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需要消耗的精力和內力都極為巨大,還必須有上品靈石源源不斷的消耗,才能夠維持冥火滅魂陣的運轉。

要知道冥火滅魂陣分分鐘消耗的上品靈石,都是數以百計。


也就是一炷香的時間就需要消耗上萬靈石,這簡直是在燒錢!否則的話,根本發揮不出來威力。

不過還好,楚南販賣了不少無根之水,現在儼然一副暴發戶,還是能夠承受得起的。

她進入打坐狀態,準備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努力擺出一個完美的冥火滅魂陣之後。整個霧靄山,再次陷入了沉寂,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她沒有發現,在這寂靜之中,以古井口為中心,逐漸浮現一個詭異複雜到極致的圓形符文圖案。

這巨大的符文圖案,好像是一座上古陣形,亮起微弱淡紅色光芒,散發出一絲血腥的味道。

如果她能夠看到的話,竟然會一眼認出來,會驚呼出聲。這個極為複雜,甚是詭異的上古陣法,竟然是封印禁制,在封印著什麼極為恐怖的東西。

隨即,血腥味道眨眼而逝,突兀的淡紅色光芒也逐漸的隱匿去,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第443章另外的天地!

沒有想象之中的魂人,鋪天蓋地,張開血盆大口,仿若潮水般湧來將他們團團包圍的場景。

周圍一片黑暗的寂靜。寂靜到呼吸都能夠聽得到。

黑暗之中,陣陣未知的恐懼在不斷衝擊著楚南。

他不知道這裡有多大,也不知道到底什麼在等著自己。

楚南試著散發開神識,小心翼翼的擴散出去,才發現,神識並沒有那些濃郁綠霧的阻擋,完全擴散了開。

可是楚南完全將神識擴散開,也沒有感受到這古井的井壁在哪兒,也沒有發現有任何人類,或者魂人的蹤跡。

「奇怪,這個地方一點綠霧也沒有。」

楚南將內力灌輸進入瞳孔,黑色的瞳孔變為了深邃天藍色。眼角處,青筋微微凸起。

漫天的黑暗,緩緩的退去。楚南可以看到,廣闊無垠的天地。

面前的場景讓楚南震撼住了。

周遭,並沒有任何井壁,完全一片陌生的天地。

抬頭足以看到那廣闊無垠的蒼穹。

蒼穹好像被撕裂開,在這蒼穹上,有一個圓形的黑乎乎的洞口,就這樣懸浮在虛空。

不用想,正是方才楚南兩人掉下來的地方。

遠方叢山峻岭,高挺入雲,又是一片陌生的天地。

洛女早已在周圍晃悠,觀察著這周圍的情況。霧靄散去,這周圍一片荊棘碎石。

雖然沒有了綠色濃霧,但是寒氣更加濃郁,連地面上那些碎石,都被寒氣凍得很乾脆,一踩就碎。可想而知這寒氣有多麼重。

此刻,血之鳳凰忽然咦了一聲,勾起了楚南的興趣。

「怎麼了?」楚南下意識好奇的問。

「沒怎麼,我只是感覺這周圍的溫度,忽然降低了很多啊。」血之鳳凰有些奇怪的說。

這些時日血之鳳凰有段時間都沒出來了,他一直憋在楚南的體內,研究著諸神梵妖真經,看看楚南的身體處於的困境,有沒有破解的可能。

「我們是在霧靄山,這裡的溫度極低,有什麼好奇怪的。」

血之鳳凰搖頭,否決他道:「不對,老子感受的出來。這寒氣與平日的寒氣都不同。有一絲特殊的味道,好像這寒氣之中,還蘊含著一絲靈魂的力量。」

「靈魂的力量?」楚南更是滿臉迷惑。

「沒錯。」血之鳳凰大點其頭:「你當然感受不到,你現在的實力還是一個渣渣水準,自然不可能感受到那麼微弱的靈魂力量。」

「那你怎麼感受得到。」楚南不服氣。

血之鳳凰致以他一個很鄙視的眼神,翻白眼道:「你這個渣渣怎麼能跟老子比,老子好說歹說也是上古神獸,靈魂力量的感知程度要比你強許多。哼哼,小子,你時來運轉了?轉了。」

楚南被鄙視了一翻,雖然心裡不服,但是卻也無從反駁。

只好撇撇嘴道:「什麼時來運轉了,這寒氣中帶有靈魂力量跟我有什麼關係。」

「傻啊你,」血之鳳凰臭罵道:「你難道不想提升聚靈之地的等級了!」


楚南正愁著聚靈之地等級過低,現在只能夠培育五階靈草,而五階靈草對自己現在來說,又沒有什麼大作用,聚靈之地已經化作雞肋了。

此刻聽著血之鳳凰的話,他立刻好像打雞血一樣,眼睛亮了起來:「你是說,聚靈之地有辦法提升了?可是,在這裡怎麼提升啊?」

「笨吶,真是笨。笨到無以復加了。」血之鳳凰毫不放過可以打擊楚南的任何機會:「你知道聚靈之淵是世間寒氣凝聚最濃郁的幾處之一,而且聚靈之淵極為特別,因為聚靈之淵是煉獄與人類世界的一堵大門,無數的冤魂都想要從聚靈之淵中鑽出,瘋狂的衝擊著這個大門。久而久之,聚靈之淵中的深淵之水,就會逐漸蘊含著一絲靈魂力量。」

楚南這如夢方醒,他聽到這個字激動起來。

「聚靈之淵!」

聚靈之淵可遇不可求,聚靈之淵並不是固定存在著的。

因為煉獄與人類修者世界,倆個世界是緊密相聯而又完全隔開的,但是難免會出現縫隙,導致煉獄中的妖、魔鑽出來,導致生靈塗炭。

也是因為倆個世界的氣息不同,靈氣互相克制。久而久之,倆個世界的氣息會逐漸融合,那縫隙就會產生聚靈之淵。等待空間裂縫緩慢的癒合之後,倆個世界的氣息無法再相融,聚靈之淵也就逐漸的消失了。

所以說,想要遇到聚靈之淵,對別人來說是個災難,但是對於楚南來說,絕對是天賜洪福。

「那這個聚靈之淵就正處於這裡了?在哪兒?」楚南朝著四周環顧過去,卻不見蹤影。

「傻叉,」血之鳳凰嗤笑一聲:「你以為聚靈之淵是可以用肉眼看到的啊,必須在特定的條件下,才會出現。不過……順著這寒氣中靈魂之力所指引的方向,大概就在……」

血之鳳凰說到這兒,感受著楚南眼巴巴渴望的眼神,露出一絲奸詐,臉上賤笑要多欠扁有多欠扁:「求我啊,求我就告訴你。」

「滾!」楚南氣的腦袋差點冒煙,他現在可沒心思跟血之鳳凰打鬧:「丫這隻鐵公雞,老子詛咒你一輩子下不了蛋!」

「哈哈哈,」血之鳳凰暢快大笑:「老子是鳳,下蛋那是凰乾的事兒。你愛求不求,不求老子可回去打盹兒了,你可別吵我。」

最後,一臉憋屈的楚南,還是屈服了血之鳳凰的淫威與迫脅,妥協的極不情願的叫了一聲哥。

看他不情願的樣子,這下該輪到血之鳳凰翻白眼了。

要知道,不知道多少道玄境,化仙境甚至真正的仙都哭著喊著求著喊他哥,爺爺都行啊。這小子還一副不情願的樣子,真是氣死人。

「如果我沒估計錯的話,」血之鳳凰望向東方不遠處,隱匿在黑暗中,浮現出模糊輪廓的山脈:「聚靈之淵,可能出現在那邊。好了,你去碰碰運氣吧。老子繼續去研究那諸神梵妖真經,最近還頗有進展,不得不說,你們人類修者裡面,還真有幾個看的上眼的傢伙。青帝是一個,這個赤帝也是一個。這功法有意思,有意思……」

血之鳳凰留下一道足以勾起楚南想象的話,便再也沒了音信。

他這番話,好像有點諸神梵妖真經被他破解,已經找到解決楚南身體困境的意思,恰好勾起楚南胡思亂想但又不說,急的楚南只能抓耳撓腮。

「喂喂,什麼叫可能出現啊,什麼叫有意思啊,你丫把話說清楚啊喂,我靠。」

「滾,別煩我。」血之鳳凰掐斷了靈魂聯繫。

楚南被血之鳳凰吃了個閉門羹,只能悻悻的摸了摸鼻子。

此刻,洛女也在觀察著周圍,她也跟血之鳳凰一樣,發現了這寒氣之中的問題,不過卻是沒對楚南說,或許是她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嗯?有人!」

因為楚南的神識不在受限制,他敏銳的捕捉到,在相隔一百丈開外,正有一群人匆匆的往自己這邊前來,想來應該不是青鸞族人,那麼,就是鬼族的人了。

「嗎的,」這群鬼族的人也並沒有察覺有人闖入,渾身帶傷,一個個皆是灰頭土臉。「這一次真是倒了血霉了,」為首的那個鬼修朝著地上啐了口血水,極為憤怒的大罵:「那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魂人,長的跟泥巴似的,誰知道竟然這麼厲害,要不是老子施展出獨門功法,鬼翼遁天術,恐怕今日就很難逃出來了。該死的王八蛋。」

很顯然這些人,也在魂人手中吃了不少的虧。

在這裡,已經完全沒有陽光的普照,寒氣極為濃郁,正是魂人最活躍也是最兇猛的時候,狂暴之下可以爆發出平日里百分之一二百的實力。

「不要抱怨了,」其餘一名脖頸有疤的疤男鬼修安慰著:「反正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該死的地方了。只要等待叛徒懲罰完畢之後,咱們的事情也就算完成了!」

那先前的修者,忽然轉過頭來,露出一個嗤笑的表情:「哼,你還真以為是單純的懲罰殺死叛徒啊!」

「啊?」疤男不明所以,恭敬的看著自己的隊長老大。

老大感受到恭敬的眼神,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一驚一乍神秘兮兮的說:「狗屁的懲罰叛徒。」

「沒錯,被咱們羈押過來的這些人,其中大多數都是叛徒,不過也只是掛一個幌子。否則你想,除了這些叛徒之外,咱們還抓那麼多青鸞族獸人幹什麼?懲罰?哼,笑掉大牙。」

疤男隱約明白了這其中,應該另有隱情,不言不語則是期待的看著自己老大。

老大想了想接著小聲說話,然後各個小隊員都探出腦袋湊上去,豎起耳朵聽。楚南的耳朵也豎了起來。

老大一語驚人,石破天驚:「其實啊,咱們鬼族六部的柳長老,這一次是在這鬼地方發現了一把絕世神兵!準備把這些人殺死,將其靈魂獻祭給某樣恐怖的存在。然後從這個恐怖存在手中交換自己的絕世神兵!」

「不是吧,」其餘鬼修很是詫異:「這個消息準確嗎?該不會是你瞎編亂造的吧頭兒?這個鬼地方鳥不拉屎的,連個耗子都能凍死,能有什麼絕世神兵會出現在這兒?」

「就是就是,」疤男也在點頭:「我聽說絕世神兵現世的話,將會天降異景,或是紫色祥光或是七彩祥雲。可咱們這兒什麼東西都沒有發現啊。」

「哼,你們知道個屁!**長見識短!」隊長無盡鄙視的看著這些人,不屑的冷哼:「這是我從我的表哥口中親耳聽到的,嘿嘿,我的表哥是柳長老身邊的親信,這你們應該知道吧。」

諸人見他把自己的表哥搬出來,再也沒了意見和反駁。這隊長的表哥,乃是真正的洞虛境強者,質疑這種前輩高人,豈不是找死!?

「明日就要祭祀了,只要明日一過,屆時咱們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雖然這些修者最高不過是御靈境修者,楚南並沒有為難這群修者,一是因為在鬼族眼皮子底下,這個節骨眼上楚南不想惹是生非,二來還需要他們引路,沒有殺他們的必要。

從這些人口中得到的小道消息,楚南更起了警惕與謹慎。

連洞虛境強者也不過是那所謂柳長老的親信手下,可以看出這個柳長老,與七長老一樣至少都是道玄境的強者。

還有那他們口中恐怖的存在,連柳長老都得小心翼翼,楚南更不敢託大了。

楚南與洛女,悄無聲息的尾隨著這群人,跟著朝那朦朧的山脈走去。 此時此刻,最興奮最高興的莫過於柳長老了。

他通過鬼族內部中的史冊,以及古籍記載,還有從上古修者傳下來的種種傳說。

柳長老是個屬於發現細節,而且心思極為縝密的人,通過這些蛛絲馬跡,經過數年的四處打聽和猜想,終於發現一個天大的秘密。

在這霧靄山腹地,有著一個驚天的秘密,一旦發現破解這個秘密,得到打開密境的鑰匙,就能夠成為煉獄的使者,擁有無上的神力!

柳長老這些年,耗費了大量的心血來尋找這個地方,終於無意間被他發現,此後的日子,他就帶著鬼族六部一直隱匿在這個地方。

本來,鬼族六部隱匿在此絕對是一個絕佳的選擇。如果沒有大動作,是絕不會有獸人發現他們的蹤跡。

但是,最近陰寒越來越重,柳長老心中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可能是時機已經快要到了。

早已準備好的他,當即開始著手準備。將族內的叛徒,以及合適的人選都想辦法抓來,準備放干他們的血液,利用他們的血液維持著陣法的運轉,將他們的靈魂作為祭品。

當然,因為獸人族血脈純正,更被煉獄所接納。這其中肯定少不了青鸞族的人。

柳長老極力想要掩蓋著自己的真實意圖,但是這麼大的舉動,還是被青鸞族嗅出了味道。

不過,他也不在乎了。

反正就算青鸞族知道了自己隱匿在霧靄山,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找到自己的位置。

更何況,霧靄山陰森詭秘,青鸞族人很少踏足這片地域。未必肯進來。


再退一萬步講,就算他們發現了自己的藏身之處,知道了自己的意圖那又如何?

自己只要能夠成為煉獄的使者,獲得無上神通,還會懼憚那長著毛的鳥人?

明日就是這森寒之地,百年之中最陰冷的時刻,到那個時候煉獄之門就會打開!

自己耗費多年心血,夢想願望終於要達成了!柳長老激動的臉色通紅,心中澎湃!

化仙境算個什麼,哼!只要自己成為煉獄的使者,得到無上神通,恐怕真仙也擋不住自己吧!

當年,那些一個個排擠我的,暗地裡給落井下石的老傢伙們,都給老子等著吧。我一定要讓你們,血債血償,生不如死,一個個跪在我的腳下!

聯想到這些年,自己在鬼族內受的委屈,柳長老雙目露出狠厲的光芒,惡狠狠的咬牙,連步伐都加快了許多,急促起來,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柳長老推開門走了出去。

這是一個莫大的幽谷,幽谷內瀰漫著稀薄的淡藍色寒氣。

廣闊的幽穀場地上,築著一個高約三十二丈,直徑十丈有餘的巨大尖錐型祭壇,祭壇上全是密密麻麻,詭異而?異而又縱橫交錯的凹槽,這些凹槽勾勒出,一個個猙獰恐怖的妖魔,惡鬼。

一個個齜牙咧嘴,張開血盆大口,露出恐怖獠牙。

這些厲鬼栩栩如生,仿若隨時都要活過來一樣。

這個圓形祭壇,一共分為九層,一層一層逐漸縮小,每一層都整齊的排列著無數的斷頭台,巨大的砍頭斧口一層層全是結痂變黑的鮮血,然而,凶煞之氣卻越發明顯。

直到頂端的一層,乃是屹立著一尊上古魔神,這魔神不怒自威,雖然只是石雕,但是透露出無比的威嚴,和陣陣的邪氣,讓人心生膜拜。

在這巨大到堪比巨峰的圓形祭壇之上,有著密密麻麻一個接著一個的黑點,這些黑點都是鬼修,好像螞蟻一樣。

鬼修們羈押著成千上百的看似囚犯一樣的人,這些人無論男女皆是光著上身,手腳都被嬰兒手臂般粗細的鐵鏈鎖住,丹田也被封印住。

渾身全是皮鞭抽出來的傷痕,傷痕纍纍,鮮血淋漓。

被瘋狂的虐待著。

鬼修們羈押著這些人,圍繞著祭壇一層層往上攀爬,隨後,跪在斷頭台面前。

「咔嚓!」

手起斧落,頭顱拋飛,血濺祭壇。

這祭壇好像透露著詭異的魔力,每當一個叛徒被斷頭處死之後,其屍身的鮮血則會流淌的乾乾淨淨,一滴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