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知他們三人離開了,這一次偷雞不成蝕把米,實在沒有臉面待在這個地方。

「周兄,你們三位還不走嗎?」林虞說道,他可不想屁股後面跟着三隻小尾巴。

「我們想和三位一同破裂宮殿迷霧。」周破天坦率地說道,他之前就是信了方知的話才跟過來,雖然中間發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但是周破天依舊相信方知所言。

林虞表情無奈,可是剛一轉身,卻發現地上只剩下一堆靈符和鎖鏈。

「被它逃了?」林虞無奈。

沈淑衣同樣吃驚,雖然她的天羅地網之術依舊附加在汪皇身上,可是在關注葉牧歌的時候,卻沒發現這東西竟然溜了。

紅色霧氣中沒有了任何的身影,彷彿這片天地之間除了他們還是他們。

周破天他們更不會注意到被鎖鏈捆成球的妖獸竟然悄無聲息地溜走,他們想要借林虞他們之力走出宮殿的計劃眨眼間就泡湯了。

「再將它引出來?」葉牧歌說道。

「恐怕沒這麼容易,這隻小汪很通人性,甚至比人還要精明,看它說話的樣子,就知道這東西也是不好惹的主兒。」

林虞很鬱悶,剛才的喜悅一剎那就被失去汪皇的失落給沖刷個乾淨。

這個白背黑爪尖嘴獠牙的傢伙已經在林虞心中佔據了不小的地位。

……

宮殿之中沒有日夜可言,可是修行者也會感到疲憊。既然弄清楚了紅色霧氣襲擊的真相,林虞三人索性背靠着石壁開始休息。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過了許多天,期間沒有慘叫再次發生也沒有,紅色霧氣還有老樣子浮浮沉沉,沒有變化。

周家三人已經離開了,起初還以為林虞等人只是演戲,可是接連幾天依舊如此,周破天沒有了耐性,這個時候或許別人已經發現了寶藏。

即便如此,林虞還是不慌不忙,緩慢地恢復靈力,緩慢地修行。

「你是不是來自懸鏡宮?」沈淑衣問道。

對於沈淑衣的突然提問,林虞一笑,打趣地說道:「還以為你不會問我呢?」

「人都是有好奇心。」沈淑衣坦言,當她見到林虞金黃色的眼眸時,她就懷疑葉牧歌的這個朋友來自北域崑崙之上的懸鏡宮。

林虞看這個不太說話的女子,沈淑衣算不上什麼絕世美女,在林虞的印象里夏青染比她好看太多了,只是夏青染那個冰冷的性子,這樣說起來,沈淑衣溫柔的個性又可愛許多。

「我曾經在東海之濱見過一樣的眼睛,金黃色,聽聞是懸鏡宮裏的秘術紫金瞳。我想懸鏡宮的秘術應該不會輕易傳出。」

「是不是來自懸鏡宮很重要嗎?」林虞說道,他知道他的紫金瞳早晚都會暴露,在東海之濱曾經以金鑫的身份施展紫金瞳,只要稍有聯繫即便不能夠推測出金鑫就是林虞,也足以證明林虞來自懸鏡宮。

「懸鏡宮向來不問江南之事,最近卻接二連三地出現,讓人有些意外。」沈淑衣說道,「雖然……」

「但說無妨。」林虞說道。

沈淑衣歉意地笑了笑,依舊說道:「雖然我沒去過懸鏡宮,也不曾見過懸鏡宮弟子,但是你的為人處世不像是懸鏡宮那般……正派。」

其實沈淑衣心底還有一句話,你和東海之濱那個金鑫一樣都狡猾了些。

「正派?哈哈哈哈哈。」林虞大笑,覺得這兩個字有些好笑。

「衣衣姑娘,可聽過三人成虎的故事?既然不了解懸鏡宮,你又怎麼敢說懸鏡宮正派?」

「況且,我什麼時候說過,我來自懸鏡宮?」

沈淑衣啞然,是的,她憑什麼說懸鏡宮那邊都是正人君子呢?又憑什麼說林虞來自懸鏡宮呢?

「衣衣姑娘,你不需要相信我。」 江小梅看到江南曦很激動,一雙杏核眼眸中,含着熱淚:「南曦姐姐,對不起,對不起……」

一句南曦姐姐,叫得江南曦心中百味雜陳。

她嘆口氣說:「好了,別哭了,我不怪你。你長得和小時候,還真不一樣了。如果在大街上,我還真認不出來!」

江小梅立刻紅著臉,低下了頭,低聲說:「二少爺說他不喜歡包子臉,所以,我就……」

這個蠢孩子,你以為你把自己整成他喜歡的樣子,他就喜歡你了嗎?他如果真的喜歡你,又怎麼會捨得讓你受那份罪?

江南曦心口壓着一股火,但是也沒有對江小梅說出這些話。因為她陷在情網裏,不靠自己覺醒,任何人都拉不出來的。

現實,會讓她醒悟的。所以,江南曦並不着急。

她冷聲問道:「你來找我做什麼?」

江小梅倏地抬起頭,似乎看到了希望,眼眸里都是亮晶晶的,天真的光芒:「南曦姐姐,二少爺……」

江南曦卻一擺手,打斷她的話,說道:「說他的名字,你連他的名字都不敢說嗎?叫什麼二少爺?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又不是舊社會。」

江小梅叫二少爺,總讓江南曦想到,上學時看的那些經典文學里,地主土豪家的少爺,勾搭蹂躪家裏的小丫鬟,還把她們逼死的戲碼。

那些小丫鬟,是真心愛慕少爺,可是少爺對她們從來沒有一分真心,他們有的只是貪圖新鮮,只是圖自己的一時快活,從不在乎她們的死活。

江小梅現在的這種情況,和那些書中的情節,何其相似?因此,江南曦還是隱隱為她擔憂。

江小梅常年在江家,也被養成奴性了,從來不敢直接叫江雲深的名字。

現在江南曦逼着她叫江雲深的名字,她羞得滿面通紅,再次低下頭,不敢看江南曦。

江南曦看到她這副模樣,不禁搖搖頭。

「你說,江雲深怎麼了?」

「哦,二,哦,江雲深,他,他讓我找你……」江小梅改了稱呼,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秋小磊在一邊看着,雙手握緊,一臉無奈,說道:「小梅,你有什麼事,就直接和小姐說,吞吞吐吐的做什麼?」

江小梅抿抿蠢,還是不敢看江南曦,而是說道:「他讓我對你說,只要你把股份還給他,他,他就,就……」

江南曦都要被她急死了,冷聲道:「就怎麼樣?他就會娶你嗎?」

江小梅驀地抬頭看着江南曦,一臉驚喜:「南曦姐姐,你知道?你答應了?」

江南曦簡直被江小梅的愚蠢打敗了:「你怎麼可以這麼天真?他不過是在利用你!」

江小梅搖頭:「不會的,二,不,江雲深說了,只要他拿到股份,就立刻和我結婚。他是愛我的,他已經給了我很多錢了,我身上的衣服,也是他給我買的,他不會騙我的!」

江南曦看着她,很無語。

秋小磊也看不下去了:「小梅,你清醒一點吧。江雲深就是個混蛋,他有多少女人,你不知道嗎?那些人還都是有頭有臉有身份的女人,況且都會被江雲深拋棄,你算什麼?」

江小梅眼眶紅了,她搖著頭,說:「不一樣的!他說,我比她們都漂亮,都溫柔,他最愛的是我,我相信他!」 在場的人,誰也沒想到嚴經緯前面會突然衝出一道身影!

而隨著這道身影的出現,令歐陽玉浮這邊的人臉色大變!

歐陽安琪!

這道身影,是歐陽安琪!

「姐!小心!」

歐陽玉浮忍不住大吼了一聲。

因為在這個時候,四長老的拳頭,距離歐陽安琪的身體已經只有十公分不到的距離。而且,由於四長老事先知道嚴經緯是大宗師級別高手的緣故,秉著一擊制敵的態度,這一拳,四長老並沒有留手!

誰知,在這最後關頭,歐陽安琪突然出現在嚴經緯面前。

「不好!」

突然出現的歐陽安琪,把四長老給嚇了一跳,這種時候,要想收回手,已經來不及了!

這一刻,四長老目光看向嚴經緯。

如果嚴經緯真的是大宗師級別的身手,只需要嚴經緯以最快速度推開歐陽安琪,那歐陽安琪便可以躲過這一拳,當然,如果這樣的話,嚴經緯便要承受這一拳。

可惜。

四長老失望了,嚴經緯表情平靜,無動於衷,並沒有救安琪小姐的意思!

「該死!」

這一瞬間,四長老不敢在耽擱,他的身子猛然一側,以一種驚人的弧度,避開了歐陽安琪,幾乎以毫釐之差,貼著歐陽安琪的身子而過。

砰!

四長老的身子,狠狠砸在夜總會門口的羅馬柱上。

整個羅馬柱瞬間碎裂!

四長老站起身子,深吸了一口氣,身上有些狼狽的他,看著嚴經緯的眼神充滿了憤怒。

「呼!」

看到歐陽安琪沒事,歐陽玉浮和他身邊的手下,也都鬆了一口氣。

五長老看著四長老眼神中,充滿了佩服,剛剛如果換做他出手的話,恐怕這一拳就要打在安琪小姐身上了,也只有四長老大宗師巔峰狀態下,才能有如此驚人的發揮,拳頭避開了安琪小姐!

隨著四長老返回。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歐陽安琪身上。

她身上穿著睡衣!

沒錯,是一件比較性感的睡衣!

白皙的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而她腳上,竟然還穿著拖鞋!

看到姐姐這樣的打扮,歐陽玉澤突然變得很憤怒,作為歐陽安琪的親弟弟,歐陽玉浮對自己的姐姐很了解,知道姐姐特別注重外在形象,每次出門都會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眼前穿著睡衣就出門的情況,這麼多年來從未在歐陽安琪的身上發生過。

而現在,發生了!

為什麼?

肯定是姐姐聽到自己要來找嚴經緯麻煩的消息,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趕了過來。

嚴經緯在姐姐眼中,就那麼重要麼?

「歐陽玉澤!」

歐陽玉浮咬著牙,眼神里充滿恨意,今天來找嚴經緯麻煩,絕對是個秘密,他沒告訴歐陽安琪,但是為何歐陽安琪能知道?肯定是歐陽玉澤的原因,歐陽家族中的人,早已開始了站隊,歐陽玉澤作為繼承人,站在他那邊的人不少。肯定是他今天帶來這群人,有人偷偷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歐陽玉澤,然後歐陽玉澤又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他姐姐歐陽安琪。

「還好,及時趕到!」

這一刻,歐陽安琪終於鬆了一口氣。

在從歐陽玉澤的電話中知道四長老也到了昆州,她一刻也不敢停歇,車子一路狂飆過來,總算在最後關頭趕到,嚴經緯沒受傷就好。

如果真的打起來,嚴經緯怎麼可能是四長老的對手?

「你沒事吧?」

歐陽安琪轉身看向嚴經緯。

嚴經緯沒回答,而是看了看歐陽玉澤道:「你弟弟?」

剛才,他聽到歐陽玉浮對歐陽安琪大喊了一聲姐,其實,之前看到歐陽玉浮身邊有兩大宗師,加上歐陽玉浮的姓氏,嚴經緯大概率已經猜到了是歐陽玉浮也是歐陽家族的人,現在歐陽安琪一出現,對比下,嚴經緯發現他們的容貌有幾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