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李浩然心中想到了一個可能,當下心頭一動,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妖嬈似乎早就見慣了如此的情況,李浩然的舉動似乎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她仍舊笑著,只不過聲音變得虛幻了起來:「想必你以為你有浩然正氣護體,精神無雙,定能夠看透我的幻術吧?實話告訴你,我們幻妖一族的幻術,乃是世界上一切幻術之根本,虛實之間讓人難辨真偽……」

嗡!

話音落下,妖嬈第一次未曾主動出擊,而是身形一晃,變化做了無數的光影分身,散落在了李浩然的周圍。

「每一個都是真的!」

接下來,李浩然徹底的震動了,他的精神掃蕩過去,驚訝發現這每一具分身竟都是有血有肉,有靈魂的存在,甚至他能夠在這些分身之上感受到靈魂波動:「呼!看看迷魂神眼能否看透真假……」

說著,李浩然的雙眼之中閃爍出了一道幻彩的光芒,這道光芒一出,周圍的妖嬈分身忽的一震,他竟然看穿了分身,直接看到了妖嬈的本體:「在這裡!」

「妖嬈,你這幻術難不住我!」


李浩然一動,抬手遙控一指,一道浩然正氣從他的手指上面飛濺出去,徑直朝著妖嬈真身所在的位置激射而去。

噗!

浩然正氣被妖嬈一擊破碎,周圍的分身瞬息消失,妖嬈眼中帶著一抹凝重的看著李浩然,沉聲說道:「你為何能夠看透我的幻術?」

「不可能么?我倒是覺得,這個世界上不可能的事情太多了,誰也說不準這些不可能,就會變成可能了呢!」

李浩然負手說道,眼中泛著一抹回憶,頗有感悟的說著,其實他很想告訴人,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不可能。

妖嬈聞言卻覺得這話頗為刺耳,眉頭皺起,冷哼一聲:「竟敢輕視我幻妖一族,原本我還想留你一具全屍,現在看來留你不得了……」

她在李浩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機,故而她動了殺心,要在李浩然還未無法對抗的時候,將李浩然滅殺。

嗡!

接著,妖嬈的身體在空氣震動的時候,忽的碎裂成了點點光芒,最終消失在了空氣中。

睜開了迷魂神眼的李浩然也並未看到妖嬈真身所在,他只是看到了一條條銀色的軌跡,正在虛空之中一點點的遍布開來。

「那是什麼?」

李浩然心中一震,感受到了一股股鋒芒正在他的周圍展現出猙獰的力量,他也不在停留,抬手一指,又一道浩然正氣被他釋放出去。

嗡!

浩然正氣如同電光一般飛射出去,在前方空氣剛剛有所震動的時候,忽的穿過了那一片區域。

這個時候李浩然才發現,在他身前不知道什麼已經密布著一些無法用精神,無法用眼睛,無法用武技看到的網路。

這網路密密麻麻,遍布在他的周圍,如同是有人在頃刻之間,施展下了神風刀網一般。

「好厲害的攻擊,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對手!」

李浩然收斂了心中的遊戲心裡,眼神變得凝重了起來,他身上的氣勢猛然一震,接著爆喝一聲:「本命神通,畫界!」


聲音響起,傳遍整個擂台,接著一道彩墨光芒從李浩然的身上飛射出來,瞬息之間沒入了四面八方,將這方擂台變做了一片畫的世界。

在畫的世界中,正有一條條的虛幻溝壑,這些溝壑和畫中的彩墨涇渭分明,如同期盼上的縱橫線條一般,將整個畫界分割成了無數的部分。

這一刻,李浩然也在畫界之中,看到了一團如同影子般的虛幻之物,那便是妖嬈所在,她竟化身為了一種奇妙的形態,避開了李浩然的精神感知,在呼吸之間,如同蠶一般的布下了一片的絲網。

「破碎吧!……小神通,力劈華山!」

畫界一出,整個世界微微一震,內中的所有一切都在李浩然的掌控下變得寸步難行,就算是妖嬈化身為了空氣,仍舊是行動緩慢。借著這一次的機會,李浩然抬手一招正氣刀握在手中,小神通術又一次施展開來。

轟!

這一刻,李浩然所在的擂台上,一片刀光轟然炸裂開來,一聲聲的琴弦崩斷的聲音不絕於耳,更有一聲尖銳的嚎叫響徹天際。

「該死!該死!李浩然,你死定了!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周圍的一切,滅了你的情人,滅了你的愛人,我要讓你永生都在痛苦中輪迴……」

妖嬈的本體顯化出來,這一次她不再是曼妙美麗的少女,而是一隻如同幻影一般的幻妖,她和咫尺天涯境中那一隻堪比神的幻妖不同,身上隱隱帶著一抹淡淡的粉色,讓人能夠隱約看清了她的本體。

李浩然眼中光芒閃爍,心頭閃過了一絲殺意,終於決定放棄始終那一招,抬手將手中的正氣刀猛然一震,接著對準了前方施展出本體的幻妖沉聲一喝:「滅世!」

滅世神通一出,整個擂台上面瞬間遍布滿了無盡的刀光,在無盡刀光之下李浩然看到幻妖妖嬈的本體被分割成了無數的部分。

「哈哈!我是不死的,我幻妖一族不死!李浩然,我會讓你嘗到痛不欲生的滋味的……」

妖嬈的本體雖然碎裂,可她還活著,瘋狂的聲音響徹擂台,聽的人頭皮發麻。

李浩然見此,冷哼一聲,也不施展什麼神通之術,抬手一指前方妖嬈的本體,接著口中念念有詞:「攝魂術……」

來自青花鎮妖中的經文被李浩然念誦了出來,隨著他的念誦前方的妖嬈忽然一震,碎裂的本體竟在一股奇妙的力量之下徹底的融化,化作了一團如水般的精神力量,湧入了李浩然的體內。

「不……這是什麼力量……饒了我吧!李浩然求求你,饒了我吧!我要是死了,幻妖一族也就徹底的滅絕了,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啊!……啊……」

妖嬈懼怕了她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不受控制的流失著,在那一股奇妙的聲音之下,她已經失去了對自身力量的控制,整個人已經徹底的崩潰,忽的放低了心態,高聲的求饒了起來。

可李浩然如同入定的老僧一般,不聞不動,穩坐如山,直到最後徹底將妖嬈毀滅之後,這才睜開了眼睛,緩緩鬆了口氣:「幻妖一族果然強大,幸而我早就有了這種手段,要不然可真是禍患無窮啊……」

砰!

也在此刻,那看台上的猿白衣臉色大變,竟氣的將身前的桌子一拳砸爛,他憤恨的指著前方的擂台,眼中滿是殺意的喊道:「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他竟將我最寵愛的愛妃給殺了,李浩然我和你勢不兩立!」

「哼!好大的口氣,李浩然乃是我龍界的貴客,也是老夫的朋友!猿白衣,你要是敢對他出手,我必破界殺你!」

這個時候,一旁觀看的龍族老祖忽的冷哼一聲,語氣之中帶著一抹不容質疑的霸氣。

聲音響起,那猿白衣身體一顫,整個人在一瞬間如同是從水中撈上來的一般,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處境,當下也不敢多言,扭頭對著龍族老祖拱手一抱,平靜的坐了下來。

在他坐下的時候,緊握成拳的手微微放平,那被他砸碎的桌子復又恢復了正常。

周圍的南天王和陰虎嘴角笑意濃厚,眼中卻是閃過了一絲凝重,他們下意識間對視了一眼,緊接著復又分開,看向了別處。

整個看台上,陷入了沉默一種,所有人心中都凸起了一個疙瘩,久久未曾消失。 第六百九十九章櫻桃降臨

正在龍界盛典如火如荼的召開之時,玄黃境也在悄悄的發生著變化。

九鼎天朝京都皇城之內,這裡守衛森嚴,每日都有大量的騎士出出入入,更有一隊隊的強大武者掠空飛過。

在皇城深處,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之中,夏鼎安靜的坐在皇座上,認真的聽著身邊一黑影的密報。

「你可探查清楚了?」


威嚴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讓殿中的火光忽的一下子竄騰了起來,似乎因為皇者的力量而振奮一般。

那黑影跪在地上,認真的說道:「屬下探查的十分清楚,無相天教的人已經開始行動,我天朝之中,除卻四成大將十分安靜之外,京畿周遭的鎮落和軍營都有人在活動,且京都內也有在活動!最大的異常還是學府,前幾日尊天劍出皇城,離去半日之後方才歸來,自此他便閉關學府,自那天過後京畿周遭方才有了動靜……陛下,名單都在這裡了!」

夏鼎眼中閃爍著一團火光,氣息仍舊平穩,抬手將那一張名單招在手中,仔細看了之後,眼神一震:「殺!這些人,必須要殺!」

「陛下,屬下還打探到,無相天教的人似乎正聯合時空之城的勢力,在針對各大宗門進行一場陰謀,這場陰謀將會在龍界盛典召開到最火熱的時候進行!」

黑影接著又說道。

夏鼎聽完,眼中浮現了一絲疑惑的光芒,許久方才淡淡的說道:「天域之門每一次開啟都會抽取玄黃龍氣為力量,龍界盛典的召開也是為了分擔玄黃壓力而舉辦,這一次他們竟打這個主意,看來他們已經鎖定了幾條龍脈!傳我令去,派出黑神衛秘密的跟著無相天教的隊伍,等待他們和宗門大軍殺的兩敗俱傷之時,在出手一舉破滅!」

「諾!」

黑影並未繼續彙報,拱手一抱,身形一晃,化作了一道黑色的煙氣,徑直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整個大殿裡面復又恢復了安靜,昏暗的殿中夏鼎一直坐在皇座上,眼中泛著古井無波的平靜之光,似乎陷入了一種沉思一般,又似乎在走神。

「皇兒,你在憂慮什麼?」

這個時候,一道紫色的光芒進入了宮殿之中,徑直來到了夏鼎的身前。這是一個蒼老的老者,他身上帶著一股霸絕天下的氣勢,舉止之間更是帝王氣息十足。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夏鼎的父親,九鼎天朝第一任大帝夏魚。

夏鼎長長嘆了口氣,他看著夏魚問道:「父皇,佛門對玄黃境功不可沒,每年圓覺佛境都有百億佛徒死於域界之戰,金剛寺為圓覺佛境的根基,咱們要不要出手幫一下?」

「哈哈!皇兒,你認為咱們現在還分的出力量么?」

夏魚看著夏鼎哈哈一笑,略顯失望的問道。

此話一處,夏鼎眉頭皺起,眼中露出了一抹不甘:「可惡的無相天教,竟在這個時候出世,大亂了我的許多計劃啊!」

「我倒是覺得,這個世界越亂,對於咱們越有利!當然,這前提必須是皇城安穩,只要皇城安穩,就算是四城隕落,咱們也可以從頭再來!金剛寺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去看看,能幫就幫,不能幫也只能放棄了……」

夏魚淡淡的說著,說道最後的時候,眼中流露出了一絲回憶的光芒,似乎想到了以往的事情,有一絲晶瑩在眼底閃過,接著夏魚身形一晃,如同一陣春風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

「臨江的人給我聽著,限爾等半個時辰之內,將李浩然的親朋好友都給我交出來,要不然本小姐就滅了你們這一城!」

這個時候,在臨江那密布濃厚陣法之外,一道倩麗的身影顯現出來,她身後跟著十幾尊帝級強者,將整個臨江的來去道路統統封鎖。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欲要殺李浩然而後快,卻因為時空之城中的某些事情,而耽誤下來的櫻桃。

不過,此刻在也沒有什麼能夠耽擱她的報仇大計。


現在金剛寺已經在時空之城的策劃之下開始了內亂,萬佛之山在一尊尊絕世強者的大力神通之下,正在快速的崩潰著。

金剛寺的大部分強者都已經龜縮到了金剛寺的本寺之內,藉助萬佛之力維持著真佛陣法的運轉,以阻擋著外界強者的攻擊。

也因此,櫻桃才能夠掙脫出手來,來收拾李浩然的親人。

她雖然找不到李浩然,卻能夠將李浩然逼迫出來。

話音落下,整個臨江中的所有人都是一震,緊接著在某些叛徒的有意而為之下,臨江發生了暴亂。

陳雪他們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被逼迫到了城主府中。

「怎麼辦?紅毛那傢伙和鄭普、雪梅救援金剛寺去了,此刻咱們這裡唯一能戰的只有小月和碧落了,可僅憑她們根本無法擋住這些賊人的攻擊啊……」

陳雪眼中滿是憤怒,她正來回踱著步子,思考著一個嚴重的問題。

本來他們還不至於如此,可是關鍵就在於炎陽部落,還有幾個投靠過來的蠻荒部落,他們竟被櫻桃的人蠱惑最終叛變了臨江。

而陳雪先前全力打造的武者隊伍,其中也有一部分人在關鍵時刻反水。

正是因為他們,才導致了臨江民心大失,此刻在城主府的外面如潮水般的聲音,重重的敲打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城主府中百餘人的性命,盡皆在陳雪他們的念頭之下,這些人都是跟著李浩然出生入死的好朋友,其中也有李浩然的徒弟,更有李浩然的兄弟姐妹。

「姑姑,咱們還有機會!」

這個時候,正在內院安穩人心的張勤匆忙走了過來,他激動的看著陳雪說道。

陳雪聞聲眼中泛起了一抹喜色,看著張勤問道:「有什麼機會?」

「這是師父留下來的傳信之法,咱們可以請滄瀾山中的李霸天前輩來幫忙啊!」

張勤激動的說著,他找了此傳信之法許久,方才找到,此刻正是使用的時候。

嗡!

不多時,臨江的城主府中一道流光衝上天際,在天空之中綻放出了一團絢爛的光彩,這一團光彩久久不散,且還帶著一股呼喚之音。

立身在城外的櫻桃等人見此眉頭皺起,她的手下忽的上前拱手問道:「主上,敵人在召集強者,咱們要不要現在動手?」

「哼!現在動手豈不是讓李浩然看不到好戲!給我聽好了,在我沒有下達命令之前,任何人都不得進攻,我要讓李浩然親眼看著他的親朋好友一個個的死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