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斬風又道:「我倒不敢驕傲,既然你那麼自信,就看看你能不能奪得冠軍了。別忘了我們仙門還有一個青鈴,雖然最強的大師姐不在,幾年前她也沒有上場。說起來,我未曾和她正式交過手,卻完全不敢見識她那一劍破萬法的恐怖實力……」

「放心,只要你不與我爭,我想盡歪門邪道也要贏!」游玄皓笑道。

「那就……加油吧!」二人互相擊掌鼓勁了一番。

……

一天過去,比賽正式拉開序幕。

賽前白珩在台上反覆強調了比賽第二友誼第一的宗旨,然後念了一篇叫做《關於乾雲仙門和風吟仙山兩門派開展友誼比賽發揚友誼精神的開賽報告》的時長超過一個時辰的報告。

這篇報告出自游玄皓之手,步塵長老原本是千推萬阻不讓白珩帶上台去念的,白珩卻不知道裡面寫的是什麼,看著游玄皓真誠的目光,便還是接受了這封信件。

念了幾句,白珩就意識到事情不對,恨不得立刻砍死游玄皓這個傢伙。怎奈這篇文章條理縝密清晰,缺一處不行,白珩只能一直照著念下去,邊念邊用帶著殺氣的眼神看向準備偷偷溜走的游玄皓。

「這次比賽分為單人戰和團戰,團戰先不考慮,我希望單人戰第一輪我們能取得三勝甚至全勝的成績。」羅鶴在隊中對五位上場及候選隊員進行安排,「第一場就是唐夜對斬風,那傢伙幾年前就練成了萬法合一的紫虛劍術,劍法端的精湛,但是我見他幾年來長進並沒有瑾瞳這麼大。唐夜你的雷屬性雖然無法剋制他的帝皇紫氣,但是只要你能將雷霆仙訣用到極致,還是有機會贏得比賽的。上場千萬不要慫。」

唐夜聽罷自信地點點頭。

比賽很快開始,唐夜便意氣風發地上了對戰台。

羅鶴有些無奈地搖搖頭,道:「這傢伙,不騙騙他就激不起鬥志,斬風可絕不是那麼好戰勝的…..」

碧雲連忙道:「說來那個斬風連游玄皓一個剛升到築基的小子都打不過,對上唐夜師兄應該也不會輕鬆吧!」

「不,我覺得斬風會迅速結束比賽。」瑾瞳幽幽地道。

「師姐你凈漲別人威風了!」碧雲抱怨道。

瑾瞳搖搖頭,纖纖素手指向斬風:「你看他手上的天穹劍,其上的帝皇紫氣霸道程度絕非一般人可擋,唐夜師弟定要吃虧了……」

候補洛天煥接道:「要是唐夜師兄不敵對方,下次就由我來與斬風一戰吧!」

趙璃和碧雲一起投來鄙夷的目光。

「反正我不相信這頭黑豬有多大能耐!」碧雲嘟著嘴道。

「你不相信也無所謂。」羅鶴輕鬆地笑了笑,「斬風的實力一直有所保留,所以我敢斷言,這場比賽,唐夜的勝率不會超過兩成。」

眾人聽罷,雖然也有些震驚,但心裡本就有底,故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開始聊起了其他的話題。

……

台下眾人議論紛紛,台上卻是另一番景象。

「斬風師兄的帝皇紫氣果然驚人,不過遇上我的雷霆仙訣就不一定奏效了!」唐夜微微一笑,手執一把巨型黑色手裡劍,疾電之術發起,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斬風身前。接著電光閃爍,手裡劍就要發出。

斬風見狀,臉上並沒有一點的表情變化,靜靜感受這周圍氣息的變化,紫虛仙心牽動元神,緊接著手中天穹劍一晃,在手裡劍脫離唐夜右手之前,竟是瞬間穿透了唐夜閃電穿行的身軀。

不可能!

唐夜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撕心裂肺的痛苦,元神不由大亂,一下子便真氣渙散,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就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點啊!

「秀啊老哥。」台下的游玄皓坐在璇女旁,笑著對璇女道:「師父,我覺得斬風師兄有些太心急了些。這樣的傷勢恢復起來可要花費好些時間了……」

璇女微笑著保持沉默,然後輕輕點了點頭。

對面風吟仙山的修士們簡直看傻了眼。這可是二師兄啊!除了大師姐和三師姐,誰能這麼輕易打敗他!

其實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斬風這一招其實費了很大的力,可以說這次攻擊不成,精力必會大減——勝率也會直線下降至百分之五十。是的,仍舊有一半的勝率。一脈單傳的紫虛劍法可不是蓋的。

哪怕是乾雲仙門的那些修為較高的內門弟子,此刻也全是清一色的懵逼臉。

「這……我似乎真的太低估它的實力了。」碧雲看著台上血流不止、毫無反抗之力的二師兄,全身顫抖地說道。

只有瑾瞳和羅鶴長老好像明白了什麼,微微搖了搖頭。

無論如何,首戰,斬風秒殺唐夜,乾雲仙門首勝。 「好了,第一局也是在意料之內,對於唐夜的大意我之後再作處罰,現在先分析接下來的比賽。下一局你要對戰的是他們內門的曾不能,雖說理論上對方的實力完全不敵你,卻也萬不可掉以輕心。」羅鶴看著被抬下台的唐夜,對瑾瞳沉聲道。

瑾瞳點點頭:「對方有游玄皓在,我想他一定會給曾不能出謀劃策。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的那些小把戲可沒那麼好用。」

「阿嚏!」對面的游某人突然不自覺地打了個噴嚏。「誰特么又在想我了?」

「我先去到處轉轉。」瑾瞳道。離下一場開始還有兩刻鐘左右,放鬆是最好的熱身方式。

「我陪你去吧,師姐!」碧雲道。

瑾瞳忍住體內的一絲躁動,輕輕搖頭:「我想一個人待會兒……」說罷,快速走出觀眾席,移步到附近一條種滿桃樹的小道上。因為比賽的緣故,這裡現在空無一人——這對於瑾瞳來說是再好不過了。

瑾瞳素手輕觸桃花花瓣,卻又不捨得將之摘下,便輕點腳尖,把她那秀美端正的小鼻子湊近桃花,細嗅芳香。只見她閉上美眸,嘴角終於有了一絲笑意。幾片花瓣順著風兒飄飛在她的身畔,著實將她襯成了脫塵的仙子。

然而這一清新畫面卻僅僅維持了幾秒。

忽然,瑾瞳的身體劇烈顫抖了幾下,向前猛地乾咳了幾聲,瞬覺全身乏力,於是她便趕忙坐下身去,運起體內真氣來。

須臾,豆大的汗珠從瑾瞳精緻的臉上滑落,面色開始變得蒼白。

一片桃色的煙霧在瑾瞳周圍籠罩,顫抖的嬌軀遲遲沒有緩過來。元神震蕩之際,瑾瞳彷彿陷入了一片黑暗。

「瑾瞳姑娘,既然身體有恙,何必還來參加比賽呢?」一陣富有磁性的男性聲音傳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輕柔的真氣,夾雜著治癒靈魂的光明屬性,一點一點融入了瑾瞳的背部。

瑾瞳只覺背部負重感消失不見,勉強睜開美眸,看見男子的那一刻,如玉般的美眸變得閃亮了幾分。

「你……來做什麼?」瑾瞳忍著虛脫感說著,此刻的她感到有些驚詫,也帶著一絲輕微的喜悅。

游玄皓邪魅一笑,手作摸後腦勺狀:「看你平時總是和那個叫碧雲的小白菜在一塊,現在突然單獨行動,我想你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說著指了指自己的腦門,「可能是我直覺太准吧,畢竟現在臨近比賽,正常情況下絕對不會像你這樣一個人走開。」

瑾瞳勉強笑了笑,道:「所以你就像一個跟蹤狂一樣跟了過來……」

游玄皓目光上揚:「這話說的……我只是擔心你在咱乾雲仙山水土不服,僅此而已。如果真是這種狀況,我的聖水倒是可以幫到你。」

瑾瞳笑著搖搖頭。「此物太過寶貴,我有些捨不得……」

「這有什麼捨不得的,你要是還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你啊!那個……你不會是失血了吧……我記得仙道女修士為了煉精化炁,早就該斬赤龍了啊……」游玄皓故作驚訝狀。

瑾瞳被游玄皓的話咔到,看著游玄皓那副不正經的嘴臉,捂著嘴笑了笑,突然一下子氣息不穩,全身微顫,說不出話來。

游玄皓仔細觀察著瑾瞳的癥狀,卻是看不出什麼名堂。「這樣哈,我用源天功再幫你聚集一些元氣,好好支撐一下,待會要是不能上場,我去給你請假。」

說罷運起源天功,將這桃樹林的天地元氣彙集於游玄皓手心。接著手輕輕一揮,元氣向瑾瞳身體涌去。

「你還能說話么?告訴我現在什麼感覺。」游玄皓道。

瑾瞳眨了眨水靈的眼眸,用逐漸由細微變得清脆的聲音道:「感覺好些了……我的九離萬化仙心每個月都會出現一次異常,不過比起之前幾次已經是越來越輕了。開初時候長老們有為我治療,不過毫無效用,我便騙他們說早已康復……」

「如今突然仙心亂顫,只有純凈的天地元氣才能緩解,所以我才到這個少有人行的地方來。方才賞花便是為了放空身體,好緩解體內真氣的暴亂。你的源天功真是幫了我大忙,謝謝……」

游玄皓點了點頭:「嗯嗯,一口氣說這麼多話,看樣子你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了。那我就先走了,待會的比賽毫無懸念,好好表現吧少女!」

說著便快步離開,又突然轉過身來:「你還是喝一點聖水吧,對你有好處。」

接著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瑾瞳握著從錦囊里取出的小玉瓶,俏臉微紅,目光溫柔地望向游玄皓離去的背影。

「我…..原來還是有人關心的么……」

……

曾不能此刻緊張地用筆飛速計算著上場后可能發生的各種情況,可無論如何都是同一個結果——自己的大能巫術完全不是瑾瞳的九離萬化仙法的對手。

「曾老弟!」游玄皓老遠便喊道。

曾不能抬起頭,看見了滿臉興奮的游玄皓。

「師兄你有事么?剛剛你不是去跟蹤,哦不,去關心風吟仙山的瑾瞳師姐了么?」曾不能問道。

「是啊!」游玄皓乾脆地答道,「說實在的我就是去跟蹤她了嘛!沒想到她真的是臨場出了問題,所以你現在的勝率已經達到了差不多三成了——意不意外,開不開心?」

曾不能尷尬地笑著點點頭。開心個毛線啊!她就算斷了只手也不是我可以戰勝的啊!

「游師兄,對於瑾瞳師姐……你怎麼看?」曾不能為了擺脫尷尬,只好和這個比自己小五六歲卻要尊稱為「師兄」的傢伙聊點別的。

游玄皓歪了歪腦袋,思考了一下,道:「沒怎麼看。雖說對人冷了一點,長得倒是清純可愛,可惜我還如此年幼,現在並不打算找道侶,不然她一定在考慮範圍之內,可以暫列前幾位。」

曾不能偷偷翻了翻白眼。年幼?你這脫衣有肉穿衣顯瘦的異域帥哥俘獲了這麼多少女人的心,難道說她們都有戀童癖不成?!

游玄皓接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錦囊,說道:「喏,我給你一個錦囊,不到要輸的時候千萬不要打開,這是我唯一能幫到師弟你的了。」

曾不能接過錦囊,看著上面「絕密★啟用前」幾個大字,暗自覺得這游玄皓師兄還是有些靠譜的。

……

兩刻鐘時間一過,瑾瞳和曾不能一同上了對戰台。

風吟仙山這邊,無數推崇的目光有如聖光一般投向一身藍色廣袖水仙裙衫的瑾瞳。這邊歡呼聲不斷,乾雲仙門這邊卻是靜若止水。

游玄皓遠遠望去,見瑾瞳臉色恢復如初,心中好像變得輕鬆了一些。

雙方做了請的姿勢,便開始了比賽。

比賽一開始,曾不能便取出了一個暗黑色香爐,其上三根香燒得正旺。無數靈符從曾不能手中撒出,閃過黃色的光亮,瞬而在曾不能周身築起了結界。

瑾瞳把眼睛一閉,仙心運起,只見九把赤色的利劍憑空出現,帶著燃燒的烈焰極速飛向曾不能的結界。

美眸一睜,曾不能的結界瞬間破碎,化為齏粉。

「曾不能修鍊的是仙道巫術,比起外道的巫術來說簡直是不足為慮,只需以快破招,便可做到秒殺。」這是賽前羅鶴對瑾瞳說的。

然而曾不能也不是這麼容易擊敗的。畢竟內門第一的頭銜在這,不能,才是大能。

接著曾不能趕忙用利刃劃破手指,一滴鮮血滴入香爐之中,捻起訣來,瞬間黑氣散發,一下子瀰漫在整個對戰台上。

大能巫術奧義——檮杌之噬,發動!

擂台之上,黑氣慢慢匯聚,化作一隻兇狠的巨獸,高几十尺,人面虎足,獠牙鋒利。

瑾瞳見狀,氣息莫名有些虛了,便連忙向後退了幾步。她知道,自己還未曾完全恢復實力,如今被黑氣嗆到,實在有些不適。

巨獸檮杌向瑾瞳緩緩靠近,口吐黑霧,眼放凶光,大吼一聲,嚇得觀眾席上許多年輕修士差點沒逃走。可惜曾不能的真氣雖在迅速地消耗,檮杌的速度卻怎麼也快不起來。

就在檮杌張開大口準備將瑾瞳吞噬的時候,瑾瞳手中紅光一閃,一把血紅色寶劍執於手中,揮出三丈紅色劍光,迎向了檮杌的大嘴。

轟——

隨著一聲驚天巨響,那巨獸化作一團黑霧,逐漸消散。法術潰散,曾不能瞬而吐出一口血來,元神劇震。

「你的巫術結界防禦力不錯,但是擋不住我的鳳靈九劍,你的奧義巨獸也十分強悍,但是在我的寶劍曼珠沙華面前,什麼也不是。」瑾瞳冷冷地道。

接著瑾瞳揮舞寶劍,一道血色劍氣準備攻向不知所措的曾不能。

就在曾不能正準備放棄之際,他忽然想起了師兄準備的錦囊。太好了,或許還有轉機!

連忙打開一看,只見一張宣紙上面「快點投降」四字寫得龍飛鳳舞,韻味十足。

然而此時已是來不及另作思考了!劍氣襲來,勢不可擋!

「我認輸!」曾不能看著眼前越來越近的恐怖劍氣,聲嘶力竭地喊道。

轟——劍氣被裁判步塵的金光護罩擋住,曾不能輸掉了比賽——和大多數人預想的一樣。

拿著那件做工精緻的錦囊,曾不能面如死灰,緩緩看向游玄皓。

「曾老弟啊,如果你要怪我的話就怪吧,我已經為你選擇了最佳的應付手段了。當時的情況,除了認輸絕對不允許有第二種選擇——如果有,那就是選擇死亡。」游玄皓滿臉認真地道。

曾不能點點頭,感受著扎心的痛苦久久不能自拔。果然是毫無勝算么?最後竟然敗得如此徹底,沒能像個戰士一樣死拼,這種結局真讓人不好受啊……

這時,瑾瞳走了過來。

「你的法術很不錯,不過技巧方面確實還有待提高。」依舊是冷冷的聲音。

接著看向游玄皓,本就恢復紅潤的小臉變得更加紅了:「游玄皓,謝謝你。」

游玄皓一愣:「謝我幹啥,我啥都沒做啊?」

瑾瞳笑著搖搖頭:「你的聖水確實幫了我大忙……「

游玄皓微笑道:「就為這個?我說過,這只是對朋友的一點小心意罷了……」

話音未落,瑾瞳忙說道:「你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這麼關心我的男人,我……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摯友,最好的那種……我知道我可能想得太好了,你可能不太能理解我在說什麼……這件事,可以么?」說罷羞澀地低下了頭。

「當然可以!」游玄皓第一次看見瑾瞳這麼可愛的樣子,知道自己可能已經罪孽深重地對瑾瞳展開了攻略,不過也沒有太多想,隨手便使用出了江湖失傳已久的摸頭殺,道,「你這冰臉融化的樣子挺漂亮的,多笑一笑,或許我可以幫你守護一下……」

瑾瞳聽罷,輕輕的點了點頭。「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我就不送了,我師弟的內傷還得由我治治呢。」游玄皓說的內傷,自然是曾不能內心的創傷。

看著瑾瞳遠去,曾不能蹭了蹭一旁的游玄皓:「師兄你這樣撩妹真的好么?」此時此刻比起失敗的不甘,曾不能心中更濃郁的是對現充的憤怒。

游玄皓微微一笑:「誰叫我長得如此禍國殃民。我只是想讓本就該快樂的人去感受快樂——僅此而已啦!」

曾不能卻彷彿吃了無盡狗糧一般,越發覺得扎心了…… 風吟仙山首席瑾瞳,拿下了第二局。

第三局的比試在碧雲和游玄皓之間進行,對於游玄皓來說,這算得上是一次不小的挑戰。對戰風吟仙山的年輕修士,這還是游玄皓的第一次。風吟仙山的功法類別齊全,頂尖功法數不勝數,作為風吟仙山的三師姐,碧雲修鍊的也必然是極其高深的法術。

趁著碧雲更衣,游玄皓偷偷摸摸地向瑾瞳詢問了有關碧雲的戰鬥數據。

碧雲的靜靈仙輪,是一件不折不扣的計算型攻防一體法器。碧雲雖只有築基中期修為,卻已初具算心實力。防禦力雖不及源天功,卻也十分驚人,而游玄皓自認沒有修鍊過強攻性質的劍術,想要破開碧雲的防禦,也不太簡單。

最大的問題在於,運用靜靈仙輪施展的鏡天大衍術,能夠輕鬆估算出遊玄浩接下來兩秒鐘內的各種可能動向,如此一來碧雲便能有所防備,除了硬碰硬之外游玄皓似乎也別無他法。

不過游玄皓倒是覺得自己有些把握,也就沒深入考慮碧雲的各方面的實力了。

「游師弟加油了,這一戰勢必讓他們見識一下你區區一個築基前期的恐怖實力!」斬風拍著游玄浩肩膀道。

游玄皓有些無語:「這話聽起來怎麼不太順耳……『區區』二字太傷人心了,我可是一個只有三年學齡的小學弟,師兄你修道第三年的時候,估計才剛掌握引氣入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