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啊,要療傷啊。”林清雨放下石頭,又拿起一塊墨玉色的玉石,放在燈光旁查看。

“哦。”紫煙一聽是陣法頓時失去了興趣。

“那。。。清雨哥哥我走了啊。。。”

“嗯,路上慢點。”


“清雨哥哥我真的走了啊。。。”林清雨終於聽出了幾分幽怨。

“額。。。要不。。。你在這看着我刻怎麼樣。”林清雨覺得小丫頭爲他做了不少事情,這樣讓她回去卻是挺不好意思的。

“好啊好啊。”紫煙頓時喜笑顏開,拍手叫好。

“不過不準吵鬧。”

“哦嗚!”紫煙立即用玉手捂住嘴巴,眼睛睜的大大的,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

林清雨笑了笑,隨後拿出一柄小丫頭送來的碧綠色刻刃,在玉石上認真刻畫起來。

此刻,已經是晚上。

燈光閃爍,屋內靜悄悄的,只剩下刻刀劃過石面的聲音。

小桌旁,三個小腦袋在燈火的閃爍中變換不定,林清雨,小狐狸,還有紫煙。

林清雨雕刻完一塊又一塊,地面上已經灑滿了各色的碎屑。

叮,終於最後一比可完了。

呼。。。林清雨吐出了一口長氣。

這一次的雕刻的確是很不輕鬆,林清雨對於木屬性的基礎陣紋剛剛掌握不久,何況自身又沒有木屬性,紫煙帶來的足可以雕刻好幾份陣基的材料,被他浪費了大半,耗費了整個下午再加一個晚上,最終才刻畫成功。


然而,這的確是他雕刻成功的第一個三級陣法,即使只是三級陣法中最低級別的回春陣。

“清雨哥哥完成啦。。。”可是苦了紫煙,一個下午除了必要的事情,她一刻也未動過,眼圈都變得有些發黑了。至於小狐狸,看累了之後早就趴到一邊呼呼大睡了。

“紫煙,難爲你了。”林清雨溫和的一笑,擦去了紫煙臉上不小心落下的石屑。

“沒事的,清雨哥哥,你成功了就好啦。”紫煙笑的很甜,林清雨一時看的癡了。

“咳咳”腦海裏風致咳了兩聲,林清雨才覺察到不妥,趕忙回神。

“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哦——”拉長着聲音,紫煙興致不高的向門口走去。

看着那道有些孤寂落寞的背影,林清雨還是忍不住心軟了。

“天這麼黑,我。。。送你回去吧。”

紫煙回頭,笑了,很甜美,很幸福。 第二百七十七章神盾訣

絕壁上所有凸出的石頭一塊接著一塊開始爆裂開來。

爆裂的聲音一道高過一道,在整個後山不停的回蕩,經久不散。

楊恆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良久之後,絕壁上再次恢復了寧靜,空中到處彌散著一層塵土,偶爾聽到碎石從絕壁上落下的「索索」聲。

楊恆猜想,大概是剛剛的劍氣或者是劍勢引爆了那些石塊。

他心中倒是有些惋惜,以後要是有人來這裡面壁,就無法參悟絕壁上的玄機。

他正打算躺到床上休息會兒,突然看到一個年邁的白髮老頭拄著拐杖慢慢的朝著他走來。

白髮老者已是龍鍾老態,臉上的皺紋深如溝壑,走路都帶著氣喘,顯得十分吃力。

楊恆看著這個老者,完全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很像是一個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

白髮老者走到楊恆前面,看了楊恆幾眼,然後又轉身往外面走去。

楊恆看著老者微微有些佝僂的背影,心裡有些莫名其妙。

一個月的時間一晃即過,雖然被懲罰面壁一個月,楊恆心裡倒是有些感激天照神人。

若不是天照神人,楊恆根本沒有機會發現在無極宗的山後還會有一位強大劍修留下的一個傳承,讓他創造了自己的劍招。

楊恆回到從石屋出來回到自己房子前面的,看到眉頭緊鎖的宋婷婷正坐在他房子前的石階上發獃。

「你坐在這裡幹什麼?」楊恆不解的問道。

宋婷婷看到楊恆,眉頭立即舒展開來。

上前抱著楊恆的手臂,嗔怒道:「楊恆,你真沒義氣,打架都不叫上我。你是不是不把我當你的朋友啊?」

宋婷婷說完之後,小嘴一撇,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楊恆看著緊緊靠在他手臂上的宋婷婷,出現了瞬間的失神,然後又覺得很是尷尬,有些不自在的回道:「你怎麼知道我去打架了?」

「哼,無極宗還能有我不知道的事嗎?我還知道你被罰面壁一個月呢。」宋婷婷不屑的說道。

隨即她語氣一轉,有討好的說道:「你快教教我,你是怎麼把莫名揚打成重傷的,我早就看不慣他了,下次我也去揍他一頓。」

楊恆頓時無語,有些不舍的把手臂從對方手裡抽了出來,搪塞道:「我剛剛面壁回來,有些累了,下次再跟你說吧。」

他說完之後,三步當作兩步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還好宋婷婷沒有跟過來,只是在他後面大聲喊了一句:「那你下次一定要記得告訴我啊!」

楊恆進屋把全身上下都清洗了一遍,然後拿出了從莫風身上取來的空間戒指。

戒指里除了大量的靈石之外,只有一塊拇指大的灰螢礦石和一本叫「神盾訣」的功法引起了楊恆的注意。

灰螢礦石是一種灰色中帶有點點熒光的四級礦石,在煉器中可以大幅度的增加法寶的韌性。

楊恆把這塊礦石拿出來之後,立即給空間玉佩里把六翼青蜢傳遞了一道信息。

他自從得到這隻六翼青蜢之後,就一直在尋找各種高級礦石。

打算在六翼青蜢幼年的時候喂下六種不同的高級礦石,讓它能夠在第一次進化的時候成長為一種非常有名的神獸——十二翼斷天蜢!

六翼青蜢從空間玉佩出來看到楊恆手中的灰螢礦石,米粒大小的眼睛里精光閃爍,立即撲過去啃了起來。

六翼青蜢把這塊礦石吃下了一大半才停下來,然後直接開始沉睡。

楊恆把六翼青蜢收了起來,拿出那本「神盾訣」。

「神盾訣」是修鍊土屬性靈氣的一本攻擊加防禦的功法。

在所有屬性的靈氣中,土屬性靈氣不僅防禦高,而且攻擊也厲害。

「神盾訣」是根據修練者的身體素質,把土屬性靈氣壓縮到極致,形成防禦最高的氣牆。

楊恆心裡越看越喜,他雖然修鍊不是土屬性的靈氣。

但是他修鍊的先天之氣是凌駕任何一種屬性靈氣的存在,不管是攻擊還是防禦,都是最強的。

而且他是練體修士,修鍊「神盾訣」的效果會比普通修士要好很多倍。

他立即開始修鍊這本「神盾訣」。

兩天之後,一道由先天之氣形成的白色氣牆在楊恆身前出現。

這道氣牆看起來有些虛無,卻散發出一個攝人心魂的威勢,像是一道銅牆鐵壁,堅不可摧。

「神盾訣」對靈氣的消耗不大,而且防禦極強,楊恆心中甚是欣喜。

楊恆從屋裡出來,看到饒素娥正在他房子前面來回慢慢走動,好像是在等他出來。

「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叫我?」楊恆問道。

「剛剛來不久,怕你有事打擾到你,所以就沒叫你。」饒素娥淺淺笑道,然後一邊朝著楊恆屋裡走去,一邊說道:「謝謝你!」

「謝我什麼?」楊恆有些不解。

饒素娥綠影飄飄,徑直走到一條竹椅上坐下,眼睛噙笑,回道:「之前你重傷莫名揚的來龍去脈我都已經聽說了。」

楊恆心裡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尷尬一笑,回道:「我就是擔心你有危險。」

饒素娥臉上出現一抹緋紅,嬌羞中帶著驚艷,眼中笑意漣漣,看的楊恆的有些痴獃。

「他們莫家雖然在聯真國有點勢力,但還是不敢對我怎麼樣的。莫名揚有個爺爺在無極宗當長老,他應該不會就此善罷甘休,要不要我幫你解決此事?」片刻之後,饒素娥開口問道。

楊恆把視線從饒素娥身上收了回來,搖頭回道:「不用了,我自己能解決的,如果實在不行我再來找你吧。」

雖然他肯定自己不會找饒素娥幫忙,但也沒有把話說的太死,怕兩人又產生什麼隔閡。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點。」饒素娥說完就起身和楊恆道別。

楊恆從房子里出來,朝著明風神人的住處走去。

他還沒走幾步,一個靈人境界後期,長相俊美的核心弟子帶著幾個人將他攔住。

楊恆看著這群人不懷好意的樣子,就知道是來找他麻煩的。

但是他根本就不認識這幾個人,心裡頓時納悶起來。 第二百七十八章崔雨安

「你就是楊恆?」帶頭那個俊美的修士對楊恆冷聲問道,臉上一副傲然之色,看著楊恆的眼神也帶著幾分鄙夷。

「我是不是楊恆關你什麼事?我好像不認識你,請你讓開!」楊恆不耐煩的回道。

「哼,不要以為你在擂台打敗了一個比你高兩個小等級的對手就可以囂張,我告訴你,我崔雨安要殺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崔雨安怒喝道。

楊恆不知道崔雨安找他到底什麼事,他也不打算理會,直接朝著前面走去。

「我們老大跟你說話你沒聽到嗎?我看你是找死!」崔雨安旁邊一個靈人境中期的方臉修士跳出來把楊恆攔住。

此時不少從旁邊經過的無極宗內門弟子看到這邊情況不對,立即圍了過來。


楊恆雖心中不爽很想發作,但還是忍了下來。

「你以後最好離宋婷婷遠一點,我崔雨安看中的女人,你要是敢打主意,我會讓你生不如死!」崔雨安走到楊恆前面,囂張的威脅道。

「你跟誰來往還輪不到你來管,你別太看的起你自己了。」楊恆說完用肩膀把攔住他的那個弟子撞開,繼續往前面走去。

「王八蛋!你敢撞我?我要廢了你!」方臉修士暴跳如雷,揮起拳頭直接朝著楊恆砸去。

無極宗的弟子不能在宗門裡隨便打鬥,楊恆看這個修士敢毫無忌憚的對他動手,心中猜想這個崔雨安肯定是大有來頭,不怕宗門的懲罰。

但是聽到對方要廢了他,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斃,直接轉過身來,看著劈過來的拳頭。

拳頭近在咫尺,帶來的勁風撲到楊恆身上,楊恆紋絲不動,迎風傲立。

崔雨安臉上出現了一絲陰狠的笑容,放佛看到了楊恆丹田被砸破,修為盡失的樣子。

「這個崔雨安太過份了吧!居然明目張胆的來我們池雲峰傷人。」

「崔雨安在核心弟子中排名第三,楊恆今天要倒霉了,我看過很多內門弟子被他整的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