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沿著徐霞客手札當中提到的勐卯古國、王子召武定與叛賊魯格之間的這段傳說故事這條線索,在市內各大圖書館、文檔管、舊書攤重新查找有關孔雀古國的線索。

結果一些文獻、雜記、野史當中,很明確的提到過,在勐卯古國建國后沒多久,哀牢山一帶的確出現過一個與勐卯古國互相對立的小國。

關於這個小國的記載呢,那些文獻、雜記和野史當中,卻完全就是兩個極端了。

在那些較為正統、傳承有序的史書當中,有關這個和勐卯古國建國時間相差無幾的小國,只是一筆帶過。

想來是因為這個小國,實在是太小了,小的都不足以被記錄下來。

可在一些野史雜記、在當地一些歷史文獻當中,對這個小國,雖然也並沒有詳細記載,可字裡行間,流露出的感覺,卻是一種並非不願意在文獻、史書當中記錄下這個小國,而是不敢提筆記錄下來,就好像那個小國,是一個忌諱、一個沾染上了,就會引來無窮災禍的忌諱。

在那些野史雜記當中,關於這個小國的信息,也的確是和我猜測的如初一則,史料當中稱那個小國,君王殘暴、以百姓血肉為食,更有稱那君王是魔鬼、邪神降臨在人間的使者。

其麾下豢養著一支半人半鳥的怪物軍團,每逢月圓之夜,這一支半人半鳥的怪物軍團,就會全體出動。

在城中於活人為食,在這段記載當中,還提到過,當時這個小國麾下,有一個少數民族部落,不滿那殘暴君王的苛政,想要反抗。

結果,月圓之夜,君王派出那支半人半鳥的怪物軍團襲擊那個部落,最後整個部落的男女老幼,全都成了那些怪物的腹中食盤中餐。

查到這些資料的時候,我心裡頭也是大吃一驚,因為徐霞客手札當中提到過王子召武定和魯格的那段故事裡,最後魯格捲土重來的時候。

勐卯古國都城呢,也是突然從天而降一群怪物,那些怪物身披羽翎、背身雙翅,口吐黑色火焰,將人燒成虛無。

這和我查到的史料當中,所提到的半人半鳥的怪物,很是吻合。

那段史料最後還提到,那位身為惡魔使者的君王,因為過於苛刻殘暴,最終惹的民怨沸騰。

他所統領的幾十個部落,全都揭竿而起,反對苛政。

可因為那君王是惡魔在人間世的使者,身邊有那支半人半鳥的怪物軍團,反對他苛政的部落,很快就死傷慘重。

最後,其中一個部落的首領,聽聞中原多能人異士,便派遣一隊勇士,遠離家鄉,前往中原尋找對付那些半人半鳥怪物的辦法。

數年之後,那隊勇士只活下來了寥寥數人,可他們卻也不辱使命,從中原請回來了三位穿道袍、束髮簪的道爺。

幾位勇士回到家園,看到的是一片焦土、昔日的手足同伴,全都慘死在了那殘暴君王的手中。

幾位從中原遠道而來的道爺,一看這兒的老百姓生活在人間煉獄當中,終日惶惶不可度日,也立志要替天行道。

最後幾個道爺,告訴部落的勇士,那個殘暴君王手下那些半人半鳥的怪物,乃冤魂所化,口吐黑色火焰,乃地獄幽冥之火,需以陽間三昧真火克制。

幾個道爺讓部落里的青壯年勇士,各自手持一熊熊燃燒的火把、又以空地之上燃起一堆熊熊大火、以火中投入松脂、赤沙等至陽之物,讓手持火把的勇士,圍著火堆、舉著火把,排成一條長龍。

彼時那些半人半鳥的怪物來襲,皆發現各個部落的勇士們,都手舉火把、燃起熊熊篝火、大排長龍。

那些半人半鳥的怪物盤旋與空中,嘶吼尖嘯,卻是不敢在俯衝而下。

最後部落的勇士們,舉著火把,排成龍形,一路殺入了王城,將那個殘暴不仁的君王給活捉。

可就在這個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那個君王突然變成了一隻巨大的黑色孔雀鳥,一口一個將勇士全都給吞入腹中。

關鍵時刻,幾位從中原趕來的道爺出手,制服了巨鳥。

事後,幾位道爺卻說他們也沒法殺死那隻巨鳥,只能在地下百丈,修築一座冰獄,將其鎮壓其中。

然而,那隻化身君王的黑色孔雀鳥,卻是口吐人言,臨死前發出詛咒,說千年之後,一定會帶著自己的臣民,從冰獄復活,屆時會讓大地之上赤地千里、寸草不生。

這段像是神話一般光怪陸離、沒被寫入正史、可卻在很多野史雜記當中都被記下來的事兒,也不禁讓我懷疑。

這段歷史當中提到過的那個小國、是否就是我們要找的孔雀古國?

那個最後化身黑色孔雀巨鳥的殘暴君王,是不是就是我們要找的孔雀王?

他和徐霞客手札當中提到過的魯格,是不是就是一個同一個人呢?

如果是,難道那魯格,真的是惡魔在人間的化身,他真的是那黑色孔雀巨鳥變成了人形?

他最後真的被鎮壓在了底下百餘丈的冰獄當中,他臨死前詛咒,千年後會從冰獄復甦,難道也是真的?

太多的疑團,搞得我大腦亂作一團。

更可怕的是,不管是徐霞客手札當中提到過的那段王子召武定和魯格之間的傳說故事、亦或是我沿著這條線索,在野史雜記當中查到的那段史料。

的確讀上去就跟故事一樣光怪陸離、缺乏說服力,可前一個故事當中,人物、地點、時間和正史當中勐卯古國的歷史,十分吻合,后一個故事當中,最後那化身成為黑色孔雀巨鳥的殘暴國王,是被幾個中原道爺給鎮壓在地底冰獄當中的。

我和錢鼠爺無意間得到的那份古圖,正是藏於一塊獨玉之內,而這獨玉是中原地區,春秋時期、道家發明的一種用來藏匿珍貴資料、或者是傳遞一些重要密信的手段。

在一個,兩個故事,雖然光怪陸離,讀上去跟神話故事似的不切實際,可卻都很巧合的提到了孔雀、提到了那隻巨大的黑色孔雀鳥、提到了半人半獸的怪物。

細想之下,我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 花錦明帶著響噹噹,一路殺回大烏山。清理著路上的各種亡靈怪物。

【燭虎「響噹噹」】

等級:8

戰力:75

生命值:1600

主人:雨吊雄魂

持有技能

[烈焰吼]:二階技能,發出一聲咆哮,灼燒眼前的敵人。造成240點烈焰傷害。冷卻30秒。

有花錦明陪護,碾壓式的經驗值,讓響噹噹升級很快。生命值已經超過了花錦明。

如此驚人的成長,怕不是個BOSS啊。

以後,牽著一個BOSS出去散步,看誰不爽直接放老虎咬他,都不消自己動手。這場景想想就很舒服。

今天已經很晚了。

花錦明回到魚珠城,將法杖交易給黑糖話梅,可身後的小萌寵讓他一下子陷入了包圍。

姑娘們看到響噹噹,一個個像看到了活寶,非要搶著抱。可響噹噹好說好歹也是萬獸之王,看到陌生人就全身滋火,呲著尖牙,奶凶奶凶的。

被姑娘們提起來,一拍屁股就老實了,身上的火都給嚇回去了。

「小可愛。」

「小萌萌。」

「小乖乖。」

「小咪咪。」

「小喵喵。」

「小球球。」

「小奶油。」

現場,一度變成響噹噹的起名大會。

夜晚的魚珠城燈火通明。花錦明將響噹噹留給姑娘們,自己則下線休息去了。

隔一天回來,響噹噹無精打采地趴在地上,整個都痿了。

花錦明將它叫過來,摸了摸頭,真是又心疼又無奈。「辛苦你了。」

剛想出發,帶響噹噹去溜達。一同上線的雲容容又發現了他懷裡的亮點,和余霜一起撲了上來。

雲容容抱住響噹噹,兩眼放光道:「哇啊,我們公會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小可愛?」

響噹噹朝雲容容和余霜呲呲尖牙,剛想滋個火,發發它的奶脾氣,但看到主人一臉寵溺地看著眼前的兩位姑娘,又把火憋了回去。

余霜也上去揉搓它的小腦瓜。「好萌啊,還會凶人。」

「是你的寵物,在哪弄的?嗚嗚嗚……」雲容容看了眼面板,淚濕濕的看向花錦明。

「打怪掉的。幾率很低。」花錦明說完,雲容容的嗚嗚聲更重了。

花錦明也很意外,運氣會這麼好,撿到一顆寵物蛋。說起來還得好好感謝水任方圓,和他那三個響頭。

雲容容將響噹噹高高舉起,蹭了蹭它毛茸茸的小臉。依依不捨地遞給了余霜。

她從背包掏出一袋錢幣,交給花錦明。

花錦明打開袋口一看,裡面赫然裝著50枚金幣。「這麼多金幣?50枚,你們……上哪弄的?」

雲容容努嘴道:「買的。」

「買的?」花錦明愣道,「這東西還能買?多少銅幣一個?我也想買。」

雲容容白了他一眼,突然有些擔心這代團長的智商。

花錦明也反應了過來,撲笑道:「你說用人民幣買啊。哈哈,不好意思,沒反應過來。以前只賣過,沒買過。」

「多少錢啊?」花錦明追問到。

「10萬。找永恆買的,因為是我舅媽的親戚,所以給的價錢還能接受。現在市場上金價太浮誇,12萬都不一定能買到50金。心疼死了。嗚。」

花錦明笑著點點頭。「嗯。有心了。」

現在市場上,1枚銅幣大概是2.5毛。換算一下,1枚銀幣為25元,1枚金幣為2500元。

「12萬50金。也就是1金2500。」花錦明一邊算一邊嘀咕著,突然瞪眼道:「等等!我們昨天晚上花了5000,建了個破玩意兒。」

雲容容瞬間緊張地直冒汗。「咳咳,咳咳……那個還好,還好。不算很貴。永恆2000塊錢1金賣給我們的。」

花錦明心疼不已。

雲容容趕緊轉移話題。「這個50金,是給你擴軍用的。小姨說了,我們要向永恆看齊,永恆有150個傭兵,我們也要有150個傭兵。」

魚珠城現有136子民。其中,團員81人,傭兵15人,普通民眾40人。

如果擴軍的話,需要考慮居所和兵營不被撐爆。傭兵、團員、普通民眾都會消耗居所的容量。

另外,民眾和傭兵的比例也需要協調好。不能一邊倒,否則不利於要塞的健康發展。

花錦明思慮再三,決定在15個傭兵的基礎上,再招募150個傭兵。同時擴建10座兵營。總費45金,和石料木材若干。

因為有概率觸發同盟羈絆。所以,花錦明最後實際招募到了159個傭兵,其中5個是二星傭兵。

如此,魚珠城便擁有了174個傭兵。

同時為了提高子民上限,和調整人口比例。花錦明用最後的5枚金幣,擴建了3座居所,擴充了80個民眾。

最終,魚珠城合計375人。最多只能再往上加15人,花錦明便收手了,決定留著15個席位給未來的新團員。以免到時候團員都招不了。

看著兵強馬壯的魚珠城,花錦明覺得這10萬塊錢總算沒白花。

下一步,他打算擴充下礦場和伐木場。

不管是擴建還是升級,到處都要用到木材和石料。而且礦場產出的鐵塊、焦油、煤塊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要塞資源。

等他忙完了要塞的事,劉斌那邊也發來了消息。

花錦明將響噹噹留在要塞,陪姑娘們。如果姑娘們有心,可以幫他帶出去練級,只要不死就不會回到他這邊的。

之後,他孤身一人,縱馬離去。

他的骷髏戰馬也與他修訂了契約,一路上隨便殺點怪,也能給10級的它漲漲經驗值。

此刻,劉斌和林美堂正在密林谷等他。根據兩人標記的位置,花錦明一路前行,終於在前方看到了一絲人煙。

一如其名,密林谷淹沒在一片茂盛的林海中,裡面最主要的居民還不是人類,而是木精靈。

木精靈是最早開發這片土地的人。

酷愛樹木的他們,是最務實的環保主義者。通常,他們只取用最少量的樹木以供生存,所以造就了密林谷的林海奇觀。

這裡到處都是高大的參天大樹,樹齡在百年以上的樹木隨處可見,甚至不乏一棟房子那麼粗大的千年古樹。

劉斌和林美堂知道他是路痴,即使照著地圖也能把自己走丟,所以給了他一個非常直觀的地標。

即,他們在密林谷最高大的樹下等他。

花錦明剛踏入密林谷,便看到了那棵直插雲天的白蠟樹,它高大到一個足球場都放不下它。聽說至少存在了上百萬年,名叫山達希爾,也是精靈世界有名的聖樹之一。

。凌葉一行人不斷朝着深處前進著,雖說未曾出現傷亡,但前行得也是頗為的艱難,到得後來,眾人不得不稍微休息了一陣子,才勉強繼續推進。

雖然凌葉和郝靈已然是解禁者的層次,但是面對這些悍不畏死,不懼疼痛的黑色石像,也是感到極為的棘手。

「那地下室世界的人,好像也出現了傷亡。」

郝靈再度轟出一拳,那重如山峰的力量,將一具暴沖而來的黑色石像轟碎,隨後她也是看了看那最前方,那裏地下世界的一些隊員已然是出現了傷勢,而前方……

《靈世之末》第兩百五十七章屬性大門 迎著伊米婭好奇的目光,安德森僵硬的露出了一個驚訝的表情。

「他這表情不像是代你驚訝,像是在代你去廁所。」

伊米婭點評道。

「隨你怎麼想,還有事嗎?沒事就趕緊回去吧,再晚旅館要鎖門了。」

話語中滿滿的催促,就差把人往外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