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頭轟砸在虛空,炸裂出無數裂縫。

「下一次,你會出現在哪裡?」蟻天神絲毫沒有氣餒,環顧著周圍空蕩蕩的虛空。它知道,對方神出鬼沒的術法會消耗大量的能量,一旦對方大意或者疲憊,一擊,它只需要一擊,就能將對方弄死!

然而,十幾秒過去了,周圍虛空依舊空蕩蕩的。

蟻天神:「……」

對方不出來?這就尷尬了。

老子開大了,爆體了,你竟然不跟我打了?

「竟然能夠藏這麼久么?我就饒你一條狗命……」蟻天神身形一動,竟是果斷地朝遠處繼續逃遁。

但也在這時,紅衣少女再次出現在了它的身後,打了一個響指。

噠!

轟隆!

一輪大日轟然炸開!

「殺了你!!」蟻天神的咆哮聲暴起,雙手撕裂太陽,不顧身上的燒傷,神色癲狂地撲向小紅。

小紅嚇了一跳,然後繼續驀然消失。

蟻天神一拳轟去,打了個空氣。

「可惡!!」蟻天神雙目圓瞪,看著周圍虛空。

但周圍好像徹底安靜下來,什麼都沒有,什麼也不會發生。

蟻天神身形一動,把速度催動到極致,朝遠處逃遁。

這時,金色光華再身側閃動。

小紅的身形再次出現!

官家太太 但她還未來得及出手,對方的拳頭就已經轟在面門上了。

小紅驚叫一聲,身子再次消失不見。

蟻天神看到自己的攻擊,竟然又打在空氣中,不由得一陣暴躁。

它繼續逃,然後小紅再次出現,它反擊,小紅躲避。

它又繼續逃,小紅又出現在身側,它不管小紅,然後小紅用太陽把它炸飛……它瘋了般撲向小紅,然後小紅繼續消失。

「啊啊啊啊啊……!!」

蟻天神咆哮著對著周圍的虛空連續出拳。

方圓幾百里的虛空都被它錘得稀巴爛,儼然一副要滅世的景象。

然而,小紅還是沒有出現。

蟻天神快要被小紅逼瘋了,這個小紅簡直就是游擊戰的魔鬼,每一次逃跑都能成功騷擾偷襲到它,而它想要反擊,對方又能極其及時地躲開,它堂堂天神,竟然連打中對方的機會都沒有!

「槽!!」蟻天神爆粗口了,「弄死你,我一定要弄死你!」

它放著狠話,卻沒人回應它,它也不知道該怎麼動手,宛如一個傻子。

「啊啊啊啊……!」蟻天神很崩潰,它咆哮著再次朝遠方逃跑。

這時候,一抹紅衣出現在了它的身前。

蟻天神咆哮一聲,一拳轟去。

但就在這時,小紅沒有突然消失不見,反而同樣一拳轟出。

「破天,太陽拳!」

轟隆!!!

彷彿一輪大日爆開。

蟻天神被這一拳轟退了幾步,手臂也被燒傷。

但小紅更加嚴重,她嬌哼一聲,身子倒飛間還吐出一口殷紅的鮮血。

「哈哈哈……不知死活的東西,一旦被我抓住,你就只有死!」蟻天神覺得狠狠出了一口惡氣,正欲繼續追擊。

小紅卻笑著說道:「你以為我是躲不過去,才跟你打一拳的嗎?」

「什麼?」蟻天神突然臉色一變,緊接著看向身後。

一個個龐大恐怖的氣息,正在快速逼近,並且從各個方向包圍它。

「我是為了讓我的小夥伴,快點追上你,這才用攻擊拖住你呀!」小紅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笑道,「蟻天神,你的末日來了!」 「吼!」一聲龍咆哮震天懾地。

「哈哈哈……你的蟻族都被我們弄死了,你還有臉繼續逃嗎?」蕭屠嘲諷又輕蔑的聲音,傳遍整個天地。

蕭澤咧著嘴,語氣譏諷道:「蟻天神這個名字真適合你啊,螻蟻一般的天神,天神中的垃圾,不敢打架,只能一直逃。」

兩頭最不怕死的真龍,還沒來到,就出口瘋狂嘲諷著不遠處的蟻天神,一邊嘲諷,一邊飛快靠近。

蟻天神極其高傲,它是身負重大使命的天神,在天神中也是極為重要的存在,哪裡受過這等恥辱?當即氣得渾身發抖起來。

但它知道,現在更加不是戀戰的時候,它已經被包圍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突圍,突圍后才有報仇的希望。

只要讓它回去,它就瘋狂生孩子,生出一個種族,生出一個無敵軍團,再捲土重來,瘋狂報復,讓這些卑賤的敵人知道,誰才是真正的主宰!

蟻天神身形一閃,拚命朝遠處逃遁。

「冰霜,凌天鏡!」遠處一聲清冷悅耳的聲音傳遍天地。

上官藝手持大祭司神杖,對著虛空一點。

蟻天神的前方,突然出現了半透明的藍色棱形鏡面,好似頂天立地的鏡面,散發著可凍結周圍一切的極寒氣息。

蟻天神速度不止,直接用身體撞向鏡面。

轟!!

鏡面猛地一顫,快速出現無數裂紋,在蟻天神的瘋狂衝擊下,鏡面很快就轟然碎裂,就在它以為沒有阻礙,繼續飛行的時候,又是「轟」地一聲,它又撞到了后一個鏡面上……

上官藝手持神杖,冰祖氣息在周身鼓動,藍色祭司服獵獵作響,清冷艷麗的臉蛋滿是肅然,清喝道:「多重凌天鏡!」

一道道極為堅固的冰霜鏡面在快速構築。

轟轟轟……

蟻天神頭很鐵,不管不顧,一路撞著前進。

但它的速度,終究是慢了下來。

好不容易撞破多重凌天鏡,就有涅槃破天炎從天而降。

轟隆!!

蟻天神再次品嘗到了烈焰焚身的滋味。

這是鳳凰小黃學習破天真意后創造的絕殺,當初就連神環全開的天神境天人族都不敢忽視,如今這一招穩穩噹噹地砸中了蟻天神,對其造成的傷害可想而知。

蟻天神被燒得通體焦黑,火焰彷彿與它不死不休一般,就是不熄滅。

從高空看,就像一團火球不停朝遠處逃走。

這時候,麒麟從高空落下,猛地拍向蟻天神。

「麒麟破天!」東方壯實怒喝一聲。

「殺了你!」蟻天神被激怒了,極為暴躁地對著上空的麒麟就是一拳。

轟隆!

兩者碰撞,驚天動地。

合道巔峰級別的魔血麒麟,竟然被一拳打飛了上百里。

蟻天神的身子僅僅後退了幾步,只不過身子劇顫,嘴角慢慢滲出鮮血。

「我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欺辱的!」

它本想借著這一拳立威,然後繼續逃跑。

然而,兩條真龍竟然一點遲疑的神色都沒有,直接撲了過來。

「破天,蠻龍衝撞!」蕭澤頂著巨大龍首,直接用腦袋撞向蟻天神。

對方不是頭鐵嗎?那就比比,究竟誰的頭更鐵!

「找死!」蟻天神看到這一幕勃然大怒。

用腦袋去撞它,這是完全不將它蟻天神看在眼裡啊!

「絕命毒蟻!」蟻天神單手突然纏繞幽綠色的毒蟻,一掌拍向撞來的巨大龍首。它手中纏繞的毒蟻能夠毒殺一切能量,生靈,物質,甚至是道之意境,可以說是萬能的致命攻擊手段。

對方拿頭來撞,那它就把對方的頭直接毒爛!

轟隆!!

恐怖的碰撞再次爆發。

蕭澤的蠻龍衝撞,力道極大,撞得蟻天神不停後退。

但蟻天神卻是獰笑著,看著它手中的毒蟻朝對方的腦袋內部噬咬而去。

就在這時,奇異的結晶狀薄膜,出現在了龍首上。

那薄膜好像是毒蟻的剋星一樣,釋放著能夠讓毒蟻變得衰敗的力量,並且不停阻隔著毒性的侵蝕。

「這……怎麼可能?!」蟻天神瞪大了雙眼。

它的身後,突然又傳來大笑。

「哈哈哈……想放毒嗎?別毒小蕭了,來毒我吧,求毒死啊!」一個大嘴突然封住了蟻天神的退路,在蟻天神倒退的時候,直接張開巨口,將猝不及防的蟻天神一口吞入肚子之中!

蕭屠生吞蟻天神!

這一幕何其相似,讓眾小夥伴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

上次它吞一個天神,被活活炸死的場景還近在眼前,然而如今竟然還敢故技重施,真當自己的命不是命嗎?

「破天,真龍腸絞殺!!」蕭屠瘋狂扭動著身體,肚子里釋放出極為恐怖的絞殺之力,彷彿要將內部的蟻天神撕碎。

蟻天神的慘叫聲開始傳來。

它本來就已經受了不小的傷,爆體秘法也快要到時間了,狀態正是極度虛弱的時候,一時之間竟然無法打爛蕭屠的肚子。

「我的肚子經歷了上次那件事後,知恥而後勇,已經開始重點修鍊,變得堅硬至極,就算是天神,也別想輕易破開我的肚子!」

蕭屠洋洋得意,又將目光轉向其他人:「我這樣殺它還有些困難,你們對著我的嘴巴釋放術法,我能夠將你們的術法能量,百分百地傳達到蟻天神的身上,這樣就能將蟻天神幹掉了!」

眾人聞言雙眼都是一亮。

「我來給您加些冰!」雪族女帝早就蓄力已久,清喝一聲,對著蕭屠爆射出一個魔冰破天球。

「我也來!」上官藝對著蕭屠釋放冰祖之力。

內部果然傳來了蟻天神的慘叫。

「啊啊啊啊……」蟻天神的慘叫和蕭屠的慘叫結合在一起。

蕭澤看到通體覆滿霜雪,慘叫連連的蕭屠,直接目瞪口呆了:「你一副要死的樣子……真的沒事嗎?」

「沒事,火力再猛一些,一口氣來!」蕭屠大聲叫道,「這點火力還不夠,你們一起來!!」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振奮。

「嚶嚶嚶!」鳳凰小黃對著蕭屠噴火,顯然是想給他加口火。

蕭屠渾身灼熱發紅,蟻天神慘叫連連。

「我給您加個吐息!」蕭澤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蕭屠的大嘴就是一發驚天動地的真龍破天吐息。

蕭屠身子猛顫,龍鱗乍起,蟻天神慘叫連連。

「我來給您加口血!」魔血麒麟咆哮一聲,對著蕭屠的大嘴就是血紅色的魔球噴薄而出。」

蕭屠渾身扭曲,冒出鮮血,蟻天神慘叫連連。

小紅來到蕭屠的嘴巴,眨著一雙秋水明眸,嬌滴滴道:「我來給您加個太陽!」

蕭屠身子一僵,面露驚恐絕望,蟻天神更是沒了聲音。

轟隆!!!

蕭屠炸了。 明亮耀眼的大日,在太初大陸的南方出現。

不同的是,原本天空上已經有一輪太陽了,現在竟然又多了一個。

它釋放著純正的太陽精華,釋放著真正的光和熱。不知是因為大氣升騰扭曲的原因,還是因為距離太近的原因,這個太陽顯得更大,並且更加的灼熱,就好像要將大地也一起焚烤了一般。

不明真相的生靈們,看著遠處的太陽,心頭極為不安。太陽出現就算了,為何太陽的周圍,還會有火紅的雲環啊?還有,底部煙塵縈繞,岩漿激射,這是真的要砸落地面的節奏嗎?

值得慶幸的是,這個太陽來得也快,取得也快。

很快,它就徹底消失了,就彷彿從未來過這個世界。

秋葉城之外。

一個巨大無比的凹坑,出現在大地之上,就像一個大碗,一個可以裝入天地萬物的碗,裡面還流淌著陣陣火紅的湯水,那是大地融化成的岩漿。

東方壯實,上官藝,蕭澤等超級大能,還施展著護體神通,完全不敢撤下來,心有餘悸地看著眼前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