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磨,加熱,燉煮,調配,攪拌,榨汁。

各種食材在林六六的手中變成了一個個小精靈,散發出迷一般的香氣。

飄溢出來,佔領雜物間的每一個角落。

菜刀切切切,烤箱轟隆隆,粉碎機咔咔咔。

瓜果在飛舞,蔬菜在跳動,肉蛋奶懷着夢想在遨遊。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巴西的蟲兒被鳥吃,

巴西的鳥兒被我吃,

冰島的羊兒很好奇,

爲什麼我會來這裏?

泰國的椰果榨成汁,

82年的拉斐不過時,

祕魯的瓜農辦喜事,

北美的小孩在吃雞,

挪威的老爸做美食,

酸酸甜甜啊真好吃。

do-re-mi,mi-re-do,

do-re-mi-do-mi。


……

林六六歡快地做着果汁,隨性地唱跳着自己創作的果汁歌。

果汁製作完成,裝進玻璃杯子。

靈感果汁的一小步,人類文明的一大步。

聞了聞,唔,怎麼有點沙雕的氣息?


這味道太古怪,以後一定要改進。

林六六找來一個乾淨的果汁瓶,把果汁灌進去。

擰緊瓶蓋,放置在自來水底下,以0.5米/秒的水流速度,沖刷五分鐘。

冷卻後,再放入冰箱,溫度控制在零下3-5度。


只待冰鎮5分鐘,就大功告成了。


滴答滴答,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門外的廚房忽然響起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

“有沒有看見過一個頭發溼漉漉的女孩進來過?”

是仁冬找過來了。

林六六頓時緊張起來,躲藏在門邊傾聽。

“哦,她已經走了。”

那位大叔在替她擋妖?

大叔你真給力,林六六暗暗誇道。

“這麼說她剛剛來過?”

仁冬好像不信。

仁冬大哥啊,做事謹慎是好事,可是認真過了頭就不友好了嘛。

嗒嗒嗒。

總裁的替嫁前妻 ,正在靠近她躲藏的房門。

這腳步聲踏得很輕,節奏感稍緩,大約0.75秒一個步伐。

做系統的人對這些很敏感。

是墨沉皓。

墨魚卷的腳步聲總是能踏進她的心裏去。

彷彿曾經圖書館前熟悉的腳步聲又一步一步向她靠近……

那腳步聲宛若屋檐下的雨滴,點滴到天明。

耳畔響起《水邊的阿迪麗娜》,情思曼妙,那些青春的美妙記憶至今難忘。

思緒又落進機場,他抱起當時迷醉的自己,噔噔噔噔,一步一步堅實沉頓,走出大廳,抱她上車。

伴隨着他強而勻稱的心跳聲,那腳步聲彷彿是一曲從琴鍵上跳出的《藍色多瑙河》,婉轉悠揚,又輕鬆明快。

那樂聲越來越強勁,思緒回到酒店裏,當兇惡的米師兄企圖毀滅他們,是他動作敏捷地抱起她,護她周全。

那是急促的腳步聲,也是最安全的腳步聲。

那腳步聲是一曲激烈的《西班牙鬥牛曲》,熾熱而騰躍,在她心裏久久激昂。

她愛墨沉皓,單憑一個腳步聲就已經很愛很愛了…… 篤篤篤。

墨沉皓敲門。

“六六,我知道你在裏面,開門,我們聊聊。”

林六六屏住呼吸,不敢說話。

說話變這麼柔和?一定是想騙我出去!

然後按到牀上摺疊,打開,再摺疊。

哈,我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

她一拍自己的腦袋,撓了撓鬢角。

過了一會兒,門外響起了鑰匙聲。

聽聲音已插入鎖孔,眼看就要開門進來了。

壞了,這下擋不住了。

叮,冰鎮的果汁倒計時完畢。

林六六關掉燈,急忙從冰箱裏取出果汁,來不及喝了,先放進口袋,兩腿飛跑,快速逃進食材庫。

與此同時,外邊的門被打開,墨沉皓走了進來。

他聽到昏暗的屋內有一點異動聲,前面白色的廚師服身形一晃,從一個門閃進去。

“林六六你給我站住!”

他確定那靈動的身影就是她,於是邁開大步追進去。

聽到墨沉皓喊聲,林六六跑得更快了。

啪,關掉食材庫的燈。

整個大空間頓時昏暗下來。

此時已是傍晚,夕陽的餘暉從半拉着窗簾的窗戶一角斜射進來,爲一筐筐堆疊的蔬菜鋪灑上一層溫暖的色彩。

林六六在幾框番茄、土豆和洋蔥後邊蹲下。

整個身子躲藏在遮擋物之後,低下頭,生怕被發現。

熟悉的腳步聲漸漸靠近。

噠噠噠。

林六六的心跳間雜在他的腳步聲之間,跳得有點疼。

他的腳步聲是一聲聲號角,她的心跳聲是一聲聲緊鑼密鼓。

林六六害怕極了。

她用手壓在胸膛上,希望可以減緩心跳速度。

奇怪,我爲什麼要怕他呢?

他還能把我殺了不成?

她想站起來,發現腿都是軟的,媽呀,還真的怕他。

她害怕面對他。

怕他的靈魂拷問。

怕一不小心就泄露自己的祕密。

自己暗戀他的祕密。

尋愛之旅的祕密。

如果現在就被他知道,自己想成爲世界首富的野心,會不會被笑掉大牙?

地面上遺落了一些菜葉子。

墨沉皓的雙腳踩踏上去,發出清脆的噗嗤聲。

他的視線在貨物架之間搜尋,透過擱板之間的空隙,像尖銳的鷹眼一般觀察着高高堆砌的水果筐。

這樣的場景讓他心念一動,什麼時候,他和六六的關係變得這麼撲朔迷離了?

這是在上演警匪片嗎?

他的腦海裏浮現出那個神采飛揚的小學妹形象來。

她隨便聽哪一門課,只要一開口,就有數百種奇思妙想漫天飛舞。

他喜歡跑圖書館,是因爲她總是坐在臺階上。

只要從她身邊經過,就會覺得沾染了她芬芳自然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