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進入意識空間,昆羽就發現了身體有了一個明顯的變化。

渾身金色的液體已經不再閃爍着刺眼的金光了,金色能量構築的身體變得有些暗淡。

整體給昆羽的感覺,身體更加凝實了,被金色能量代替的血管粗壯異常。

最大的變化還是各個臟腑器官開始萎縮了,這一發現,讓昆羽疑惑不已。

他只聽說過身體越強,臟器就越粗壯有力,沒聽說身體越強,臟器反而萎縮的。

可惜周圍沒有一個可以問的,不過,昆羽現在也不太需要臟器的功能,除了吃東西可能需要消化一下,剩下的也什麼作用。

又上下查探了一番,發現身體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雖然臟器縮小了,但是依然頑強有力的在工作。

研究了半天也沒有研究個所以然。

沒再去管臟器的變化,昆羽繼續看骨骼的變化,這一看,把他嚇了一跳。 在祕境中他就知道自己的骨骼有了變化,但是祕境中太危險了,他一直沒有時間查探。

但現在閒下來一看,才發現,骨骼不是有變化,而是變化大了。

原本細長的魚骨,已經變得粗壯巨大,在身體總體積不怎麼變化的情況下,邊粗大的骨骼擠佔了很多地方。

粗壯的骨骼上出現一個個很小的凹坑,凹坑密密麻麻的整齊的排列。

仔細一看,這些凹坑並不是胡亂長的,層層疊疊的壓在一起,形成一道嚴密的緩衝結構。

重擊在骨骼上這些結構會通過形變迅速的卸力,現在骨骼的抗壓能力比起以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所有的骨骼中不知何時形成了一道細小的空腔,空腔中續滿了金色的液體,在受力時這些液體可以迅速的將力傳導到全身,均攤受力。

在發力的時候,這些金色的液體又能起到聚能的作用。

昆羽試了一下,只要發力,全身的力氣,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匯聚在一處,形成一個爆發點。

按照現在昆羽的理解,全身的骨架其實已經脫離了肉身原有的系統,完全自成另一個系統。

驚喜越來越大,這還只是肉身的變化,大頭還在後面。

這讓昆羽對於後面魚珠裏會產生什麼變化產生了非常大的期待。

畢竟肉體是生存根本,魚珠纔是對敵手段,變化越大,自己的底牌就越多。

快速的瀏覽完身體,昆羽就去了大腦中。

原本空曠的腦海中,已經多了許多東西,在金色液體正中央一個被筋肉包裹的魚珠安靜的浮在那裏,旁邊有水滴狀的水晶繞着魚珠緩慢旋轉。

在大魚珠旁,還有一個泛着淺藍色的小魚珠,小魚珠同樣安靜的漂浮在金色液體中,偶爾吸收着水晶散發出的霧氣。

不知道別的生物的腦海中是什麼樣的,反正昆羽看見過所有魚珠生物,腦海中都沒有他這麼複雜,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意識走到肉團魚珠旁,伸手觸摸了一下,溫熱有彈性,上面甚至還有一點脈搏跳動的感覺。

這種感覺莫名的有些熟悉。

靜下心仔細的感受一番,昆羽驚訝的發現,陸地生物的魚珠更像是一顆跳動的心臟。

想到這裏,昆羽心中一動,一個朦朧的想法出現在腦中。

或許有再次恢復人身的希望?

念頭一出現,就像是在心裏種下一顆種子,飛速的破土發芽,怎麼都攔不住。

思考了半天,昆羽暫時放下了這個念頭。

這個念頭太瘋狂了,不是昆羽現在能力能做到的。

進入魚珠空間,空中懸浮的液體已經消失了,不遠處的小池塘變大了兩三倍。

但是最令昆羽驚異的是,這片虛無的空間竟然出現了……

土地!

是的,而且還是黑色的土地。

驚訝的昆羽抓起了一把黑色的土,柔軟,粗糙,多孔,說是土,但更像是黑色的沙子和土的結合。

怎麼會有土?

昆羽頭都大了,這兩傢伙到底在搞什麼?

還沒等昆羽找他們,這兩個傢伙自己就出現了。

水花一響,紅魚從池塘水中翻騰而出,繞着昆羽歡快的遊動兩圈。

不遠處的一片黑土中一陣鼓起,章魚魂也鑽了出來。


“誰能和我解釋一下?”昆羽瞥了他們一眼,語氣有些不善。

似乎是感受到昆羽的小脾氣,紅魚停下了轉悠,急忙開口。

解釋了半天,昆羽才勉強明白。

說是勉強明白,也是昆羽認爲的。

紅魚的敘述能力真不咋樣,昆羽連蒙帶猜,也才搞懂大半。

這片黑色的土地,其實就是祕境入口的那一片帶有精神波動的黑色生物。

當時沒有時間研究,但是紅魚把這種生物拽了點進到魚珠空間。

經過在下面這麼長時間的研究,紅魚和章魚魂發現,這種帶有精神波動的生物,並不能完全算是生物。

他們是帶有生物特性的死物。

可能是因爲祕境或者別的原因,在非常巧合的情況下,這個死物最初的本體融合了一段精神力。

又經過了漫長時間的融合,才漸漸出現了一絲本能。

這也就是雖然昆羽在進去的時候,受到很大的干擾,但是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危險原因。

因爲這寫東西沒有對敵手段,他們想要吸收生物的能量,只能通過精神力的干擾,讓生物自己把自己累死。


這種效率非常低下,但同時也很隱蔽。

和同樣是干擾精神的霧牤比起來,他們根本不算什麼。

不過,紅魚卻研究出這種生物的另外一個用法。

一個物體想要進入生物的魚珠內,只有兩個方法,第一個就是以意識形態的純能量體存活在魚珠中。

就像紅魚和章魚魂一樣,本身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但是可以通過操控外界的物質,達到一定的攻擊能力。

第二個,就是自身帶有精神屬性,並且沒有意識的死物。

擁有精神屬性的死物實在太少見了,昆羽到現在也才見過這一個。

這個黑色的沙子,即具有一定的生物特性,本質上又是帶有精神力的死物。


這給紅魚很大的啓發,他想試試,如果把這些黑色的沙子鋪開當做土地,能不能種出什麼奇特的東西。

當然,前提是滅活,所以在把這些黑沙帶進來的時候,紅魚和章魚魂一隻在忙着將黑沙中誕生的朦朧意識給消滅。

留下一個純粹的既有生物特性,可以自我繁殖、擴散,又無自我意識的死物。

但是想要培育,紅魚根本不懂,問了章魚魂,作爲土生土長的水生生物,章魚魂就更不知道了。

昆羽眼中一亮,這兩貨不知道,但是自己知道啊。

不就是種地麼,昆羽小時候還到鄉下的爺爺家待過幾年,種地的流程和環境一清二楚。

看到眼前的一片漆黑的土地,昆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沒想到,這輩子終於有了自己的地皮,而且還能隨身攜帶。

但是,問題依然很多。

種子就是個很大的問題,普通的種子根本帶不進魚珠中,只有找到帶有精神屬性的種子才行。

雖然不知道想要找到這種種子難度巨大,但是昆羽並沒有泄氣,興致依然高昂。

作爲人,烙印在意識深處不能被磨滅的就是土地情懷,昆羽也是一樣,有了地,突然就有了動力。

將紅魚和章魚魂招了過來,昆羽開始和他們詳細講解,種植前的養地,還有如何翻鬆,這裏沒有蟲,就沒必要去蟲了。

水源很好找,就是一旁巨大的池塘,池塘中的水是魚珠能量凝聚的液體,富含精神力特性,對於黑土來說,正好是大補。

魚珠裏的環境也非常合適,沒有自然災害,沒有蟲蛀鳥啄。

這樣看來,真的就是量身打造的一樣。

親自動手示範了一套操作,紅魚和章魚魂輕易的就掌握了,一個澆水,一個鬆土,興奮的幹活去了。

停下手的昆羽,擡頭看了看上方。

沒有霧氣遮擋,上面的珠壁清晰可見,珠壁外包裹着微微跳動的筋肉。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光照不夠。

雖然不知道能種在這裏的植物需不需要光照,但是昆羽還是決定先提前備好。

在陸地上的光照就是太陽和月亮,但是昆羽怎麼也不可能把太陽給塞進來,那隻能轉變思維了。

太陽本質上也是一種能量,只是這種能量有強烈的光照性,而且散發的能量是可吸收性的。

那想要找替代品就要先滿足這兩個條件,一個是具有強光照性的能量源,一個是這個能量源散發的能量具有可吸收性。

基於這兩點,昆羽開始沉思起來。

強光照性的能量源這個昆羽現在就有,他的金色液體就具有強光照性,而且這種能量只要自己不死,就不會消散。

但是金色液體散發的能量不具有可吸收性啊。

昆羽苦惱的甩了甩身子。

可吸收性……可吸收性……


哎,對了。

外面的那個正繞着旋轉的散發的霧氣好像就具有可吸收性。

把正在噴水的紅魚喊了過來,昆羽問了一下那個水晶的事情。

紅魚其實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當時感覺魚珠一陣顫抖,他心中就升起了一道強烈的渴望。

然後鑽了出去就發現渴望的源頭就是那個水晶,至於具體有什麼作用,紅魚表示,感覺散發的霧氣非常舒服。

模糊不清的回答讓昆羽又犯難了。

怎麼想都想不通,只好親自試驗一下。

讓紅魚出去把水晶帶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