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意識的護住便當往後一轉恰好躲過了子騰伸出來的筷子。

「不要!」

「阿~小慕不要計較這麼多了!炸蝦!炸蝦!」

還沒回過神來的我立馬就遭受了子騰的第二波攻擊。

拜託這像殭屍一樣糾纏不清的意志到底是什麼東西阿。

我順勢一轉躲過子騰卻遭受到等候在一旁的朵拉學姐的偷襲。

「到手了到手了!」

只是在下一秒就飛快的跑走了。

「阿!我的炸蝦!」

之後子騰和朵拉學姐的戰爭又開始莫名其妙的展開了。

「明明是……我的炸蝦……」

總覺得連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

「接下來就應該說『不幸阿』了吧。」

「喂喂,學長你不用這麼過分吧。還不至於趴著笑我吧!」

「抱歉抱歉,沒忍住。」

即使收斂了一些可是臉上的笑意還是很明顯的流露出來。

「哼。」


我回過神看向朵拉學姐為子涵學長做的「愛心便當」。真是充滿了滿噹噹的愛心,什麼好吃的都有。

「子涵學長真是幸福阿。」

「你真的覺得這是值得去感受幸福的事嗎?」

子涵學長看著一旁的朵拉學姐向我問道。

好吧我必須要承認不論什麼事只要和那位超級外星人扯上關係,那麼這件事的本質就要發生變化了。

「嗯,對了阿陳慕。學長有事情要拜託你噢。」

「向隔壁教室的女生要聯繫方式或者潛入游泳部拍照這種事我是不會幹的啦。」

「不知不覺我的良好印象就這麼被破壞了嗎?」

「準確的來說是從來就沒有存在過!」

「哎呀哎呀,玩笑話還是留到以後再說吧。」

「嗯哼?」

「放學以後幫我去車站接個人吧。」

「那種事情自己去做不是更好嗎?」

「不是。這是『銀河』的房東先生拜託我的,再者晚上我還要去準備日用的食材真是忙不過來。」

「房,房,房東先生…原來真的存在嗎!」

「銀河」就是我們現在居住的房子的名字。至於為什麼要取這樣一個名字我們大家都不曾知曉。

子涵學長說當年他剛剛入住這裡的時候當時的學長就已經這樣稱呼這裡了。

而更了不得的,就是「銀河」的房東先生。

在我看來真是像幽靈一般的存在,不要說剛剛入住這裡的我,就連已經在這裡度過漫長歲月的子涵學長也從來沒有見過他。

我們只需要定時的將房租打到他的賬戶就行了,這期間就算偶爾拖欠個幾個月都毫無關係。

「這樣一副看到了鬼一樣的表情是怎麼回事阿?」

「太可怕了,像是神話里的人突然來到了我的身邊一樣。」

「……難道說連你也被朵拉他們同化了嗎?」

「哈?我可不接受這個事實。」

「那麼就給我好好的談正事。」

「說到底不就是去接人嗎?也不一定要我去吧。我的意思是說,前輩們都可以。」

沒想到子涵學長馬上把我拽到一旁把我壓在他的胳膊下,對著我小聲的說道。

「你該不會是想說,要我把接人這種史詩級別的任務交給他們吧。」

子涵學長看了看正在因為一隻炸蝦而在進行戰鬥的朵拉和子騰,以及坐在一旁啃著麵包全神貫注操縱著電腦的林楓。

「我大概可以預料到結果了。」

沒錯,要是交給他們的話,那真是……太可怕了。

「作為少數不多的正常人類,陳慕。這個重大的使命就交給你了!」

子涵學長嚴肅的看著我,我的心中頓時燃燒起了一團火焰。

「好的,就交給我吧!既然接受了,那麼我一定會承擔起責任的!」

我對著子涵學長鏗鏘有力的說道。 2。

「那麼,主要特徵就是?」

「女性,身高164公分,三圍從上而下分別是805581。」

「恩恩,然後呢。」

雖然驚訝於子涵學長能夠報出這麼詳細的數據,但現在我還是懷著認真負責的態度,拿出筆記本記下子涵學長說的每一個字。

「然後啊,就沒了啊。」

「?!」

……

「說好了是五點到站的為什麼還不見人呢?」

坐在木質長椅上的我有些無聊的仰起頭看著天空,世界像是被火燒過一樣呈現出大片大片的紅光。

手機因為接收到子涵學長的電波而發出鈴聲來。

「怎麼樣怎麼樣!」

「一上來就是不明目的的疑問句到底是在詢問什麼呢?」

「我當然是在問對方怎麼樣啦?難道說小慕貪圖於對方的美貌,在一瞬間一見鍾情墜入愛海然後一起私奔了嗎?」

這樣的語氣和邏輯……像野獸的皮毛一樣柔軟的聲音。

「朵拉學姐你快把電話還給學長!」

「哎呀呀,真是討厭這麼輕鬆就被識破了~」

感受到電話被轉交時發出的摩擦音,就像將死之人聽到的天籟之音。

「怎麼還沒有回來?」

「現在抱怨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吧?」

「是嘛?我可是清楚記得有人說過會認真負起責任的喔?」


「分明就是我受到了學長的蠱惑!」

「好吧我就勉強當做是稱讚收下吧~」

「我哪裡有稱讚你的意思啊?」

「那麼就承認自己太過愚笨咯?」

「……」

贏不了,面對這個人根本沒有勝算,就算再糾纏下去局勢也只會一片倒了。

正當我開始感到無助的時候,外圍一輛黑色的計程車在圍繞了車站半圈之後在我前方大約十五公尺的地方停下。

車門打開,一個少女走了出來,拿著米色的行李箱,服裝嶄新的有些刺眼。

天藍色的車線格子襯衫,粉色的百褶短裙,藏青色的長襪。

沒錯,是熟悉的北中制服。

少女望著開走的計程車,在陳慕對面的長椅上坐下。清冷的側臉看上去有些無聊。

白皙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好像把充滿了紅光的世界都給染白了。

「喂喂,難道你睡著了嗎?」

子涵學長的聲音還響在耳邊,可是大腦像是被抽空了一樣做不出反應。

所有的感覺都順勢的往前方涌去,一切的景物都消失了,心裡只存在著一片白色的世界。

我感到有些呼吸困難。

明明是那麼近的距離,卻讓人覺得是在兩個世界。

少女栗色的瞳孔里瀰漫著混沌,空靈的讓人感到發冷。

我一定是被錯覺俘虜了,我這樣告訴自己。

感覺回來的瞬間,是在耳邊傳來了朵拉學姐高分貝的叫聲。

–身高164公分,三圍從上而下是805581。

「學長……我見到她了。」

只是說出這樣一句話我便迫不及待的掛斷了電話朝前方跑去。

即使從夢的世界回到現實,我還是不敢移動視線。

對方就像虛無縹緲的泡沫一樣會在瞬間破碎開來。

「空空的,什麼也沒有。」

少女向上看,同跑來的陳慕交會,風鈴一般的聲音還在空氣中浮動。

空空的,什麼也沒有。是在說我嗎?

有些發傻的看著對面的少女,纖細的身體,細小的聲音,沒有風情浮動,也沒有世俗的煙火氣息。

「啊,那個。」

我掏齣子涵學長給我的寫著對方名字的紙片。

「是野田莫奈同學吧。」

沒有表情修飾的那張臉直直的盯著我,片刻后輕微點頭表示確認。

「我是被委託來接你的人。」

我想著第一次見面總要給人留下好印象所以做出了笑容、即使我知道這樣的我真是難看極了。

少女再次點頭表示確認。

「那麼,我們先走吧?我來拿行李。」

我伸出手想要接過她的行李箱,沒想到她有些抗拒的往後挪了挪。

「我自己來就好。」

輕柔的聲音總令人覺得很舒服。不過一開始就被拒絕還真是尷尬。我摸了摸後腦勺就帶著她往「銀河」走去。

即使我放慢了腳步,她的速度還是慢到幾乎要停下了。

「吶,你叫什麼名字?」

貓一般的聲音被收進耳廓。


「我嘛……陳慕。」

「慕……」

少女低下頭不知道是在呼喚著我還是在自言自語。

「慕很寂寞吧。」

少女轉過頭問我,那雙充滿了混沌的眼睛與我對視,感覺靈魂都被看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