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醒來的那一刻,看到龍天一的第一眼,就想要殺了他。

就迅速而本能地拿起自己防身的軍刀,刺進了龍天一的身體里。

她看著血液一滴一滴的,順著刀柄,滴在了她的身上,血流不止。

龍天一沒有說話。

他看了一眼肖北,緩緩從地上站起來。

匕首還插在他胸口的位置。

有多深,誰都不知道肖北的匕首到底有多長。

所有人就看著龍天一站了起來。

他很好很好。

肖北躺著看著他,真的像巨人一樣。

愛莎上前:「老闆。」

那一刻,眼神分明狠狠地看了一眼肖北,毫不掩飾的殺意。

龍天一手微動。

不讓任何人靠近。

他轉身,緩緩轉身,其實也不知道他要去哪裡,就是轉身離開了肖北,走了兩步。

猛然。

那麼好大的一個身體,直直的到了下去。

「老闆。」愛莎驚叫,上前過去。

所有人都過去了。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肖北也從地上坐了起來,看著龍天一直直的倒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從來沒有誰看到過龍天一如此。

從來都沒有。

就算受了再重的傷,也不會在自己的殺手面前如此毫不掩飾。

是真的到了極限了?!

「老闆你醒一醒。」愛莎的情緒很激動,聲音也突然有些哽咽。

肖北還站在不遠處,不遠處看著愛莎的恐慌。

「你醒一醒,你快醒過來。」愛莎叫著龍天一,猛地轉頭狠狠地看著肖北,「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肖北我絕對會殺你的」

肖北沒有任何錶情。

是的,沒有任何錶情。

沙灘上,所有人都處於有些崩潰無措的狀態。

小某從龍天一那邊過來,蹲下身體,坐在了肖北的身邊。

肖北看了他一眼。

所以現在小某是在表明態度,如果龍天一死了,他會跟在那一邊嗎?!

小某就這麼默默的坐在她的身邊。

沒有誰去小島的雨林中尋找食物和淡水,她知道殺手的生存能力驚人,但是有這種好的資源,為什麼大家都不用,然後,她就明白了,因為已經聯繫了救援。

頭頂上的直升機,緩慢的落了下來。

直升機上下來兩個人。

有一個人她沒有見過,還有一個人是韓湊。

韓湊從直升機上下來,眼神直接落在了龍天一地身上。

他讓愛莎放開了龍天一,給龍天一進行了全身檢查。

他臉色凝重,「抬上直升機。」

兩個殺手上前連忙扶著龍天一去了機艙。

夜晚真的看不清楚龍天一到底死了沒有。

就算沒有死,也是半死不活了。

她跟著小某一起坐進了直升機。

因為她知道如果現在不走的話,任何一個殺手都會殺了她。

她固執不了。

直升機起飛。

韓湊給龍天一戴上了呼吸器,掛上心跳儀,然後開始幫他檢查傷口。

他說:「有多深?」

龍天一沒有回答。

愛莎說:「你可以問肖北。」

韓湊轉頭看著肖北:「你捅的。」

肖北也沒有回答。

「還好,知道給他留一條活路。」韓湊那一刻似乎在調侃。

肖北沒有理他。

但是不得不承認,她捅進去的位置一點也不準。

「到了目的地再拔出來吧,怕止不住血。」韓湊說。

朕懷了攝政王的崽崽 龍天一應了一聲。

直升機飛了兩個小時,停靠在了一棟山頂別墅。

很大的一棟別墅,肖北以前也沒見過,不知道這個地方是屬於誰。

她跟著所有人一起進了客廳,看著龍天一被扶進了樓下唯一的一間房。

肖北站在門口,站在門口,看著所有人井然有序的忙碌。

韓湊做好了拔刀的準備。

他突然轉頭:「你過來。」

對著肖北說的。

肖北看著他。

「過來。」韓湊說。

肖北走了過去。

「你坐在這裡,看著我拔。」韓湊說。

「為什麼?」肖北瞪著他。

「還能有什麼,就是想讓你內疚一下而已。」

「……」肖北咬唇。

說話中。

韓湊突然拔出來匕首。

血,湧出。

龍天一那一刻身體急速反應。

「嘔。」胃部收縮,龍天一突然嘔吐。龍天一就這麼看著肖北。

就這麼看著她。

肖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因為她覺得她應該是死了。

她被大浪衝到了海底,然後被海裡面的岩石絆住了身體,她必死無疑。

她當時只是有些遺憾。

遺憾自己在死的那一刻,為什麼沒有帶著龍天一一起墊背。

分明,她可以和他一起死的。

所以在醒來的那一刻,看到龍天一的第一眼,就想要殺了他。

就迅速而本能地拿起自己防身的軍刀,刺進了龍天一的身體里。

她看著血液一滴一滴的,順著刀柄,滴在了她的身上,血流不止。

龍天一沒有說話。

他看了一眼肖北,緩緩從地上站起來。

匕首還插在他胸口的位置。

有多深,誰都不知道肖北的匕首到底有多長。

所有人就看著龍天一站了起來。

他很好很好。

肖北躺著看著他,真的像巨人一樣。

愛莎上前:「老闆。」

那一刻,眼神分明狠狠地看了一眼肖北,毫不掩飾的殺意。

惡魔霸少的逃寵 龍天一手微動。

不讓任何人靠近。

他轉身,緩緩轉身,其實也不知道他要去哪裡,就是轉身離開了肖北,走了兩步。

猛然。

那麼好大的一個身體,直直的到了下去。

「老闆。」愛莎驚叫,上前過去。

所有人都過去了。

肖北也從地上坐了起來,看著龍天一直直的倒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從來沒有誰看到過龍天一如此。

從來都沒有。

就算受了再重的傷,也不會在自己的殺手面前如此毫不掩飾。

是真的到了極限了?!

「老闆你醒一醒。」愛莎的情緒很激動,聲音也突然有些哽咽。

肖北還站在不遠處,不遠處看著愛莎的恐慌。

「你醒一醒,你快醒過來。」愛莎叫著龍天一,猛地轉頭狠狠地看著肖北,「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肖北我絕對會殺你的」

肖北沒有任何錶情。

是的,沒有任何錶情。

沙灘上,所有人都處於有些崩潰無措的狀態。

小某從龍天一那邊過來,蹲下身體,坐在了肖北的身邊。

肖北看了他一眼。

所以現在小某是在表明態度,如果龍天一死了,他會跟在那一邊嗎?!

小某就這麼默默的坐在她的身邊。

沒有誰去小島的雨林中尋找食物和淡水,她知道殺手的生存能力驚人,但是有這種好的資源,為什麼大家都不用,然後,她就明白了,因為已經聯繫了救援。

頭頂上的直升機,緩慢的落了下來。

直升機上下來兩個人。

有一個人她沒有見過,還有一個人是韓湊。

韓湊從直升機上下來,眼神直接落在了龍天一地身上。

他讓愛莎放開了龍天一,給龍天一進行了全身檢查。

他臉色凝重,「抬上直升機。」

兩個殺手上前連忙扶著龍天一去了機艙。

夜晚真的看不清楚龍天一到底死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