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無數年積累下來,王室變得極為富裕,用富得流油來形容,都不為過。

送上門的好處,秦天自然不會拒絕。

更何況,一萬超品靈晶真不是一個小數目,就拿天玄州真傳來說,宗門能提供給他們的修行資源,一年也不過數百超品靈晶。

一萬超品靈晶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當然,也有人暗自打起了大夏國的主意,這個國王如此輕鬆就能拿出數十萬超品靈晶,想必他身上還有更多的超品靈晶。

「諸位既然收了禮,看來是願意助本王一臂之力了呢?」夏王笑得很開心。

「夏王,一統地靈州不急,當下有件事關天下生靈生死的事!」秦天突然開口,然後將血棺之事講訴了一遍。

夏王不以為然的擺擺手:「區區血棺算不得什麼,我大夏國有至寶大雀龍刀,就算那血棺再堅硬,也擋不住大雀龍刀之威!」

「敢問夏王,這大雀龍刀是仙器?」秦天再問。

「不錯,這大雀龍刀是我大夏一族的傳承至寶,乃下品仙器!」夏王一臉傲然的道,但下方的眾人眼神都變得炙熱起來,不少人眼中都浮現出貪婪之色。

仙器之威,強悍到了極點,一尊合道手持仙器,絕對能輕易斬殺一般的渡劫強者。

在天玄州,有三大聖地,他們之所以能被稱為聖地,就因為他們有仙器。

而十大宗門,有仙人坐鎮,但卻沒有仙器,可想而知,一件仙器的誘惑性有多麼的巨大。

「不過……!」

夏王話鋒一轉:「這大雀龍刀只有身懷我夏氏血脈之人方能催動!」

聞言,不少人都露出失望之色。

但依舊有人不死心。

這時,秦天再次開口:「如果夏王能夠解決血棺,在下倒可以支持你一統地靈州!」

血棺不除,全球生靈都要被吞噬,所以,誰來當家做主,秦天並不是太過在乎。

「好!」

夏王拍掌:「不就是區區血棺嗎?本王這就派人帶大雀龍刀卻將它們給消滅!」

在夏王的命令下,一尊合道中期的老者到來。

對方也是王室中人,還是夏王的叔叔,如今鎮守大夏國兩座上城之一,叫做夏伯奕。

本來眾人還打算洗劫下王宮,不過,對方有仙器在手,沒有人會輕舉妄動,更何況,血棺還需要大夏國來消滅。

於是,秦天也給劍成空等人傳訊,讓他們放棄爭奪十八道靈石礦脈。

突然,一股無比炙熱的氣息出現在了大殿內,即使在場的都是高手,依舊感到了一股極強的壓制之力。

抬眼看去,卻是夏王從體內取出了一柄長三米的巨刀,刀身赤紅,上面隱隱纏繞著一隻巨大的龍雀虛影。 「這就是仙器嗎?」

這一刻,殿內的所有人都屏氣凝神,雙眼死死的盯著那柄宛若由火髓打造的三米長的大雀龍刀。

但坐在秦天身邊的敖萱身軀卻微微的顫抖了起來,面上更浮現出悲憤之色,因為她感應到這柄大雀龍刀是取他們龍族身上的龍骨所打造。

服用過龍精血的秦天自然也能感受到大雀龍刀上的龍族氣息,他抓住了敖萱的手,傳音安慰道:「稍安勿躁!」

敖萱臉上閃過一抹羞紅,瞪了秦天一眼,但心緒也在這一刻平靜了下來。

「二叔,本王就暫時將這大雀龍刀交給你,去滅了那為禍天下的血棺!」夏王伸手抓住刀柄,然後遞到了夏伯奕手上。

「陛下放心,有大雀龍刀在手,老臣定斬那血棺!」夏伯奕神情激動的接過大雀龍刀,朗聲道。

「好,本王就在此等候二叔的好消息!」

夏王滿意的點點頭。

辭別夏王,一行人便帶著提著大雀龍刀的夏伯奕飛速朝印度洋而去。

不到半個小時,眾人便出現在了印度洋的上空。

血棺入印度洋,使得整座海洋上的船隻消失殆盡。

為搜索血棺的下落,二十幾人再次組成一字陣,彼此相隔百里而行。

或許是血棺感應到了眾人的氣息,居然主動的迎了上來,相比數日前,血棺上散發出的血光越發的濃郁,顯然,血棺又變強了。

「夏前輩,小心了,不要被血棺射出的血光沾染上,否則會被吞噬掉血肉和靈魂!」秦天提醒道。

「放心,區區邪物,還奈何不得老夫!」

夏伯奕傲然一笑,揮動手中的大雀龍刀朝著其中一口血棺斬了上去。

「轟!」

一道長數百丈,散發出毀滅氣息的赤紅刀光從刀尖中噴薄而出。

只見赤紅色的刀光一閃而逝。

「噗嗤!」

那口血棺宛若豆腐般,被刀光給劈成兩半。

「不愧是仙器,好大的威能!」

秦天暗自震驚,他敢肯定,就算他催動神通禹王金身也無法擋住一刀,同時心中暗自慶幸,沒有直接和夏王硬懟,不然,逼得對方使用大雀龍刀,他們肯定討不了好!

而陳神風、姬玄冥等天驕也為這一刀的威能感到震撼莫名。

「嗖!」

就在這時,一道血光從斷棺中激射而出,直奔夏伯奕。

「小心!」

秦天提醒道。

但夏伯奕卻不屑一笑,手中的長刀橫掃而出,擊中那道血光,然後血光顯露出身形來卻是一具如同嬰兒大小的血色骷髏。

「咔嚓!」一聲,血色骷髏被大雀龍刀砸碎,並且,一簇火焰憑空燃起,將血色骷髏的碎骨給瞬息燒成灰燼。

這時,另外一百零七血棺同時釋放出了血色觸手,從四面八方襲向夏伯奕。

「殺!」

一聲爆喝,夏伯奕飛快的舞動手中的大雀龍刀,形成了一重重厚厚的刀氣牆壁,血色觸手一接觸到刀氣牆就被絞碎。

「刷!刷!刷!」

忽然,三道赤紅刀光從刀氣牆中激射而出,分別命中三口血棺。

「噗噗噗!」

三口血棺上血光大作,但依舊擋不住刀光,被切割開來,斷為兩截。

三具嬰兒般大小的血色骷髏從中衝出,化為血光,居然朝著秦天一行人激射而來。

「滾!」

眾人齊齊出手,轟殺而出。

三具血色的骷髏被打成粉碎,沒有了血棺的庇佑,這些血色骷髏的實力並不強,最多就和化神圓滿差不多。

「殺!」

夏伯奕的喊殺聲再次傳出,又接連劈出三刀,將三口血棺劈成兩半,而秦天等人也做好了準備,直接將衝出血棺的血色骷髏給轟殺成渣。

「不好,血棺要逃,陳兄,姬兄我們快出手,不能讓血棺逃了!」

秦天大聲喊道,喊話間,他的身形就暴漲,化為了一尊數丈高的金色巨人。

「天帝拳!」

下一剎那,秦天消失在原地,雙拳同時揮灑而出,同時攻向三十多口血棺。

陳神風和姬玄冥緊跟著出手。

將剩下的血棺給擋住。

這次,姬玄冥沒有再保留實力,他施展出一套拳法,整個人都化為一道閃電,快到了極點,瞬息間,他的拳頭就打中三十五口血棺,將逃跑的血棺給攔截了下來。

「斬!」

又有三道刀光激射而出,將三口血棺斬成兩截,其他天驕則十分默契的出手,將血色骷髏給轟殺掉。

而一百零八口血棺,還剩下九十八口。

「殺!殺!殺!」

夏伯奕殺瘋了,在頃刻間,直接劈出五刀,將五口血棺給斬成兩段,不過,他的氣息也在這一刻衰落大半。

但對方卻是直接取出一枚龍眼大小的丹藥丟進嘴裡,然後他的氣息就迅速膨脹,在短短几個呼吸就恢復巔峰。

「殺啊!」

刀光閃耀,噗嗤連響,又有三口血棺被劈成兩半。

還剩九十口!

但剩下的血棺卻發狂了,渾身血光暴漲,朝著秦天三人衝撞而來。

「天帝拳,給我回去!」

秦天發狂,將拳法催動到了極致。

而陳神風則選擇用半仙器盾牌護住身體,手中的半仙器長槍或挑或抽,將血棺給擋回,同時,還將三口血棺挑向夏伯奕。

「噗噗噗!」

刀光閃過,那三口血棺就被斬成兩半。

至於姬玄冥沐浴在金色的神光中,宛若天神下凡,他不斷捏印化拳,轟殺而出,居然將一口口血棺打得顫鳴不已。

「這傢伙!」

秦天暗自撇了眼,心中暗道,這傢伙隱藏得好深,他的實力完全不下於我,如果還有隱藏的手段的話,我都未必是他對手!

紅顏至尊之武林女霸主傳奇 在眾人的配合下,血棺一口口被斬成兩截,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最後,並沒有出現反轉。

一百零八口血棺被全部消滅。

「呼呼!」

秦天恢復了原狀,大口喘著粗氣,這片刻間,他為了阻擋血棺,消耗真的很大。

倒是陳神風和姬玄冥顯得比較輕鬆。

至於催動大雀龍刀的夏伯奕臉色有些發白,額頭上浮現出一層細密的汗珠,他雖然接連服用數枚恢復真氣的丹藥,但對神魂的消耗卻頗大。

現在看起來有些虛弱。

就在這時,陳神風突然動了,手中的半仙器長槍化為一道黑色的閃電陡然出現在秦天面前,一槍刺向他的胸膛。 對於陳神風的突襲,秦天有些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

面對刺來的一槍,他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見,出現在數千米之外,但陳神風這一招也是虛招,踏步追上,掄起半仙器長槍朝秦天當頭砸來。

秦天依舊選擇退讓,並開口道:「陳兄,你這是幹什麼,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

「不必廢話,來戰!」

陳神風一邊回應,手中的長槍化為了黑色的虛影,接連刺出數千次,周遭的虛空接連被刺穿,同時,鋒利的氣勁從四面八方襲來,讓秦天變得無處躲避。

「吼!」

一聲低喝,秦天直接變身,化為數丈高下的金人。

他口涌天帝經,雙手施展天帝拳,迎向四面八方。

「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

但在這時,秦天眉心莫名一跳。

下一刻,一枚黑色的槍尖在他眼中無限放大,同時,一枚黑色的小盾也出現在他背後,轟然砸來。

「噗!」

秦天被一槍洞穿,同時,黑色的小盾也砸在了他背心上。

但陳神風卻是眉頭一皺,身形急退,因為他發現他長槍刺中的並不是實體。

「呼呼!」

秦天輕輕吐出一口濁氣,虛化的身軀重新化為實體。

相比上次,陳神風又有了較大的進步,主要是上次,他以話語擾亂了對方的心神,再施展出虛化神通出其不意才將對方擊傷。

這次,對方有了戒備,即使他施展虛化神通,也很難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殺」

陳神風再次持槍殺來。

秦天不再閃躲,又一次演化天帝拳轟殺而出。

他已經融合了三分之二的虛化神符,所以,每天施展的次數已經提高到了十次。

「轟!」

拳勁與強勁在虛空撞擊在一起,輕易將虛空撕裂開來,並接連打破數層次元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