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被轟得飛上了天,各種碎屑交織在一起,很快就被騰起的烈焰吞噬。

濃煙滾滾而起,籠住天地,眾人也徹底失去了孫大聖的身影。

但爆炸還在往他們這邊延續過來。

魏小寶臉色大變,喝道:「快出谷。」

牧馬谷中的人,在整座山谷里都埋了龐大的火藥。

當他們出現在山谷正中,就會引發大規模的爆炸。

九寶逃得極快,頃刻間,就出了牧馬谷。

但山谷中的爆炸聲依舊。

衝天而起的濃煙,與天邊飄浮的白雲交匯在一起,非常壯觀。

「也不知道猴哥怎麼樣了?」令狐嬋頗為擔心地說道。

魏小寶道:「猴哥可是有著千年道行的大妖。」

既然孫大聖選擇朝前衝去,定然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著足夠的信心。

「督主,這火藥的威力,未免也太猛了吧?」鐵飛雪秀眉緊蹙。

此前大魏所用的火藥,只能用來製造煙花爆竹。

但在被魏小寶改造過後,火藥卻變成了殺人的利器。

尤其是用火藥製成的大炮,更是威力強大,無比恐怖。

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

這味道魏小寶很熟悉,聽了鐵飛雪的話,他微微一笑,問道:「飛雪是想說,這些火藥來自長安?」

「不可能,但製造方法,卻極有可能是督主所創。」鐵飛雪說出內心真實的猜測。

普通的火藥絕沒有這樣的威力。

但長安的九色軍工廠管控得非常森嚴,不可能會有泄漏。

鐵飛雪只能猜測,可能在這世上,還有一人跟魏小寶一樣,也能製造出殺傷力恐怖的火藥。

然而不管怎麼說,這些都只是猜測而已。

爆炸聲消失后,魏小寶瞬移進谷,前去尋找孫大聖。

在硝煙瀰漫中,魏小寶的視線非常模糊,但他知道孫大聖不可能還呆在牧馬谷中,一定是去了牧馬谷的另一側。

利用瞬移的話,頃刻間,就能穿越整座牧馬谷。

山谷的另一側,同樣是墨色草原。

但放眼望去,卻是看不到孫大聖的蹤影。

陡然間,不遠處的草地里,有道身影拔地而起,嗖一聲便到了魏小寶的面前。

那身影正是孫大聖,在其手裡還拎著三人。

那三人全都黑衣蒙面,眼眸赤紅,透著恐懼。

他們躲藏得很隱蔽,結果還是被孫大聖給發現了。

其實他們的實力不算弱,只是在孫大聖面前,真是弱的可憐。

三個黑衣人的打扮和眼睛,魏小寶自然非常熟悉。

跟這種黑衣人有過數次的交道,最後一次則是在光明頂。

正是黑衣人侵入光明頂,大肆屠戮明教弟子,甚至就連威震江湖的明教三佛,也慘死在黑衣人手中。

那次黑衣人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沖著李長青去的。

李長青幾乎被黃芙害死,魏小寶想盡辦法救他性命,然後送到光明頂跟隨明教三佛學藝,同時也是為了讓明教三佛及數萬明教弟子能夠保護好他。

卻不知消息是如何走漏的,總之黑衣人殺上光明頂,直接帶走了李長青。

自那以後,李長青便下落不明。

不過此事一直都是魏小寶的一個心結,很難解開。

黑衣人奪走李長青的真實目的,雖不清楚,想來其中之一的目的就是為了對付他。

在此前,他們曾進入巨人國,斬殺黑衣人數萬。

這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

孫大聖將那三人丟到魏小寶面前,笑道:「賢弟,這些傢伙真的太狠,我差點沒被轟死。」

那三人的經脈都被封住,無法動彈。

但他們的臉上,卻是掛滿了驚恐。

魏小寶冷冽的目光掃視著他們,沉聲問道:「長青呢?」

孫大聖疑惑地看著魏小寶,感覺魏小寶開口,真是不走尋常路。

那三人也是面露疑惑,顯然聽不懂魏小寶在說什麼。

魏小寶嘆口氣,又問道:「你們的老巢在哪?」

從這三個黑衣人口中,魏小寶想知道的只有這兩個。

但那三人全都保持沉默。

出賣宗門的下場有多悲慘,他們非常清楚。

魏小寶正準備用生死符,卻見令狐嬋等人全都趕了過來,看到孫大聖逮住了三個黑衣人,眾人都很懵。

只要能發現一具敵人的屍體,就能知道原本住在這牧馬谷中的是什麼人。

「你們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令狐嬋唰地拔出倚天劍,狠狠從其中一人的右肩插了過去。

劍尖從後背透出來,鮮血成線。

那人痛得哀嚎出聲,眼眸里有淚水飛濺而出。

下一瞬,令狐嬋便揭掉了三人的面巾。

只見面巾下的三張臉,坑坑窪窪,無比猙獰。

「你們的臉是怎麼回事?」令狐嬋喉頭直犯噁心。 從拖着獸奶罐子的小不點。

到帝關之前橫斬八方的巨頭。

荒天帝。

石昊。

直接把裝逼和牛逼的天花板抬升到了其他人只能仰望的程度。

如此珠玉在前。

什麼土石,好意思在往前湊?

可正當所有人自怨自憐的時候,卻見對方裝逼的腳步並沒有停下,還在踏步前行。

甚至,有種類似於展翅恨天低的味道。

竟硬生生又把歲月長河拖出,踏足其上!

這尼瑪——

要幹啥?

殺人還要誅心?

諸天萬界,無數人翹首,都在嘀咕!

然而,就在此時,畫面中突然浮現出一座古老大殿!

不!

不僅是一座,而是成千上萬,鋪展開來,形成群落,億萬里疆域都被擠滿!

那等恢弘氣勢,散發出來,讓人感覺,就好像屹立於諸天之上的天庭!

「這是——黑暗天庭?」

諸天萬界,所有人看到歲月長河中顯露出的殿宇群落,皆感到震撼。

隨後注意到有一塊巨大石碑上書寫的「天庭」兩字,身體都是一顫!

億萬里疆域,皆為黑色土壤,光禿禿一片,沒有任何生機,如同萬靈被誅殺,鮮血乾涸后形成。

那等凶煞,稍稍凝視,即便隔着萬界,僅僅從投影中出現,都讓人恍惚間有種墜落無邊永夜的可怕感覺。

這樣的天庭,簡直就是黑暗的源頭,死域的化身!

只是——

石昊來這裏做什麼?

鳥毛都沒一根的地方,裝逼給誰看?

看着立於歲月長河上游,壓的諸天都在顫抖,大道都在悲鳴的模糊身影。

無數人吐槽,他是不是裝過頭了,以至於引發巨大討論,令整個公共聊天頻道沸反盈天。

甚至就連另外幾位裝逼之王,數次開口,都被無視,存在感跟小透明似的。

可就在這個時候,諸天萬界所有人,頭髮都炸豎了起來,整個公共聊天頻道都變得一片死寂。

「朝聖者,虔誠而真摯,自海的那一端而來,一步一叩首,只為覲見本座,你為何帶着殺意而至?」

突兀響起的聲音,古老、滄桑、而又迫人!

恍惚間,所有人都好像看到了一個生靈。

他高高在上,俯瞰萬古,如一尊蓋世帝王!

那等磅礴威壓,簡直令人心中發慌,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良久之後——

沉寂許久的聊天頻道,突然再次沸騰,聲浪飈起,諸天都像是要被掀翻!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