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下賊兵對付普通郡縣的官兵還行,真要跟董卓的精銳部隊嗑起來,根本就是勝算渺茫。

張燕的頭腦清醒。

「你們想要發財,我不攔著,但攻城之事,當我沒有說過,等會兒我收拾完東西,就回我黑山去了。」

說完,張燕也不在堂里呆了,大步走了出去。

只留下一眾賊首面面相覷。 張燕的勢力在太行山脈中數一數二,如今張燕要走,這對其他賊首的心理打擊可想而知。

面面相覷的賊首們在一番討論過後,覺得就這樣撤退實在心有不甘,於是決定先派人阻擊掉呂布的并州狼騎,也好給自家兄弟漲漲士氣。

之後,賊首們將各自麾下的騎兵合聚在一起,共有三千六百多人,由陽曲山的頭領張白騎統帥。因此人胯下坐騎的是一匹雪白的駿馬,故有『張白騎』之稱。

張白騎也不推辭,信心滿滿的帶著一眾騎兵出發,這還是他頭一回統帥這麼多的騎兵。等會兒兩支騎軍對沖,光是想想,他都覺得熱血沸騰。

下了山後,張白騎在半路埋伏,本想趁其不備突然殺出,打狼騎營一個措手不及,然則當他望見狼騎營有條不紊的飛馳行軍,氣勢彪悍十足,心裡就有些打起了退堂鼓。

再看自個兒身後帶來的這些賊騎兵,目光中透露出畏縮之色,跟狼騎營相比,完全就是天上地下。

還沒打,自個兒這邊就已經弱了三分。

張白騎在旁邊的山林中埋伏許久,眼睜睜的看著狼騎營從眼前疾掠而過,也始終沒能鼓起勇氣喊出那句『隨我衝鋒』的口號。直到狼騎營遠去,他才從林中走了出來,仰天嘆上口氣,帶領著一眾賊騎兵打道回府。

回到山上,賊首們見張白騎兩手空空,紛紛詢問起緣由。

張白騎對此苦澀一笑,告訴他們,狼騎營光是氣勢就已經碾壓了賊騎兵,更別說武器裝備了,真要廝殺,他沒有絲毫勝算,也贏不了。

既然贏不了,又何必無謂犧牲呢!

說完,張白騎招呼起自己的手下,準備收拾行囊跑路。

一眾賊首再次陷入懵圈之中,不過相較之前的頭鐵,這回倒沒人再提出攻城的事情,儘管各自心有不甘,但也都選擇了先行撤退。

呂布率狼騎營成功進入絳邑。

幾天之後,董卓的大軍也安然抵達。

「拜見太師!」

得知董卓到了,衛覬、楊奉、徐晃等人皆是出城相迎。

其實在呂布的狼騎營抵達絳邑之後,衛覬等人提著的心就已經放進了肚子,有這位威震天下的呂溫侯在,東桓山上的那些賊匪根本不足為慮。

絳邑城安然無恙,董卓也是舒了口長氣,城裡囤積著所有糧食,失守倒不要緊,就怕賊兵破城之後,將帶不走的糧食一把火給燒了,那他估計能當場爆炸。

好在,衛覬等人堅守住了城池,沒讓自己失望。

入城之後,議事大廳里,眾人各自落座。

「聽說絳邑鬧了匪患,所以本太師特意過來看看。」董卓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后,緩緩說了起來。

衛覬起身拱了拱手:「托太師洪福,前兩日,盤踞在東桓山上的賊寇已經退了。」

「退了,退去哪裡了?」

「根據腳印來看,是往東邊退走,想來應該是太行山中的賊寇。」

「太行山不是距河東挺遠的么,怎麼會來這裡?」董卓對此表示不解。

「回太師,是之前白波賊帥李樂去報的信,說絳邑囤積了大量糧食,所以才引得一眾賊兵前來。」楊奉對此簡要說了一番。

這麼一說,董卓就算是明白了。

這伙賊寇不是為了金銀錢財,而是奔著自己的糧食而來。

太行山脈南北穿插,將并州與冀、幽兩州從中隔開,裡面是有名的賊窩,群山環繞,地勢多險,很多在外面混不下去的賊寇,拉上一些嘍啰就往山裡面跑,隨便找個山頭就能自稱山大王。張角領導的黃巾失敗之後,北方有很多黃巾餘孽就潛伏在太行山脈之中。

期間,官軍征剿過數次,結果每次都是大敗而回,拿這些賊寇毫無辦法。

因此,山中的賊寇們也漸漸膽大了起來。

「敢打我的主意,本太師若是不收拾他們,他們就不知道這天底下,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董卓當即表示,等拿下上黨以後,就去好好教這伙賊寇做人。

黑山賊來侵犯自己的地盤只是其一,其二則是,從上黨郡進攻冀州,最快捷的路線就是穿插過太行山脈,進入冀州的魏郡。

但如果不把這裡面的賊寇收拾了,後勤補給,根本不敢放心運輸。

萬一到時候這些賊寇竄出來劫道,搶了你的糧食,哪怕前線優勢再大,也會為之雪崩。

所以,不管於公於私,太行山裡的賊寇都必須剿除。更何況,山裡面據說有幾十萬人,對外號稱『百萬』之眾,如果能把這些人弄出來,不僅可以開始新的屯田之策,就連在并州挖煤的人也一併齊了。

之後,董卓在衛覬的陪同下,巡視了一圈城中。

城內,建有上千座大型糧倉,每一處皆有士卒把守,糧倉打開,里都全是堆積滿滿的穀物收成,看得董卓心花怒放。

有了這些糧食,發動戰爭,才有足夠的後勤保障。

在絳邑歇息兩日後,董卓只帶上些親信,去了附近的臨汾、皮氏等縣。這些縣地里,雖說沒有儲備大量糧食,但當初的白波流民,全都被安置在這幾處城中。

當地官府給他們注籍入冊,使他們的身份也從流民變成當地居民。

和普通百姓有所區別的是,他們的自由受到限制,不能隨便出入城池,受軍隊的監管與驅使,就其性質而言,仍舊屬於俘虜一類。只有屯田服役滿五年者,才能重獲自由。

這些百姓呢,對此完全沒有異議。混亂的世道下,只要有吃的,能夠活下去,別說失去自由,即便是為奴為仆,很多人都能接受。

順著汾水河向西,沿途全是一塊塊開墾出的良田,叫人賞心悅目。

興許是由於冬季將至,田野里幾乎看不見百姓勞作的身影,估計是在等明年開春,重新翻土,播下新的種子。

途中,衛覬認真講著自己一年來的屯田心得,包括各處穀物的種植情況。

董卓聽得連連點頭,他雖然不懂農業,但也看得出來,衛覬的確是用了心的。 楚歡與劉拓頓時不說話了,葉浪看著兩人緩緩道「繼續說啊,不是很慷慨激昂么?不是很厲害么?繼續說!」

看的出來,這次葉浪是真的生氣了,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數百人的現場,除了雨滴的聲音,針落可聞!

「葉少,我們先研究一下清理垃圾的事,表格我們已經做好了,爭取不耽誤!」

這個時候,江一站出來打圓場,葉浪深吸了一口氣,接過劉拓手中的文件,冷哼了一聲,轉身離開,劉拓,龍魂等人急忙跟上!

「楚歡,處理一下!」

江一轉身之際,對著楚歡說道,楚歡點了點頭,給了江一個感激的眼神,江一點頭會意,旋即急忙離開!

「罵的……」

楚歡低罵了一句,偏頭看向風凌閣的三個大隊,還站在自己霸王閣的地盤,當即大喝道「還他么站著幹什麼?滾,都給我老子滾……」

風凌閣的人不敢猶豫,誰敢在這個時候觸楚閣主的眉頭,除非不想活了,當即也是灰溜溜的離開!

「閣主,救我,我不想死,救救我……」

王胖子跪在地上,向著楚歡爬去,一把抱住楚歡的褲腿,不停的哀求著!

「嘭!」

楚歡一腳踹飛王胖子,大吼道「混蛋,救你?誰他么來救老子,你們這群雜碎!」

「嘭!」

楚歡又是一腳,將王胖子踹飛,指著王胖子「我霸王閣怎麼能有你這種垃圾,還有你們,一個個都是混蛋!」

「閣主,我們錯了……」

「閣主,我們認錯……」

「早他嗎幹嘛去了?居然連我的老大你們都敢砍,牛比,牛比啊……」

楚歡簡直氣的不行,自己的老大被自己的小弟的小弟的小弟給造反了,這讓楚歡如何接受!

這時,三對整齊劃一的隊伍,各自有百人左右,正是霸王閣的三個精英隊!

「閣主,精英堂,精英組,精英大隊,一,二,三隊抵達指定位置,請閣主指使!」

領頭的大漢,對著楚歡高聲說道,這些漢子腳步穩健,氣勢不凡,任憑雨滴落在身上,絲毫不亂,等待著楚歡的請示!

「請試個毛,這些王八當意圖謀反,什麼都別說,全部都給我抓起來,都給我關起來,先餓個三天再說!」

楚歡本想直接處置了,可是一想到葉浪,便打消了這個念頭,說不定葉少還有什麼其他的指示!

「閣主,不要啊,三天,我們承受不住啊……」

三天不吃不喝,人還能活么?楚歡卻是猛的回頭「曹你們罵的,早他么幹嘛去了?現在知道害怕了?知道叫喚了?精英三隊聽令,誰在敢亂叫,直接給我就地正法!」

「是!」

三隊齊聲的應了下來,嚴正以待,果然,眾人瞬間安靜了不少!

正在這時,又是一隊人馬走了過來,準確的是,十多名大漢壓著一名男子走了過來,而那名被壓著的男子,正是霸王閣的一名堂主,位居實權的堂主,正是得到楚歡的命令,被直接壓了過來!

「歡哥,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堂主還一臉懵圈,迷茫的看著楚歡,不知道楚歡在搞什麼!

「姐夫,救我,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王胖子見到自己姐夫,感覺見到了救星,急忙爬上前,抱住自己姐夫的褲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泣著!

「你怎麼在這?什麼情況?」

堂主看到跪在地上的王胖子,又四周看了看,腦門上寫滿了問號!

「嘭!」

楚歡二話不說,一腳踹在堂主的肩膀上,堂主身形直接飛了出去,嘭的一聲撞在了柱子上,頓時吃痛,悶哼著站起身形,一臉震驚,雙手抱拳,微微躬身「閣主,屬下不知何事,還請閣主明示!」

這一幕是如此的不真實,在他們眼中遙望而不可及的堂主,就是被一腳踹飛,連還嘴都不敢,眼前的震撼可想而知,想來也是,葉少,戰部,各大閣主都出現了,堂主算個毛?

今天就算是老天爺下來,跟他們聊天,他們都不覺得震驚了,還有什麼不能接受的呢?

「明示,好,我給你明示,你的小舅子,你的親小舅子,意圖謀反,要帶人砍死葉少……」

楚歡指著王胖子,氣的渾身顫抖,堂主身形一顫,錯楞的看著王胖子,腦中不由想起來了一件事,唐胖子問自己堂主中有沒有姓葉的,自己回答說沒有,難道這個姓葉的就是葉少額?

「我懷疑這背後有你的影子,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誰都不能排除關係,包括我……」

楚歡身形一垮,坐在涼亭的邊緣上,堂主見到楚歡這副模樣,心中愧疚無比,眼中有些發紅「對不起,歡哥,我錯了!我的錯,我認!」

「你認,你夠那資格么?」

楚歡嗤笑一聲,今天這事出現在自己霸王閣,自己這個閣主不承擔讓誰承擔!

堂主沉默了,按照自己堂主的身份確實不夠格,楚歡又是出了名的護犢子,所以按照楚歡的性格,這件事楚歡一定會全部承擔!

「罵的……」

堂主怒罵一聲,快步來到王胖子身邊,抬腳沖著王胖子的腦袋就是一腳!

「嘭!」

這一腳踹的極狠,王胖子身子一晃,腦袋直接砸向地面,直接昏死了過去,堂主怒喝一聲「拿我刀來,我親手宰了這個王八蛋!」

眼看堂主要大義滅親,眾人哪敢上前遞刀,楚歡心煩意亂的擺擺手「行了,別吵吵了,把他們待下去把,還有,你也一起去……」

「是,歡哥!」

堂主不知道說什麼,只能應了一聲!

楚歡整理了一下心神,準備去見葉浪,該來的早晚回來,身後的一干護衛準備跟隨,楚歡沒好氣的指了指中熱,意思是別在跟著我,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暫時停止了腳步!

……

誅神總部,風凌閣會議室內!

「龍魂哥,有個事你安排一下,剛才跟著我的那個兩個人,一個叫張元,一個叫薛虛,以後讓他們進入戰部學習,可以培養……」

葉浪拿著文件,對著旁邊的龍魂說道,龍魂點了點頭「是,少主!」

眾人紛紛相視一眼,看來葉少對著兩個人很滿意啊,不然怎麼會直接讓他們破格進入戰部訓練呢…… 來到最近的臨汾縣內,當地百姓得知董卓到來,皆是早早的來到通往城門的主道,恭恭敬敬的候立在道路兩邊。待到董卓入城時,這些百姓紛紛揮舞起手臂,歡呼的喊著「太師」。

聽到百姓們的歡呼,董卓面色微詫,他完全不知道自個兒在當地百姓中,會有這麼高的人氣。但他好歹是見過大世面的人物,略微詫異之後,他便露出笑容,揮手回應起當地百姓。

一年之前,這些百姓中很多都是衣衫襤褸,破布加身的流民,一日兩餐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奢望。

後來,河東劃出數縣進行大規模的屯田,十幾萬流民被迫成為開荒的主要勞動力。待到秋收之時,大部分糧食穀物運往了絳邑,剩下的這些,卻也足夠讓他們吃飽。

或許拿後世的眼光去看,屯田的性質可能比黑心企業還黑,除了能吃飽飯,其他的沒有任何收益,甚至連一分錢也撈不著。

然而對這些流民來說,能有個穩定的居住地,不必再像以往那般四處顛沛流離,去啃樹皮、掘野菜,甚至煮土來吃,一日兩餐有吃食,這就是他們最夢寐以求的生活。

畢竟,亂世人命不如雞啊!

漢室江山風雨飄搖,黃巾之後,許多地方戰亂災荒不斷,餓死的百姓,以百萬為計。

對這些底層百姓來說,吃飽穿暖才是理想,其他的全是扯淡。

義父受百姓夾道歡迎,時刻護衛在側的呂布也覺得倍兒有面子,身軀挺直,學著義父的揮手動手,也時不時的揮上一兩下子。畢竟在呂布心裡,自己以後很可能是要當接班人的,平日里學著點兒義父的神態動作,以後也好有模有樣,不至於被人笑話。

「聖人云:得民心者,得天下!荀公達,你怎麼說?」

李儒看向旁邊的荀攸,語氣中略帶挑釁意味。

荀家叔侄,忠於漢室,而非董卓。

這是李儒所不能忍受的地方,他一直認為,這樣的人物留在身邊,早晚為患。

他想除之,但董卓不準。

「李軍師說得不錯,太師如此受百姓愛戴,剿滅各地諸侯,統一天下,想來指日可待。」河東郡守衛覬不僅能力出眾,而且上道,從旁笑說起來。

李儒看了眼衛覬,心中暗自點頭,這老弟不錯。

眼下荀家叔侄聯手,一內一外,對李儒的地位產生了很大威脅,不甘受制的李儒自然也需要一些幫手,所以他也趁機拉攏一些將領或者官員,作為日後和荀家叔侄對抗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