫度要高些,顯然,左邊裡面的溫度要強。

這點溫度,當然奈何不了蕭焱了,之前蕭焱之所以表現的那麼膽小怕事,其實,都是自己裝出來的,自己若是不裝,讓別人都知道了自己的底牌,那還了得。

日月神燈的神奇,並不是一般的神奇,蕭焱自信,這封印師沒有一個時辰,是甭想從日月神燈裡面走出,因為這個秘密,只有蕭焱自己知道。

在日月神燈裡面,有一個非常小的日月神陣,而這個陣法,就算專門困住人的靈魂,剛剛,蕭焱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了,於長笑的靈魂已經進入了這裡面,日月神燈如今已與蕭焱成為一體,若是蕭焱願意,隨時都可以把於長笑的靈魂給困住,然後再使用日月神火的灼熱之炎,就算於長笑不完蛋,也絕對從裡面走不出來。

當然,蕭焱如今卻並沒有這個那算,因為,這種打算,現在還不是時候。

他總有一天,會用的!

朝著左邊的那個岔道,一路走去,蕭焱也不得不御起鬥氣,抵擋這些灼熱的空氣了,這裡,幾乎已經和之前禁地中央的那道火焰壁壘所擁有的溫度,相互媲美了。

身體上面,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光芒,如今以蕭焱四星斗者的修為,抵擋起這些灼熱的空氣,自然是輕而易舉,在此地,修鍊火屬性的鬥氣,簡直就是如魚得水!

可是,此刻卻並不是修鍊鬥氣的時候,因為他要查清楚被封印后的隕落心炎,究竟在什麼地方。

只有清楚的知道了隕落心炎如今的封印所在,蕭焱以後的計劃,方可完美的進行。

這是最重要的一步,當然,也是最起碼的一步。

一步一步朝著裡面往前而去,越是到了裡面,空氣中那種灼熱的感覺就是越發的乾燥,甚至,還有一絲暴亂的氣息,在此處若隱若現。

發覺到了這種氣息,蕭焱不知是興奮還是擔憂,他終於最願意見得的東西,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展現在自己面前,他不免覺得,內心慌慌張張。

畢竟不知隕落心炎封印之後,是否還具有攻擊,他也沒有底。

「算了,直接進入看看,做起事來,縮手縮腳,倒也不是我的風格。」蕭焱當下就狠下心來,朝著前方重重的踏入,他此刻的狀態,又彷彿是回到了之前穿越火焰壁壘時,身後也彷彿是背著千鈞閘一般,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不過,蕭焱能夠感覺的出來,如今自己的狀況,與之前,還有稍微有些差別,之前那種,則是自己彷彿要暈倒一半,而此刻,他只感覺,身體格外的炎熱,暈倒,還沒有出現過。

顯然是,蕭焱突破到了四星斗者之後,自己所能夠抗受的壓力,也要比之前更加的大。

「再忍一下,就可以到達彼岸!」蕭焱強忍著此刻那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不知為何,蕭焱對於這種感覺,表情的卻是美妙,總感覺,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過於美妙,在生與死之間的徘徊,的確非常的美妙。

甚至,有時蕭焱都感覺,自己的確挺變態的。

不過,還好,這種變態,並沒有對於蕭焱的修鍊有任何的影響。

若是有所影響,蕭焱早就會把它扼殺於搖籃之中。

蕭焱認為,人生,有時就需要變態!

唯有變態,才能成為人上人!

蕭焱內心呲牙咧嘴,冷笑道:「拼他媽的的!」

一股狂大的能量突然從蕭焱體內竄出,如同蛟龍出海一般,帶起驚濤駭浪!

這是來自於蕭焱體內靈魂的壓力,靈魂力一出,頓時,原本感覺有千鈞閘一般,把自己壓的喘不過氣來的壓力,已經土崩瓦解。

蕭焱不得不這麼做,殊不知前方是否有危險,至少,自己在到達彼岸之時,不會毫無一絲的反抗之力。

蕭焱從不把性命掌握在沒有把握的時候,而這種選擇,也是最明智的。

儘管蕭焱對於靈魂力的強大有所了解,但是,當他感覺到身後那龐大的壓力消失之後,還是忍不住砸了砸舌頭。

「可惜,我並沒有修鍊靈魂力的功法,不然,我的靈魂力定然會在有所提升!」蕭焱頗有意興闌珊的道,他不是不知道,在鬥氣大陸上,根本就沒有修鍊靈魂力的功法,這是前人們傳下來的。

但是,蕭焱總覺得,前人傳下來的,就不一定對。至於又沒有這種修鍊靈魂力的功法,他沒有去找過,也就不相信。

走到了這裡,基本上就可以看到前方的一切,蕭焱定睛一看,果然是見到了一個碩大的晶體之類的封印,封印看上去不大,甚至,從這封印的周圍,也感覺不到絲毫的壓力,可是,蕭焱卻知道,這種封印,卻是世上最坑爹的封印!

這種封印,一旦啟動,勢必會將被封印之物,給冰封個千百年。



走的近了,蕭焱甚至都能夠感覺出來,這上面的那種冰冷之氣,然後就是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之前那種渾身發熱的感覺,在此刻也通通消殆。

「果真霸道!聽說這也僅僅把隕落心炎封印了一半,期限一到,隕落心炎就會破處封印。」蕭焱喃喃自語,從這封印上面,他感覺到了非常強大的威壓,這種壓力。足以碾壓一切!

「那裡面的小團火焰,應該就是隕落心炎吧,長的蠻可愛啊,可惜,為什麼所擁有如此大的能量。」蕭焱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被冰封在裡面的一簇火焰,內心當中,充斥著一股將要把它據為己有的衝動。

不過,最終的理性還是戰勝了他的衝動,凝視著隕落心炎許久之後,蕭焱竟然發現,隕落心炎在此刻竟然動了,在它動的時候,轉眼之間,已經化為一團火龍,火龍非常的小,甚至說,還沒有蕭焱的手指頭那麼的大,然後,火龍張開他那巨大的嘴巴,對著封印就是狂吐了一團火焰,而,每伴隨著火焰的噴發,就能夠看到,封印內部,有著一滴非常小的水珠在流動。


這種變化,當然不能用肉眼看的出來,只不過,在擁有幻眼的蕭焱來說,這就相形見拙了,蕭焱只是隨隨便便動用了一下幻眼,就已經瞧得一清二楚。

一滴非常小的的水珠,正在緩緩的降落。

「隕落心炎在破處封印,可惜,若是按照這種威力,恐怕一年以後,再有可能破處。如今的你,威力還不是很大。」蕭焱怔怔的望著此刻那滴落而下的水珠,竟然是毫無意識的就說出了此話。

蕭焱說要此話,就感覺自己彷彿是在做夢一場,同時,暗暗心驚,這種狀態,怎麼可能出現在自己身上呢?

這種失神的狀態,他清楚的記得,只有在遇見日月神燈的時候,才出現過的,就算是自己遇到月滿西樓,都沒有出現過!

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但是,蕭焱卻淡定的很,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隕落心炎,自己剛剛的短暫失神,正是由於隕落心炎所造成的。

據他對於隕落心炎的了解,他知道,隕落心炎這種火焰,最能擾亂人的心神,使人不由自主的就說出一些不敢說的話,做出一些不該做出的動作。

想到這裡,蕭焱就一陣陣的后怕,萬一剛剛隕落心炎要是擾亂自己的心神,要自己自盡,估計,自己就沒有這麼容易站在這裡了。

「撤,此地不宜久留,在我沒有足夠的修為之前,最好不要來這裡。」蕭焱果斷的做出了決定,俗話說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儘管隕落心炎已經被封印住,可是,那種強大的修為,在無影之中,干擾蕭焱,可是綽綽有餘的。

最後, 機戰王朝 ,然後就朝著原地,而去。

不過,在蕭焱最後望向隕落心炎時,他卻驚愕的發覺,之前變為火龍的隕落心炎再次變為一簇火,也並沒有再次攻擊,蕭焱猜了半天,方才得出一個比較靠譜的答案,「隕落心炎力衰了!」

若是真的如此,那麼,自己只要等到了隕落心炎在這種情況下,發出攻擊后,機會還是有的,最後,他走的時候,也並沒有感覺到,隕落心炎的氣息,主要是氣息太弱小,感知不到!

回來的時候,蕭焱加快了步伐,他從日月神燈裡面,已經感到了,於長笑已經快要突破了自己裡面的陣法,他現在必須敢在這之前,然後回到原地,免得於長笑懷疑。

步伐很快,可是落地竟然沒有絲毫的聲音,直到蕭焱來到原地的時候,那於長笑依舊還在關注著日月神燈,他的靈魂也並沒有從裡面走出來。

在原地輕輕呼了一口濁氣之後,蕭焱便是進入了打坐的狀態,若是說剛剛那一來回沒有收穫的話,那是假的。 心神逐漸的沉入休假當中,蕭焱慢慢的感應著此刻天地之間的輕微變化,這種變化,非常的弱小,但是,誰也不會懷疑,它的玄奧。

蕭焱不肯放過一絲修鍊的時間,他明知此刻於長笑就要從日月神陣裡面走出來,他這麼作為,可以說是非常的不尊重老者,對頭!他憑什麼要尊重這老者?

難道就是因為,這老者是學院的前輩!

呸,蕭焱就不吃這一套。

對於日月神燈,蕭焱不得不承認,它確實被人給封印過,但是,他卻並沒有那個實力來破處封印,若是眼前這老者真的能夠做到的話,這最好不過,更何況,自己還賺的了三個月來禁地修鍊的資格!

這買賣,非常的值得!

他從來都不會懷疑,日月神燈會被別人奪走,那裡面的日月神陣,也是蕭焱最近才發現的,當然,若是蕭焱在這種情況之前,那屠絕鑒寶師,就算是有一百個性命,也絕對不夠蕭焱日月神陣的連殺!

想要把日月神燈,據為己有?

門都沒有!

若是此刻於長笑從日月神陣裡面走出,還想要打日月神燈的注意話,那除非他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

終於,於長笑從日月神陣裡面走出,當於長笑從日月神燈裡面走出的那一刻,蕭焱的心神,都緊繃到了極致,不過,他卻並不敢有任何的異樣表露出來,因為他知道,若是自己在這一刻突然醒來,那於長笑也很有可能懷疑,自己是故意在探查他的一舉一動。

當然,像他們這些人,也根本就不會相信日月神燈這種寶物,會被蕭焱煉化。

至於那裡面的陣法,於長笑這隻能把它歸結於神燈自主釋放出來的而已。

種毒 ,於長笑內心中,突然掠過一絲后怕,他剛剛可是感覺到了,這日月神燈裡面,那種陣法的威力,不過,幸不辱命,這一次的進入,他也真的找到了日月神燈裡面所為的封印。

據他對於封印上面的造詣,在內心中沉思片刻,便是想到了一種封印,他深諳於封印,已經達到無人能及的地步,而,日月神燈裡面的那種封印,也並沒有難得住他。

不過,他的表情明顯有所動容,眼光之中,露出了一絲的猶豫,並且還有一絲的猶豫,好像又非常的不確定。

不過最後,他還是喃喃自語道:「可是,按我對於眾多封印的了解,這種封印,與龍血戰印最為相似,可是,這裡面的封印,卻與這種龍血戰印,有些涇渭分明的區別,但這其中,也有著一定的聯繫,彷彿,與龍血戰印,有著一定的關係。」

日月神燈裡面的封印,極其與龍血戰印相似,只不過,於長笑卻能夠感覺的出來,這日月神燈裡面的龍血戰印彷彿還在龍血戰印上面。

這種封印,絕對不是一般的龍血戰印!

他大致的猜測,可能,這是比所為的龍血戰印更為高級的戰印,以他的估計,應該在地階,而他口中所說的龍血戰印,只不過是人階的而已。

封印,大致來分,共有三大等級。

分別是天地人三階!

而之前他與院長一起封印隕落心炎時,所使用的封印,正是天階封印,區區地階封印,在他的眼中,並不算什麼,,可是,龍血戰印,他不得不重視。

這種封印,就算是與之前所使用的那種冰封萬里封印,相比,都是相差無幾。

至於威力,這龍血戰印,甚至還要更高。

那冰封萬里封印,威力並不算是很大,可是,它的封印威力,卻是獨一無二的。

但,這龍血戰印,則是主要以攻擊力為主,那種殺傷力,非常的大!


就算反噬一個修為在斗皇之境的強者,都可以輕而易舉的秒殺。

片刻后,蕭焱從修鍊之中,醒來,此刻的蕭焱,身上散發著微微的能量,這些能量,散發著熱乎乎的溫度,在這段時間,蕭焱已經把體內火屬性能量修鍊有成,儘管這只是很小的一點,可是,若是在此刻這種佔據優勢的地方,使用起來,威力還是非常的大。

「小夥子,修鍊進展挺快的啊,這麼快就把火屬性能量修鍊出來了,我記得你之前只有那麼一點點,這也太快了吧。」於長笑驚訝的望著此刻的蕭焱,一雙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

這種修鍊速度,能是人造成的嗎?

聞言,蕭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後也非常謙遜的說到:「這怎能全部歸結於我呢,若不是此地正是修鍊火屬性的鬥氣的絕佳之地,我也不會有這麼快的進展。」

聽蕭焱如此說來,封印師則是點了點頭,對於蕭焱此刻的表現,感覺非常的滿意,修鍊一途,不急不躁,並且懂得承讓,這是最為難得的。

「前輩,不知我這神燈裡面,是什麼封印?」蕭焱突然問到,他此刻最關心的事情,恐怕也只有這一樁的,若是日月神燈的封印能夠在封印師的手下,給破處了,那麼,想必,日月神燈的威力,比之之前,更是厲害。

封印師表情極為複雜的沉思了片刻,然後徐徐道:「日月神燈裡面的封印,我也不敢確定,至於是不是龍血戰印,只有經過一試,方才知曉,至於能否成功,我也沒有太大的把握。」誠然,就算是普通的龍血戰印,就讓他一個人來破處,那都是困難重重,更何況,這還是比龍血戰印還要強大的封印。

「真的是龍血戰印嗎?」聞言,蕭焱表情變得極為的驚詫,這種龍血戰印,他並不是不知曉,只不過,他知道的非常清楚,只至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若是這真的是龍血戰印,那麼,成功的幾率,很少!


封印師搖了搖頭,然後無奈訕訕笑道:「我也不敢確定,但是以我的感覺,這裡面的封印,卻遠遠要比龍血戰印更厲害,但是,絕對也是龍血戰印的一種!」

聽到封印師如此說來,蕭焱此刻的表情更是變得吃驚,若是真的按照封印師這麼說的,那麼,恐怕,破處封印,真的沒有一絲可能了!

「前輩,你有把握把封印破處嗎?」蕭焱急了,他此刻非常的急,日月神燈,這可是與他性命有關,若是以後自己再動用日月神燈時,被別人再次發覺,就不會有這麼好了。 沒有比蕭焱此刻還要急的人,日月神燈對於蕭焱來說,已經關乎到了他的性命,自己不用則罷,若是再用,被人察覺到了,以後,麻煩更是無窮無盡!

鬥氣大陸上,強者並不是少見!

「別急。」封印師眼見蕭焱此刻那急切的模樣,也是出手安慰著,他知道,蕭焱對於此事是多麼的看中,而這事,他也非常的重視,若是自己能夠破處了裡面的封印,到時候,自己在這封印上面的造詣,只怕更高。

「我盡量試一試。」封印師取出日月神燈,然後示意蕭焱不要急,雖說這裡面的封印,與龍血戰印有著親密的關係,不過,他也非常想試一試,這種具有挑戰性的封印。

蕭焱聞言,也是點了點頭,如今,這隻能看封印師的下一步了!

若是這一步成功,那麼,自己的實力,必然再次飆升。

往後退了一段距離,蕭焱凝視著此刻的封印師,然後盤坐在地,只見得封印師兩手虛托,一股龐大無匹的能量頓時從封印師的掌中飛出,對著此刻的日月神燈,狠狠的撞了過去。

蕭焱雖然沒有身臨其境,可是,日月神燈上面被封印師的能量轟住,他也是感覺到了,身體出現晃動。

他如今已經與日月神燈共成一體,無論在日月神燈裡面發出什麼,他都能感覺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