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重眼神示意,那精裝大漢便是手托長盒,走到沈天衣跟前。沈天衣愣然的看著方重出聲道:「方家主,這是何意?」

「哈哈,一點小心意,沈小兄弟莫要嫌棄才是。」方重哈哈笑道。

沈天衣雖然早已猜到這其中可能是送給自己的禮物,可是真是如此是,他卻也不好接受,於是道:「方家主,我上次雖然出手相助貴商行一次,但也是方小姐救我在前。所以,這禮物我不能收。」沈天衣眼神堅決的說著,方家人給他的感覺不錯,所以他就更不能收下別人的酬謝之禮了,更加上本來就是方芸婉先救了他,他出手也算是為了酬報方芸婉的搭救之恩。

方重聞言,卻是笑道:「沈小兄弟,你多心了。方某什麼時候說過,這禮物送於你,是因為你救了小女和車隊的緣故了?」

「額,那方家主為何……」沈天衣不解問道。

「呵呵,你就當是一個長輩送給晚輩的見面禮,不成么?」方重眯眼笑道,「你且收下吧,都是些普通之物而已,不用有什麼壓力。」

「是啊,沈小兄弟,你且收下吧。我家老爺送出的東西,可是從來沒有收回來的道理。他為人,便是喜歡廣結天下道友,尤其是像小兄弟你這樣的青年才俊。」黃櫟也是端莊一笑,附和出聲。

方芸婉更是直接,起身便是將精壯大漢的兩個長盒子接過,對著大漢道:「你且下去吧。」

「是,小姐。」大漢應了一聲,便是轉身出去。

方芸婉笑嘻嘻的捧著兩個盒子,遞到沈天衣面前,也不說話,只是雙眼眨巴的泛著笑意的看著沈天衣,沈天衣一陣臉熱。

「方家主和黃夫人厚誼,方小姐也是盛情如斯,那我就不客氣了。」沈天衣無奈之下,只好起身接過長盒。畢竟,方重說這不是酬謝,而是長輩對晚輩的饋贈,他就不能再拒絕了,否則的話,豈不是不給方重這個長輩的面子了?

「嘻嘻,沈大哥,你這才對嘛。你若太過見外,可就沒有當我是朋友咯。」方芸婉開心一笑,長盒子給了沈天衣,卻是沒有走開,又是神秘的笑了笑,道:「沈大哥,你且打開第一個盒子看看,這裡面的東西可是我挑選的哦,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呵呵,方小姐挑選的東西,定然是招人喜歡的。」沈天衣一笑,隨即伸出兩根手指,併攏如劍,一道玄龍之力吞吐在指尖上,青紅雙色的光芒輕閃著,頗為炫目。

嗤!

沈天衣手指在長盒表面上一劃,頓時封印在上面的禁制便被劃破了開去。

「這……」剛剛破開禁制,沈天衣便是徒然眉頭一掀,有些驚訝出聲。

「嘻嘻,沈大哥快點打開看看嘛!」方芸婉倒是比沈天衣還心急的樣子,嬌聲催促道。

沈天衣點點頭,將長盒子打開!

盒蓋一掀,頓時一陣青光溢閃而出,那靜躺在長盒之中的,卻是一條佩飾。

銀絲線,翡翠環,盒中之物乃是一條佩戴於腰間的玉環,可是這玉環上的氣息,沈天衣卻是極為熟悉!

「這……這是翡翠魂玉?」沈天衣驚道。

「嘻嘻,是的。我知道沈大哥你記憶有所缺失,我想,這應該是與你的元神受過暗傷有些關係。若是能夠長期以魂玉滋養靈魂,興許它能夠幫助沈大哥你恢復記憶哦。」方芸婉笑道。

「不,這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能要。」沈天衣斷然道,如果真是一般的東西,他接受了也就接受了,可是這是翡翠魂玉啊!他剛買了一塊,自然知道這東西的恐怖價值。雖然這塊玉環的大小不及他的玉盤,可是這其中魂力的波動,卻並不比那玉盤弱,甚至更強上一線。而翡翠魂玉其價值,便是在於這其中的魂力波動的強弱。是以, 腹黑總裁請接招 !這讓沈天衣如何能夠輕易接受?再者,方芸婉還是出於好心,送出此物是為了幫他恢復記憶,可是……他當初只是為了謹慎行事,所以騙了方芸婉,如今收下這魂玉,他心中也是不泰然。

沈天衣突然而來的再次拒絕,讓方芸婉欣喜的笑臉不禁一滯,隨即有些尷尬的強笑道:「沈大哥,你為什麼不能要?再貴重,它也就是個東西而已啊。」

「呵呵,沈小兄弟,你就收了吧。不然的話,我估計我家婉兒要不開心了。她可是極少送東西給人的。這次有了這般心意,你忍心拒絕么?」方重也是笑勸道。

「沈大哥,這東西,我反正都買了,你要是不要,回頭我就扔到大街上好了。」方芸婉見沈天衣還在猶豫,也是不由氣惱道。

對此,沈天衣還有什麼辦法,只好苦笑道:「方小姐這般厚誼,倒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玉環,我便先收下了。待來日我記憶完全恢復,再還給方小姐。」

「嘻嘻,到時候再說吧。」方芸婉見沈天衣收下了,頓時也是再次開心起來。

沈天衣將盒子再次蓋起來,元神一動,便是將長盒收入空間戒指內。而這時候方重的聲音再度響起笑道:「這第二個盒子中的東西,乃是方某選取的,也不知道沈小兄弟喜歡與否。不過,方某可得先說了,萬一小兄弟若是不喜,可也得收著,哈哈!」

對於方重這種親和的說笑,沈天衣已然習慣了,而且也覺得方重這種談笑方式,令人很是舒服,當即笑道:「長者賜,不敢辭,而且,我也相信以方家主的眼光。」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沈天衣說著,便是打開第二個長盒。

第二個長盒打開,並無靈光閃耀,也沒有絲毫能量的波動,有的只是一卷獸皮。那獸皮的表面,明顯是經過特殊工藝打磨過的,顯得頗為光滑。

沈天衣眼神有點發愣,說實話,他有點意外。因為方重刻意解釋說這盒中之物是他選取的,而以方重的身份,沈天衣自然以為其內物品的價格定然也是極其不菲才是,可是事實卻總令人如此詫異,這盒子之中,靜放的卻只是一卷獸皮。

不過,沈天衣很快便是恢復正常,臉上也是帶著笑容,不重的禮,便無需記下太重的情,修仙之人,忌於因果,如此也好。

「呵呵,沈小兄弟,還勿要嫌棄方某這份禮薄。只是方某以為,似沈小兄弟這般才俊人物,將來必定成就不菲,若是能夠多行走多遊歷,見識各地風土,領略山川河流,對於小兄弟日後修為的提升,定有助益。是故方某便將一張靈界全地圖,贈予沈小兄弟,希望對小兄弟有所幫助。」方重微微笑道。

沈天衣一聽方重所言,頓時雙眼精光溢閃,臉上也是露出驚喜之色來!原來,這盒中獸皮,竟然是一張靈界全地圖!這般禮物,對於他這個外來者而言,可以說乃是極為需要之物了!要知道,沈天衣曾今去過圖書館和各類書屋查找過,卻也買不到這種全地圖,沒想到今日方重竟然送他一張!

靈界何其之大,想要勾繪一張全地圖,必然要付出極其大的代價,而能夠有實力勾畫出這等全地圖的大勢力,也絕對不可能將地圖對外流出的。

「多謝方家主,這地圖,晚輩著實喜歡的很!」沈天衣真誠的感謝道。

方重一笑,隨即他手掌微微一動,做了一個引起的動作,那盒中獸皮便是浮起升空。

「開!」


方重低吐一聲,那獸皮便是自行嘩的一聲展開,變成一張偌大地圖,出現在沈天衣眼中。

那地圖之上,勾畫的線條清晰無比,和沈天衣在地球界見過的油印地圖,也是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不同的是,這張地圖,比地球全地圖更為廣袤。

沈天衣粗略的掃看著地圖,方重則是輕笑道:「這全地圖,以天靈聯盟境內,最是精準。腥風域、道盟、妖界聯盟以及魔門所在、龍族龍谷這些地方或有不全之處。你若有機會去這些地方,倒是還要仔細探聽一番才可。」

沈天衣回神過來,點頭道:「晚輩銘記方家主的叮囑。不過,這地圖之上,有著三處藍點標示,是何意啊?」沈天衣在地圖之上,看到有三處藍點的標示,卻並沒有標示備註,便是問了出來。

「呵呵,這三處藍點標示之處,正是方某送給小兄弟你真正的禮物。」方重神秘一笑。

「真正的禮物?」沈天衣聞言,頓時更為驚訝,沒想到這還是禮中有禮!

「北上一藍點,乃是一株玄級靈草生長之處。十年前,這株靈草已經快到成熟,當時我沒讓人將之採集出來,便是想要等他完全成熟后,方才採集。如今,這株靈草,便是送給你。不過,那守護玄級靈草的強大妖獸,可就得你自己去解決了。」

方重笑眯眯的說著,隨即緊接著道:「東下一藍點,則是一處無名低谷,當年方某尚還年輕時,與我的探險小隊經過此谷,忽見紅光大冒,便想要探查一番,只是可惜,未到谷口,便有數十隻強大妖獸的吼聲驚來,不允我等人類靠近。只可惜,當年我們小隊最強實力之人,也不過只有神動境中期,而那些妖獸實力,只怕個個都有神動層次了,所以最終只能放棄。這些年來,我也幾度派人前去過,只是,呵呵,每次都是有人去,無人歸,他們的靈魂玉簡也盡都碎裂了。」

「竟有這樣的大凶之地?可是這處藍點所在的方位,並非在萬妖山脈啊。而是在齊天城外的荒蕪森林中,有著這樣一處凶地,齊天城的人都沒有察覺?」沈天衣不禁疑問道。

「呵呵,齊天城中的人,自然也有察覺的。不過,他們不識路徑,進入了荒蕪森林,多是九死一生。你且看這藍點下方,有著一處曲徑小路,可直通這無名低谷的入口,若不經此路而去,多半半路就被其內的凶獸吞食了。」方重笑眯眯的說道,看著沈天衣,又是笑道:「凶妖群聚之地,紅光隱現靈動,方某估計,其內也必有異寶。呵呵,這其內異寶,也送給你了。」

「……」沈天衣心中有些無語,這樣危險的地方,真有寶貝的話,那也不是自己去了就能拿的吧,說個地點,也叫送給自己了?不過,即便如此,沈天衣對方重倒也沒有怨憤的意思,只是覺得方重其人,還真是特別的很,連送禮物的方式都是如此特別……

沈天衣不覺得什麼,但是方芸婉聽了卻是不悅的起身說道:「父親,您這送的什麼禮物嘛,都是一些很危險的地方,您這不是害沈大哥去冒險么?再說了,那些地方就算真有寶物,可還不是您的呢,怎麼能說是您送的?」方芸婉嘟著嘴兒,一臉不滿的看著方重。

方重這次倒是沒有和方芸婉解釋什麼,只是笑看著沈天衣道:「沈小兄弟覺得妥否?」

「呵呵,妥當的很。方家主這幾份禮物,既是增進了晚輩的歷練,又可得好處,乃雙全之禮,也是方家主對晚輩寄予厚望的一片良苦用心。」沈天衣誠笑道。

「哈哈哈哈……」方重聞言,不言只是大笑著,那笑容看上去極是舒心暢快,那豎起的一根大拇指,也表示承認了沈天衣分析的正確性。

方芸婉見沈天衣說妥當,父親又在莫名大笑,頓時委屈的扁了扁嘴,乾脆不說話了。

「至於這第三處藍點,小兄弟若有興趣,可得慎重了。這處藍點,乃是一處奇地,名為地旋峰,位於腥風域之中。在腥風域中,倒是有不少人知道此地。」方重笑罷,又是直接說起第三個藍點來。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地旋峰?」沈天衣聞言,狐疑一聲,便是問道:「晚輩見識淺薄,倒是未曾聽過這地旋峰呢,不知道有何奇處?」

「呵呵,這地旋峰乃是千年之前,突然出現的一座奇峰。之所以說它乃是奇峰,是因為這座山峰,從外界看,卻普通山峰無異,但在峰頂之上,卻有一個洞口存在。又洞口深入進去,乃是一圈圈向下的螺旋階梯,這螺旋階梯,越是向下,便越是窄長,彷如下方有著無垠空間一般。」方重笑道。

沈天衣和方芸婉皆是聽得驚奇,這天地之間,怎麼會突然形成如此奇怪的山峰?如果說不是人為建造的,他們都不會相信,可是,又有誰能夠有如此神通,無聲無息的在那混亂之地突然建造成這樣的奇峰呢?

「那螺旋階梯之下,又是什麼?」沈天衣不由好奇問道。

方重笑著搖搖頭,道:「不知道。」

「額……」

沈天衣和方芸婉齊齊愕然,這樣一座奇峰,既然已經被發現,加上還有階梯通往下方,怎麼會沒人知道下方有什麼?即便是深邃萬米,也總有盡頭吧。

豪門歡: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呵呵,你們也不用奇怪。莫說是我不知道那地旋峰的下面有什麼,就算是現在控制著地旋峰的腥風域內五大幫派,他們也還不知道。因為那地旋峰,雖然存在著,看似也沒有什麼兇險。可是,那通往下方的螺旋階梯上,每一道階梯往下,都會增進可怕的重力,稍有不慎,人就會墜落山腹空出來的無盡深淵之中。而每一個掉下去的人,從無生還,也沒有半點訊息傳出來。而且,那入口之處,還有一方天然禁制存在著,使得進入其中的人,修為也受限於靈嬰之下,靈嬰境的大能,是進不去的,否則的話,其中秘密興許早已能夠破開了。」方重知道二人奇怪,便是解釋道。

「果然是奇峰奇地,真不知道那階梯盡頭究竟會有什麼。」沈天衣感慨一聲,隨即又問道:「那就沒有靈嬰境的大能,試圖破開那洞口的禁制進去么?這樣的奇地,想必那些靈嬰境大能也忍不住好奇想要一探究竟吧。」

「呵呵,自然。那些靈嬰境大能的確出手了,而且,最後一次出手,卻是十名靈嬰境高手聯合出手,但他們卻依然沒有破開那層禁制,反而被反彈回來的力量,傷了三人。從此之後,再無靈嬰境的大能對地旋峰有著探索之心了。因為那天然禁制,根本無法破開,還具有極強的反彈傷害,越是強大的力量攻擊它,反彈之力也是更甚。所以這處奇峰內部,便僅限於靈嬰境以下的修鍊者去探索了。至於能不能有所收穫,誰也不知,倒是死亡率相當的高。」 美貌女配撩寵記[穿書]

「呵呵,我將這處給你標出,倒是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你有機會可以去見識一下。只要不貪心於下方的奧秘,適可而止的停止向下,倒也不會有太大危險,反而可以在重力之下增強肉身體質。那些死亡之人,或是肉身實力太差,或者太過執著,所以才再力竭之後,受不住重力,掉入了深淵。」

「呵呵,你若想去,我這裡便有一塊入峰令,可以供你進入其中三次。三次之後,想要再進去,你也只能去五大幫派任一購買這種入峰令了。」方重連續說著,手掌也是一揮,頓時一道黑色光影掠向沈天衣,被沈天衣一手抓住。

那黑色光影,乃是一枚黑色令牌,上面篆刻著入峰令三個字,令牌內部,則是涌動一股奇怪的力量,彷如是一種禁制力量。

「多謝方家主,如果有機會前往腥風域,這地旋峰我倒是想要看看。」沈天衣將令牌收起,便是笑道。對於奇處異地,他倒是頗為興趣探尋一番。只不過,眼下他還有更多事情要做,倒是沒有這個時間。不過,地旋峰已經存在千年了,那其中秘密也無人查知,所以他根本不急。

「呵呵。」方重點頭一笑。

黃櫟此刻方才出聲笑道:「好了,我們這兩個老傢伙也不耽誤你們年輕人相聚的時間了。婉兒,你便帶著沈小兄弟在家中四處走走吧。」

沈天衣聽得出來黃夫人有著支開他的意思,便是一笑,與開心的方芸婉一起告辭了方重二人,走了出去。

等沈天衣和方芸婉離開之後,黃櫟方才笑著問向方重道:「老爺,看來你對這沈姓青年真是頗為看重呢,竟然將全地圖和三處有所境遇的地址都給了他。」

方重聞言,臉上輕鬆的笑容也是化為一抹輕嘆道:「夫人也該知道,我也是沒辦法啊。你我膝下,便只有婉兒一個女兒,我這綠源商行終究是要傳到她的手裡的。可惜,婉兒雖然聰慧,但畢竟是一個女兒身,修鍊的天賦也是有限,所以我也是不得不為她尋些依仗。」

「莫非老爺是想讓婉兒和那沈小兄弟……」黃櫟有些驚訝的說著,可是她的話,還沒有說話,方重便是擺擺手道:「不是你想的這樣。若是為婉兒擇婿,我豈能這麼草率的就認定了一個人?我今日如此待那沈小兄弟,也只是想加深他和我方家的關係而已。此人年紀輕輕,便已修到神動境層次,將來必是一位人物。提前與之交好,自然是沒錯的。再者,你看婉兒對人家那態度,呵呵,如果婉兒真是喜歡,等他至少去了三處藍點中的兩處,我或許給他一個機會。」

黃櫟見方重如此說,也是輕鬆了一口氣,雖然她見沈天衣也是頗為討喜的青年,但要說起為女兒擇婿,還是覺得有些草率,但方重並無此意,也是讓她安心下來,只是笑道:「原來老爺將那三處藍點告之,也有考校他的意思。」

「自然。若是他連去這些地方的膽氣都不曾具有,那麼將來他也不配成為婉兒的好友。至於那種可能,呵,便是完全沒有可能之事。」方重淡淡的笑道。

「老爺說的是,我方家雖然從不低看別人,但是關於女兒這件事上,還是需要慎重甄選。婉兒未來乃是方家家主,更是整個綠源商行的掌舵人,所以她的夫君,也必須是個有實力且有膽識的青年才俊,否則如何能支持婉兒掌舵整個綠源商行?」黃櫟也是眼中帶著堅定的說道。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方重對於黃櫟的話,只是微微一笑,卻是未曾多言了,只是轉而說道:「最近宇文家和厲家的動作都是不小。哼,這二者,對我方家可都是不懷好心啊!」

「嗯,老爺可有應付的方法了?」黃櫟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憂色,問道。

「能有什麼辦法。只能見招拆招了。哼,這兩家都是欺我方家沒有強大的後台,但我方重能夠混到今天,將方家操持到這般程度,就真的沒有半點依仗么?」方重冷冷的笑道,那眯起的眼眸中,這時候再無半點親和的笑意,而是充斥著一種極寒的冷意……


「怕我們倒是不怕他們,只是真到了那般時刻,我憂心的是婉兒……唉,不過,身在大家族之中,真有那等時刻,也是婉兒的命了。」黃櫟嘆息道。

方重沉聲道:「放心吧,就算方家毀了,我也會保全婉兒的。」

「老爺……」黃櫟感動的看著方重,眼神里有著莫名的複雜之色。

方重笑道:「櫟兒,你我夫妻一體,有些話就不必多說了。我方重雖然膝下無子,但有婉兒足矣。而且當年,若不是你為了救我,也不至於不能再生育第二胎。我知道你一生的遺憾,便是沒有為我生下一個男丁,不過,你該知道我的,我不在乎這些。即便與他們因此決裂,又有何妨?」

「老爺……」黃櫟被方重的話再次感動,嗚聲一泣,便是投入方重的懷裡,而方重則是緊摟著黃櫟,那微笑的眼神里,也是掠過一抹哀傷的愁緒,但這抹哀傷,很快便是消失了去……

……

「沈大哥,你之前有沒有去過天韻城啊!」方家庭院里,方芸婉帶著沈天衣四處漫步,一邊笑著問道。

「呵呵,我一個月前,剛從天韻城那邊趕過來的。怎麼了?」沈天衣奇怪的笑道,不明白方芸婉為何問及這樣的問題。

「哦,沒什麼。就是之前我在天韻城的時候,好像看到過你,不過那只是一個背影,我有點不確信罷了。當時我和瀟瀟姐在一塊,所以就沒有追過去確認了。」方芸婉笑道。

「額,瀟瀟姐?莫非是靈盟拍賣行的林瀟瀟?」沈天衣愕然道。

「是啊。」方芸婉笑道,「沈大哥也認識瀟瀟姐?瀟瀟姐是不是很美哦?」

「呵。」沈天衣一笑,道:「還行吧。不過,她沒你可愛。這個女人,太精明了,反而讓人不敢靠近。」

「嘻嘻,瀟瀟姐的確很聰明的。不過,她這時候應該已經回去天靈域了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還能再見到她。」方芸婉有些傷感的說道。

「你和林瀟瀟很熟悉?」沈天衣看到方芸婉那樣子,不由問道。

方芸婉點頭說道:「嗯。雖然我和瀟瀟姐見面不多,不過,五年前一見,她便是認了我當乾妹妹。而且,瀟瀟姐對我可好了。」

沈天衣眼神掠過一抹訝然,林瀟瀟那麼精明的女人,竟然會隨意認一個小姑娘為乾妹妹?五年前,綠源商行似乎還沒有如今這般規模和名氣吧?如果只是因為當時的方芸婉長相甜美可愛,這認為乾妹妹的舉動倒是顯得有些感性。可是,沈天衣卻感覺那林瀟瀟並非是一個感性的女人,而是一個極為理智的女子!林瀟瀟這樣的女人,若是放在地球界,定然是一個商業女強人的角色。

「沈大哥,你在想什麼?」方芸婉狐疑的看著不說話的沈天衣,不由問道。

「呵,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們有姐妹緣分而已。」沈天衣笑道。

「嘻嘻,我也這麼覺得。當初第一次見到瀟瀟姐,我就感覺和她很親近呢。」方芸婉嬉笑道。

沈天衣微微一笑,隨即轉而笑道:「對了,方小姐,我還需要辦理入城令,不如你帶我去吧?」

原本是楊伯答應了要帶沈天衣去的,不過,額,與其讓一個老頭子陪著,倒不如讓個美少女陪著啊……而且,看方芸婉這般熱情的樣子,估計一時也不會放他離開的。

「好啊。那沈大哥是要辦商令,還是斗令?」方芸婉嬉笑問道,似乎能夠陪沈天衣去辦理個入城令都是極為開心的一件事。

「商令?斗令?」沈天衣有些不懂的問道。他雖然查閱了不少書籍去了解這個新世界,但那匆匆幾日內,也不能將每個城池的細節之處都一一知曉,只能了解個大概罷了。比如,眼下這入城令還有商令和斗令之分,他便不知。

見沈天衣那疑惑的樣子,方芸婉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憂色,然後關心的看著沈天衣道:「沈大哥,我真希望你的記憶能夠早點恢復起來。不然,你這樣行走靈界,我真是有些擔心你。」

「咳,方小姐,你不用擔心我,我雖然記憶殘缺了一些,但畢竟有實力在身,倒也不會因為缺失的記憶引來什麼麻煩的。」沈天衣尷尬的笑道,心裡真是覺得有些對不住方芸婉這份誠摯的關心了。他倒是想告訴方芸婉真相,可是有些話,現在他還是不能隨意去說。

「唉,我還是希望沈大哥你能夠早點好起來。這樣,你至少能夠記起自己的家人啊,一個人,太孤零了。」方芸婉傷感的說道。


「……」沈天衣苦笑著,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應答了。多麼純真的姑娘啊,自己那不得不捏造的謊言,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圓下去了……

好在,方芸婉並沒有一直糾在這個問題上,轉而輕笑道:「沈大哥,你以後叫我婉兒吧。方小姐這個稱呼,聽著太生分了些呢。」說話間,方芸婉也是臉色羞紅了起來,彷如兩抹紅雲覆在臉頰上一般……

「呵呵,好,那我就冒昧了。以後便叫稱呼你為婉兒了。」沈天衣笑道。雖然這樣的稱呼顯得有些親近,但沈天衣也不是那種迂腐的窮酸秀才,不會在這個問題上有什麼覺得不妥的。

「嗯呢。」方芸婉欣喜的應聲。

「呵呵,婉兒,你給我說下那商令和斗令的事情吧。」沈天衣笑道。

「嗯嗯。」方芸婉歡快的點頭,便是繼而解釋道:「除了都天城城內的原住民,自從商市和斗市完全形成體系之後,都天城城主府便頒布了入城令的改革和劃分。而這種改革,便是將入城令分為商令和斗令。但凡從外城進入都天城的人,都需要辦理這二者之一,並且,這兩種入城令一旦辦理,並不是辦了就沒事了,還需要履行相對的一個義務。這個義務,也是強迫執行的,不得不執行,否則的話,就會在三日之內,被強行驅除出城。」


「額,還有這種事情?」沈天衣有些愕然,沒想到都天城還有這樣的強制性手段,辦個入城令還要被強迫履行一項義務,如此一來的話,豈不是讓都天城的流動人口銳減,影響到都天城的繁榮么?

可是,事實上,沈天衣這種擔心並未存在,或許一開始,這種入城令的改革對都天城有著一些影響,但是自那幾年後,卻反而大大增強了都天城的繁榮……這是沈天衣未曾料到的。

「嗯,是的。」方芸婉見沈天衣有些疑問,便是點頭肯定了一聲。

「商令和斗令各自需要履行的義務,又是什麼?」沈天衣問道。

「嘻嘻,這義務其實很簡單的。辦理商令的義務,就是自辦理之日起,三日內需要採購一百下品靈石以上的貨物,一年內,需要採購至少一萬下品靈石的貨物!以後也是一樣的,每年都需要至少採購一萬塊下品靈石的貨物。若是達不到要求的,就會被撤銷商令資格,被驅除出城。想要再進入都天城,就得重新辦理了。」方芸婉嘻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