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當張衡在瞅著那踏步走來的妖艷少年,自然是充滿了錯愕和震驚。

「張衡是不是很意外啊。」

踏步走來的妖艷少年無情公子,他的臉龐上布滿柔和的笑容,瞅著那站立在甲板上的少年。

緩緩的笑道:「別說是你,就算是我也是感覺到很意外的了。」

無情公子,說到了這裡,他的身影已是來到了張衡的面前,圍繞著張衡走了一圈,這才笑道:「我還是那句話,加入我們邪道六聖地吧。」

「啊?」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聽到了無情公子的話后,又是露出了一抹驚詫之色。

對於這個邪道六聖的妖艷天才,張衡自然是不會忘記的了。

當年他也曾出言招攬過自己,只不過是那時候,張衡可是狻猊宗弟子呢。

而現在,他雖然不是在楚國的地盤,但張衡一想到,這些血天山的作風,旋即便是搖了搖頭:「無情公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已經是狻猊宗弟子了。」

「沒事啊,只要你想成為我邪道六聖的弟子,別說是一個小國的狻猊宗,就算是玄天大陸的四大宗門,我邪道六聖都不會懼怕他們。」

聞言,無情公子,也是笑道了。

顯然,他對於張衡的拒絕早就在情理之中的了,他並不氣惱,旋即又笑道:「既然是在天龍帝國相遇,我們也是算是有緣,不如到屋內喝酒一杯?」

無情公子聲音布滿了柔和,他的目光瞅著面前的張衡緩緩笑道。

「無情公子你和血天山是什麼關係?」

張衡並沒有理會無情公子的邀請,而是目光環視了一眼周圍的血天山悍匪和那些被關押在此地的眾多小國的武者。

此時,周圍的眾多血天山悍匪和小國的武者們,他們在看到面前的這一幕後,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

顯然就算是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個長相普通的少年,竟然會認識從邪道六聖地過來的聖子無情公子。

「怎麼可能?我沒有看錯吧?」

不單單是眾人,就連那站立在無情公子身後的血天山幫主血煞,他在看到面前的這一幕後,都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錯愕之色。

本來,他剛才已是對張衡有了斬殺之心,若不是因為有無情公子的出現,就剛才他召喚出了血眼金睛獸的時候,這個來自小國的武者,定然是必死無疑的了。

只是讓血煞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來自小國的武者,他竟然會認識是聖子,這怎麼能不讓他意外的了呢?

「張衡不瞞你說,這血天山,和我沒有關係。」

站立在地面上的無情公子他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冷漠之色:「他們為非作歹,我早就看不下去了。」

「沒有關係?」

張衡在聽到了無情公子的話后,也是冷笑了一聲。

若是沒有關係那才怪了,要知道他剛才可是看到無情公子和血天山共同,從那血紅戰船內踏步走出來的。

他張衡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

「你們聽到沒有,還不將那些人給放了?」

看著張衡臉龐上的疑惑,無情公子也是轉過身,他的目光掃視了周圍眾多血天山悍匪一眼,這才將目光落上了一旁站立在地面上的血天山幫主血煞,冷漠道:「別讓我在所第二次。」

「好好,快放人。」

那站立在甲板上的血天山幫主血煞,他在聽到了無情公子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恐懼之色。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身為邪道六聖地的聖子,竟然會為了一個來自小國的武者,而將他們血天山的囚犯給放了。

不過他也是明白,既然聖子無情公子都這麼說了,他也是不敢違背的了。

當下血煞便是爆喝了一聲:「給我放人。」

周圍的眾多血天山的悍匪,他們在聽到了老大血煞的話后,這才毫不猶豫的將捆綁在戰船上的眾多小國武者給放了出來。

咻…

眾多小國武者,他們眼看可以自由活動了,當即便是飆射出了血紅戰船,來到了那方虛空當中。

此時,虛空中那幾百名小國武者,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尊重之色,他們明白,若不是因為張衡的存在,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從血天山這群悍匪手裡逃出來。

「謝謝恩人。」

數百名小國武者,站立在虛空當中,對著下方血紅戰船上的少年,拱了拱手,旋即眾多小國武者們,他們腳掌一點虛空,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便是從他們的身上爆發出來,而後便是朝著前方疾射而去,不一會兒便是沒有了蹤影。 血紅戰船上,眾多血天山的悍匪,都是一臉震驚的盯著張衡。

秀才家的俏長女 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個來自小國的武者,不但認識邪道六聖地的聖子無情公子。

似乎,無情公子還對於這個來自小國的武者,很有招攬之心。

不過,眾多血天山的悍匪,他們剛才可是真切的聽到了無情公子的話后。

若真如無情公子講述的那樣,這個來自小國的武者,一年前還是一名武宗境的武者,一年之後變成為了武王境的實力。

這等強大的天賦,別說是他們血天山了,放眼整個天龍帝國,恐怕也沒有多少武者能夠像面前的這個少年這樣,擁有如此強大的天賦的了。

「這小子,真是命好。」

血天山幫主血煞,他在在聽到了無情公子的話后,也是嘆息了一聲。

身為武王九重的他,要斬殺一個武王境的小子,那不是輕而易舉的嘛?

但他明白,既然無情公子都說了,他雖然身為血天山的幫主,血煞可是沒有這個膽量,可違抗聖子的意思了。

「少年,公子都這麼說了,看來真是不打不相識啊。」

血天山幫主血煞,目光環視了張衡了一眼,這才笑道:「之前,是我多有得罪,要不我們到屋裡坐坐?」

雖然血天山和惱怒這個來自小國的武者,但他血煞那可是要給無情公子的面子啊。

「好,我還真想到屋內坐坐呢。」

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目光環視了一眼周圍的匯總多血天山的悍匪,旋即臉龐上也是布滿了一抹笑容,瞅著面前的無情公子。、

對於張衡來說,無情公子的出現,也是讓張衡太意外了。

此人不用想,張衡也是明白,定然是跟血天山很有淵源。

雖然此人是來自邪道六聖地,但是讓張衡明白,這個無情公子對自己,是不會有什麼加害之心的了。

「哈哈,張衡兄弟果然快人快語。」

站立在甲板上的無情公子,他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旋即便是走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見狀,張衡也是點了點頭,旋即便是和無情公子進入到了血紅戰船那尊豪華的房間內。

房間內,無情公子,張衡,還有血天山幫主血煞等人端坐在一張桌子上。

剛一端坐下來,無情公子便是迫不及待的問道:「張衡想來你這次前往天龍帝國,便是來參加宗門戰的吧?」

身為邪道六聖的聖子,無情公子自然是不會對玄天大陸的宗門戰很陌生的了。

他這次前來天龍帝國便是為了進入到域外戰場內的了。

所以當無情公子在看到張衡的時候,他也是明白,既然他和張衡在天龍帝國的領地相遇,不用想此人也是來參加宗門戰的了。

「沒有錯,這次就是想要進入到域外戰場看看。」

聞言,張衡倒是不想隱瞞什麼,自從無情公子出現,到出言放走那些小國武者。

張衡也是一直在關注著無情公子的實力,然而讓張衡很是錯愕的是,他竟然看不透這個無情公子的修為。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的實力到底是什麼境界?」

無情公子,看著張衡疑問的目光,當下也是解釋道:「玄天大陸的宗門戰,可以說是天才如雲,我無情公子,雖然自然為算的上一名天才了,但是和玄天大陸上的眾多頂尖天才相比,我還是不得小心一點。」

「哦,無情公子你說的可是玄天大陸上的四大宗門天才吧?」

端坐在座位的張衡,他在聽到了無情公子的話后,自然是想到了四大宗門天才。

想到此,張衡的腦海內,也是不由得想到了那道貌美的身影。

方道天,玄天大陸四大宗門之一,九天宮最傑出的弟子。

當年他和方道天在魔域內的時候,他便是在魔域內遇見內方道天。

當時就算是張衡,也是很意外,方道天竟然會前往魔域,不過後來張衡總算是明白過來了,原來方道天,之所以會前往魔域,便是為了天道魔身。

念及至此,張衡也是不由得想起了方道天,那句話,他張衡擁有了天道魔身,想來玄天大陸的天才是不會放過他的了。

「四大宗門天才嘛?」

此時的張衡,想到此,目光中閃過了一抹冷漠之色。

他當然明白,天道魔身,乃是進入天道寶藏之地的鑰匙,所以他張衡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將天道魔身給交出去的了。

頓了頓,張衡這才將目光看上一旁的無情公子,不由得緩緩的說道:「無情公子,你可知道,那四大宗門的天才,到底是什麼境界

?」

張衡當然明白,既然他們能夠成為玄天大陸四大宗門中最傑出的天才,想來他們的實力,定然是超過了他們太多了的。

「武聖境!」

端坐在座位上的無情公子,聽得張衡的話,倒是沒有什麼隱瞞,緩緩的說道:「九天宮的方道天,萬佛門的富佛陀子,羽化門的羽化仙,他們的實力,想來都是強大無比的吧!」

醫後傾天 「方道天竟然是武聖境?」

此時端坐在座位上的張衡,他在聽到了無情公子的話后,頓時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錯愕之色。

要知道,他和方天道在魔域相逢的時候,那方道天的實力,只不過是武宗境而已。

想到此,張衡不由得明白,在魔域內的武者,那是要被壓制實力的了,難怪為何那方道天在看到自己的時候,那就揚言,若是在玄天大陸,那是完全能夠將自己碾壓的了。

念及至此,張衡也是沒有想到,那方道天竟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武聖境的天才,難怪會成為玄天大陸最傑出的四大天才之一。

如此強大的實力,對於張衡來說可是有不小的壓力呢。

「怎麼張衡兄弟你認識,這方道天?」

此時的無情公子,他在看到神色錯愕的張衡,也是閃過了一抹疑惑之色。

要知道,就算他身為邪道六聖地的聖子,對於那九天宮最傑出的女弟子,方道天也是從來沒有見過的了。

就算是見到了,他無情公子,可是不想對上那些怪胎的了。

「以前,有接觸過,但我並不知道,此人竟然是武聖境的實力。」

聞言,張衡也是沒有隱瞞,緩緩的說道。

「啊啊?」

聽完了張衡的講述,一旁的無情公子,和血天山幫主血煞,都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錯愕之色,他們都是沒有想到,這個來自小國的武者,竟然會遇上了玄天大陸四大宗門的傑出天才。

頓了頓,無情公子臉龐上閃過了一抹凝重,這才緩緩的說道:「張衡兄弟,不瞞你說,按照我得來的消息,那九天宮最傑出的女弟子,已經走出了九天宮了,據說,正在天龍帝國內,按照我的推測,用不了多久,想來我們就會遇上此人了。」

「什麼?」

這回輪到張衡震驚了,張衡明白,他若是遇上了那方道天,按照方道天那性格,想來是不會放過自己的了。

不過張衡在無情公子面前,倒是不想表現出什麼,他明白,無情公子,乃是邪道六聖的人,是敵是友,還分不清楚。

所以就目前來看,張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張衡兄弟,我還是那句話,加入我們邪道六聖吧。」

就在這個時候,無情公子,目光一轉,又是生起了招攬之心。

其實,這也不能怪無情公子,要知道別說是無情公子了,換做是任何一名強大的武者,他們若是知道了張衡的修鍊速度,定然會有愛才之心的了,才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就從武宗境,成為了武王境的武者,別說是天龍帝國了,恐怕也就只有玄天大陸,那些妖孽天才能夠和這個面前的少年比肩的了。

「無情公子,你也知道,我乃是狻猊宗弟子,邪道六聖地雖然是天龍帝國,最強大的勢力,不過我張衡還是沒有準備好,加入邪道六聖地。」

張衡在聽到了無情公子的話后,並沒有直接拒絕。

雖然張衡很憤怒血天山的悍匪,不過對於這個從不明魔山就認識的邪道六聖地的無情公子。

張衡還是有一些好感的了,再說了這次他前往天羽城,樹立的敵人實在太多了,光是那楚國十大仙門中,就有三大宗門天才,想要至他於死地的了,所以此時的張衡也是不想樹立太多的強敵。

他可是明白,不單單有楚國十大仙門的強者,恐怕用不了多久,那玄天大陸上的四大宗門天才,也是會找上自己吧。

「哈哈,張衡兄弟果然快言快語。」

聞言,無情公子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一抹笑容,雖然張衡的拒絕讓他很沒有面子,但是無情公子也是明白,誰讓這個來自小國的武者,他的天賦如此強大呢。

頓了頓,無情公子的目光這才轉身一旁的血天山幫主血煞,旋即便是緩緩的說道:「吩咐下去,駕馭血紅戰船前往天羽城。」

「好的,聖子。」

別鬧,捉鬼呢 那站立在無情公子面前的血煞,他在聽到了無情公子的吩咐后,也是點了點頭,旋即這才這走了出去… 血紅戰船,一路飛馳,朝著天羽城方向飛馳而來。

天羽城,乃是天龍帝國,十大巨城之一,也是人口基數最龐大的城市,沒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