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神秘凶獸的攻擊落空。

此時,擺脫了這一頭神秘凶獸,江寂塵正要動用傳送法寶,立刻離開之里。

「主人,且慢!」

然而,就在這時候,江寂塵的腦海之中,突然傳來這一道聲音。

而且,這聲音明顯是來自這一頭神秘凶獸。

這倒讓江寂塵一愣,想不通,對方為何突然喊自己為主人?

江寂塵先拉開了一定的距離,才停了下來,戒備地看著神秘凶獸,淡淡地開口道:「你是何意?」

這時候,神秘凶獸開口,竟然口吐人言道:「你乃是永恆之道的傳人,那便是我的主人。」

江寂塵倒想不到,對方竟然知道自己是永恆之道的傳人。

他盯著神秘凶獸問道:「那你又是什麼?」

神秘凶獸道:「我乃時空之獸,是永恆之道所衍生出來的,生來是為了保護永恆之道而存在。」

「所以,永恆之道就是我的主人。」

「只是,億萬年前,主人永恆之道碎滅,散落諸天萬界,而我也被擊碎,只餘一縷神識不滅,不斷在時空之中漂流,直至今日,我才漸漸恢復了一些,同時,想起了一些記憶,知道了我的主人,乃是永恆之道。」

「於是,百萬年前,我便開始尋找永恆之道,直至今日,飄流過這一片時空,突然感應到主人的氣息。」

「剛剛我出手,只為試探,現在已完全的確認了,多有得罪,還請主人見諒。」

時空之獸!

江寂塵倒有些意外,並不知道,永恆之道竟然還有一頭守護凶獸,之前,永恆之道的意識並沒有告訴他。

現在,永恆之道的意識已經完全陷入沉睡,也暫時問不到。

不過,此時江寂塵倒是可以感應到自己體內的永恆之道,對時空之獸,並無排斥之意。

「現在,你確認了我是你的主人,那麼,下一步,你要做什麼?」

但是,江寂塵依舊保持著戒備。

畢竟,對方強大,是可以威脅到自己的存在,他大意不得。

而且,那只是時空之獸的一面之詞,沒有任何的保障。

「主人,只要你把我的靈魂烙印,納你的永恆之道中,便可知真假。」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醫 「而且,有了靈魂烙印,無論在何地,一念之間,你都可以召喚我出來。」

時空之獸開口說道。

說話之間,時空之獸,已經凝出一道靈魂烙印,送到江寂塵面前。

江寂塵沒想到會有這麼好的事情,直接有一頭時空之獸,送上門來認主。

此時,江寂塵不疑有他,直接神念一動,把時空之獸凝出的靈魂烙印,納入了永恆之道中。

嗡!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永恆之道竟然生出了共鳴之意,下一刻,江寂塵發現,自己的腦海之中,多了一個光點,正是時空凶獸的靈魂烙印。

「你說,無論我身在何地,一念之間,便可召喚你來?」

江寂塵這時開口問道。

時空之獸道:「沒錯,因為我是時空之獸,時間和空間的距離,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而主人,若你能完全恢復,利用永恆之道,更是能夠操控時間和空間,可以一切化永恆,亦可在時間長河中遨遊。」

妙,實在是妙不可言啊!

聽到時空之獸的話,江寂塵此時都不由得驚嘆一聲。

有時空之獸在,他以後就相當於多了一頭強大的召喚獸。

他的安全,又有了不少保障。

甚至,時空之獸,速度無比驚,拿他當坐騎,最適合不過。

江寂塵滿心歡喜,沒想到,自己在路上走走,就獲得了一頭時空之獸。

「不過,你說你覺醒百萬年,為何才只是初級仙帝境?」

這麼長的時間,才這點修為,江寂塵倒覺得時空之獸的修行速度有點慢了。

時空之獸應道:「我是基於永恆之道而存在的,只有跟隨著永恆之道,我才快速的成長恢復,若不然,便會非常緩慢,而且,達至仙帝境后,便再難前進。」 看到他斬釘截鐵地拒絕,季知意最後只能嘆了一口氣。

默了一會兒,語重心長地對著蕭笙說道:「小笙,這個房間是這位哥哥的,他現在不想給我們住這裡,怎麼辦?」

「那這樣吧,姐姐我們去我昨天睡的房間?」蕭笙很天真地回道。

顧南楓:「……」這是要拐走他的女人嗎?還是明目張胆的。

「顧大boss,要不就留下我們吧。」季知意露出可憐兮兮的樣子。

顧南楓最怕的,就是這樣子的季知意來,深吸了一口氣,忍了忍,幾乎是咬牙切齒地道:「好,一起睡。」

顧南楓垂在身側的拳頭已經握得緊緊的了,此刻真的是後悔答應幫蕭予照顧他這個臭小子弟弟,現在可好,連被窩都要分他一半了。

而季知意和蕭笙則是眸子同時一亮,季知意更是激動地跳了起來,一把摟著他的脖子用力地親了他一口,「顧南楓,我就說你最好了。

顧南楓呵呵,所以說,如果不把那臭小子留下來,他就是大惡人了。

伸出手,他當下就要發泄似地摟緊她的腰身,用力箍緊她。

誰知還沒來得及摟過去,季知意已經像泥鰍一樣從臂彎里溜出,轉過身就去抱著蕭笙那臭小子,兩人簡直當沒他這個人存在,一個勁兒地在那兒笑。

顧南楓的手就這樣停在了半空中,放下也不是,伸著也不是。臉已經黑得不得了了,想起自己剛才的心軟,他就後悔到不行。

左手拳頭握緊,掩在嘴邊咳了一聲,「但是……」

簡簡單單的「但是」兩個字重把床上已經抱在一起的兩個人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一大一小兩雙眼睛盯著他,目不轉睛。

終於找回一些存在感,顧南楓心裡這才舒服了些,沉下目光嚴肅地對小的那個說道:「你要是想留在這裡睡,必須給我安分一點,不準鬧這鬧那的,不然你自己一個人去隔壁睡去。」

「好……」蕭笙目光怯怯的。

其實之前在辦公室的時候,他最害怕的不是崩潰地對他大喊大叫的江時初,而是一直很沉默的顧南楓,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一對上他的目光,就會不由自主地害怕。

而且他一點兒都不像季知意一樣,容易心軟,根本都不吃他賣可愛的這一套。

看見蕭笙怯弱弱的樣子,顧南楓輕哼了一聲,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房間。

在書房待了一個多小時終於把帶回來的文件都處理完了,再回到房間時,原本應該躺在床上睡了的人還在說話,偶爾還夾雜著幾聲笑聲。

顧南楓看了一眼時間,原本就不太好的臉色一下子就「唰」的沉了下來,從他離開這裡到現在,都十一點多了,他們聊了一個多小時還沒聊夠嗎?

「還不打算睡?」語氣中的情緒那是肉眼可見的山雨欲來。

還沒觸到顧南楓的目光,只聽見他的話,蕭笙已經條件反射地往季知意懷裡縮了縮,一副求安慰的模樣。

季知意安撫的摟了摟懷裡的孩子,道:「他應該今天中午睡得有點多,現在還不怎麼困。」低頭又對縮在自己懷裡的蕭笙道:「已經很晚了,我們睡覺吧。」

「好……」蕭笙趕緊點頭,聲音黏黏糯糯的。

顧南楓當下掀開一角的被子就在季知意身邊躺了下去,關了床頭的燈后直接就和往常一樣伸手要摟住季知意。

這一摟,才發現,原本只有自己佔有的地方多了另一隻手,他瞬間感覺到了威脅。

一觸碰到那小小軟軟的手背,顧南楓毫不猶豫地就推開,絲毫沒有對小孩子的憐惜之情。

手猝不及防地被甩開,蕭笙猶豫了一會兒,對季知意的依賴最終還是沒能戰勝對顧南楓發自內心的懼怕,默默地把手縮了回來,只是身子往季知意的懷裡躲了躲。

對身邊兩個人的暗中較勁,不,應該說是顧南楓單方面的施壓的行為沒有察覺的季知意就這麼心安理得的抱著個小的窩進顧南楓的懷裡。

顧南楓這一夜的睡眠質量在他自己看來,實在說不上好,活了二十多年,他的床第一次被不是自己女人的男人(蕭笙內心OS:我才四歲……)入侵,他能睡得好才怪!

季知意這一晚也睡得不太安穩,感覺一整晚好像都是在做夢,而且感覺身上總是有一股火熱的感覺在私廚蔓延,耳邊、頸側總有潮熱黏糊的氣息在噴洒,唇瓣上還時不時被壓印,上面有溫熱的觸感。

不過雖然睡得不算安穩,但還是一覺睡到了天亮。

打了個哈欠,季知意滿足地在床上來來回回翻了幾個身,等到完全清醒過來時,才發現旁邊已經沒有了顧南楓的身影了。季知意隨即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後知後覺地發現,不但顧南楓不見了,就連和他處不來的蕭笙也不見了。

她驀地瞪大了眼睛,顧南楓一直對蕭笙都沒有好臉色,不會是一大早起來又對蕭笙不爽,乾脆就把孩子給揪出去了吧?

按照顧南楓平時的脾氣,這是完全有可能且很大可能發生的事。

季知意拍了拍臉,心裡還是忐忑不安,一番匆忙洗漱,衣服也只是隨意地換了一套,就衝出了房門。 愛情嫁到 原來如此!

難怪,時空之獸這麼急著找到自己這一個主人認主。

顯然,這些年來,它的境界難有寸進太久了。

而且,修為也恢復得太慢了。

所以,他必須儘快找到自己這個主人,打破當下的困境。

諸天單機大玩家 「不過,以後跟著主人,我便可以快速的提升修為。」

「而且,主人收納了我的靈魂印記,我吸收時空之力的速度,可以是之前的千倍以上。」

「想來,無需多久,我便可以踏入中級仙帝境了。」

「另外,主人亦可通過吸收我身上的力量,提升永恆之道。」

時空之獸,此時繼續開口道。

然而,此言倒是震撼到了江寂塵。

什麼?

竟然可以通過時空之獸,吸收時空之力,提升永恆之道?

原來,永恆之道與時空之獸之間,是相互促進的關係。

這麼說來,以後,自己也可以修鍊永恆之道了。

江寂塵喜不自禁!

他對時空之獸道:「很好,你現在先回去修鍊,若有事,再行召喚你。」

時空之獸恭敬地道:「是,主人!」

說罷,時空之獸一閃身,便沒入了虛空之中,消失不見了。

有了時空之獸,江寂塵以後,將會非常的方便,無論前往那裡,一聲召喚,時空之獸便能出現。

若待時空之獸踏入中級仙帝境后,那對他來說,將會是一大助力。

時空之獸消失之後,江寂塵也悄然的回到了幽靜小院之中。

回到幽靜小院之中,江寂塵立刻開始試著修鍊永恆之道。

下一刻,他便發現,從虛空之中,果然有一股龐大的時空之力傳來,被他納入體內。

最後完全被煉化吸收,化成了永恆之力。

其速度,竟然只比利用九轉雷龍血進行淬鍊,只慢上一些而已。

「妙極啊,只要我能把永恆之道提升上去,再踏入仙帝之境,便可以在中等仙界爭鋒。」

「到時,就算遇上頂級仙帝,也敢與之爭。」

「不過,面對十大仙帝,我恐怕需要達到中級仙帝,甚至是高級仙帝,才能與他們爭鋒。」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而這一夜,江寂塵又在修鍊中渡過。

直至不知不覺間,夜盡天明,江寂塵才停止了運轉功法,長身而起,走出修鍊密室。

一走出修鍊密窒,卻發現秋意寒早已在那裡等他了。

經過昨晚的一翻話,秋意寒竟然放開了不少,此時開口道:「凌塵,我們走吧,徐小容已經在大門口等我們了。」

我去,徐小容這女人怎麼這早?

江寂塵倒是感到有些意外。

徐小容對自己未免表現得太過殷勤了吧?

江寂塵無奈地跟著秋意寒,走出了盟主府大門。

果然,一輛豪華仙道戰車,停在那裡,徐小容則是亭亭玉立的站在那裡,一臉溫柔動人笑意的看著江寂塵走來。

「凌塵公子,我們出發吧。」

「今日的賭鬥大會,乃是仙月樓百年來,最大規則的一次。」

「據說,各方天才人物齊聚,而且,各種凶獸、強者、丹器師將會在賭鬥台上碰撞,必定會熱鬧非凡。」

「另外,在仙月樓,不允許鬧事,一切恩怨,只可上賭鬥台解決。」

重生異界當帝王 「所以,賭鬥大會,也是恩怨解決之地。」

徐小容一邊請江寂塵上仙道戰車,一邊開口解說道。

秋意寒此時則緊跟著江寂塵,一起上了徐小容的仙道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