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作是其她的女人,或許也不會知道答案。愛情,並就沒有理由。不僅會讓人盲目,更會讓人迷失方向。

她徨過思緒,似乎現身邊已多出一個人。

她偏過頭,朝那個人看去,臉sè頓時一陣蒼白。

「你回去吧,不要再跟著我了。」

艾瑪婭轉過身,背對著他,道:「我沒有跟著你,你管不了我。」

趙炎的聲音很輕,語調中似乎有說不盡的憂傷。在艾瑪婭的心中,趙炎是個樂觀,積極向上的人,這樣哀傷低沉的聲音在他的身上並不常見。「這次的行動,如果是福,也福不到哪去。如果是禍,將會非常兇險。我不希望你跟著我冒險,回地jīng之城吧!如果你不想回哪裡,繼續遊盪四方也好。」

「你早就知道我一直跟著你對不對?」

「對,但我卻拚命的讓自己不知道。」

「為什麼?」

「因為我怕我會忍不住來找你。每當我想起你就在周圍默默的注視著我的時候,我心中那急切見到你的想法是多麼的強烈!我受不了,我怕我忍受不住!」

「你為什麼要忍受呢?為什麼不來找我呢?」

趙炎那憂傷的臉上突然綻放出笑容,「你的心房並沒有為我打開,我來找你又有什麼用呢?或許,我們會再次嘗試**上的邂逅。那樣的確很愉快,可事過之後,真的很愉快嗎?」

「艾瑪婭,你知道嗎?我一直在等你,我在等待著你能將自己釋放。束縛住你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啊!」

趙炎突然感覺到,眼前的艾瑪婭,那火辣的身軀正在微微的顫抖。頓了許久,她緩緩的轉過身,趙炎迎上她的目光,在那雙眼眶裡,竟然已懸滿了淚。

「你……你一直在等我?」

趙炎點頭道:「在等,一直在等。如果不是此行危險,我還將繼續等,永遠等,一輩子等!」

「你為什麼要等呢?你為什麼這麼傻呢?」艾瑪婭雙眼通紅,大聲喊道。

「因為我愛你!」

「炎……」艾瑪婭的聲音有些哽塞。

「艾瑪婭……你又何嘗不傻呢?如果你的心房一直無法打開,你可以離開我,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啊!可你卻一直傻傻的跟著我,還不讓我現,難道你就不傻嗎?」

一滴淚自艾瑪婭的眼角悄然滑落,她身子向前傾了一些,「為什麼,這是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趙炎和艾瑪婭的眼神相會,誰也沒有提前的離開。趙炎展開雙臂,輕輕的向艾瑪婭走去,道:「因為,你也是愛我的啊!」

「炎!」

趙炎向前猛的一湊,突然一把將艾瑪婭牢牢的抱住。他緊緊用力的將艾瑪婭裹在懷裡,一隻手摟著她的腰,一隻手挽住她的頭,彷彿要把她這個人完全藏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讓她露出分毫。

「艾瑪婭,不要再離開我了!我們已經彼此折磨了兩年了,為什麼還要承受煎熬呢!」

「人生苦短,我們又有多少時間可以揮霍?」

艾瑪婭緊靠在趙炎的懷裡,淚流滿面。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想想我們現在,彷彿又回到了去愛櫻城參加決賽的rì子。」在六個魁梧的丘陵巨人前方,查克斯和夢啦夢相貼而行。

清晨,眾人放棄了所有交通工具都步行起來。艾瑪婭和碧爾絲菲分別站在趙炎的左右,大概是因為艾瑪婭的加入,才會讓查克斯感慨吧!

艾瑪婭環顧左右,朝後面帶領愛櫻軍的狂龍看了一眼,道:「對啊!除了奧瑪科,我們四個都到齊了。」

「奧瑪科……」查克斯小聲的念道:「許久不見他了,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樣子。」

艾瑪婭道:「我想,他一定過的很好。當年比賽的時候,他的實力便深不可測。雖然受了重傷,卻把黃宮派來的高手打死了。」

趙炎驀然的望著遠方,淡道:「艾瑪婭,你記得蠻清楚嘛!」

艾瑪婭雙手抱住趙炎的胳膊,笑道:「那當然!」

見狀,查克斯和夢啦夢對視一笑,查克斯逗樂道:「炎,等這次回來后,你們也把事辦了吧!」

艾瑪婭道:「我才不呢!我才不要做他的王妃!」

查克斯疑惑道:「難道你想做王后不成?」

艾瑪婭白了查克斯一眼,抓住趙炎胳膊的手想下狠狠一松,道:「王后王妃我都不要做!

查克斯懵了,剛想再說什麼,便迎上了趙炎那凌厲的眼神。。他會意,便沉默不語了。

夢啦夢微笑道:「女人的心思有時候用你們男人的思維是無法理解的。艾瑪婭是真心愛炎的,她想要只是趙炎這個人,並且想單獨的擁有他。如果成王后王妃了,不就等於是在和別人一起分享他了嗎?」


查克斯還是忍不住道:「就算不做王后王妃,事實還不是一樣?這不是在自欺欺人嗎?」

「老查!」趙炎喝道:「還有完沒完了!」

朋友本就不該多管家事,何況趙炎是一國之王。他的後宮之事更是國家**,查克斯在此議論和批判本就是不對的。趙炎這一提醒,他立馬明白過來。

艾瑪婭先是愣了幾秒,隨後笑了起來,攔在趙炎面前,道:「這麼認真幹嘛!查克斯也就是好玩說說。」她偏過頭,朝查克斯望去,道:「其實他說的也沒錯啊!我的確是在和其她的女人搶你嘛!這個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哼!我會時時刻刻纏著你,讓你沒機會再找其她的女人!」

「你的幾個老婆不是沒時間管你嗎?本小姐的時間卻多的是!哈哈!」

趙炎沒有說什麼,只是伸出手,在艾瑪婭臉上微微撫摸。。那凝望艾瑪婭的雙眼,柔情似水。

他盯著艾瑪婭的眼睛,彷彿已穿透她的外表,進入到了她的內心世界。在她的內心世界里,他看見的不完全是如她外表那樣的快樂,還夾雜了些許憂傷。

如果這是個夜深人靜,四周無人的夜晚,趙炎一定會把她緊緊抱住。哪怕痴痴的抱上一夜,也無所謂。只是他並沒有現,他身邊的碧爾絲菲偏過頭,內心也同樣的憂傷。

俅迪光明大神殿的位置在艾雅大6最東段洛雅海岸附近。以最快的途程來算,趙炎也需要花上半個多月的時間。當然,趙炎如果乘騎夢寒二代,又或是讓大軍登上地jīng飛艇那自然是要快的多了。

不過趙炎並不會這樣做,對付光明教廷他不需要下這麼大的血本。

一周的時間過去,他們已經過了曼城,完全離開了愛櫻王國境內。這也意味著,往後的rì子里不會有在國內那樣太平了。

在複雜的大動亂地段,盜賊、土匪、山賊自然是層出不窮。

只是……這上萬人的正統軍隊,又有誰敢來搶呢?就算真有不怕死的,豁出命干一場的,那也只是給愛櫻軍熱熱身罷了。。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在愛櫻軍的前方,偏偏就有一群既不怕死,也不要命也要干一場的傢伙。

「老大,都布置妥當了!」

愛櫻軍現在的位置,是曼城以東、雲天城以南的一片森林。此刻他們已經來到了森林的邊緣,在前方不足一千米處,有一片水流湍急,寬約百米的水域,將他們的前路切斷。但在這片水域上,天然生成了一條寬約近百米的石道。走過這條天然石道,過河后,便算是真正的離開這片森林了。

而在靠近天然石道的森林邊緣處,那層層高草的後方,此刻正有近千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從遠處向石道靠近的軍隊。

那被稱作老大的人帶著水手帽,一身黑sè的皮膚,眼小嘴尖,眼裡滿是貪婪的目光。他得意的笑道:「叫弟兄們安靜,誰也不能出一絲聲音。等到他們的尾軍完全過河了再叫法師啟動魔法陣。到那個時候,他們燒的被燒死,跌下河的跌下河。這時我們再從出去,全殲他們!」

「老大英明,我這就吩咐下去!」


「恩!這次你做的不錯,事成后,那空閑出來的七當家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聞言,手下大喜,立馬興高采烈的去傳達命令去了。

老大名為托夫斯基,此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純粹的一個專業土匪。十年前,他手下的人只有兩百個,而現在,手下展到了兩千個。這個度,不能說快,只能說不屬於暴戶一類,和以前比起來還是有進步的。

趙炎並沒有遮掩自己的兵力,行軍路上,想遮掩也是個麻煩事。所以托夫斯基對於趙炎的一萬兵力還是清楚的。而且在這一萬兵力中,還有六個尤其突出的丘陵巨人。但儘管如此,他還敢用自己區區兩千土匪來襲擊趙炎也有多種原因。

托夫斯基太需要錢了,也太需要優良的裝備了。而愛櫻軍就能提供給他,當他的手下向他報告愛櫻軍這支龐大的獵物時,他當場就準備給手下甩幾耳光。「一萬人的軍隊,干他們不是去找死嗎?」當在手下的強烈要求下,托夫斯基還是親自出來探查情況。當他親眼看見愛櫻軍身上的黃金鎧甲和那明晃晃的武器后,他的一對眼珠幾乎要掉在了地上。他很清楚每一個套黃金鎧甲的價值,也很清楚和黃金鎧甲配套的那些武器絕不是凡品。能穿的起黃金鎧甲的士兵,難道還拿不起矮人牌的武器嗎?

託付斯基的血被點燃了,在他的一陣煽動下,所有兄弟們的血都被點燃了。。

當然,光把血點燃自然不夠,還需要一個必勝的計劃。

不然兩千裹著破銅難鐵,手拿菜刀的土匪對戰身披黃金戰甲,配矮人武器的軍人那完全沒有勝算。

而托夫斯基,剛好能擬定住一個必勝的計劃。

在他的兩千兄弟中,有十個他最為重要的資本。

這十個a級的法師,實力級別和托夫斯基一樣,卻也算不上有多高。但這十人通過多年的默契研製了一陣大型魔法陣,對此次的計劃相當有用。

托夫斯基盯著右側的天然石道,嘴角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哼哼哼!來吧!華麗的貴族軍隊們!當你們踏過這條石道,就等於是踏進了地獄之門。」想到這裡,他放眼朝石道的那一端望去,不禁點了點頭。「埋伏的不錯,我知道有埋伏,卻也沒看出端倪來,不愧是跟著我混了這麼多年啊!哈哈哈!等到石道上的魔法陣一開啟,我們就從石道的兩頭殺出來。就算你們有兩萬人,也不放在老子的眼裡!哈哈哈!」

托夫斯基的眼中,彷彿有無數的紫晶幣在飛舞了。。他偏過頭,此刻愛櫻軍已經離自己越來越近了,眼看離走出森林只有幾百米了。這時托夫斯基清晰的看見那走在前排幾個人的面孔。

趙炎走在正zhongyang,從他的氣勢來看,托夫斯基判斷他是這些人的頭。但他僅僅只是在趙炎臉上掃了一眼,目光便馬上被趙炎身邊的幾個女人吸引。

夢幻般的金女人……

陽光xìng感的俏熟女……

安靜可愛的小女孩……

下一刻,托夫斯基的手一緊,狠狠的捏著一塊又柔軟又堅硬的東西。

「啊……」

托夫斯基朝旁邊一瞪,怒道:「你他媽叫什麼?」

那手下將紅腫的手臂放在面前,見老大火有些心慌,委屈道:「老……老大,我的手……」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怎麼回事,怎麼腫了?」

「這……這是你剛才抓的。」

「我……我抓的?」托夫斯基微微愣住,想起剛才自己的思緒一時間墮入迷惘,不禁有些尷尬。。

不過托夫斯基並沒有對手下表示道歉,這個他根本就不需要。但手下繼續道:「老大……」


托夫斯基微閉上眼睛,雖然有些心虛,但還是得強撐住老大的氣勢和尊嚴,「有話快說。」

「你流了好多口水。」說完后,手下立馬低下頭。

托夫斯基臉sè青,迅轉過身去,偷偷的將嘴角的口水擦拭乾凈。

那該死的手下的聲音又從背後傳過來,「老大,放心,兄弟們一定幫你把那幾個女人抓過來。」

托夫斯基尊嚴掃地,說話低沉了許多,「恩,抓活的……」

他抬起頭,又朝讓他忍不住流口水的女人們望去,淡道:「老子有多少年沒上過這麼漂亮的女人了啊!」

那不識趣的手下的聲音又從背後傳過來,「老大,你以前難道上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嗎?」

「……」

托夫斯基反手一巴掌,將手下打趴在地下,怒道:「獵物來了,都給老子安靜!」

嗒嗒嗒……

愛櫻軍來到森林邊緣,度本能的放慢了一些。。

托夫斯基和手下們潛伏在高草中,每個人的呼吸聲都小了許多。他們並沒有臨近森林的道路,而是退後了許多,就算是大聲呼吸那些在道路上的愛櫻軍其實也察覺不了。

在托夫斯基的內心世界,此時已是最為緊張的時刻。只要愛櫻軍經過天然石道,當尾軍也走上石道時,那極具摧毀xìng的火雷陣就會啟動,在愛櫻軍的密集區爆破。到那時侯,他們的人再衝出來,將這些驚慌失措的人殺得一乾二淨。然後把他們身上的黃金戰甲和矮人武器以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扒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