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不住的話,不用懷疑,完全就是因爲實力不夠強大而已。

沒有辦法解釋,只能享受周圍人的羨慕震驚。

這樣其實很不好的,沒有一個能夠追隨的目標,會沒有前進的動力。

風清河的臉色有些難看,拳頭不自覺地握緊。

他早就知道這位雲夢帝國的至強天驕的實力很強。

拋棄腹黑總裁 ,竟然會強到這個地步。

剛剛那一擊可是有着法相七重的攻擊力,竟然都被這個傢伙擋住了。

林寒雙手抱在胸前,大聲說道:

“兄弟,能不能動用點真本事,如果沒有吃飯的話,實在不行你先吃點飯,等有力氣了咱們再打也不遲,我還是很善良很有氣度的。”

“可惡的小子!”

風清河聽到他的話臉色陰沉,竟敢嘲諷我,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他雙手握拳橫在胸前,沉聲說道:

“風某便讓你知道何謂法相境,萬象,凝!”

話音剛落,彷彿是言出法隨一般。

空間發生“嗡嗡”轟鳴聲,顫抖不止。

風清河雙手合十,隨後向着天空舉起,渾厚的真元凝聚在身後。

萬里雲海來回翻滾,隨即緩緩下垂起來。

一尊巨大的法相出現在道人的身後,陣陣驚雷聲接連不斷地響起。

圍觀的衆人見到這一幕,眼裏涌現出震驚之色。

“不愧是大楚帝國的至強天驕,法相竟然凝結到這個地步。”


“這下子云夢帝國的天驕有麻煩了。”

“嘖嘖,這可說不定,那個少年不也沒有用出全力嗎?”

而此刻,浮空而立的林寒眼裏露出一絲凝重。

周圍的空間四面八法都有一股無形的威壓,在不斷地擠壓自己的肉身。

如果還是原本的肉身,恐怕想要站着都是一個難題啊。

這一招還挺有意思的。

高空的風清河盤坐在雲海之巔,眼神冰冷無情。

彷彿一尊降臨人間的謫仙人。

他運用自己渾厚的真元,朗聲說道:

“若是此刻甘願認輸,風某可以就此撤去法相,不然的話,你就要做好形神俱滅的準備了,畢竟接下來的這一招,即便是我也難以掌握住分寸。”

林寒聽到他的話,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

厲害的厲害的,不過你擱這嚇唬誰呢?

本少爺會怕這種事情?

他深吸一口氣,對着高空隱隱約約的人影,豎出中指。

意思很明顯,請您儘管的施展神通吧。

衆人看到這一幕,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高空的這個威勢就連我們看着都覺得嚇人,您還在這裏不斷地挑釁?

果真是個狠人,默默地給你豎起大拇指。

啥也別說了,牛逼!

風清河看到林寒豎起來的中指,不怒反笑,袖袍一揮。

一道道絢爛的青光從袖袍飛出,在他的面前環繞起來。

共計三十六道青色小劍,劍尖朝下微微顫抖,散發出恐怖的氣息。

它們懸在空中,就等着一聲令下,然後開始向下衝鋒

林寒看着天空中的青色劍陣,臉色微變。

清一色都是下品道器,結成劍陣之後威力甚至能夠堪比中品道器!

嘶,這個有點猛啊。


自己能不能抗的住呢?

林寒腦海裏迅速地想了一下,答案自然是可以的。

嗯,沒有錯。

自己完全可以頂得住。

他果斷地呼叫面板,絕對不是因爲沒有信心的問題。

只是突然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大堆的經驗值沒有用。

如果有系統不用的話,那系統會很傷心的。

【姓名】:林寒

【資質】:上等完美。

【修爲】:蛻凡九重(+)。

【肉身】:半聖(仙劍劍骨)。

【經驗】:2773397259。

【功法】:玄霄螭龍決(第三重)。(已開啓)。

大威天龍玄功(出神入化級)。

【武技】:玄霄螭龍拳(出神入化級)。

青離翼(飛行武技)。

九天仙霄劍法(出神入化級)。

紫微無痕步法(出神入化級)。

血煞乾坤祕法(出神入化級)。

幽冥劍法(出神入化級)。

冰魄靈焰(出神入化級)。

龍象鎮魔祕法(出神入化級)。

天元擒妖手印(出神入化級)。

弒神第一式,涵虛(大成級)。

【神通】:自爆(3/10)。

先鎮定的分析一波,目前最能提升戰力的,自然是弒神拳法。

輕輕鬆鬆,小手一點。

叮咚!

消耗二十億經驗值。

弒神第一式,涵虛(融會貫通級)。

系統的提示聲響起。


林寒冥冥之中,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沒有錯,我的自信又重新回來了。

他看着天上不斷蓄勢的青色小劍,氣定神閒昂首挺胸。

大聲地喊道:“你過來啊!” 風清河穩穩坐在雲海上,清風吹拂身上的道袍。

別問爲什麼,問就是這樣特別的有逼格。

他聽到下方的少年的話,嘴角有些抽搐。

尼瑪的,真的是有夠囂張的,分明就是不把我放在眼裏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本尊了。

風清河的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將真元集中在喉嚨,對着下方觀戰的衆人朗聲說道:

“還請各位稍微遠離這裏,以免待會波及到各位,同時也讓我和林天驕能夠放手一戰!”

林寒聞言差點就要笑噴了。

瞧瞧這話說得真有水平,表面客客氣氣。

其實不就是想說,趕緊走遠點,免得波及無辜嘛。

風清河從遠古祕境出來後,確實要比以前更加的意氣風發。

他祭出自己的龐大法相後,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強。

自己會打不過林寒?


不可能的,我一個獲得了五星傳承機緣的天驕。

怎麼可能輸給別人,開什麼國際玩笑?


大楚帝國的領隊聽到他的話,嘴角微微翹起。

身形率先向後倒退,對着身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衆人說道:

“走吧,咱們向後撤,給這兩位天驕留出足夠戰鬥的空間。”

吃瓜羣衆們回過神,沒有一點異議立馬後撤。

天降橫禍這種東西,真心沒有辦法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