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萬年的時間,凶獸叢林內部凶獸進化。

可以理解!

「那我還真的挺好命的。」葉子晨笑著點頭,劉水衡也跟著大笑,「北面的村子已經很久沒有人來我們這邊的了,未來兄既然來了這裡,是為了給村子定級而來的吧。」

「定級?」葉子晨皺眉。

「難道不是么?」劉水衡也怔住,「之所以我們城鎮跟你們村子被凶獸叢林分開,就是由於級別不同。不同的級別生活在不同區域,這是古訓。想要到更高級的區域來生活,就需要進行重新定級,凶獸叢林就是一層屏障,也是避免下級村落實力不足,強行來這裡進行定級考核。」

「還有這種事!」葉子晨大驚。

「嘿,小獅子,你多大了?」

少年走在最後面,跟著那幾個小獅子說話。

可能也感覺到少年沒有惡意,幾個成年的獅子也任由他跟著自己的孩子們瞎胡鬧,卻在這時劉天音幾步走上來抓住少年的耳朵。

「你給我過來。」

「幹嘛呀姐。」少年皺眉,劉天音抿著嘴唇,「你去給姐打聽打聽,那幾個人跟未來哥哥什麼關係?」

劉天音朝著白色幾人努嘴。

「哥……哥哥?!」少年都懷疑自己的耳朵,之後就一臉吃驚,「姐,你不會是動春心了吧。我的天,石女也能迎來春天啊。」

「你想挨揍么?」

劉天音握著拳頭,眼中滿是威脅。

「去給我問去!」 「定級。」

對這種說法,葉子晨還感覺蠻新鮮。

韓青、青晦,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原住民。這回葉子晨南行,走之前他們可謂是千叮嚀萬囑咐,偏偏誰都沒有提到定級的事情。

葉子晨估計著……

他們應該也不知道這些,若非如此,他們不可能不說。

「你不知道?!」

劉水衡眉宇輕抬,很快就點了點頭。

「也對,咱們這裡數萬面定級都未曾有變化,被人遺忘也沒什麼奇怪的。既然不是為了定級,那未來小兄弟來這裡是為了……」

「就是來長長見識。」葉子晨笑著開口。

「這樣。」

劉水衡沒有多言語,葉子晨卻是對他口中的定級很是感興趣。

「不知道劉兄能不能詳細說一下定級的事。」

「這可就說來話長了。」劉水衡搖頭回答,「這樣吧,等咱們回鎮子再說。想來未來兄也沒有住處,不如就留在我那裡,我再好好跟你說一下定級的事情。」

「好。」

大概兩個時辰。

從凶獸叢林歸來的葉子晨一行人,就來到了劉水衡在的城鎮。

鎮子周圍有些高聳的城牆。

佔地極廣。

放眼望去,一時間都看不到盡頭。

城池外面有諸多守衛,當他們看到烈焰獅的瞬間,外面的守衛全都握住手中的武器。

「諸位莫驚。」

劉水衡幾步走了上去。

那些守衛看到劉水衡都怔了一下,臉上露出笑容。

「劉隊長,回來了。」

大門入口處的守衛就笑著迎了上來,看得出來劉水衡在這鎮子上也算的上是小有名氣,周圍的不少守衛都笑面相迎。

「嚯,這地龍少說領域七重吧。」

「這麼快就回來,看來劉隊長是給千金打到神賜武器了,不知是何品級,能不能說出讓讓大夥知道知道。」

「神賜哪兒那麼好打。」劉水衡長嘆了口氣,眼中堆滿了苦澀,「此行兇獸叢林,我不慎被傷了筋骨,不得不回來調養啊。」

「什麼?!」

守衛們都是大驚。

劉水衡在村子里的境界不說數一數二,也絕對是第一梯隊的高手,去一趟凶獸叢林竟然被傷了筋骨。

「那劉隊可是要好好休息。」

守衛笑著開口,旋即目光打量著後面的三頭成年烈焰獅和幼年期的烈焰獅。

「不知這是……」

「放心,這幾頭烈焰獅都是被馴化后的。」劉水衡開口笑了笑,就在周圍守衛的震驚中,從懷中取出錢袋,放在守衛頭目的手中,「諸位把守辛苦,等換崗去買些酒喝。」

「哈哈,劉隊長客氣了。」

言語間,守衛將錢放到口袋,朝著後面的人吆喝。

「放行!」

城門處的門卡被撤離。

劉水衡和葉子晨並肩而行,那幾頭烈焰獅就跟在後面,在走過城門時,周圍的守衛都下意識的退後。

成年烈焰獅至少是領域九以上的實力。

再配上它的火焰,哪怕是星辰級都不敢跟其爭鋒。

他們這些守衛……

都是些領域八重、九重的人。

就算是他們這裡的守衛頭領,也就是星辰一重而已,烈焰獅一口下來,他們還真沒人能打的了它。

在它們鎮子上。

也就鎮長的府上有一頭烈焰獅,威風的很。

鎮子不知道多少大家族都心生羨慕,想要馴化上幾頭為家族撐撐臉面,最後都是鎩羽而歸。

這回……

劉水衡足足帶回來六頭烈焰獅。

「怪不得劉隊長竟然會被傷,看樣子是為了馴化烈焰獅被傷到的吧。」

「六頭烈焰獅,鎮長府上都沒有。」

「劉隊長真是好生了得。」

周圍的守衛們都出言驚嘆,從眼中看的出他們的欽佩和羨慕。

誰不想擁有一頭烈焰獅。

威風八面。

「劉家要崛起了。」

還有人感嘆著,這一切都是由於那六頭烈焰獅。

「我看未必。」

就在這時,眾人中間卻有個叼著野草的蓬頭少年撇嘴。

「六頭烈焰獅。」

「你們這些庸人都知道,劉氏要崛起,你覺得鎮長會不知道么?」

「鎮長那一家人是什麼人?」

「他們可能任由劉氏成長么?」

「你們等著看吧,用不了一晚上的時間,鎮長家的人必會到劉氏。」

「到那時候……」

少年的話胖周圍的守衛都怔住,心中暗自點頭。

這番話還真是將這一切分析的很透徹。

就是……

說話的聲音怎麼總感覺有點耳熟。

「又是你這個小兔崽子。」守衛頭目第一個回頭伸手指著那個少年,「上回騙我家兒子,給我兒子耍的團團轉,你還敢來!」

「靠,這個小騙子還在!」

「抓住他!」

城門口的位置亂城一團。

戀上個性千金 周圍的這些守衛好像都跟這個年輕人有點恩怨。

眼看著這些人抓來……

這蓬頭上面眯著眼睛,甩腿將腳上的臭鞋甩再其中一個守衛的臉上。

「還不是你們蠢,哈哈哈。」

「被騙也怪到我身上,這可就有點過分了啊。」

「抓住他!」

眾人怒喝,城門口混亂無比。

「就你們,還想抓我?」蓬頭上面光著腳,抬手將抓住個守衛的臉,又伸出手扣住他的鼻子,將他的鞋子給扒了下來,「正好換雙新鞋。」

之後,他又脫下另外的破鞋。

捂住守衛的臉。

縱身一躍,抓住城門上的稜角。

「拜拜,有空再去找你們玩,回去好好給你們家兒子長長腦子,總欺負他們我都快覺得沒意思了。」

已經進城的葉子晨一行人卻是威風八面,周圍嗯路人都露出驚駭的神色看著那幾頭烈焰獅。

劉天音的表弟……

昂首挺胸。

就好像這些烈焰獅都是他的坐騎,臉上堆滿了驕傲,好似英雄凱旋一樣朝著周圍的人揮手。

「咚……」

劉天音一巴掌拍了下來。

「你是沙雕吧!」

「姐。」少年捂著腦袋,劉天音皺眉,「問的怎麼樣了?」

「嘿,我都問好了。」

總裁的女人(全本) 少年咧嘴一笑,湊到劉天音的耳邊。

很快,劉天音就露出驚喜的神情。

「真的?」

「千真萬確。」 我有億張召喚卷 少年將胸口拍的咚咚響,「絕對真實,沒有半點虛假。」

「做的好。」

劉天音眯著眼睛笑著,目光看著葉子晨的背影默默地握住綉拳。 劉水衡在鎮上有個小宅子。

宅子里沒有什麼人,這其實還是讓葉子晨有些驚訝的,他還以為以劉水衡的實力,能在這裡有個小家族。

「老爺。」

「去準備點生肉。」

劉水衡看了眼後面的幾頭幼年烈焰獅,他其實也不知道這些烈焰獅眼吃什麼,喂肉想來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下人領命而去。

在離開時看著那些烈焰獅還忍不住發顫。

「未來,我們幾個出去轉轉。」花間柔在這時開口。

總算是來打了新的地方。

花間柔說什麼也按捺不住想要出去逛逛的心情,白色他們幾人儘管沒說,看的出來對這裡也還是很好奇的。

「行,你們去吧,小心不要惹事。」

「瞧你這話說的,我是會惹事的人么?」花間柔雙手掐腰,旋即就興高采烈的跑了出去,夢蘿幾個人都跟在後面。

「未來兄的朋友還真是活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