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方勇便把明天要去於是加工基地的事情告訴了她,結果蔣淑儀果真沒有時間。

夏日清晨的第一道光束打進房裡時。蔣淑儀緩緩地睜開了雙眼,今天學校里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等放了假再睡懶覺吧。

看到玉體橫陳,像是八爪魚似地抱著方勇睡覺露著甜蜜神情的張玉婷,蔣淑儀嬉笑了一下,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也跟張玉婷一樣,正攀著方勇的小腹,緊緊依偎在方勇的懷裡。想起昨天晚上她們三人的瘋狂運動,臉色微微一紅。手不由自主地往下一劃,剛好觸碰到方勇那下部高聳的一物。蔣淑儀用手輕輕地握了握,感覺非常的充盈。

方勇便在一陣清涼的觸碰中醒來,這小妮子,不好好睡覺竟然tiao戲老公。看來昨天晚上沒有餵飽她啊。


掰過蔣淑儀的腦袋在她唇上狠狠的親了幾口,方勇的手臂也從蔣淑儀背上滑了下來,趁她不備,一個翻身將蔣淑儀壓在身下,扶住她的雙腿。

「方勇,不……早晨不弄了,我還要去上班……」蔣淑儀輕聲討饒道。

方勇輕輕地咬住蔣淑儀的耳朵,用那有些魅惑的嗓音說道:「淑儀,知不知道,早晨的男人惹不得?」

「不……要……,玉婷還睡著呢!」蔣淑儀說道。

「不要緊,玉婷醒了說不定更高興呢!」方勇色色地說道。

說完之後,方勇就做起了早操。那還睡在一旁的張玉婷聽到動靜也醒了過來,微微睜眼看到方勇兩人我纏mian,連忙又將眼閉上在那裡裝睡。

張玉婷的這點小動作肯定瞞不過方勇,趁著挺身的動作,方勇順勢在張玉婷的美臀上拍了一下,微笑道:「玉婷,起來做早操了!」

結果,這一個早晨的時間都用在做早操上了。

「玉婷,我沒勁了,要不你去盛做飯?」蔣淑儀說道。

「淑儀姐,我也懶得動!」張玉婷回道。

看著兩女渾身無力的樣子,方勇起床笑道:「寶貝們,別裝了,我給你們去做飯!」

等方勇穿衣出了卧室的們,蔣淑儀和張玉婷兩人見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頓時來了精神,一點也沒有了疲憊的樣子。

「今天的早飯就要勇子去做,誰讓他大清早地欺負咱們!」張玉婷說道。

蔣淑儀沒有說話,只是嗤嗤地笑了笑,顯然同意張玉婷的觀點。

早飯過後,蔣淑儀急匆匆地去了學校,而方勇則和張玉婷兩人收拾完碗筷,這才向金翠緣珠寶公司的加工基地趕去。

當方勇和張玉婷來到加工基地后,就看到等在這裡的方婕和加工基地的負責人葛秀軍。

「大哥,玉婷嫂子!」方婕打招呼道。

「小婕,來了多大會了?」方勇笑道。

「我也是剛到。昨天晚上你跟我打過電話,我就給小衡打電話了。他告訴我他這次要在京城多住幾天,然後再回老家看看。」

「那好啊,等我跟你玉婷嫂子拿到畢業證后,咱們一起回雲澤。」方勇說道。

跟葛秀軍打過招呼后,方勇幾人就朝加工基地的倉庫里走去。

方勇一邊走,一邊聽著葛秀軍的介紹:「方董,前段時間開出一塊紫羅蘭的料子,這塊料子打出了三對手鐲,漂亮的很,看的我都眼饞……」(未完待續。。。) 歲月的浪花拍打著時光的海岸,不知不覺中大學四年的美好時光就要結束了。

這天,班裡的同學們都接到了班長方勇的電話,說是到學校來領取畢業證。就這一句話,讓大伙兒見到了班裡的所有同學。

大半年的實習期讓同學們已經逐漸地步入社會,舉手投足間顯出一幅成熟的風範。

同學們手裡捧著自己的畢業證,穿著學士服,利用了一下午的時間,照了畢業照,讓01級考古專業的所有同學們的笑臉定格在相機的膠片上。

作為目前班裡最有錢的大佬,方勇在徵求同學們的意見后,大包大攬地將畢業晚宴定在了一家會所。

晚上的時候,同學們都來到了這家名叫樂天的會所里。加上陪同的老師們,大伙兒佔了一個大廳,坐了四五桌。

雖說方勇他們這個專業有點冷門,但畢竟學校好啊。有著首都大學這個招牌,加上同學們的刻苦學習,以及畢業實習期在實習單位的優異表現,全都找到了自己的工作。


有了穩定的工作,同學們都很興奮,暢想著自己的未來。

今天所有的同學都沒有叫他們的男女朋友過來,這裡純粹就是他們班自己的畢業晚宴。


方勇跟馬致遠、程家和、安慶軍他們幾個男生一桌。范若依、李麗、王媛她們女生湊在一起,王耀、蔣淑儀他們幾個老師一桌。除了他們這三桌涇渭分明之外,其他的同學們都穿插著坐了起來。有幾個還談成了男女朋友,相互膩在一起,不用再擔心老師們的目光。

很快,飯菜就由服務人員給端了上來。吃了一些菜之後,真正的大戲就開始了。

酒——

一瓶瓶的白酒、啤酒被拿了上來,斟滿了酒杯。

能喝酒的,不能喝酒的,今天晚上都敞開了喝。沒有更多的理由。大家四年同學了,全都匯成了一個詞——乾杯!

推杯換盞之間,很快就有人喝的微醉了。

有的同學開始激動的大聲吆喝,有的同學開始了哭泣。總之越來越多的同學開始宣洩著自己的情感。

四年的大學生涯,一生中寶貴的韶華,難得的同窗情誼,想想大家馬上就要分離,離開學校,奔赴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工作崗位,走向不知道的未來。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程家和喝過一杯啤酒。亮開了嗓子,吼了起來!

有著程家和的帶頭,方勇他們也跟著唱了起來。「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記起了我,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請你告訴我!!!」

受到方勇他們這一桌的影響,其他的同學們也都唱了起來。

班裡的女生們圍在一團,幾個人已經抱在一起,哭成淚人。

同學們此時也不再拘泥於自己所在的酒桌,不停地拿著酒杯開始串場,給老師敬酒,給同學們碰杯……

一時間。整個會所,成了一個歌廳,成了同學們宣洩情感的地方。

好在方勇在來之前就把整個會所給包了下來,否則的話,那這群狼嚎的同學還不把客人都給嚇跑?

曾經,剛進大學的時候。就見到一些畢業生站在酒店餐館門口抱頭痛哭,當時還覺得有些詫異,現在輪到方勇他們了,這才真正體會到畢業生的心情。

方勇剛給王耀主任敬過酒,正準備到女生那一桌坐坐的時候。程家和搖搖晃晃地走到方勇身邊。提著一瓶啤酒,給方勇加滿。

程家和提著酒瓶的手摟住方勇的肩膀,眼睛有些發直地說道:「勇子,保重啊,兄弟我要回齊魯省了!」

方勇也伸出手勾著程家和的腰,舉起手中的酒杯,心情激動地說道:「老程,你也一樣,保重!我現在就是一閑人,想兄弟的時候,我就去齊魯省找你。」

接著方勇微微一笑道:「老程,你跟蘭慧嬌談的怎麼樣了,要結婚的時候別忘了告訴哥們兒一聲。」

「這個你放心,到時候絕對會給你通知,我還想著讓你給我們包一個大紅包呢!」程家和笑道。

「你個臭小子!」方勇笑罵道。

這時,劉鵬走到方勇身旁,端起酒杯有些激動地說道:「方勇,謝謝你!」

劉鵬的一聲道謝,讓方勇有些迷糊,想了一下還真沒想出自己能夠讓劉鵬道謝的地方。

跟劉鵬碰了碰杯子,正想問他,劉鵬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方勇,我這聲謝謝是發自內心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前兩年的學費都是你和婷仙子創辦的助學基金給先行墊付的。這件事情我還是昨天剛剛知道的。別的我就不說了,今後能用到兄弟我的,我在所不辭!」

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平時劉鵬在課餘時間沒跟同學們太過接觸,只知道悶頭打工掙錢。方勇笑了笑說道:「劉鵬,其實我很佩服你的。真的!好好乾!我相信你的付出終究會有回報的。我也撂這一句話,今後有什麼困難別忘了知會我一聲,一同窗,一輩情!」

「好!一同窗,一輩情!」安慶軍、項科、馬致遠他們幾個聯袂過來,聽到方勇這句話,重複說道。

方勇舉起酒杯對大夥說道:「來,乾杯!」

剛喝過一杯酒,范若依帶著幾個女生向方勇這邊走來。

看到范若依她們幾人過來,安慶軍笑道:「方勇,咱們的范大美女帶著一群美女來找你了。」

「方勇,你跟婷仙子什麼時候結婚啊?我們幾個姐妹還想著吃你們的喜糖呢!」范若依笑著問道。

「具體時間還沒定,不過你們放心,只要你們不跑出地球,我結婚的時候一定會把喜糖給你們送過去,到時候可別不來啊!」方勇笑道。

「這可是你說的!」幾個女生笑道。

一場宴會下來,同學們全都盡興,有幾個同學還東倒西歪地靠在椅子上,聊著學校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幾個男生喝的有些多了,正扶著牆,不知道往前走該先邁那個腿……

而老師們也被同學們一*的敬酒弄的招架不過來。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方勇看到同學們都差不多了,便示意服務員開始給同學們安排房間。

唉,畢業了,真快!」忙完這些后,方勇感嘆道。 ps:

小夢在這裡祝大家「七夕節」快樂,願有情人終成眷屬!!!

拿到畢業證之後,同學們都陸陸續續地離開學校,趕赴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上開始奮鬥。

「勇哥,我們快到京城了!」方勇接起電話后,方衡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小衡,我們也馬上到火車站了。一會兒,我跟你嫂子她們在出站口等著。」方勇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站在出站口,方勇很快就看到二叔方傳承帶著方衡還有兩名中年人正向出站口走來。

驗過票之後,方衡就向方勇這邊跑來。

「哇!勇哥,玉婷嫂子、淑儀嫂子,姐姐,沒想到你們都來了!」方衡高興地說道。

「小衡,這半年長得夠快的啊,都一米七多了。」方勇拍了拍方衡的肩膀說道。

這時,方傳承他們也來到了方勇身旁,方勇給二叔方傳承打過招呼后,方傳承介紹道:「小勇,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建設局的張志江局長,這位是我們的辦公室主任劉文華,劉主任。」

方勇連忙上前給這二位打招呼。

「方董你好,真沒想到,要不是老方在路上給我說了你的事迹,我真不敢相信你就是世界五百強恆泰集團的創辦人。」張志江哈哈說道。

而一旁的劉文華也在一旁幫腔稱讚著。

「張局長,劉主任你們謬讚了,我也是出出主意,真正做事的還是我老爸跟劉總他們。我已經訂好了飯店,一會咱們邊吃邊聊。」方勇微笑著說道。

知道二叔他們今天要來,方勇一早就從金翠緣珠寶公司那裡調來了一輛商務車。方勇他們一行八人,把商務車坐的滿滿當當的。

將車子停好后,方勇幾人就來到了早就預定好的紅樽坊食府。這是一家富有老京城韻味的連鎖餐飲店,古色古香的。進入店中。就看到穿著古代服裝的服務員以及非常古樸的陳設,如果不是店裡還有一些現代化的設備的話,讓人感覺像是穿越到了古代。

「方董,你選的這個地方還真不錯!讓人耳目一新。」劉文華跟在後面。邊看邊對方勇說道。

「還成吧,以前跟朋友來過一次,感覺這裡的服務和飯菜很有特色。」方勇說道。

來到包房裡,分主客落座后,方勇就示意服務員上菜。

等菜的時候,大家就聊開了,有著方傳承在中間協調,大家很快就熟絡起來。

頭幾天,方勇就從二叔方傳承那裡知道他們來京城的目的,主要就是向國家建設部門來要審批下來的建設資金。當時方勇還隱晦地表示說自己有幾個朋友。或許他們能夠幫得上忙。

吃飯的時候,方勇把這個事情又提了一下,這讓張志江他們非常的高興。其實他們省的這個建設項目已經立項,可是這資金卻遲遲沒有撥付下來,這中間的道道就有些耐人尋味了。他們這次來就是想打通關節。把資金要回去。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也都放開些了。由於喝的有些多,方勇便起身去了洗手間。

剛一進去,方勇就看到王聰跟張存洲這兩個熟人正站在裡面一邊說話一邊噓噓呢。

「聰哥,存洲哥,這麼巧啊!」方勇笑著打招呼道。

「小勇。真是太巧了,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你。」王聰說道。

「兩位大哥你們在那個包房,方不方便,一會小弟過去給你們敬杯酒?」方勇問道。

「沒什麼不方便的,就是一家企業的老總請我們吃飯。都是熟人,我們在216房間。一會咱們哥幾個在喝上幾杯。」張存洲說道。

「那成,你們先回,小弟一會就過去。」方勇說道。

回到包房后,方勇就把遇見朋友的事情跟大家說了,然後拿著酒杯和一瓶啤酒帶著張玉婷和蔣淑儀兩人去敬酒。

方勇這一去不要緊。連灌了兩瓶啤酒才被王聰他們給放回來。

張志江很能聊,在酒桌上的話題一個接一個,有時還說些笑話,讓大家樂一樂。

正在這時,方勇包廂的門打開了。原來,王聰和張存洲以及那個請客的華陽國際集團老總熊偉強他們三人過來敬酒了。

見他們三人過來,大伙兒連忙起身。

方勇從座位上走出,向大家介紹道:「這位是發改委計財科的王聰科長,這位是國務院政策研究室農研辦的張存洲主任,這位是華陽國際集團的老總熊偉強。……」

接著方勇又向王聰他們介紹了一下自己的二叔跟張志江、劉文華他們。

方勇簡單介紹了一下后,王聰便對方傳承說道:「第一次見方叔,這杯酒我先干為敬……」

接著就是張存洲、熊偉強他們的敬酒。

張志江在方勇剛才敬酒回來之後就詢問了一下,方勇便說出了王聰他們的身份和背景。現在親眼見到他們三人後,心裡暗暗吃驚,這都是京城的公子哥啊,雖然職務不是多高,只是科長處長級別的,但是他們的背景深厚啊。隨之看向方勇的眼神也有些不同,顯得更加的敬佩。

「王科長、張主任、熊總,謝謝你們的賞光!」張志江一口將杯中的酒喝乾后說道。

王聰他們也將酒杯中的酒喝乾。

張志江和劉文華看到王聰他們如此的豪爽和熱情,心裡也明白,這是人家看在方勇的面子上才這樣做的。否則的話,以他們二人想要見這兩位公子哥一面,恐怕都沒有機會。

敬過酒之後,王聰他們便離開了,接下來張志江他們的話題便轉向了這兩位公子哥的身上。

沒想到這次居然能跟京城公子哥們一起喝酒,張志江他們剛才有些激動,所以也喝了不少的酒。

看著張志江和劉文華醉意深沉的樣子,方勇知道這兩人是喝過癮了。為了不發生什麼意外,方勇便運功為兩人祛除了身上的一部分酒精。

見兩人有些清醒,方勇說道:「張局長,你們還沒有定酒店吧!如果沒定的話,不妨到我們恆泰集團的駐京辦那裡歇息,四星級的酒店,住著也很舒服的。等明天早上,我讓駐京辦的同志開車帶你們去建設部,也能方便出行,你看如何?」

有著方傳承跟方勇的關係,張志江也明白這是方勇的示好,於是便同意了。 方勇正跟張志江說著,小弟方衡從洗手間回來了,一進門就有些興奮地說道:「剛才我看見了兩個香港影視明星,沒想到他們也來這裡吃飯了。」

「小衡,見到誰了?讓你這麼興奮。」張玉婷笑著問道。

「劉強還有羅家興,兩人拍的功夫片可帶勁了,他們可是我們班男生的偶像啊。只是沒有找到紙和筆,要不然非得過去讓他們幫我簽個名。」說完之後,方衡還有些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