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狗腿子諂媚一笑:「鴻天哥啊,我們不能這樣放過辰九游啊,不如將此事告訴擎天哥?」

「閉嘴!」慕容鴻天呵斥道,「如果什麼事情都告訴我哥,我還算什麼?」

慕容鴻天雖然與慕容擎天關係極好,但是慕容鴻天也非常忌諱被他人稱為慕容擎天的弟弟,他一直迫切想要證明自己,可惜一直擺脫不了自己那天才哥哥的陰影。

這時,街巷前有一人向他們靠近。

「吳兄?你怎麼來了。」慕容鴻天驚詫道。

吳三桂慢慢接近慕容鴻天,開口道:「我嘛…擔心慕容公子,前來看看你怎麼樣了。」

「我還好,可惜輸了比試。」慕容鴻天嘆息一聲。

慕容鴻天的話音剛落,走到面前的吳三桂猛然拔刀出鞘,黑色的刀光一閃虛空,宛若一道黑線向慕容鴻天的面門划來,慕容鴻天被整個驚到,愣在原地。

「小心!」慕容鴻天身旁的安懷中大喝一聲,衝上前去,一把將慕容鴻天推開。

嘩啦一聲,血花四濺,手臂被斬飛,安懷中付出一個手臂的代價,救下了慕容鴻天。

「吳三桂,你好做什麼!」慕容鴻天青筋暴起,紅著眼對著吳三桂呵斥。

「當然是…送你上路啊!」吳三桂邪魅笑道。

說完之後,他雙腿蹬起,拔刀揮斬。

安懷中之前就受了輕傷,如今又被斬手臂,已經失血過多,全身實力十不存五,被吳三桂打得節節敗退。

慕容鴻天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得廢物,毅然拔劍支援安懷中。

「你們跟著一起上!他就一個人!」慕容鴻天對著身後大呼。

他的狗腿子雖然都是一些家族的紈絝子弟,但是武功方面起碼還是有一點料的,聽到慕容鴻天的吩咐,他們紛紛拔出手中刀劍,向吳三桂攻來。

吳三桂見勢不妙,揮舞一圈刀光,將眾人迫退後,運起輕功拉開雙方距離。

「果然靠這個狀態解決不了你們。」吳三桂喃喃道。

「吳三桂你瘋了嗎?你這是和我們慕容家為敵!我們慕容家不會放過你的。」安懷中怒不可遏地呵斥道。

「呵呵。」吳三桂聽后癲狂一笑,「你們都死在這,還有人知道你們是我殺的?」

慕容鴻天眼中精光一閃,大聲驚呼:「你是故意唆使我來此比武的?」

「沒錯,我們的大少爺竟然開竅了。」吳三桂詫異道。

「你!引我來這,殺我到底是為了什麼?你的目標是我哥哥?」慕容鴻天不可置信地問道。

「沒錯,我這麼做就是為了將此嫁禍給辰九游,然後你哥哥就會為你報仇,殺了辰九游。」吳三桂得意地將計劃全盤脫口而出。

「好了,現在該送你們上路了。」吳三桂露出邪魅一笑。

緊接著吳三桂開始發生詭異的變化,額頭出現極其邪惡的紋路,雙瞳變成赤色,眼眶布滿血絲,身體整個拔高了不少,嘴巴竟然出現鋒利獠牙。

安懷中頓感不妙,急忙大喝:「少爺,你快跑吧,我為你擋住他。」

慕容鴻天搖了搖頭:「不,我不走,我們怎麼可以拋棄你走。」

慕容鴻天的頭號狗腿子對著吳三桂大喝:「吳三桂你大膽,敢襲擊慕容公子,兄弟們我們上。」

說完之後,一群人向吳三桂攻去。

吳三桂那已經變成黑色的手臂用力握緊刀柄,黑色氣勁噴涌而出爬上刀身,很快那把刀變成一把黑色妖刀,然後猛然跨步一動,道道黑色的刀光剎那間布滿整個街巷。

沖向吳三桂的那些武者,還沒反應過來,迅猛的刀光已經將他席捲,一瞬間鮮血綻放,殘肢飛舞,慘叫聲連綿不絕,只是一個回合下來,十來個武者就這樣被殘忍殺害了。

血液將潔白的街道玷污,死亡的恐懼感籠罩在對面主僕二人的心頭上。

慕容鴻天看到此情此景,口中咽下口水,手拚命地握緊劍柄,額頭汗水低落在地。

「少爺快走吧,安叔能拖他一會。」安懷中視死如歸地建議道。

「想要他逃跑?」吳三桂譏諷一笑。

一個閃身,吳三桂竟然出現在他們背後,再下一秒吳三桂又出現在他們面前,這種恐怖的速度,讓主僕二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吳三桂揮了揮手中的黑刀,得意笑道:「好啦,乖乖受死吧。」

說完之後,吳三桂抬腿緩緩走向慕容鴻天,可是在走到一半之時,卻頓住腳步,驚詫地望著對面。

一陣腳步聲從慕容鴻天的背後響起。

「鬼化人,今天運氣好啊,逮到條大魚。」辰九游欣喜道。

零力又有進賬了。

「辰九游,你什麼時候來的?」吳三桂臉色難看地看著辰九游。

「我一直都跟著慕容鴻天,不跟來還不知道,你竟然要嫁禍於我,讓我與慕容家結仇。」辰九游聳了聳肩道。

唉,總有刁民想害朕。

「你為什麼會跟蹤慕容鴻天?」吳三桂詫異道。

辰九游當然不會告訴他,其實他能跟來主要還是因為【變天擊地精神大法】,這一神功果然精妙絕倫,神奇無比,辰九游與慕容鴻天比試完后,他的眼中就不斷閃過一些慕容鴻天被襲的片段。

【變天擊地精神大法】能窺探與自己有關的未來,所以辰九游才主動跟蹤慕容鴻天,看個究竟,果然識破了敵人的陰謀詭計。

「你們二人退後,這裡由我接手了!」辰九游淡然道。

慕容鴻天感激道:「多謝…辰捕頭了。」

辰九游點頭嗯了一聲,眼睛注視著面前的敵人,右手拔出蠢蠢欲動的淵虹。

淵虹出鞘之時,火焰綻放,暗紅色的焚寂氣勁瞬間聚攏在淵虹劍身上。

吳三桂看到此景也是嚴陣以待,黑色氣勁再次洶湧而起。辰九游已經破壞組織多次行動,可是不能小覷的。

這一刻,街道中紅黑色光芒交替閃爍,陣陣強風颳起。

下一秒,街道的寂靜頓時被打破,街道回蕩起震耳欲聾的劍鳴刀嘯,兩道身影瞬間爆發相碰,緊接著糾纏在一起,不分彼此,從中不斷迸出金鐵交擊鏗鏘長鳴。

鏗鏘!!

如同戰場交戰般密集的刀劍碰撞聲,激烈而緊湊。

叮叮噹噹!

街道中的兩人宛若閃電,在狹長的街道上竟然幻影交替閃現激戰,他們的速度極快,刀劍碰撞得更加激烈。

刀風和劍網碰撞席捲了周圍的牆壁,打得牆壁裂紋密布,砂石爆射。

砰的一聲乍響,雙方彈開,暫且罷戰,互相注視著對方。

經歷戰鬥的辰九游直覺得自己的渾身血液都沸騰了起來,心頭有股隱隱的熾熱感。

突破人體極限之後,他就一直在練習控制自己的力量,這場戰鬥終於可以讓他釋放全部的力量戰鬥,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熱血,讓他整個人都興奮起來,彷彿被點燃一樣。

「不錯,對於你,看來我能使用全力了,剛好最近我學會這一招,就拿你試劍吧!」心緒激蕩之下,辰九游抬頭,雙眼閃爍著銳利的劍光。

話音剛落,辰九游手中的淵虹竟然劇烈晃動起來,然後慢慢保持在一個幅度和節奏上,唰的一聲,整個劍身閃耀著暗紅色的光芒,劍身上劇烈的高溫將劍身周圍的空間都扭曲了一般,整個劍身猛然拔高數寸。

沒錯,這就是辰九游經過多次修鍊終於成功的劍芒。

緊接著,辰九游扭了扭脖子,伸展開身子,全身肉體的氣血轟鳴炸響,連身旁的空氣都隨著氣血的翻滾而發出轟鳴,他宛若一隻人形凶獸,腳步一踏,將地板踏碎而起,剎那間就來到吳三桂的面門。

吳三桂臉色陡沉,刀嘯聲陡然洪亮了數分,下一秒便揮使刀招,挾帶著恐怖的氣勢悍然朝辰九游轟去。

先是砰的一聲!刀劍再次激烈碰撞。

緊接著卻是咔嚓一聲!

吳三桂的黑色妖刀竟然被辰九游的擎天巨力整個斬斷。

辰九游趁勢而上,使出【炎焚斬】!

死亡的恐懼瞬間籠罩在吳三桂的心頭上,他瞳孔驟縮,想要移動身體閃避,身體卻跟不上思維,只能眼睜睜看著劍光在視野中急劇放大,最後斬在自己的脖頸處。

唰!

一道血紅色劍光橫掃劈斬,帶著熾熱的劍芒劃出驚人的弧度,吳三桂的首級隨劍而飛,帶起一道黑色衝天血柱。

辰九游淡定收起淵虹,呼出口濁氣,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還以為你能和我的全力過幾招呢,沒想到,一招你就死了。」

旁觀的主僕二人看到吳三桂授首,心中鬆了口氣,急忙上前答謝。

「多謝辰兄了,沒有你,我可能今天就要命喪於此了。」慕容鴻天抱拳一禮。

「小意思,你們要多加註意安全了啊。」辰九游擺了擺手。

「可否請辰九游護送我們一趟,送到青田縣就好。」安懷中拜託道。

辰九游沉吟了一下,然後抬起手,捻了捻食指和拇指,好像比心一樣。

「什麼意思?」安懷中茫然地看著辰九游。

「當然是要給錢啊!」辰九游義正言辭地道。 莫丞州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交代給了林曦一些任務。

前些日子龐博元送過來的那個程序已經是複查過好多次,都沒有找到這個程序的問題,就可以用在這次的防火牆開發上。

「莫總,我總覺得龐博元這次在謀划什麼。這次的開發他只是投資,其他的事情一律都沒有參與。」

這不像是龐博元會做的事情。

而且聖元集團也不需要龐氏集團來投資,現在聖元集團每個方面都是比龐氏集團強大的。

所以龐博元的操作林曦更不能理解了。

「你管這麼多幹嘛呢?既然能用,那我們就用,這有什麼好猶豫的,我們還能剩下一大筆資金來投資其他。」

莫丞州覺得林曦這樣的擔心有些沒必要。

他讓林曦照着做就行了。

而這邊,屈悠悠下班之後,直接把口袋裏的U盤扔給屈明浩,讓他自己處理。

「這是幹嘛?」屈明浩認出來這是裝着病毒的U盤,「你是已經完成任務了?」

「按照你們說的,只要U盤插進了電腦,就能自己下載運行,那這個U盤都進了公司電腦不知道多少回了,應該是能夠下載的了。」

屈悠悠勾唇一笑,她還是保證了好幾次。

反正這個U盤不是在她的電腦運行病毒,到時候查也不會查到她身上來,相反,那個余泉泉就要倒大霉了。

誰讓她剛開始進公司就得罪她了呢?

「沒想到你這次進展這麼快,我還以為要一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