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車門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海邊的空氣,做了做拉伸運動。

等到蔡昆弟的車追到大圓盤之際,才重新坐進了車裏,再次全速入彎。

蔡昆弟今天才知道什麼叫囂張,什麼叫車技。

他發誓,如果讓他再來一次,他肯定不會參加今天的飆車比賽的。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程川再次按下車窗,跟他打了個招呼,然後揚長而去。

看着遠去的車尾燈,蔡昆弟瞬間心緒難平,放慢了車速。

這一場賭局,他輸了,徹底的輸了,輸得心服口服。

在起點處聽過無人機直播,目睹了這一切的一衆吃瓜羣主,徹底崩潰了。

七界傳說之四大神器

而此刻,黃吉威和黃尹更是徹底折服,沒想到這程川不僅有逆天丹藥,還是一個如此拉風的車神。

“小妹,我不管了,我要跟着程少混了,今天開始,他就是我師傅了。”

黃吉威滿眼崇拜的說道,黃尹的眼中也滿是星星,作爲同樣酷愛飆車的她,此刻也徹底淪陷了。

“轟轟轟……”

隨着程川的破二手車緩緩衝過終點線,圍觀的人羣瘋狂了。

“車神……”

“車神……”

“車神……”

程川停下車,打開車門,緩緩走了出來,對着衆人做了個安靜的手勢。


衆人頓時停下了歡呼,車神的魅力,就是這麼強悍。

“低調低調,我們等小弟弟回來,一起慶祝。”

程川的話平靜中帶着絕對的囂張,偏偏無人反駁。

“程少,以後我就跟你混了……”

黃吉威第一個跑了過來,如同一個乖乖的小弟,程川舉起了右掌,跟他來了次擊掌。

“程少,你太棒了……”

黃尹也跟了過來,不過她沒有跟程川擊掌,而是快速的抱了一下程川,而後紅着臉躲到黃吉威身後去了。

“咳咳咳……”程川乾咳幾聲,這都是牧月的功勞,他可不敢居功。

“叮,宿主完美擊敗對手,捍衛了車神牧月的尊嚴,獎勵臨時召喚權1次,激活前還剩5次。”

一道提示音過後,牧月結束了附身,程川身體瞬間放鬆了下來。

“轟轟轟……”

就在此時,蔡昆弟的帕加尼風神也緩緩開了回來,停好車,蔡昆弟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

“我認輸,你纔是車神。”

蔡昆弟的這番話,倒是讓程川和黃吉威及黃尹刮目相看,鉅富之子,果然都不簡單。

“那是當然,小弟弟,我已經拜程少爲師了,以後,你肯定連我都比不過啦。”

黃吉威顯擺道。

“車神……”

“車神……”

見到蔡昆弟親自承認程川是車神,衆人的熱情再也無法壓抑了,瞬間高呼。

“程少,這卡里有50億,我輸的心服口服,下次有機會,希望程少也能指點一二。”

蔡昆弟最終倒是不卑不亢,願賭服輸。

“哈哈,感謝蔡少,以後有空跟吉威一起來找我玩啊。”

程川對蔡昆弟印象不錯,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假以時日,怕又是商海巨擎。

蔡昆弟聽到程川的話,眼前一亮,連忙點頭。

程川憑實力在他最驕傲的領域擊敗了他,值得他結交。 第二天一大早,黃吉威和黃尹便跑了過來,黃尹更是親自做好了早餐,把程川叫了起來。

程川看着這兄妹倆一幅迷弟迷妹的樣子,不由得哭笑不得。

不過剛好,今天他要早點過去中醫館,因爲今天是他正是拜入藥王門的日子。

黃尹的廚藝很好,簡簡單單的雞蛋麪,竟然被她做得味道絕佳。

麻溜的吃過早餐之後,程川讓黃吉威把他送到了中醫館。


一進中醫館,就發現中醫館裏多了兩男一女,孟小麗正追着那三人聊得熱鬧。

“小川哥,你來了……”程川一進門,眼尖的孟小麗便發現了他。

另外那三人也是發現了程川,頓時圍了過來。

“你就是師傅口中的小師弟,沒啥特別啊?”

一個比孟小麗稍大的少女開口道,另外兩名男子卻是沒有說話。

“小川哥,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二師姐,陳勝男。”孟小麗幫忙介紹道。

“二師姐好。”程川沒有反駁,禮貌的問候道。

“這位是三師兄,何長青。”孟小麗指着一位長相儒雅的男子,繼續介紹道。

“三師兄好。”程川謙遜的問候道。

“這位就是大師兄,也是我的親哥,孟小石。”孟小麗最後拉住了一名長相威嚴的男子手臂,撒嬌道。

“大師兄好。”程川一看,孟小麗和孟小石的眉目之間,還真的有一絲相似。

“都來了?”就在此時,孟栢齡也從裏屋走了出來。

“師傅好……”

“爺爺好……”

“嗯,你們幾個好久沒回中醫館了,是不是忘了這裏還有你們的師門啊。”孟栢齡看着那兩男一女笑罵道。

“師傅,哪有的事,我這段時間學校的課特別多,我保證,以後一定經常回來看你。”陳勝男難得撒嬌道。

“是啊,師傅,等我手中的研究項目突破後,我保證,肯定有很多時間可以回來陪你。”何長青恭敬答道。

“那你呢?孟小石,你眼中還有我這個爺爺嗎?”孟栢齡瞪了孟小石一眼。

“爺爺,那不是最近醫院的病患太多,我抽不開身嗎?”孟小石一臉委屈道,他其實是怕孟栢齡。


不僅他怕,他們幾個師兄妹都怕孟栢齡。

只要他們回來,孟栢齡都會逼着他們苦練九死回魂針,大有不練成,不給飯吃的勢頭。

“哼,你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幾個心裏的小九九啊,一點點的苦都吃不了,如何能成大器。”孟栢齡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你們要是能夠程川一樣刻苦,我就放心了。” 血劍酆都 ,滿是欣慰的看向了程川。

“而且你們放心,以後你們回來,我不會逼你們練針了,因爲程川已經練成了。”孟栢齡語出驚人道。

連孟小麗都不知道,程川只是跟着孟栢齡跑了兩次地上密室,就已經練成了九死回魂針。

“另外,今天既是程川拜入藥王門的好日子,也是我藥王門迎來下一任門主的好日子,我已經決定了,今日之後,藥王門門主,便傳給程川了。”

孟栢齡再次語出驚人道,孟小石、陳勝男、何長青和孟小麗無疑不口瞪目呆的看着程川。

這還真是個好消息啊,天大的好消息啊。

“爺爺,你怎麼能這麼輕易把藥王門的傳承給小師弟呢?”

孟小石眉頭微皺,藥王門的傳承關係重大,怎麼可以傳給一個剛剛入門的弟子呢。

“對,師傅,我不服,我練了十年,才練到第八針,我不信小師弟能比我還快練成。”陳勝男更加不服,爲了練成九死回魂針,她可是搭上了整個青春。

“師傅,長青也不服氣。”面相最儒雅的何長青也是面露不服。

“哼,早知道你們不服,我早有安排。”孟栢齡掏出了電話,按下了一個號碼。

“喂,李院長嗎?病人都準備好了嗎?我們現在過來。”孟栢齡對着電話那頭問道,而後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

“藥王門老規矩,實戰比試,走吧,竟然就讓你們看看完整的九死回魂針。”

孟栢齡走了過來,拍了拍程川的肩膀,帶着他走了出去。

“師傅,你這是鬧得哪一處啊,這麼高調,不好吧。”一邊走,程川一邊跟孟栢齡埋怨到,有一種被孟栢齡擺上臺的感覺。

“呵呵,誰讓他們幾個平時沒把藥王門的傳承放在心上,你可別像他們一樣啊,告訴你,程川,藥王門的復興我可指望你了。”

孟栢齡心中暗喜,今天這事,他也是思慮再三才做出的決定。

孟小麗雖有天賦,但醫術剛剛入門。

孟小石雖是大師兄,但天賦不夠。

陳勝男天賦尚可,但好勝心太強。

至於何長青天賦尚可,只是城府太深。

程川的出現,正好恰如其分,心懷寬容,天賦異稟,還有神祕的丹藥傳承,實在是藥王門門主的不二之選。

之所以再提出實戰比試,主要也是想讓程川徹底收服其他人,爲藥王門以後的復興打下基礎。

程川在孟栢齡的話語間,也算明白了過來,暗暗點頭,既然要扛起這份責任,那就要敢作敢爲。

“師傅,我明白了,請你拭目以待吧。”程川堅定的看向了孟栢齡,點了點頭。

很快,一輛小巴車停在了中醫館的門口,上面下來了一位身穿白褂的中年醫師。

“孟大師,李院長派我來接您,快請上車,這回,我們院的那幾個重患有救了。”那名中年醫師激動道。

“蘇副院長,勞煩你親自跑一趟了,過去再說。”

孟栢齡握住了那名中年醫師的手說道,然後轉過身,對着身後的藥王門衆徒招了招手。

片刻之後,小巴載着藥王門衆人絕塵而去。 十分鐘後,鵬城第三人民醫院,重症區。

衆人見到了李院長,一位面目慈祥的儒雅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