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樣,我們只有見官了。”張胖子叫囂道。

“不要。張叔我求求你,你給我們一點時間,我們一有錢就還給你。”

“實際吧,也不是沒有辦法。張胖子終於說出自己此行的目標:只要你在我家當十年丫鬟,不光這二萬兩銀子不讓你還了,我還可以每月給你開薪資。侄女啊,你就算不想想你自己,也要想想你哥哥啊,你家裏這麼窮。而且我保證,十年之後,肯定還你自由。”

張胖子說出這話的時候,眼神中有着說不出的得意。他本來真沒打算讓着兩兄妹還錢,而且那處房子評估的結果,並非說的三萬銀子,而是八萬銀子,算下來他還是賺了。


昨天在街上閒逛,無意中正好看到了姚柔去買藥。

張胖子平生沒什麼愛好,就是有點好色,要不然他也不會娶了十個太太了。他還是三年前見過姚柔,那時姚柔還是個胖胖的小丫頭,並不太好看。可沒想到再次見面,竟然出落得亭亭玉立。雖然還沒有張開,可已經能夠看得出來是個美人胚子。張胖子頓時驚爲天人,就連睡覺做夢的都滿是姚柔。

想了一宿,這纔想到這個逼迫的辦法。

張胖子說的話,說實話讓姚柔有些糾結。家裏已經沒有什麼錢了,就是昨天買藥,也是姚柔將自己最後的首飾給當了。


張胖子一看姚柔糾結的眼神,急忙乘熱打鐵道:“要不這樣吧,你今天只要將這份賣身契簽了,我今天不光不去報官,而且還把這欠條給撕了,同時還給你哥哥丟下一百兩銀子,你看可以吧?”說完後,將早已準備好的賣身契拍到了姚柔面前。

姚柔思考了半天,咬着嘴脣,顫顫抖抖的伸出手去拿那份賣身契。胖子臉上滿是得意。

可就在姚柔即將拿到的時候,一隻手忽然伸了出來,搶先一步將那份合約拿了起來。

“哥……”姚柔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現的姚洪,喊道。

姚洪沒搭理姚柔,自顧自的將賣身契看完,最後感嘆了一句:“這字誰寫的,太他媽的醜了。”

“小混蛋,你說什麼?”張胖子生平能拿得出手就是自己的一手好字,現在被姚洪說寫的醜,憤怒無比。

“我是說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豬樣,就你這豬樣,還想讓我妹妹做你的貼身丫鬟,嘿嘿,下輩子吧。”姚洪鄙夷的說道。

“你……”張胖子憤怒指着姚洪,差點被氣昏過去,忽然想到什麼,說道:“還錢,你們父親欠我的五萬兩銀子,抵押房子一共三萬兩,還剩下兩萬兩銀子沒有還。今天如果你們不把銀子全部還清,我就去報官,讓你們坐牢。”

“錢我們會還給你的,不過不是今天,十天後來拿銀子吧。”

“十天?十天之後要是你們跑了的話,我去哪裏找你們。今天要是沒錢的話,那就讓你們妹妹給我專心做貼身丫鬟去。嘿嘿,若是你妹妹把我伺候好的話,我可能還會賞你們點錢,要是我心情不好的話,那我就將你妹妹賣進親香閣。”張胖子叫囂道。

親香閣是什麼地方?妓院,靈水城的低級妓院。

啪!

“你有本事再說一句?” 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 ,冷笑一聲,上前一步,舉起手來,就給了張胖子一個巴掌。

這次姚洪真的怒了,連真氣都用上了。只見強大的力量讓張胖子一巴掌就扇飛了五六米。

當他落地的時候,他的左臉上面整整胖了兩三圈,和右臉相比,形成鮮明的對比。

“哎呦,我的臉啊。”張胖子捂着左臉,在地上不斷翻滾,哎呦哎呦的叫着。

“來人啊,老子被人打了,你們這些混蛋還不過來,老子白養你們這些廢物了。”

門被粗暴的踹開。進來兩個粗壯的壯漢,那粗壯的肌肉,一看就是練家子。

“哥,怎麼辦?”姚柔擔心的看着姚洪。

“沒事的。你先站到一邊。”姚洪拍了拍姚柔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這兩人都是人級二層的武者。如果姚洪之前不是突破到人級三層,弄不好今天還真是栽了。

有了武者當靠山,張胖子彷彿也不怎麼疼了,一跳就跳起來了,指着姚洪道:“打,打死他我負責。”

兩個武者捏着拳頭,冷笑着衝了過去。

張胖子得意萬分,這兩人可是他花重金請來的打手,人級二層的高手,他可是見識過兩個人將一塊大石頭給擊碎的,對付姚洪這個不入流的小武者,簡直就是綽綽有餘。

只要搞定了姚洪,那麼也就搞定了姚柔。一想到今晚就可以將姚柔抱在懷中,張胖子頓時興奮起來。

咚!一個黑影忽然飛了過來,張胖子急忙一閃,纔沒有被砸到。

張胖子以爲是姚洪被扔了出來,還想說幾句諷刺的話,定晴一看,原來是他的打手。

啊?張胖子一下子傻眼了。忽然,又一道打手被姚洪踹飛了過來,傻眼的張胖子沒反應過來,一下子被砸倒了,充當了打手的肉墊。

“哎呦,壓死我了,你快從我身上滾下去。”張胖子感覺自己的肚子都快給壓扁了。

這時,姚洪帶着滿臉笑容,蹲到他面前,問道:“張胖子,十天再過來拿錢可以嗎?”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張胖子這時候如果還不看清形勢,就真成了傻子了,這也顧不上自己還被壓着,急忙點頭哈腰。

“那麼滾吧。”姚洪擺了擺手。

“哦哦……”張胖子終於千辛萬苦的鑽了出來,然後被兩個受傷的打手給架着走了出去,等到出了院子,他喊道:“姚洪,我就給你十天時間,不過時間到了,你給不了錢,哼哼,那就別怪我將你妹妹……”

“你說什麼?我沒聽到,你再說一遍。”

姚洪的聲音從院子傳了出來,傳到張胖子耳中,頓時一個激靈,

“走,趕緊走,快架着老子走,你們沒吃飯啊……”

當胖子走了之後,姚柔耶了一聲,興奮的跳起來,說道:“哇,哥你好厲害啊。剛纔張胖子的表情,想起來太好笑了。”

想到胖子囂張的過來,卻夾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姚洪也笑了。

“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才咚咚咚兩三下就將那兩個大漢給踹出去了。”姚柔說道興奮處,舉起粉拳在虛空中打了兩下。


“昨天,我一不小心就突破了人級三層了。”姚洪道。

“哥,你現在變得真厲害啊,以前要是這麼厲害就好了。”姚柔現在對姚洪有一種盲目的崇拜,看向姚洪的眼睛裏,都快閃冒出小星星了。 姚柔崇拜的話讓姚洪實爲汗顏。人級二層和三層,雖然只差一個層次,但是卻是天壤之別。當然姚洪也要暗自慶幸,如果今天是二個人級三層的話,他也沒有把握這麼輕鬆戰勝對方。就算戰勝對方,想要也會留點傷吧。

想起胖子臨走前的狠話,姚柔剛纔高興的表情不見了,輕輕皺眉道:“可是我們還欠着張胖子二萬兩銀子呢,十天時間我們去哪弄倒這麼多錢啊?”

“沒事,小意思,這事交給哥辦就可以了。”姚洪拍着胸脯梆梆響。

姚洪說的自信滿滿,姚柔卻還是不太相信。這可是二萬兩銀子啊,可不是路邊的白菜。在靈水城十兩銀子都夠一家普通五口生活一年了。二萬兩銀子……姚柔想到,就有點頭疼。

二萬兩銀子而已。

姚洪真沒放在眼裏,這錢要是放在普通人面前,還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可在靈藥師面前,卻只是動動手就能搞定的事情。尤其是,姚洪還是天下第一的靈藥師,隨便弄出來一瓶靈藥,都能讓人傾家蕩產撲過來。

他明白姚柔不太相信自己,他沒說什麼,只是揉了揉姚柔的頭髮,然後說道:“小柔,我們還有多少錢啊。”

“昨天將耳墜當了二十兩,給你買藥花了十兩,還剩下十兩呢。”姚柔算了一下說道。

“那好,先都給我吧。”姚洪說道。

姚柔哦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了十兩銀子,遞給了姚洪。

姚洪知道姚柔那副耳環可是她平時最喜歡的,以前就算家中再窮再吃不起飯,她也沒想要賣過。這次要不是姚洪危在旦夕,姚柔還真不捨得賣。

姚洪將銀子放好,說道:“等有了錢,哥就把那副耳環給贖回來,好嗎?”

姚柔先是點點頭,可是遲疑了一下,姚柔又搖搖頭道:“不要了。不喜歡了。”

姚洪拍了拍姚柔的小腦袋瓜,理解的笑了笑,說道:“你先在家,我先去外面逛逛。”

和姚柔擺了擺手,姚洪走出了家門。

一出家門,便順着腦海中的記憶,向着昨天姚柔去的那間藥店走去。

十兩銀子能夠買什麼藥材,思考了半天,姚洪也沒想到區區十兩銀子買到的藥材,能夠製成什麼賺錢快的靈藥。

“唉,看來還是先製作迴天靈藥吧,等先賺了錢再製作其他的靈藥。”姚洪嘆了口氣,想了想又笑了出來,他竟然還有沒錢的時候,真是太可笑了。

迴天靈藥,是一級靈藥,最多隻能賣幾千兩銀子。

而姚洪所知一級靈藥,腦海裏只有這一個迴天靈藥還有點用。

這不怪姚洪,主要他以前並沒有在一級靈藥上面做過多的研究,而且就是那幾個靈藥方子,也就記着迴天靈藥這個。剩下的就是二級以上靈藥的藥方了,可沒有錢買藥材,只好先利用迴天靈藥來賺錢了。

姚洪來到家中距離最近的一個藥店。這個藥店時間太長了,看起來頗爲破舊,就連門上的招牌都看不清字了。

掌櫃的是一位頭髮已經刷白,可精神頭卻很好的老者。姚洪進來的時候,正在低頭噼裏啪啦打着算盤算賬。

姚洪進來喊了一聲林爺爺。

林掌櫃的年紀都快七十多了,前世姚洪的年齡也不過三十多歲,叫聲爺爺,倒沒有喊不出口。而且記憶中,林掌櫃平時極爲關照他們。

林掌櫃一擡頭,看到是姚洪,驚訝道:“姚洪,聽你妹妹說你得了重病,這麼快就好了?”

“嗯,昨天練功差點走火入魔,幸好我福大命大才沒事呢。”姚洪點頭笑道。這林掌櫃的心眼不錯,見他們兄妹沒有什麼錢,他們幾年來經常來着拿藥,都按照最低價來拿。

“哦,這樣啊。以後還是小心點好,年紀輕輕,不要着急,安全才是第一位啊。”林掌櫃關心的說道。

“嗯。”姚洪笑着點頭,然後道:“林爺爺,你按照昨天的藥方,再給我拿一付藥。”

“好咧。”林掌櫃一遍和姚洪聊天,一遍開始抓藥。

在仙界當漫畫家 ,到了最後,林掌櫃哎呀一聲,一拍腦袋,道:“看我這記性,年紀大了記性越來越差了,唉。”

林掌櫃連忙對姚洪道歉:“姚洪,對不起了,昨天靈心果已經是最後一點,都給你們了,本來打算今天上貨的,可我這記性,轉眼就忘了。要不你過幾天再來吧。要是着急的話,就先去別家看看。”

過幾天的話,時間上怕趕不及。別的藥店也許有,但是價格肯定比這裏的貴,而這裏買的所有價格剛好是十兩,已經是最低價了,姚洪只有十兩,去別處根本不可能買下來的。

林掌櫃知道姚洪家裏窮,想了想,說道:“要不這樣,你這藥拿來救命的,要不我這藥的錢先賒賬,以後有了錢再還給我,怎樣?”

沒有靈心果,姚洪心中雖然有些失望,但還是搖搖頭拒絕了林掌櫃的好意。他道:“林爺爺,那你先將這些包起來吧。”

將錢給了林掌櫃,姚洪提着藥便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林掌櫃忽然想到什麼,急忙喊住走到門口的姚洪道:“姚洪,要不然你去城西外去看看,我昨天聽說有人從城西外弄回來不少靈心果。”

城西啊,那就去城西。

“謝謝林爺爺。”

……

第二天,休息了一晚,姚洪向着城西趕去。

出了城西門,姚洪就向着城西方向衝去。

一出城西門,便是一處極大的森林。沿着城西森林內,姚洪開始尋找靈心果。

這裏因爲是進入大乾帝國的主要路段,大部分都是經商的商人從這裏來往,所以這裏的路途,充斥着大量的土匪。這些閒來無事的土匪,每天的工作就是看着待宰的羔羊落入他的地盤。

土匪大部分都是不入流的小土匪,實力大多都不強,可這些土匪卻抱成了團。姚洪現在是人級三層,雖然不怕他們,但也沒必要找麻煩,所以一路上倒是小心翼翼。

繞過了好幾撥正在打盹的土匪,姚洪快將這森林轉了個遍,可還是沒有找到靈心果。

靈心果倒不是什麼珍貴的靈藥,可勝在難找。可一旦找到,那麼那片地方就都是靈心果了,這也正是靈心果的價格不值錢的原因。

搖了搖頭,姚洪嘆了口氣,失望道:”看來今天這趟是白跑了。不行的話,那就等幾天,看看林爺爺那邊什麼時候有。“

姚洪心灰意冷,打算離開。

“咦?什麼聲音?”正打算離開的姚洪,忽然聽到不遠處聲音。

聽聲音倒是不遠,姚洪順着聲音摸過去,輕輕掃開一片花叢,就看到前面有三個黑衣人,呈包圍狀,圍住一個紫衣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