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唐導就給三個主演好好講了講劇本。

的確是三個主演,雖然霍仁的角色在劇中不太突出,但是他是作為男二算的,其實按照和女主的關係應該是男主,只是戲份太少,而且也沒有和女主在一起才算的男二。 開始拍攝之後進程很順利,在唐導的劇組裡作妖幾乎是等於作死。

不過最讓人意外的是葉靈,只要和葉靈搭戲幾乎都是一條過,很少有NG的,就算有也都不是葉靈的問題。

葉靈的效率這麼高,其他人也都不好意是出錯,因此一個個都卯足了勁,效率直線上升。

不過半月戲份就過半了,這期間聞柔也安安分分的拍戲,因為勤奮讓眾人的印象改觀不少。

只不過最後還是出事了。

葉靈和聞柔爭淳韻這個角色的事被爆了出去,而且還是往葉靈仗勢搶角的方向引導。

這事僅僅一夜就成為了熱搜榜第一。

#Y姓明星仗勢欺負新人W姓明星,強勢搶角#

葉靈並沒有關注微博,所以這事她完全不知道。

「葉靈,你放心,我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沈筠安慰道。

「嗯?」葉靈疑惑的看向沈筠,「發生什麼事了?」

「你不知道?」跟著過來的霍仁有些驚訝,將手機微博打開,調出熱搜第一遞給葉靈,「就是這事。」

葉靈接過手機,看著上面的微博,基本上都是猜疑和指責他的。

博主自稱是《無奈情無份》劇組的工作人員,親眼見到葉靈欺負聞柔,而聞柔被欺負了還大度的將錯攬到自己身上,而且淳韻這個角色唐導本來定的是聞柔,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最後開拍是淳韻的飾演者是葉靈,而聞柔不過得了個女四的角色。

這一篇微博義正言辭,還有葉靈抓著聞柔手的照片。

「沒事。」葉靈將手機還給霍仁。

這篇微博倒是值得深思,如果這是聞柔授意的,那她真不知道手該說聞柔蠢還是聰明了。

「這事很可能就是聞柔做的。」沈筠皺眉。

「這事不是她做的。」葉靈淡淡的說,這樣太蠢了,「不過應該是她引導授意的。」

「那也是她在暗中搞事。」霍仁嗤笑,同時還有擔憂,「她這麼一弄,其他人肯定會誤會你了。」

霍仁的話還算委婉的,什麼叫誤會,簡直是全網罵,其中就算有給葉靈說話的理智群眾也都被打上了腦殘粉的標籤。

「聞柔自己做不到這種程度。」沈筠非常的肯定,「她後面絕對還有人。」

「我知道,這事唐導不會不管。」相比於沈筠和霍仁的擔憂,葉靈則是放鬆的不得了,可以說完全不在乎。

果不出葉靈所料,唐導在看到微博上的腥風血族之後立刻找到了葉靈。

「網上的事你不用在乎,交給我,你安心拍戲就可以了。」唐導的整張臉都是黑的。

這一篇微博雖然是針對葉靈的,但是唐導也是被波及了的。

這裡面可是暗示群眾唐導也是不公平,只要好處夠,也是可以壓人隨便找演員的。

「唐導放心,我肯定好好拍戲。」

得了葉靈的保證,唐導又風風火火的離開了。

聞柔看到葉靈被全網罵並沒有太開心,她不傻,這一篇微博雖然讓葉靈被罵的同時讓她賣了一波慘。

但是她現在還在劇組,唐導就算不換掉她,她也絕對沒有好日子。

「你怎麼現在就發了?」聞柔怒怒氣沖沖的播出一個電話質問道。

對面卻完全不在乎聞柔的怒火,「聞小姐,我認為現在發很合適,要是等聞小姐出了系統,這幾乎就沒用了。」

「但是你這樣會毀了我的!」

「只要聞小姐自己不承認,除了我兩就不會再有人知道這事和聞小姐有關。」那邊男人雖然在給聞柔出招。

但是若是能看到那人的表情就會知道,那人一點也不在乎聞柔,他做這些完全沒有顧及過聞柔。

聞柔咬了咬牙,最終還是聽那個男人的,只要不承認就好了。

聞柔到達劇組就被唐導叫去了。

葉靈不知道唐導和聞柔談了些什麼,但是再出來之時,聞柔的表情不太好。

這些流言很好澄清,只需要將葉靈和聞柔拍戲的片段傳到網上就可以了。

這其中的差距,只要不是腦殘都可以看出來。

唐導:我選葉靈作為主演完全是因為她的演技,絕對沒有除演技外的其他內幕,劇組和我私人都會寄送法院傳票的。

在微博後面附帶了葉靈和聞柔分別的拍戲片段。

淳淳的韻:真的是神他媽的「除演技外的其他黑幕」,這微博不是唐導本人發的吧。

寂夏之夜:葉靈小姐姐的淳韻真的好有感覺,雖然還不知道完整劇情,就沖這演技我追了。

紫幻:雖然兩人演的不是同一個人角色,但是明顯可以看得出葉靈的眼睛比聞柔的要好。

狗狗的狗:都說了不是同一個角色了,說不定聞柔演淳韻要比葉靈的要好呢。

你大爺:樓上是在開玩笑嘛!樓上以為演技是什麼?聞柔演的名下只是算好,但是和葉靈比起來卻是差多了,就算她演淳韻也絕對沒有葉靈的好。

……

兩段視屏一出,網上的評語瞬間就改變了,雖然還有水軍想要帶話題,但是唐導這邊也是請了水軍的。

這件事算是間接的給劇組宣傳了一番,唐導並沒有追究這事是誰做的,葉靈也不在乎,見主要人員都沒有什麼意見,其他人就更沒有意見了。

劇組再次恢復了平和,但是這只是暫時的,表面上的。

敏銳的人明顯的感覺到唐導對於聞柔特別不喜歡,再聯想到那篇踩葉靈的微博,幾乎所有人都明白是怎麼回事。

經過這件事,聞柔好不容易扳回來的印象又回去了,這一次更加的差。

聞柔心中氣,但是缺不敢耍脾氣,先在還是被孤立,如果被趕齣劇組,那她才真的叫完了。

因此不怎樣,這一部戲她絕對要拍完。

這一次的事告訴她,她還是太衝動了,她應該再好好的規劃才動手的。

聞柔想要先安分的拍戲,但是她之前找的搭檔卻不希望這一部電視好。

關於葉靈搶角的事還沒有過多久,就又出了別的事。

淳韻的服裝壞了。

唐導這下子真的是完全怒了,之前的事是聞柔找人做的,但是這件事卻絕對是說明劇組有叛徒。 「你放心,這事我一定給你個交代。」唐導黑著臉,聲音非常的沉,「你的戲先停了,就當休息一段時間。」

葉靈看著毀壞的服裝,眼瞳異常的黑,「好。」

唐導離開之後葉靈就給菱寧傳音,【這事是誰做的?】

【天娛的金牌經紀人方負欲。】

「天娛,方負欲……」

「呵~」

這是原主的公司,而方負欲和原主經紀人的關係很好,這一出是為了什麼她也就明白了。

【方負欲和聞柔有聯繫。】

對於這個消息葉靈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將證據收集好,找時間發出去。】

【是。】

葉靈回到酒店之後,又開始了宅的生活。

「主人!」一直安靜趴在葉靈旁邊的菱寧突然站了起來。

「扶晏有危險!」聲音很急,可見這個危險不小。

「……」葉靈這才想起來她來了這個世界之後就沒有管過扶晏了,「在哪?」

「G市。」菱寧的語氣有些虛。

「直接瞬移過去。」葉靈放下書說,雖然看著表情沒變,但是眼神卻是更加的冷了。

「是。」菱寧不敢反駁,直接打開了空間通道。

在這種完全科學的世界,瞬移是很耗費能量的,而且稍不注意就可能被困在虛無空間里。

葉靈沒有任何猶豫就踏進了黑漆漆的通道,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就出了通道。

就算是葉靈,也在出通道的時候感覺到一陣失重感,站在原地抬手揉了揉太陽穴緩了一會才睜開眼睛。

葉靈到的地方是一段處于山上的公路,公路上沒有車,也沒有監控。

不等葉靈問,菱寧自發的帶路,只是走了不到百米,一個轉彎就看到了撞到山體上正在冒煙的黑色車。

駕駛座上的人還沒有暈,正在掙扎的要開門下車,但是卻也快暈了,手動了幾次都抬不起來。

葉靈走過去,拉了下門,沒有拉開,和車裡的男人對上目光。

有點可怕。

頭上的血在臉上畫了幾道血紅的印記。

葉靈和男人對視兩秒,握著車門的手猛地用力。

「咔嚓!」

「嘭!」幾乎是接連的兩聲,剛剛還打不開的車門直接砸到了不遠處的路中間。

男人的眼神有些許的震驚和驚恐。

這是人能做到的嗎?

這裡毫無人煙突然出現一個小姑娘就已經夠奇怪的了,現在這個小姑娘還徒手拆了車門,就更加的驚悚了。

司奕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還沒出聲,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葉靈:「……」

菱寧:「……」

「這樣正好,就不用主人親自親自動手了。」

「嗯。」

葉靈伸手,看著男人身上的血跡,不動聲色的握住男人衣服乾淨的地方,將男人提了起來。

菱寧:「……」

菱寧直接打開空間通道,和葉靈一起走進通道。

「嘭!」出通道的一瞬間,男人直接被砸到了地上。

葉靈:我不是故意的。

葉靈探了探男人的鼻息,雖然弱,但是還活著。

「送醫院去吧。」葉靈站起來,淡定的說。

「怎麼解釋?」

不得不說,這事個問題。

葉靈揉了下眉心,手一翻,一顆丹藥出現在葉靈的手中,然後餵給地上的男人。

同時迅速的走進一旁打開的空間通道。

「轟!」

在踏出通道的一瞬間,一道雷就砸了下來。

葉靈猛地往旁邊一躲,雷擦車葉靈的衣邊砸到了地上。

葉靈衣服被擦到的地方出現了一條黑洞,地上多了一個黑洞。

同時下一道雷也砸了下來。

雷一共砸了八十一道才離開,而且頗有些氣急敗壞的意思。

葉靈的臉色也不太好。

「這次回去之後準備些低等的裝備。」

「是。」

菱寧知道葉靈的心情不好,開了空間通道,回到酒店房間之後就團成一團,縮在角落不動了。

葉靈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拿了衣服進了浴室。

等葉靈從浴室出來之時,司奕還是在原地沒有醒。

看著地上滿是血的人,葉靈的臉色僵了一瞬間。

也不知是該醒了,還是葉靈的眼神太過於灼熱,地上的男人動了一下,睜開眼睛。

在睜開的一瞬間特別的凌厲,但在完全睜開,看見眼前的事物之後就化為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