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名第五的學員叫莫無星,金仙後期,最強攻擊力可達到六萬六元力。

排名第六的學員叫古天澤,金仙後期,最強攻擊力可達到六萬二千元力。

排名第七的學員叫李嬰蘭,金仙中期,最強攻擊力可達到六萬元力。

排名第八的學員叫殷鵬,金仙中期,最強攻擊力在五萬元力左右。

排名第九的學員叫申公田,金仙中期,最強攻擊力在四萬元力左右。

排名第十的學員叫東龍,金仙初期,最強攻擊力在三萬兩千元力左右。

獲知十大學員的信息后,陳寶寶有些受打擊,她原本以為十大學員的差距並不算大,但除了排名第十東龍外,其他九名學員的實力都超過了四萬元力。

在抵達總院前,她還幻想過擊敗總院的前十高手,現在看來,的確有些坐井觀天。

倒是秦天,雖然震驚於十大學員的實力,但是,他並不害怕,因為他自身的實力就不比他們弱,更何況,他的成長空間還很大。

從三公主那裡弄來將近兩千億仙晶,只要將這些仙晶全部煉化,《禹王煉體法》肯定能達到第九層中期,那時,他肉身基本爆發力應該也能達到七萬元力,如果再達到後期,應該有八萬元力,再將《禹王煉體法》修鍊至圓滿,恐怕,他的肉身爆發力就能接近十萬。

再說各階學員的待遇。

總院有四種待遇,先說普通的地仙待遇,每十年學院可提供一萬學分,總院的學分可比分院的學分的價值高許多,一個學分價值一萬仙晶,一萬學分,就是一億下品仙晶,平均每年一千萬。

而在分院內,即使頂級學員的身家或許也達不到一千萬。

接著是天仙待遇,每十年學院可提供五萬學分。

金仙待遇,每十年學院可提供二十萬學分。

最後是大羅待遇,比如,十大學員都享受的大羅待遇,每十年可領取一百萬學分。

不過,學院提供的學分不少,但花費學分的地方也相當多,不管是丹藥、仙器、修行的功法和秘籍都需要拿學分去購買。

除此外,學院還有許多的修行室,也需要耗費學分才能進入。

比如,重力修鍊室,裡面的重力經過的特殊的改造,其中又分為肉身重力室和靈魂重力室。

進入肉身重力室裡面的重力就會作用在身軀內外,在裡面修鍊,效果會更好,當然,價格也不便宜,肉身重力室一日十個學分起,仙嬰重力室二十個學分起,仙魂重力室三十個學分起。

當然,學院內耗費學分的地方很多,但賺取學分的方法也有不少,每天,任務殿都會頒布許多任務,只要完成任務,就能獲得學分。

「董少成回來了!」

突然,黃長青闖了進來,激動的道。

「走,我們過去!」

秦天一揮手,就帶著眾人殺向董少成的宿舍。

「敲門!」

黃長青上前,一腳踹在了董少成的院門上。

很快,院門打開,露出了董少成陰沉的臉,他的目光飛快掃過眾人,最後露出一抹冷笑:「居然是你們這群兔崽子,怎麼,吃的苦頭還不夠嗎,居然還敢找上門來!」

「董少成,我要挑戰你!」

陳寶寶跳出,指著對方道。

「不知死活,老子成全你!」

董少成很是不以為然,但剛交手,他就被陳寶寶一巴掌給抽飛,接下來,他就淪為了陳寶寶的沙包,最後整個人都腫了一圈。

即使如此,陳寶寶也沒有放過董少成,命人監視他,一旦入住別的宿舍,她馬上帶人殺上門去,繼續挑戰,又將對方一番胖揍。

接連數次下來,董少成絕望了,再也不敢去找新的宿舍,只得老老實實的停留在花園裡。

一時間,陳寶寶的大名迅速在新生中傳開。

在接下來的數日,各路分院的頂級學員紛紛趕來總院報道,最終人數突破到了一千六百人,值得一提的是,明玄天武的詹台明月和趙傳奇也來了。

某座老生宿舍的大廳內,聚集了一群老學員。

為首的是名黑衣女子,此女神情嬌媚,顧盼之間,舉手投足都釋放出一股巨大的誘惑力,此女叫秦香月,擁有金仙初期的修為,同時,她還是莫派的主事人。

莫派乃十大學員排名第五莫無星組建的派系,他為首領,不過,這個首領平時不管事,由秦香月主事。

「秦學姐,最近一段時間,一群新生鬧得比較凶,我覺得該警告下他們,讓他們知曉總院不是他們能夠折騰的地方!」

坐在秦香月左首第一位的銀袍青年男子沉聲道。

「這事我也有所耳聞,那個陳寶寶的確實力很強,要鎮壓她不容易,不過,卻可以將她拉入我們的派系!」秦香月不急不緩的道,盡顯慵懶。 「拉新生入我們的派系?」

銀袍男子眉頭微微一皺:「是不是太抬舉她了?」

秦香月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眼光放長遠點,對方才地仙圓滿,一身實力就可比普通的金仙初期,潛力很大。

不過,資質潛力越好的人,往往就越傲氣,這陳寶寶如今隱隱已經有不將老學員放在眼裡的趨勢。

所以,就算我們要收服她,也要狠狠壓壓她的傲氣,讓她知曉,總院,不是她一個新生能玩得轉的!」

「月姐,鎮壓新人的事,我最喜歡了,不如,由我去壓壓這個陳寶寶!」

坐在右首的一個身材嬌小,但身材傲人的青衣蘿莉少女道。

此女叫鳳小宛,乃莫派中僅次於秦香月的高手,和銀袍男子端木秀的實力相當,也都擁有金仙初期的修為。

聞言,秦香月卻有些猶豫,因為這鳳小宛太喜歡玩了,她真擔心對方一不小心就將陳寶寶給玩壞了,到時候再想招攬對方就不容易了。

想到這裡,她面色微微一沉:「你去可以,但是得收斂點。」

「放心。」

鳳小宛眼中閃過一抹銀亮之色:「我一定不會把她徹底玩壞的!」

「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大家都回吧!」

秦香月揮揮手。

眾人聞言,紛紛起身離去。

某座新生宿舍的練功室內,秦天盤坐於其中。

半晌后,他緩緩睜開了眼睛,《禹王煉體法》達到第九層后,他就能直接感應到法則之力的存在,於是,他嘗試著打算將法則之力納入體內或者靈魂中。

但數次嘗試下來,這些法則之力就好似鏡中之月,無論他使用什麼樣的辦法,都無法將其納入體內。

「看來,要想吸收法則之力,多半需要獨特的辦法!」

想到這裡,他就想要去學院的藏經閣尋找答案,可惜,學院的學分還沒有發下來,而進入藏經閣則需要學分。

這幾日陳寶寶風頭很盛,隱隱有成為新生第一人的趨勢。

這日,她帶著幾名新生再次來到了老生的宿舍區,準備繼續找老生的麻煩,忽然,一個身材嬌小的蘿莉少女出現在了前方,並笑盈盈的看著她。

陳寶寶眉頭一皺,不過卻沒有理會對方。

就在她與對方擦身而過之際,她身後傳來數聲「噗通」聲,卻是跟在她身後的幾名新生全部栽倒在地,暈迷了過去。

接著,陳寶寶也感到一陣眩暈襲來。

「不好!」

陳寶寶暗叫一聲,仙識瞬間掃遍全身,她發現體內多了一股黑色的氣霧。

很多人都有一種誤區,仙人不會中毒。

毒藥是葯,仙藥就不是葯了?

既然仙藥能讓仙人增長修為,毒藥自然也能毒倒仙人。

而鳳小宛就是個用毒的高手。

陳寶寶體內的能量瘋狂的涌動,最終,還是將體內的毒素給全部驅除體外,卻發現,那個擁有一副蘿莉臉的女人卻消失不見了。

「該死,別讓我抓到你!」

陳寶寶惡狠狠的喊道,隨後幫助那群被毒暈的傢伙驅除了毒素。

看著離去的陳寶寶一行人,鳳小宛眼神中充滿了興奮,因為那陳寶寶居然在中了她的迷魂散之後,居然沒有暈倒,要知道,就算天仙圓滿中了這種毒,也只能乖乖的暈倒,讓她為所欲為。

想到這點,她忍不住低語道:「或許可以拿她多測試幾種毒藥!」

半個時辰后,連挑九個老學員的陳寶寶又恢復了意氣風發的狀態,只是,在返回時,她渾身上下突然變得僵硬無比。

「噗通!」

她直接栽倒在地,跌了個狗吃屎。

一時,她差點氣瘋,肉身力量爆發,體內的毒素再次被驅除,然後身形從地上彈起。

「寶寶姐,你沒事吧?」

一個女學員關切問道。

「我沒事!」陳寶寶擺擺手,腦海中又一次閃過那個蘿莉少女的身影,一時,她不由重重的捏了捏拳頭:「別讓老娘抓到你!」

鳳小宛收回仙識,神情卻越發的興奮,果然不出她所料,這個陳寶寶的抗藥性超乎她的想象,居然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化解藥性極猛的殭屍毒素。

接下來回去的路上,陳寶寶已經非常小心了,但還是中了兩次招。

一次,她渾身奇癢不止,差點將渾身皮膚抓爛,另一次,不受控制的傻笑十五個呼吸。

這次,她沒有氣瘋,卻差點氣炸,恨不得將那小蘿莉給大卸八塊。

「嘭!」

秦天有些無聊的站在院子內發獃,院門卻被人暴力踹開。

看著氣呼呼衝進來的陳寶寶,秦天有些訝然:「怎麼,被老生打敗了!」

「我被人暗算了!」

陳寶寶咬牙切齒的道,隨後將事情的經過講訴了一遍。

聞言,秦天眉頭微微一皺,他和陳寶寶都修鍊了《禹王煉體法》,身軀經過一次次蛻變后,早就變得無比的強悍,但陳寶寶依舊中毒,由此可見,對方的用毒水準非常高。

「你打算怎麼辦?」秦天問。

「把那個傢伙找出來,打死她!」陳寶寶惡狠狠道,說話間,還用力的揮了揮拳頭。

「你拜訪下趙瑤!」

秦天給她出主意,這些天陳寶寶挑了不少老學員,想要打探出下毒之人的消息,還得找趙瑤。

沒想到,趙瑤自動送上門來了。

看著臉色陰沉的陳寶寶,她道:「暗算你的應該是莫派的鳳小宛,對方擁有金仙初期的修為,最強的攻擊力超過兩萬,但是,她最擅長的卻是毒功,很多人都會無聲無息的中招,不過,她下毒也比較有分寸,不會讓你身體出大問題,但卻會吃不少苦頭,看來,你應該是被她盯上了,自求多福!」

說完這段話,趙瑤就直接閃人,似乎是擔心被牽連。

「哼!」

忽然,秦天發出一聲輕哼,頓時,周遭的空氣都跟著震蕩了起來,將一縷窺探的仙識給生生震得粉碎,下一刻,他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你就是鳳小宛吧?」

秦天看著坐在一顆大樹的樹杈上的蘿莉少女問道。

「你也是新生?」

鳳小宛有些好奇的打量著秦天,剛才她釋放出仙識窺探秦天和陳寶寶,結果,對方一聲冷哼,就將她的仙識給震碎。

「不錯!」

秦天點點頭,隨意揮揮手,數股無聲無味的細微氣流就被他隨手震散,淡淡道:「收起你的那些把戲,對我沒用!」 《禹王煉體法》晉陞第九層后,秦天就連法則之力都能直接感應到,更別提一些毒素,更何況,以他身體的強度,除非是絕世奇毒,否則根本就奈何不得他。

這下,輪到鳳小宛震驚了,她下毒的手段可說是相當隱秘,甚至就連仙識都無法察覺,對方又是如何發現的呢?

隨即,一股濃濃的興奮感從體內湧出,她沒有聽從秦天的勸告,而是繼續放毒。

但不管她釋放出什麼樣的毒素,都無法真正接近秦天的身體。

至於秦天,也頗感意外,這個蘿莉釋放出的毒素並不是隨身攜帶的,而是直接從身體內釋放出的,頃刻間,她已經釋放了上百種毒素。

「簡直就是一尊毒人!」

秦天的眼神變得有些異樣。

隨後開口道:「都說了,你的這些把戲對我沒用,就不要丟人現眼了,還有,陳寶寶是我朋友,希望你也不要繼續對她下毒,否則,我不介意教訓下你!」

聞言,鳳小宛很是生氣,雖然眼前的傢伙有些怪異,但語氣未免太狂了吧,區區一個地仙圓滿,居然威脅她一個金仙。

於是輕笑道:「好啊,你來教訓我啊!」

「我沒有和你開玩笑!」秦天臉色微微一沉。

「我也沒和你開玩笑!」鳳小宛眼中帶著挑釁。

「好,我成全你!」

話音一落,秦天直接挪移到了鳳小宛身邊,探手抓向她的肩頭,但這時,對方的體內突然冒出數十種毒素,形成了一層毒氣防護罩。

然後,她就那樣看著秦天,眼神中透著戲虐。

但秦天卻沒有絲毫收手的意思,化掌為拳,轟中了對方的肩頭。

「嘭!」

鳳小宛悶哼一聲,整個人倒跌而出,以屁股著地的姿勢重重摔在地面,接著,就是一陣齜牙咧嘴,顯然,這一摔把她摔得不輕。

不過,她馬上就看向了秦天,卻發現,對方的手臂並沒有中毒,依舊保持著正常的膚色。

頓時,她大為震驚,構成毒氣防禦罩的數十種毒素都是她掌握最為厲害的毒素,就算十大學員都不敢輕易沾染,可這個傢伙怎麼會沒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