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醒過神來。此時他腦海中的金劍再度恢復了平靜。

"哼,現在才來。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1 "蘇青璇卻是有點不滿意:"早來的話你就不用受這麼多的苦了。"

方昊天頓時苦笑:"人家肯來救我已經很不錯了,怎麼還怪人家來遲,人家又不是我什麼人,不是非救我不可的。"

"她就是非救你不可,因為你跟她……"

蘇青璇脫口而出,但幸好她反應快瞬間剎住嘴,差點就泄露了容雁冰不讓她說的秘密。

方昊天卻是聽到了,驚訝問道:"我跟她怎麼了?"

"沒什麼。"蘇青璇聲音回歸淡冷,道:"你救過她,她現在救你很正常……她的修為又精進了不少。"

方昊天覺得蘇青璇言之不盡,似有什麼瞞了他。 校園修真狂少 但此時她不肯說也不好追問,於是注意力也落回到容雁冰的身上。

一身素裝白裙將她與眾不同的脫俗氣質盡顯無遺。

其實她穿的也就是一件普通的白裙,但穿在她的身就一下子變得不普通。

人長得漂亮穿什麼都漂亮,人有氣質穿什麼都比別人有氣質。

察覺到方昊天盯著她看,容雁冰內心中有種無法控制的異樣升騰,嚇得她趕緊壓制下去,然後眼神淡冷的瞥了一眼方昊天後便看向前方。

剛才壓迫方昊天時威武無限,不可一世的房慶輪此時形象有些許的狼狽。

見容雁冰看來,房慶輪冷聲道:"容雁冰,容大執事,聽說你跟方昊天關係很好,我一直以為是傳言而已。今日看來這傳言是真的。"

聽到房慶輪的話,方昊天心裡一顫:"原來容姐姐叫容雁冰,原來她就是大執事……"

容雁冰沒有理會房慶輪言語暗藏的冷嘲,聲音平靜道:"放了他。"

這時,刑堂的又有高手衝進院子,將容雁冰和方昊天圍了起來。

"方昊天是我萬武殿弟子,現在犯了叛門大罪,容大執事你要插手保他?"房慶輪聲音冰冷,"容大執事就不怕自已也落得一個叛門大罪?"

"誰敢判我叛門大罪?"容雁冰臉上浮現微笑,嘲諷的盯著房慶輪看:"你?"

房慶輪雙拳猛的握起,道:"不管怎麼樣,今天要我放人絕不可能。只是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一定要保這小雜碎,你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方昊天只是一個小人物,新入門不久的低層弟子。房慶輪是萬武殿掌管刑罰的副殿主,不敢說在整個元武門,但在外門來說也算是少的手握重權的巨頭。

兩者之間,身份懸殊,說一個在天一個在地也不為過。

現在容雁冰為了方昊天這個小人物而不惜得罪房慶輪這個巨頭,一般的關係都是不可能讓她這麼做的。

"他於我有救命之恩,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容雁冰語氣堅決,右手抬了起來:"所以今天我無論如何都要將他帶走。"

平靜的表面透著不容違逆的霸道。

只見她手指之間開始有無盡細絲似的劍煞釋出,密密麻麻的像是蠶繭般將她的十指都包裹了起來。

劍煞凝而不散,細看每一根細絲,周圍的微小空間都在不斷的破碎、彌合。

容雁冰的手指輕輕一彈。

哧啦!

一絲劍煞化為數十道無形的劍氣,劍氣之強,如漩渦一般席捲開來,瞬息便充斥了整個小院。

旋渦產生狂風道道流轉,容雁冰一頭秀髮飛揚,白裙搖擺,宛如風中仙子。

然而,狂風起的一瞬間,刑堂一眾高手的雙腿都被劍氣射出一個有手指般大小的血窟窿,血流如注,再也無法站穩而撲倒在地。

只有房慶輪還站著。

彈指間將刑堂十幾名高手擊倒的容雁冰強勢道:"房慶輪,今天你放人,我欠你一個人情。你不放,你我便是敵人。"

"欺人太甚!"

房慶輪陡然怒吼,雙手揚起,漫天的爪影籠罩向容雁冰。

爪影之可怕,感覺不僅僅要將容雁冰拿下,是要將她撕毀,甚至連同整個院子都要撕毀。

"好可怕的爪法。"方昊天凜然:"感覺不比小白的差。"

"小白的修為不如他而已。"蘇青璇說道:"姓房這傢伙是靈武境八重。"

"靈武境八重?"方昊天臉色微變,"容師姐打得過他嗎?"

蘇青璇沒有接話,因為她知道結果。

已經進入元陽境的容雁冰如果想殺房慶輪,動動手指頭就能讓房慶輪粉身碎骨。

"房慶輪,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敵人!"

看著漫天爪影,容雁冰右手向前刺出。

咻咻咻……!

五指間的劍煞化為鋪天蓋地的劍雨,將爪影無情刺碎。

"噗!"

房慶輪渾身劇震,一大口血從嘴裡噴了出來,一臉震驚的說道:"你居然到了元陽境。"

"你剛才要踩斷他的腿,我現在就讓你嘗下斷腿的滋味。"

容雁冰冷著臉向房慶輪走去。

"小冰。"

一道威嚴十足的聲音突然傳進院子中。 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容雁冰腳步停止。

房慶輪精神一振,恭敬行禮道:"殿主!"

軒轅破,萬武殿殿主,這道聲音是軒轅破的聲音。

他人還不知道在哪裡但聲音卻讓人如臨其境,好像他人就在你的身邊。

單憑這一手,軒轅破一身修為當真是深不可測了。

容雁冰眼神冰冷,道:"軒轅殿主,難道你也要跟房慶輪這個老王八一樣非置方昊天於死地才罷休嗎?"

被當面罵老王八,房慶輪嘴角抽搐的厲害。

"你啊,還是這麼牙尖嘴利。"軒轅破笑道:"門規就是門規,任何人都不能逃避門規的處罰。方昊天所為雖然情有可原,但他在門內將十幾名同門至殘,林辰更是四肢永不能恢復,犯下如此大錯若不懲罰以後門規如何服眾?"

"服眾?你縱容這樣的混蛋掌刑罰本身就不能讓人服眾。但這是你萬武殿的事,我無權過問也不想過問。我現在只想問你,你要怎麼樣?"容雁冰身上的氣息緩緩波動:"如果合理,我接受。如果不合理我就帶他走,大不了我跟他一起離開元武門!"

"容師姐!"

方昊天感動幾乎掉淚。

"容雁冰,你放肆。"房慶輪怒喝:"你竟敢對殿主不敬,你敢威脅殿主嗎?"

"啪!"

容雁冰身形突然一閃便一巴掌將房慶輪拍飛:"你最好給我閉嘴,否則的話我殺了你再去領門規。"

"你……"

房慶輪捂臉怒極。

但見容雁冰眼中濃烈的煞氣,想到這個女子身份尊崇無比,性格又是出了名無法無天,還真的敢殺了他,房慶輪不敢再吱聲。

震懾房慶輪后容雁冰陡然一喝:"軒轅破,說。"

軒轅破輕嘆:"你啊,還是這種脾氣……"

容雁冰的冷眉挑起。

軒轅破沉默了下來,似是考慮給方昊天什麼懲罰既可以服眾又可以讓容雁冰接受。

容雁冰手指上再現劍煞,似乎耐心有限。軒轅破再不說她隨時都有可能暴走,不再理會軒轅破而強行將方昊天帶走。

"過幾天就是我們元武門封魔境的試煉時間,方昊天也去參加吧!"軒轅破終於說話了:"只要他能得到二品考評我就可以免去他一切罪名。"

"不行。"容雁冰一聽想都沒想就拒絕:"軒轅破,你這不是懲罰,這是讓他去送死。以他現在的修為情況進去試煉只有死路一條。他能活著回來就已經了不起了,你竟然還要他的考核達到二品?軒轅破,你想他死你直接說就好了。"

房慶輪忍不住出聲道:"哼,要是沒有危險還叫什麼懲罰……說話中他的眼中閃逝過陰險的殺意。

"房慶輪,你不信我敢殺你?"

容雁冰怒盯房慶輪。

房慶輪嚇得退後兩步。

"哼。"

容雁冰冷哼,然後說道:"我說不行就不行,換一個。"

"不行。"軒轅破沉聲道:"說了是對他的懲罰,要是沒點難度怎麼行?難道你還想我罰他面壁幾天就行了。"

容雁冰一聽馬上很認真的說道:"面壁好啊,他不是犯錯了嗎?面壁思過最好了。但幾天確實輕了點,三十天吧,湊夠一個月。年輕人生性好動,面壁一個月確實很為難他了。"

"嗤!"

蘇青璇忍不住笑出聲:"真是奇怪了,你認識的怎麼儘是這樣的人,看她冷冰冰的樣子,內在里原來是第二個唐火火啊!這麼無恥的話她竟然說的如此理直氣壯……"

方昊天也想笑。但他知道他觸犯的門規單是面壁真的難以服眾,軒轅殿主做出這樣的懲罰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他不能得寸進尺,於是出聲道:"容師姐,別為難殿主了!我願意參加封魔境試煉……"

"不行。"容雁冰堅決不同意,打斷方昊天話,道:"如果你是靈武境五重或以上的話我當然放心你參加,但……"

方昊天真的很感動容雁冰的竭力維護與關心,但參加封魔境試煉算是最好的結果,他去意已決,道:"就當我一次冒險歷練好了。"

容雁冰嘴動了動,但見方昊天臉色堅毅,知道他已經做出了決定,秀眉微蹙了蹙了后聲音微提道:"軒轅破,這可是你親自做的懲罰。如果方昊天能完成試煉任務回來你還為難他的話別怪我不給你面子。"

"呵呵……"

軒轅破輕輕一笑。

院中一陣輕風突然吹拂,空氣微顫,似乎院子中突然間少了什麼。

我的蠻荒部落 "我們走。"

容雁冰一把牽住方昊天的手,帶著他向外走去。

柔骨入手,滑了一個世界。

方昊天內心陡然顫抖,感受著手中的柔骨,嗅著身邊那成熟之韻的香味,他的心跳突然撲通加快。

"哼。"

隱約中,蘇青璇冷哼了一聲。

容雁冰拉著方昊天的手直接走出院子。

"砰!"

院子中一棵數萬年的古樹轟然倒地。

房慶輪臉龐猙獰,因憤怒而扭曲,雙拳握得太緊骨骼生響,青筋暴凸,內心咆哮:"容雁冰,你別落到我的手中,老子非玩死你不可……方昊天,你這個小畜生竟然給我帶來了如此奇天大辱,我要是不弄死你我誓不為人……你去封魔境么,那就別回來了……"

"嗖!"

一道驚虹突然自刑堂中飛掠而起,朝外面射去。

"那是什麼?"

"不知道。"

"不會門裡有厲害的人將方昊天救走了吧?"

"一個新來的弟子還能認識什麼厲害的人。"

"也是……奇怪了,裡面怎麼沒動靜了?"

"可能方昊天已經死了。"

"再等等吧,要是天黑前他還不出來應該永遠都出不來了。"

刑堂四周的暗處,不少人暗中盯著,都很好奇方昊天進去后還能不能出來。

"三弟,你千萬要出來啊!"

楚先河也是其中一個,他也看到了那一道驚虹,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看到這道驚虹時方昊天已經離開了刑堂。

驚虹,一道驚虹雲萬層,驚虹穿雲梭!

此時看到這道驚虹誰能想到就是容雁冰的"驚虹穿雲梭"?

可憐楚先河心急如焚在刑堂外面等的人卻與美女一起置身於元武城附近一個隱秘的小山谷中。

山谷環境優雅,容雁冰對這裡似乎很熟,向前方的一棵大樹走去,道:"我以前還沒擁有潛修福地時就經常在這裡修鍊,現在這裡仍然屬於我的,所以沒有其他人敢占這裡。"

大樹下有幾塊被打磨光滑的石頭,形成了一排天然石凳。

容雁冰衣袖一拂便將一隻石凳上的塵垢拂去,坐下來后對方昊天說道:"你了解封魔境嗎?"

方昊天搖頭。

"你不了解你就答應?"

容雁冰神情驟冷。

娘子可愛 方昊天低下頭,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正在等著父母訓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