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在接下來的大半個小時里,他贏下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牌局,不管是地主還是農民。

懲罰嘛,也不搞低俗的,無非是讓昕小妞親親他的臉,或者幫他揉揉肩捶捶背捏捏腿。

對錢萌萌更是手下留情,頂多讓她做個俯卧撐、仰卧起坐、深蹲或者一字馬之類。

只是沒想到在最後一把手握王炸的情況下輸給了錢萌萌的兩把順子。

大意失荊州啊。

楊磊扔掉手裡的牌,「說吧,想怎麼懲罰我?」

錢萌萌想了想,狡黠地問:「你不是一直在健身嗎?聽說還很厲害,能不能同時背著我和昕小妞做俯卧撐?」 就連離他最近的冠榮華也沒有受到傷害,可若是二人稍微遠離一點,那些異種人便會立馬攻擊冠榮華。

這倒也在另一方面成全了慕胤宸,冠榮華也沒有理由遠離慕胤宸。

眾人隱藏在樹林中的身形,只留一雙眼睛盯着漸漸走遠的林海,越是靠近異種人群,林海身上就越發顫抖。

剛才突出重圍時慘烈的一幕不斷在他腦中迴旋,落入異種人手中不是被撕碎,就是會淪為同類。

林海漸漸靠近異種人群,果真如想像中一般沒有人攻擊他,但也沒人主動給他讓路,因為他們被指令攻擊皇城,所以幾乎緊緊的挨在一起朝前擠。

忍着噁心,林海推開眼前層層疊疊地人群,漸漸朝城牆根走去,城牆上有士兵正接連不斷地朝下砸著石頭,偶有異種人會突破重圍爬上城牆,因此士兵們也不敢輕易放鬆警惕。

可正在他們全力抵抗時,卻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在下面呼喚着他們。

「將軍可在?」

聽到這聲音,有心存好奇的士兵探出腦袋朝外看過去,是一個身穿官府的中年男人,眼睛還是清醒的。

「你為什麼沒事,找將軍有什麼事情,還是直接告訴我吧。」

「下官此次來是來報信的,太子殿下被困城外,請求支援!」

說着,林海將手中代表太子的令牌拿了出來,那士兵一看不禁瞪大了眼睛,想到這幾日卻有太子殿下在外未歸的消息。

連忙火急火燎地去找守城將軍去了,林海看到消息已經送到,霎時鬆了一口氣。

不一會,一個身材魁梧,身穿金色鎧甲的將軍趕了過來,看到林海眼中透露出一絲異色。

「你說太子殿下在城外,在哪裏啊,我怎麼沒有看到。」

「這裏太危險了,若是太子殿下貿然出現,一定會成為被攻擊的對象,還請將軍派人出來迎接太子殿下回宮。」

說着,林海虔誠的鞠了一躬,只聽那將軍冷哼一聲道。

「那個知道你是不是敵人,若是你有心讓這些異種人進城,本將軍豈不是千古罪人。」

「這是代表太子殿下的令牌,還請將軍一觀。」

那將軍看到令牌,深深吸了口氣,眼珠子一轉,對林海道。

「本將軍知道了,這就去稟報皇上,請皇上做主。」

「不可啊,外面危險重重,等你們想到辦法太子殿下就命不久矣了,還請將軍迎太子殿下入內,一切後果由下官承擔。」

「可是……」

「沒有可是,太子殿下乃是一國儲君,若是太子殿下受損,你我也沒有活路啊。」

聽完林海的話,那魁梧將軍點了點頭,覺得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好,等本將軍準備準備,這就迎接太子殿下入城。」

聽到這話,林海才算是真正開心起來,就算這異種人再多又如何,他們國家的將士也不是吃素的。

「將軍稍等,這些異種人難纏地很,務必告訴將士們須得將頭顱斬下才能真正殺死他們。」

張虎點了點頭,表示知道林海的告知,這才下去安排士兵。

林海交待完事情,復又擠出重重人海,給慕胤宸他們遠遠打了個招呼,示意他們自己已經完成了任務。

「師傅,我們可以走了。」

慕胤宸轉過頭對着閉目養神的楚中易道,但楚中易卻絲毫不為所動,抱着懷中的墨清晚靜靜坐在哪裏。

「你們走吧,我進不去了。」

冠榮華微微一愣,看到被他擁入懷中的墨清晚,小腿哪裏不停的滲出血液。

別人也許看不出來問題,但冠榮華不同,她知道兩個人相識相知,到現在好不容易相守在一起,楚中易不離開一定是因為墨清晚。

冠榮華靠近墨清晚,輕輕打開墨清晚被包紮好的傷口,深到已經露出森森白骨的傷口,就連牙印也是清晰可見,墨清晚竟然被咬了。

「這是?」

「沒錯,清晚被咬了,林海曾經說過,一旦被咬就會慢慢被異種人同化,他一定不想害其他人被咬,不會同意進去,我留在這裏陪他。」

楚中易淡淡說着,語氣中並沒有想像中的害怕,反而有視死如歸的勇氣。

冠榮華趕緊取出一個小瓷瓶,從裏面倒出一顆解毒丹餵給墨清晚,不管這毒如何厲害,遇到她的解毒丹都得延緩發作。

「墨大人毒素還未發作,應該還是有的救的,您不要輕易放棄,我一定會研製出解藥的,相信我好嗎?」

冠榮華輕聲細語地對楚中易說着,盡量不讓楚中易在崩潰的邊緣更加絕望。

楚中易聽到冠榮華的話,眼中慢慢升起一絲希冀來,動容地看着慕胤宸和冠榮華。

「可是萬一-」

「沒有萬一,師傅你看好他,我們一起回京城。」

慕胤宸直接出聲打斷,堅定地又道。

「現在我們還有一場硬仗要打,打起精神來。」

楚中易點點頭,慕胤宸和冠榮華都沒有拋棄他,那他就更沒有理由自暴自棄了,更何況,他想讓墨清晚活下來。

一行人做好準備,就騎上了馬車朝前方行去,看到城門已經緩緩開啟,一群身穿黑色鎧甲的士兵沖了出來,緩緩開出一條道路。

因為提前做好了準備,不僅知道異種人的弱點,也有足夠的防禦,開出一條道路還是很容易的。

「果然是太子殿下,兄弟們再堅持一下讓太子殿下進城。」

領頭的士兵曾經在慕胤宸出城查案時見過慕胤宸,現在看到坐在駿馬上丰神俊朗的慕胤宸,頓時喜出望外。

原本他們還不甚願意因為一個莫須有的消息外出賣命,外面那麼危險,太子殿下還有沒有命都說不好,就這麼輕易讓他們出去,這會領頭人聲音一出,眾人更加賣命了。

若是能成功救下慕胤宸,無疑是大功一件了。

「道路已開,快走。」

眾人快馬加鞭,終於同出門迎接的士兵接洽起來,由於兩側都是士兵在苦苦支撐,眾人也不敢耽擱,直接沖了進入。

看到慕胤宸等人進入了,眾位士兵鬆了口氣,有序地退了回去,但難免還是有傷亡發生。

慕胤宸浦一進去,張虎將軍就恭敬地等候在哪裏,看到慕胤宸恭敬的行了一禮。

「太子殿下,老臣有眼無珠,沒能及時救您回來。」

「無事,京城最近情況怎麼樣?」

比起道歉,慕胤宸更加關心的是京城的情況。

「殿下放心,末將已經將整個皇城守得跟鐵桶一樣,絕對不會有事的。」

「嗯,將剛才出城的受傷將士先隔離起來,未受傷的放在另外一個地方隔離,待遇從優。」

考慮到可能會有人不願意展露傷口,慕胤宸用了最穩妥的方法預防,關鍵時刻還是要萬無一失才可以。

張虎是朝中老將,不然也不會被派過來守城,此刻他有些驚訝地看着慕胤宸,不明就以。

「據我所知,只要是被異種人咬過,就會被同樣退化,張將軍一定要萬分小心。」

聽到這裏,就連參加過很多場戰爭的張虎將軍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太子殿下放心,末將一定處理好此時。」

慕胤宸淡然地點點頭,張虎自覺退了下去,房間里只剩下慕胤宸,冠榮華和楚中易二人。

墨清晚還在昏迷,但傷口上的紋路已經在緩緩蔓延,看的楚中易暗暗心驚,也不禁急切了起來。

「榮華,我現在要進宮和父皇商議此事,你就先帶師傅去榮華館研究解藥如何?」

「倒是可以,不過你想好對策了嗎?」

冠榮華對慕胤宸的安排沒有異議,只是異種人難纏,恐怕不好對付。

「未曾,不過你安神曲的事情我會好好考慮,解藥的事情同樣很重要。」

「好,你去吧。」

冠榮華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墨清晚,一口答應了下來。

慕胤宸走後,冠榮華等人也動身去了榮華館,京城還未曾受到異種人波及,只是城門莫名關閉,群眾還是忍不住暗暗猜測了起來,更有有心人傳出了異種人的傳聞。

街道上更是人影凋零,不過這樣的情況還是更有利於現在的情況,人少了異種人也就不容易傳播了。

等幾個人到達榮華館的時候,館里沒幾個人,特殊時期很多人都閉門不出,有幾個醫師看到是冠榮華,連忙出門迎接。

周掌柜看到冠榮華臉上的笑臉也多了起來。

「姑娘來了。」

跟在冠榮華身後的還有一個英俊男人抱着一個清秀男人,二人都是渾身浴血,從修羅場逃出來地感覺。

周掌柜也是接待慣了受傷之人,連忙招待跑腿將墨清晚接下來,卻沒想到楚中易竟然躲開了夥計。

「麻煩了,還是我自己來吧。」

「呵呵,沒關係,快給這位客人安排一間病房。」

周掌柜胸量寬闊,就算遇到得理不饒人的客人,也會用最妥當的方法解決,當然也不會和楚中易計較,更何況是冠榮華帶來的客人。

「周掌柜,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談談吧。」

「呃,好。」

周掌柜看到冠榮華臉上凝重地表情,也不自覺更加重視起來。

「最近榮華館關門歇業吧。」清早起床,栗娜將床單剪下來帶走。

別墅入手。

桃子來找林森。

晚上和桃子和英子一起學習,英子小腳翹著,環在林森腰上,林森突然想起了一首探清水河。

喬衛東上門送來喜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