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引使者打著哈哈道:「五小姐的吩咐怎麼可能忘,一定讓五小姐滿意。」

「那就好。」那侍衛身形一閃,立刻不見了蹤影。

接引使者哼著小調,走進橫穿城牆的通道……

幾乎是前後腳,荒野上出現一個騎著黑豹的人影。

正是司徒元策,夜千羽等人今天要來東大陸,他肯定要來接應的。

一大早他就想出門了,結果一直被霍憐兒阻撓,好不容易才逃出來。

到了宮殿門口,他跳下地,一邊將黑豹收進獸寵空間,一邊往裡面衝去。

他一眼就看到了北流殤等人,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還好趕上了!」

不對,怎麼沒看到千羽?

他頓時心都涼了:「千羽沒通過天賦測試?」

墨小弟白他一眼:「我們先測的,師父等會兒就過來了。」

司徒元策乍一聽,還以為人太多了,分了兩批測,不解地問道:「她怎麼不跟你們一起?」

墨小弟再白他一眼:「男的先測,女的后測。」

司徒元策恍然大悟,男女原來是分開測試的?

感覺有點怪怪的,不過他並未放在心上,而是急忙問道:「你們誰是六級修鍊資質?」

城牆上點起的狼煙,他看到了。

光是天賦屬性很好,比如說三系同修,是不夠格點起狼煙的。

畢竟修鍊資質才是王道。

只有六級修鍊資質,才夠格點起狼煙!

他實在心急,沒等人回答,就將目光落在北流殤身上:「是你吧?」

北流殤的實力,他是見識過的,玄尊境界,居然可以和兩個玄宗境界打不落敗,說是變態也不為過。

「不是!」墨小弟搶著回答,然後指了指自己、張靈玉和墨修竹,「我們三個才是!」

司徒元策直接呆掉了,他最看好的北流殤竟然不是六級修鍊資質,小屁孩和悶葫蘆反而是六級修鍊資質……

小屁孩指的最後一個人,他沒見過,不過和小屁孩長得挺像的,應該是小屁孩的哥哥……

小屁孩也太好命了,兄弟倆都是六級修鍊資質……

而且,一下子出了三個六級修鍊資質……

他不禁羨慕嫉妒恨了:「你們還讓不讓人活了?」

墨小弟說道:「我們其實沒什麼,真正不讓人活的是殤師父,他把天賦水晶都撐爆了!」 司徒元策又呆掉了,把天賦水晶撐爆了?那不是和聖主大人一樣?

他就說了,北流殤怎麼可能被小屁孩和悶葫蘆比下去……

不知道千羽會測出來什麼結果,依照他的感覺,至少也是六級修鍊資質吧……

嚶嚶嚶,他要自卑了,他只有五級修鍊資質,一個個的,全比他強……

……

接引使者回到接引殿後,讓手下將等在外面的女生帶進來。

依舊是一個一個輪流上前測試。

只不過,他要求,在測試前,報上自己的名字。

他的幾個手下,都感到有些奇怪。

根本沒必要報名字啊,能通過的只有寥寥幾個人,往年都是等測試完了,摸骨齡的時候再問名字。

還有另外一點很奇怪,往年男女是一起測試的,今年卻是分開測試。

也不知道接引使大人怎麼想的,搞這麼麻煩。

接引使者這麼做,當然是有理由的。

事實上,是霍家五小姐霍憐兒吩咐他這麼做的。

男女分開測試,男的先測,女的后測。

女的在測試前先報名字,如果是叫「夜千羽」這個名字,就啟動提前設置好的機關,讓她測試失敗!

很快,一大半的人測過去了,只出了一個五級修鍊資質。

接引使者看著剩下的幾個人,哪一個會是夜千羽呢?

就在他神遊天外的時候,一個蒙著面紗的女生走上前。

「洛傾雪。」女生報出自己的名字后,將手覆在天賦水晶上,注入一絲玄氣。

第一格很快被點亮,三種顏色纏繞,也就是說,三系同修?

接引使者頓時回過神來,專心致志地盯著天賦水晶中光亮的上升。

三系同修可以說非常好了,給點力,突破到第五格!

如他所願,天賦水晶中的光亮緩緩上升,充滿了第四格后,突破到第五格。

甚至於,繼續充滿第五格,又突破到第六格!

又出一個六級修鍊資質!

這已經是第四個六級修鍊資質了!

今年這人才真的是爆棚了!

接引使者說了幾句恭維話后,繼續測試。

很快,只剩下一個人了。

接引使者心道,這最後一個,肯定就是夜千羽。

他猜對了,排在隊尾的確實是夜千羽,而夜千羽排在隊尾是有原因的。

左影和端木祈出去后,將裡面的情況說了一遍。

白沉聽了之後,傳心聲給夜千羽。

「羽兒,我和你說過,聖族之人,天賦都非常高,事實上,聖族之人,人人都是九級修鍊資質,人人都可以成神。」

「那塊天賦水晶,應該是中級天賦水晶,三格為初級天賦水晶,六格為中級天賦水晶,九格為高級天賦水晶,你測天賦,其實應該用高級天賦水晶。」

「也就是說,你會和北流殤一樣,把天賦水晶撐爆,你排到隊尾吧。」

為了不影響其他人測試,夜千羽按白沉說的,排到了隊尾。

終於輪到她了,夜千羽走上前。

要不要提醒大家躲避水晶碎片呢?

想了想,還是算了,她說出來不一定有人信。

而且,頂多造成點皮肉傷,又出不了人命。



晚安╭(╯^╰)╮ 接引使者就站在石台後面,石台遮擋住他大半個身子,他手指悄悄一撥動,提前設置好的機關就啟動了。

天賦水晶表面悄然出現一層肉眼看不出來的薄膜。

只要有這層薄膜在,不管測多少次,都是設定好的結果。

夜千羽毫無察覺,將手覆在天賦水晶上,注入一絲玄氣。

第一格很快被點亮,三種顏色纏繞,代表代表木系的綠色,代表火系的紅色,代表風系的青色。

那些被淘汰的女生,紛紛驚呼出聲。

又一個三系同修,該不會又要出一個六級修鍊資質吧?而且有木系和火系,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

夜千羽卻是驚呆了。

她明明是九系同修,怎麼只剩下三系了?

接引使者開始表演。

他裝模作樣地盯著天賦水晶中光亮的上升,表現出很感興趣的樣子。

但事實上,他早就知道了結果,光亮會停在第四格的中間。

這個叫夜千羽的丫頭,三系同修,其中有木系和火系,可以說天賦屬性非常好了,說不定就能達到五級修鍊資質,可惜她不長眼,得罪了霍家五小姐。

霍家五小姐前段時間似乎去了一趟西大陸,這個叫夜千羽的丫頭應該就是那時候得罪了霍家五小姐。

天賦水晶中,光亮緩緩上升,最後果然停在了第四格的中間。

接引使者裝出惋惜的樣子:「木火風三系,非常好,可惜只有四級修鍊資質,你被淘汰了。」

那些被淘汰的女生,本來很羨慕嫉妒恨夜千羽。

這會兒非但不羨慕嫉妒恨了,還生出來一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

你比我們多兩系又如何?你能當煉藥師又如何?還不是和我們一樣,被淘汰了,要和我們一起回家。

夜千羽微皺眉頭,她明明是九系同修,卻只測出來三個系,明明是九級修鍊資質,卻只測出來四級修鍊資質,這塊天賦水晶很明顯被動了手腳。

說實話,她很詫異,她人還沒到東大陸呢,就有人給她使絆子。

會是誰?

她想到兩個可能。

洛老頭或者霍憐兒。

不過還是霍憐兒的嫌疑比較大。

她和洛老頭的矛盾是今天剛加深的,因為霍天一將旅店送給了她,而她將洛老頭開除了。

洛老頭就算要給她使絆子,時間上根本來不及。

而霍憐兒在時間上就很充裕了,說不定,霍憐兒就是為了對付她,才提前回東大陸的。

至於霍憐兒為什麼給她使絆子,一定是為了司徒元策,但天地良心,她和司徒元策清白得不能更清白。

接引使者見夜千羽不出聲,又開始演。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的修鍊資質不可能只有四級,天賦水晶可能有問題?你要接受事實,天賦屬性好,不代表修鍊資質高,以前就有過這樣的例子,三系同修,修鍊起來也挺快的,但只有三級的修鍊資質,還不如你呢。」

夜千羽冷冷看他。

如果她只有三系同修,說不定真的被忽悠過去了。

霍憐兒以為她是三系同修,就搞了一個三系同修的假結果出來,殊不知,她其實是九系同修。 接引使者演上癮了,又道:「這樣好了,剛才測過的人當中,隨便誰上來再測一次,就能知道這天賦水晶是有問題,還是沒問題。」說著他目光一掃,「誰願意?」

那些被淘汰的女生,都有些不願意。

天賦水晶好好的擺在那,又沒人亂動,怎麼可能出問題?

她們可不想再測一次,丟臉丟一次就夠了。

唯獨洛傾雪出聲了:「我願意。」

她有一種感覺,夜千羽比她更優秀,卻只測出來四級修鍊資質,這讓她很是詫異。

雖然已經沒辦法繼續和夜千羽做朋友,但她真的希望夜千羽能好好的,一切順遂。

她走上前,將手覆在天賦水晶上,注入一絲玄氣。

第一格很快被點亮。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緩緩上升的光亮,希望是天賦水晶出了問題,但讓她失望的是,她再測一次的結果,和剛才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天賦水晶沒出問題,夜千羽真的只有四級修鍊資質。

洛傾雪很想安慰夜千羽兩句,但這種時候的安慰,很容易被誤解成假惺惺,她什麼也沒說的走回通過者的隊伍,眼底十分黯然。

夜千羽在心裡微嘆一口氣,洛傾雪真的很不錯,但她也真的沒辦法和洛傾雪做朋友。

洛元洲也就罷了,替嫁的事可以揭過,但洛老頭是怎麼也無法跨過去的一道坎,洛老頭需要聖陰之體救治女兒,而她是聖陰之體,一個搞不好,她和洛老頭的矛盾就會激化。

接引使者捋著山羊鬍子道:「洛小姐已經證明這天賦水晶沒問題,這下子你該死心了吧?」

夜千羽回了他四個字:「我不死心。」

接引使者嗤笑了一聲:「人呢,要有自知之明,該認命的時候就要認命,你要是真不死心,可以再測一次。」

在洛傾雪測試前,他將機關關閉了,如果這個夜千羽還要測,他再將機關打開就行了。

夜千羽笑了笑,眼底幽然深不可測:「我不測了,不過,你知道鴛鴦鴆壺嗎?」

接引使者心裡一咯噔。

鴛鴦鴆壺他當然是知道的,酒壺中間有一隔斷,將壺口一分為二,一邊放沒毒的酒液,一邊放有毒的酒液。

只要撥動壺柄上的轉珠,就可以倒出沒毒的酒液,或者有毒的酒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