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距離,到這剛剛好,不夠我們擁抱,就挽回不了,用力愛過的人,不該計較……」

這首歌,乃是世界被修改前的著名歌手薛之謙的。

這首歌的歌詞直指戀人的內心世界,說出了一個男人為了讓深愛的人寬心,寧願自己開口提分手,把愛情親手結束在「剛剛好」的時機,卻背對著戀人強忍淚水。

如涓涓細流般的鋼琴聲配合鹿一凡深情溫柔的嗓音,讓人不禁融化在這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歌詞通俗易懂,卻直指人心,讓人聽后,忍不住回想起自己的上一段戀情。

很多人在聽到這裡時,已經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之中了。

就在此時,如涓涓流水的鋼琴聲卻是突然變得速度快了起來!

「是否要逼人棄了甲,亮出一條傷疤,不堪的根源在哪。可是感情會掙扎,沒有別的辦法,它勸你不如退下。如果分手太複雜,流浪的歌手會放下吉他,故事要美必須藏著真話。

我們的愛情,到這剛剛好,剩不多也不少,還能忘掉。我應該可以,把自己照顧好……」

沒有什麼煽情和華麗的辭藻,有的只是所有人都經歷過的一段失敗的感情經歷。

這種發自內心的語言,就是最好、最能打動人心的語言。

時現場的觀眾和四位導師已經被鹿一凡歌詞中所要訴說的那個故事,深深的悲傷之中。

這首歌,是所有薛之謙歌里最無力無奈的一首。

沒有演員的決裂冷淡,沒有紳士的進退有度,沒有方圓幾里的執著,沒有歧視的歇斯底里。

明天下 有種後知後覺撕心裂肺,連唱腔都隱隱作痛。

一句「我們的愛情,到這剛剛好,不夠我們擁抱就挽回不了」道出了多少苦戀未果的情侶內心的心酸。

觀眾席上,所有的人眼前都好像浮現出了自己過去或者現在的影子。那些不知塵封多少年的往事再次浮現心頭,每個人被觸動的記憶雖然各有不同,幸福的、悲傷的、得到的、失去的……

但相同的是,所有的人都被這首《剛剛好》帶入了感懷愛情的意境當中,越是聽下去,越是悲傷的難以自已。

舞台上,當鹿一凡彈著鋼琴,再次唱起了《剛剛好》時,觀眾席上,已經有人忍不住哭著跟他唱了起來。

比起前十幾個飆高音,炫技的歌手,很顯然,這首沒有什麼高音,也沒什麼炫技表演的歌曲,更能得到觀眾的青睞。

「用力愛過的人,不該計較……」苗峰隨著飄揚在大廳內的歌聲,輕聲低吟著。

他已經離過婚,有過孩子了,前妻在離婚後,怒斥苗峰對女兒不好之類的,讓他感覺到真的非常傷心。

既然用力愛過了,現在又離婚了,為何彼此還要互揭傷疤呢?

座中泣下誰最多?東北那鷹青衫濕。

比起苗峰來,那鷹的情感路程可以用「坎坷」二字形容。

她的第一任丈夫是當時華夏國足的「一哥」,帥氣的外形瀟洒的球風擁有眾多的粉絲追隨,而那鷹當時尚未真正的大紅大紫。

而當她的歌唱事業扶搖直上,得到了很多金曲獎,甚至被捧到了「天後」的位置時,她的丈夫卻因為鬧出了「私生子」事件,最終和她以離婚告終。

那次的失敗婚姻,讓那鷹差點就患上了抑鬱症。

歷經一次失敗的婚姻,讓她的心中滿是傷痕,甚至曾經在媒體採訪時,說過「就這樣孤獨一生」的話。

直到最近,她才遇到了真正疼愛她,關心她的那個人。

那鷹一邊擦眼淚,一邊看著其他三位導師,低聲的和他們商量著什麼。

而觀眾席上,卻已經開始騷動了。

怎麼人唱的這麼好,四位導師連一個都沒轉身的?

平心而論,這首歌絕對比前面十幾個歌手唱的都好。

陸仁佳在下面笑的嘴巴都開了!

「哈哈哈,讓你在老子面前裝逼!讓你不唱高音!什麼破歌,還不如我的高音歌曲呢!

起碼有一個導師為我轉身了!

你鹿一凡呢?連個屁都沒有!

該!

真特么活該!」

「難道是因為沒有高音嗎?剛剛導師不是說了,不希望學員炫技嗎?怎麼到了沒有飆高音的情歌,就不轉身了呢?說話跟放屁似的!」姚娜忍不住爆粗口道。

歐陽明那邊已經拿起了連接到導師那的對講機,一旦鹿一凡表演即將結束導師還不轉身,哪怕作弊歐陽明也必須讓鹿一凡晉級!

這首歌實在太好聽了!

而且鹿一凡凡語的身份乃是《好聲音》後期炒作和爆料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歐陽明是無論如何也要保住他的!

舞台上的鹿一凡卻也是十分納悶。

這首歌在世界未被蒼天願望符修改前可是火到爆炸的!

怎麼到了這裡,連一個導師都肯轉身了呢?

是他們欣賞水平不行,還是說,這首歌自己選錯了?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如此憂傷而又讓人回味的歌曲,讓觀眾們已經認定了鹿一凡肯定會取得不錯的成績了。

可是都到了歌曲的尾聲了,四位導師的椅子依然紋絲不動,這讓觀眾和姚娜都很焦急。

有的人緊緊的攥著拳頭,臉憋的通紅;有的人抓耳撓腮跟有多動症似的。

唯一幸災樂禍的,只有陸仁佳了。

他還走到姚娜身邊,笑著道:「看吧,我就說了這小子實力根本不行!連一個導師願意選他的都沒有!」

「哼,就算沒有導師選他,我也覺得你比鹿一凡差了一千倍一萬倍!」姚娜怒瞪著陸仁佳說道。

「你個小姑娘懂什麼?事實不都擺在面前了嗎?我晉級了,他被淘汰了!

結果就是這樣的,你有什麼話好說?」陸仁佳不屑道。

「還沒唱完呢,你急什麼?萬一最後有導師願意轉身呢?」姚娜心裡其實也不太確定的說道。

「轉個屁,還有一句就唱完了!你就等著看鹿一凡被淘汰時哭鼻子的樣子吧!」陸仁佳鄙夷道。

「我們的流浪到這剛剛好,趁我們還沒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是非要去那座城堡。天空有些暗了暗的剛剛好,我難過的樣子就沒人看到,你別太在意我身上的記號~~~~」

歌曲的最後一個字落下了,這個時候,四位導師終於有了動靜。

「嘭」、「嘭」、「嘭」、「嘭」!

四聲強力按下按鈕的聲音迴響在演播廳內!

華少瞪大了眼睛,驚呼道:「四位導師同時轉身!這是本季好聲音開播以來的第一次!讓我們記住他的名字,鹿一凡!」

這一刻,原本對於導師頗有怨念的觀眾們,終於不再壓抑了。

他們歡呼著,從觀眾席上站了起來。

巨大的掌聲和歡呼聲,將整個演播廳都震的好像要地震了似的。

(本章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陸仁佳傻了!

下巴頦子都快掉地上碎一地了!

尼瑪啊!

不帶這麼玩的啊!

老子才剛剛在人家美女面前炫耀自己有一位導師轉身,你特么突然給老子來一個四位同時轉身?

陸仁佳看著姚娜那張似笑非笑的嘲弄表情,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似的,生疼生疼的。

觀眾席上,歡呼聲一片!

尤其是幾位女粉絲,更是激動。?

她們高呼著鹿一凡的名字,一邊哭,一邊對著台上大呼大叫。?

就差當場脫掉罩罩扔給鹿一凡了!

?此時攝像機對準了四位導師,並且分別給了一個分鏡頭。

幾個導師臉上的表情都顯得特別興奮。

特別是那鷹,她一邊用紙巾擦著眼淚,還一邊指著鹿一凡,好像責怪他似的罵道:「你個混蛋啊你!把我感動的妝都哭花了!我不管了,今天你必須來我的那鷹大house!」

這個時候易森看著還像學生的鹿一凡問道:「小夥子,今年多大了?你該不會還沒成年吧?」

「我今年20歲了,已經成年了。」鹿一凡依然是那副淡定的表情的說道。

面對一個有著億萬觀眾的舞台,又是面對如此大牌的巨星導師的提問,還能保持如此的淡定,這種定力,也讓導師們暗暗點頭。

明星需要的就是這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定力!

可惜,四位導師不知道,人鹿一凡根本就沒把這比賽當回事。

來就是來玩的!輸贏?

誰特么管輸贏啊!

只要節目效果出來了,讓天上的神仙看過癮了,那就成了!

「哇,你應該是我們好聲音開播以來,最年輕的一位學員了。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易森由衷的讚歎道。

比起鹿一凡現在的成就,易森在20歲的時候甚至連自己未來的路都還沒弄清楚呢。

「小夥子,你有什麼夢想嗎?」苗峰再次摸著下巴,說出了那句已經被網友做成表情包的名言。

鹿一凡一聽,根本沒猶豫,直接開口道:「我的夢想就是不比賽也能晉級,不唱歌也能名利雙收!」

「噗~~~~~」

「哈哈哈哈哈!!!」

「我了個去,笑死我了!」

「節操呢!!」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

「真是個大實在人啊!!」

苗峰無語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他說這話的意思其實在暗示鹿一凡,你自己有什麼為了夢想而拼搏的故事,又有什麼為了來好聲音做出的感人舉動,趕緊都說出來吧!

其實鹿一凡又何嘗不知道苗峰是啥意思?

在節目開始錄製前,鹿一凡就反覆叮囑歐陽明了。

「一定要讓學員學會賣慘!富二代給我包裝成吊絲!家裡爹媽死了的,給我狠狠的拿出來編故事!」

「那要是爹媽沒死呢?」

「爹媽沒死?爺爺奶奶呢?七大姑八大姨三叔四舅的,總有死的吧?拿出來給老子賣慘!只有這樣,再配合節目組後期的炒作,學員才能紅的更快。」

「這樣萬一被人查出來了怎麼辦啊?」

「查出來更好!有話題度節目才會火!反正最後黑鍋全甩給學員就行了,咱們節目組不背一點鍋!」

按照鹿一凡的囑咐,第一期就出來了一個賣慘為生的學員。

爹媽都死了還不算完,爺爺奶奶賣腎給他捐錢,讓他圓夢,舅舅、舅媽也賣了自己的二胎,把他當親生兒子。

他編的故事一出,網友果然吐槽聲一片。

這人一下子火遍了整個網路!

但是鹿一凡可完全沒必要這麼做。

他就是實話實說,沒有必要賣慘炒作。

苗峰滿頭黑線的說道:「我的意思是,你有什麼為音樂拼搏的故事嗎?比如,你為音樂付出了什麼艱辛之類的?」

鹿一凡點點頭,認真道:「有!我每天晚上都去ktv和同學一起唱k,每次都喝好多!

好累,身心疲憊,感覺不會再愛了。」

尼瑪!!!

苗峰一個趔趄從導師椅子上掉了下來。

現場更是鬨笑一片!

歐陽明也是笑的合不攏嘴。

這個鹿一凡,簡直太沒節操了,連導師都敢調侃!

不過這樣反而更能齣節目效果。

從地上爬起來后,苗峰心裡暗暗為王小凡不懂得炒作而感到可惜。

但是卻更為他這種純真而感到高興。

現在像鹿一凡這樣不懂得炒作的明星,實在太少了。

一念至此,苗峰終於嚴肅認真的點評道:「這首歌聽起來讓人感覺很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