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火城地底萬丈之下,有一座無邊無際的熔岩湖,此時此刻,一名紅髮老者,正懸浮在熔岩湖上方。

他的頭髮,赤紅如火,有高溫散發而出,他身上的皮膚,宛如紅寶石一般,寶光隱然流動。他的一雙眼,如大海般深沉,又充滿了變幻莫測。

此人,正是拜火王,拜火城乃至於整個赤麟大洲的唯一主宰,與此同時,他也是赤焰國五大老祖之一。

他的右手上,捏著一枚玉符。

這枚玉符裡面,記載了一些聲音和文字,來自焚月城,剛剛送到。

從玉符中,他得知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

被他悉心教導多年,當做繼承人栽培的族中後輩寧歸元,竟然死了。

這枚玉符,就是寧歸元讓人送來的。

按照玉符裡面所說,他的這位繼承人之所以會死,是因為和一個叫做天秀老祖的人起了衝突,被一招重創,生機斷絕,不治而終。

事情經過,都交代清楚了。

在最後,寧歸元還留下了一句話:

那天秀老祖,武力通天,深不可測,乃孫輩平生所見最強之人,還望老祖宗以大局為重,萬萬不可尋仇……

「哼!」

拜火老祖重重冷哼一聲。

他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還輪不到一個後輩說教。

啪的一聲。

他手中的玉符,直接化為了齏粉。

「本老祖的地煞蝕日火,即將煉成,到時候,天上地下,誰能擋這焚天之火的無上之威!」

拜火老祖冷笑一聲,身軀緩緩沉入岩漿之中。

「且等著罷!」 林沁兒閉嘴,她發現自己沒話說了。

陸胤抬手,解開兩顆襯衫紐扣,「去,給我倒杯水。」

「哦。」乖乖起身,去給他倒了一杯水,還貼心的加了冰塊。

一杯水喝完,他的火氣也隨著一杯冰水消散了不少。

林沁兒一臉無辜的望著他,這樣應該就不會生氣了吧?

「什麼時候買的機票?」

「昨天。」

「所以不是臨時決定,而是昨天就決定今天回國?」

林沁兒點點頭,是的。

「呵。」陸胤又是一聲冷笑。

寶貝甜妻AA制 林沁兒頭皮都發麻了,他這幅模樣,讓她心理壓力倍增。

一聲不吭,只輕蔑的冷笑。

讓人猜測不透他的心思。

「昨天就已經決定好了的事,連告訴我一聲的時間都沒有。林沁兒,你是根本就沒打算主動告訴我吧?」

「……」天啊,這個問題,到底還能不能過去了?

這件事,就不能翻篇嗎?

她抬眸,瞄他一眼,目光被他逮了個正著,嚇得她立即垂下眼帘,眼觀鼻鼻觀心。

「說話。」

吃雞之無限升級系統 「你要我說什麼?」

「你說呢?」陸胤唇角微勾。

還來問他要說什麼,難道要說什麼,她自己心裡不清楚?

「我……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檢討會不會?」

「……」

「自我反省會不會?」

「……」

「說話會不會?」

「……會。」

「那就說!」

完了。

完了完了。

他好像真的生氣了,可是林沁兒怎麼也想不明白,不就是一次不告而別,他親自追到機場來不說,還讓她自我檢討,這是怎麼回事?

她都多大的人了,怎麼還像訓小學生一樣訓她?

還要自我檢討。

一會兒是不是還要讓她手寫一千字的檢討書啊?

「我跟你認錯行嗎,你別生氣了。」她小心翼翼的環顧了一圈,發現不少人的目光,還是聚集在她和陸胤臉上。

頓時,臉蛋燥熱得慌。

伸手,拉住他的袖子,小小聲的央求,「就這一次,我下次不敢了。你就別生我的氣了,我都要走了,你還生氣。 冷魅首席的放肆寶貝 一會兒我走了,你想罵也罵不到了,你自己不就生悶氣了么?這樣多不好,你說對吧?」

「歪理倒是不少。」

「這怎麼能是歪理呢?這是關心你。」林沁兒趕緊拍馬屁。

一副十分關心他的模樣。

陸胤斜眼睨她,「誰說我會生悶氣?一會兒飛機上,好好給我手寫八百字檢討給我。」

林沁兒:「……」

他還認真了?

還真要她寫檢討?

「我為什麼……等等,你說飛機上?」

是她理解的那個意思么?

「送你回去。」陸胤腦袋後仰,閉上眼:「為了送你,推了一個會議。高興么?」

林沁兒:「……」

高興。

可她卻不敢說。

「林沁兒,你現在怎麼越來越難伺候了?」

「有嗎?」

陸胤惡狠狠的瞪她一眼,「閉嘴吧。」

不會說好聽的話,那就乾脆不要再說了。

廣播提示該登機了。

陸胤站起身,將外套遞給她,林沁兒一臉懵,「幹什麼?」

「拿著。」

她接住他的西裝外套,抱在懷裡,「你自己不是能拿么?」 焚月城,一片莊嚴肅穆。

按照寧家的傳統,七天代表一個生死輪迴,城主寧歸元的大喪,要持續整整七天。

全城之人都穿黑色孝服,以示哀痛。

赤麟大洲各方有頭有臉的人物,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來,準備參加寧歸元的喪禮。

作為一方巨頭,寧歸元雖然死了,但影響力依然巨大。

喪禮的第二天。

一群不速之客,來到了焚月城。

「這是怎麼了?」

「長老大人,好像有人逝世了。」

「廢話,這麼多人穿孝衣,當本長老眼瞎啊,本長老只是奇怪,究竟是誰死了,竟然弄出如此大的陣仗。」

「師尊,弟子去打聽打聽。」

「速去速回。」

為首的那位白袍老者,赫然是黑白劍宮的七長老趙東來。

另外幾人,都是他的隨從和弟子。

自從得知弟子林玉遇害之後,他便帶人出門尋找兇手。

這些天,他一直在南爀大洲轉悠。

除此之外,他還託人聯繫上了那個神秘的暗夜勢力——夜門,發布了懸賞任務,委託夜門的密探,幫他搜尋兇手的行蹤下落。

不愧是號稱『只要願意付出代價,什麼消息都能買到』的夜門,就在他一無所獲的時候,夜門給他傳來了一個密報:他要找的那位兇手,就在赤麟大洲的焚月城。

於是,他立刻帶人趕了過來。

沒想到,他們好不容易趕到焚月城,兇手還沒看到,卻是看到了滿城的服喪戴孝。

「師尊,弟子打聽清楚了。」

很快,那位去打聽消息的弟子,趕了回來,向趙東來彙報道:「原來是這裡的城主寧歸元死了,全城之人都要服喪七天。」

趙東來一愣:「你說是誰?」

那位弟子道:「焚月城主寧歸元啊。」

「竟然是他!」

趙東來喃喃自語,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黑白劍宮的南爀大洲,與拜火寧家的赤麟大洲,彼此相鄰,一向井水不犯河水,關係不好也不壞。

身為黑白劍宮的高層,趙東來對於赤麟大洲的重要情報,自然是了如指掌。

譬如。

焚月城主寧歸元,便是黑白劍宮重點關注的對象。

此人天才絕艷,年僅百歲,便已經突破到法相巔峰境界,位列赤麟大洲十大強者之一,是拜火寧家近千年以來最卓越的族人,深受寧家那位老祖的器重,甚至有傳言,下一任的拜火王之位,將會由寧歸元繼承。

重生:嫡女上位 如此重要人物,趙東來想不記得都難。

只是,法相巔峰境界的頂尖強者,還是在自家的地盤上,怎麼會突然隕落?

趙東來一臉凝重。

這個消息實在太震撼了,寧歸元之死,不僅會震動赤麟大洲,對臨近的南爀大洲,乃至於整個赤焰國,都會造成不小的影響。

「你可打聽清楚了。」

趙東來對著自己的弟子問道:「寧歸元是怎麼死的?」

「是被人殺的。」

那位弟子回憶了一下,道:「好像是一個叫什麼天秀老祖的人出的手,據說當時整個焚月城都被震動了,還有許多房屋被砸毀了。」

「天秀老祖……」

趙東來嘴巴張大,隨後狠狠吞了一口唾沫。

他比任何都清楚,老祖這兩個字,究竟代表著什麼。

黑白劍宮的高手數量,明明數倍於拜火寧家,在很多方面都完勝寧家,可這麼多年來卻一直被寧家穩壓一頭,還不是因為,寧家有一位老祖坐鎮,黑白劍宮什麼都不缺,就缺了一位老祖。

在赤焰國,老祖幾乎可以決定一切。

「奇怪,寧歸元好端端的,怎麼會惹上一位老祖,真是死得冤枉。還有這天秀老祖,又是什麼人,為何從未聽說過……」

趙東來心中冒出許多謎團。

不過,這些事情可以以後慢慢調查清楚,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趕緊找到那位兇手。

他可是立下誓言,不抓到兇手,報此血仇,就絕不回黑白劍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