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知道容家的人很厲害,沒想到容迦只是隨手拿一枚古錢幣,也能達到控制陰鬼的效果。

不過——

“容迦師傅,韓玲玲既然是因爲你們容迦和慕家的人而死的,你這樣出手,會不會顯得太過了?”

我這話的潛臺詞是在警告容迦不要因爲爲了維護自己人,而不分青紅皁白到亂殺鬼怪。

韓玲玲是被害死的,我覺得作爲當事人的親人,有必要去維護正義,甚至達到清理門戶的效果。

“太過了?你確定你是不是被她的話給蠱惑了?!”

容迦顯然聽懂了我的潛臺詞,在我維護韓玲玲的時候,轉頭看了眼沉默寡言的慕桁。

他居然不敢相信容德會幹那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慕桁,你覺得我過了嗎?”

兩個人都是容德和慕桁的親人,容迦這麼問慕桁。

這其中的意思,確定不是爲了尋找同盟一起幹掉多事的韓玲玲?

我眼神灼亮的盯着慕桁,彼時的慕桁臉色極不好看,不知道是因爲起先對付韓玲玲導致靈力大泄,還是因爲聽到慕祺英殘害他人到不顧人性的緣故,他的臉色白的可怕。

好半天,他都沒說話。

直到容迦失去信心,正要轉頭面相魂魄隱隱有消失趨向的韓玲玲時,慕桁出手阻止了容迦。

“放過她,都已經死了,沒必要撒謊。或許我們應該好好找趟容德和慕祺英。作爲家族的外親,生出那種心思就該承受後果!”

聽到慕桁說的話,我眼前驀然一亮。

果然,我的慕桁還是我的幕後,不會因爲是自己人而爲虎作倀。

慕祺英和容德就該受到懲罰。

慕桁作爲家族家主都承認慕祺英該受到懲罰,容迦也沒什麼可說的,答應一起幫韓玲玲。

只是……

“我們幫你抓出家族的惡劣根,但是你不能再讓那些噬心鬼繼續爲惡,否則……”

慕桁後面的話不說,但是大家都能聽出他話裏的深意。

韓玲玲是陰鬼,不代表智商爲零。

她盯着慕桁上下看了很久,又看了看身邊的我,猶豫了下回答:“我可以控制住那些鬼不再傷及無辜,但是你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諾。冤有頭債有主,慕祺英和容德兩個人渣不死,即使你們弄死我,那些曾經被殘害的無辜人也不會放過你們!”

說完話後,韓玲玲的臉蛋忽然轉變,化成厲鬼利牙的陰森一面,警告慕桁和容迦不能出爾反爾。

韓玲玲鬼臉的突然轉變,沒有嚇到慕桁和容迦,倒是慘了我。

我還反應過來,她就露出鬼臉,可怕的讓我不由地往後退了幾步,還驚魂未定的閉上眼。

“韓玲玲,嚇死不該嚇死的人,我們聯手有的是辦法對付你們!”

慕桁突然伸手攔腰抱住我,我意外驚喜的看了他一眼,還沒來得及雀躍被慕桁抱住的事實。

他忽然聲音陰冷的掏出一瓶巴掌大的白玉瓷瓶,指着被鎖鬼鏈束縛的韓玲玲,威脅道。

“你認識慕祺英,應該知道慕家家主掌控一瓶滅魂弒怪的寶貝,無論鬼怪有多強,沾一滴液體,灰飛煙滅,永世不超生!” 人的精神力量一旦被調動了起來,那效果是驚人的,這六個巨人在老頭和胖子的號召和帶領一下,不停點兒的進行維修,居然在二十個小時之後,就已經全部都修好了,非但如此,在此基礎上,由於要執行撞擊大壩的任務,它們的四肢都進行了加強,較之從前,更加健碩。

本來預計好幾個星期才能完成的任務,居然在兩天之內搞定,老頭也是感到十分的吃驚,但是事實證明,這樣的做法是明智的,因爲就在這六個巨人全部修理完成之後,遠處又出現了一羣綠綠的東西,想來應該捲土重來的蟲子兵。

3000人,除了老弱病孺,男女幾乎全部忙在工地上沒有休息,這個時候已經是人困馬乏,這個時候再來強敵,對於這羣百姓來說,確實是雪上加霜。

但是如果這六個巨人沒有修理好,那麼這一次,誰也不能保證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我放眼看去,只見這次殺來的蟲子有點兒奇怪,剛纔離的遠沒有看清楚,離得近了纔看的真切,這次它們出動的竟然一羣巨型蛤蟆,每個蛤蟆的個頭,都賽過一輛小汽車。

胖子一看見這些蛤蟆就樂了,心說這些蟲子真是會琢磨,居然把它們的乾爹都請來了,這些蛤蟆根本就不用什麼火法,直接拿弓箭去射就能讓它們皮開肉綻。

老頭看着這羣蛤蟆也感到有些意外,說在之前的攻城戰中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獸人。

胖子這個時候咳嗽了一聲道:“老人家,不是晚輩兒說你,我要糾正一下你們的概念稱呼,這些東西就是蟲子蛤蟆之類的低等生物,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人?你們說它們叫獸人,真是有點兒擡舉它們了!”

老頭搖頭說道:“神人有所不知,這些畜生雖然形同蟲子,但是都能跟人一樣的思維,甚至還可以開口講話,只是你們在地牢之中沒有與之交談罷了!”

“老人家,廢話我們就不多說了,一萬年太長久,只爭朝夕,我們現在就行動起來,鑽進巨人,撞翻它們的大壩!”胖子擺出一副領袖的姿態吩咐道。

“好吧,神人,可是現在大敵當前,我們是不是先擊退敵人,再去撞那大壩!”

老頭話音剛落,那些蛤蟆就已經快跳躍到城樓下了,它們張開大嘴,像是高壓水槍一樣往城樓上面噴射着一股股的粘液,一股股踩死臭蟲時候的惡臭傳來,不用說這粘液有毒!

總是有那麼幾個倒黴蛋是先中標的,幾個城樓上的士兵,不幸成爲了首批犧牲品,它們被這些粘液擊中之後,身體開始迅速膨脹,然後如同裝滿水的炸彈一般,瞬間爆裂成了碎片,連骨頭都沒有剩下。

“化骨毒蟾!”老者驚駭道。

“這下遭了,這是獸人的王牌部隊,不懼水火,這可如何是好,我們快快上巨人身體退敵!”老者吩咐道。

“什麼不懼水火,我倒要試一試!”胖子不服不忿的說道。

由木靈珠催動的三昧真火這個時候在城樓之下,熊熊的燃燒了起來,那些蟾蜍在接觸到三昧真火的時候,身體開始劇烈的碰撞,接着就發出了驚天的炸響,直接把城樓的牆面給炸出了一個大坑,迸濺出來的粘液又是殺死了一片城樓上的守軍。

我心下大駭!連忙叫道:“胖子快住手,不可如此!”

這些化骨毒蟾簡直就像是一輛輛自爆的卡車,你絲毫動它們不得,一碰就爆炸,而且威力無窮,有幾個士兵用火銃和弓箭對它們進行了射擊,但是這些東西射進它們的皮膚後,迅速就會被腐蝕掉,蟾蜍的後背會迅速的癒合。

到了城門近前,這些蟾蜍根本就不用胖子去燒它們,自己就先快速的膨脹了起來,接着發出了驚天的巨響,把城樓炸的支離破碎,我們站在上面只感覺到整個城牆搖搖欲墜。

現在出現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上了巨人的身體,是可以逃走的,但是讓誰先上呢?

這裏一共有3000多人,可以一個巨人只能容納下不到100人,即使全部裝滿也是隻能幫助五分之一的人逃走,誰的生命都寶貴,誰也不想死在這些會噴毒水的癩蛤蟆身上。

此時,有一個年齡較大的士兵說道:“讓年輕人和孩子們先走,我們已經活夠了,凡是50歲以上的人,都留下來!”

幾個年輕的小夥子也是不願意先上巨人,他們都吵吵着先讓父母和孩子們先上去,自己要跟木靈神殿同生共死!

一羣人爭吵不休,化骨毒蟾已經攻破了城池,正在涌入到了城裏,它們噴射着一股股毒液,眼前一副屠殺的場景。

“快他媽的別讓了,誰先上去是誰的,誰動作慢算誰倒黴,我就給你們一百個數的時間,過了這個數,馬上啓動機器!”胖子的脾氣也上來了,現在他們在這裏讓來讓去,純粹就是扯淡浪費時間。

胖子這個時候不管不顧,直接抓上王佳佳的手就往那個最壯實的巨人身體裏鑽。

我跟麗麗還有老者商議,我和麗麗控制一個巨人,老者和胖子控制一個巨人,其他的巨人由原來的操作手來控制。

老者沒有表現出異議,我們就趕緊行動了起來,鑽進巨人之後,感覺這個東西里面的內部結構有點兒像是部隊裏工兵連用的那種挖掘起重機,到處都是可以來回搬動的槓桿,看的我眼花繚亂,不過好在裏面有專業的控制人員,我只需要告訴他們往哪裏走就可以。

慌亂之中,我竟然沒有發現山本教授,他似乎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突然消失了,一直都沒有出現。

六個巨人裝載了600個百姓,一起衝出了那破敗的城牆,向那平原的深處奔跑而去,留在城內的,則是一片屠殺的場景,不過這個時候也估計不了許多了,只要能夠撞碎大壩,讓我們的法術得以恢復,那麼這六百人,就可以重新讓這裏的文明延續下去。

胖子控制的那個巨人最爲健壯,就是我們之前趴在上面的那個,想來是專門爲頭領製造的。

他跑在最前面,其他的五個巨人緊跟其後。

我們跑着跑着,漸漸的在遠處看見了那個所謂的大壩,然而當我們看見那個大壩的時候,心中也是一驚。

本來以爲,這些大蟲子遭到了慘重的打擊,連所謂的化骨毒蟾都出動了,後方一定不會再有什麼新鮮的玩意兒,但是當我們看見眼前的景象時,才知道我們自己太愚昧了。

在那個大壩的兩旁,也有跟我們駕馭的巨人一般大小的巨型蟲子,它們在揮動着自己的肢體,有蜈蚣,有蠍子,還有蟾蜍,從它們的身後,彷彿有無數的蟲子從它們身體裏鑽出來。

“原來這裏是一套生產流水線!這個巨型大蟲子是最大的母蟲,而且似乎沒種蟲子都有一隻這樣的母蟲!”我有些犯愁的說道。

“平哥,咱們不要管那些,就直直的向那個巨型大壩撞過去,我們只要清水流入,一切就都好說了!”麗麗在一旁催促道。

我當然知道現在的主要矛盾是什麼,於是命令那兩個操作人員加快馬力,直直的向大壩中央部位衝過去。

那些毒蟲估計也是知道我們要孤注一擲了,也紛紛的向我們爬了過來,甚至那幾個跟我悶控制的巨人一般身材的傢伙,也都迅速的行動了起來,阻攔我們的進攻。

胖子控制的巨人已經到了大壩近前,狠狠的撞了上去,但是這個大壩似乎非常結實,那巨大的巨人,僅僅撞出了一道裂紋。

而與此同時,無數的如同毛毛蟲似的巨型蟲子爬到了大壩上面,嘴裏吐出了黏糊糊的液體,那些液體一接觸到大壩的裂紋,那些裂紋似乎馬上就癒合了。

這個時候,操作檯上傳來了胖子咒罵的聲音:“真他孃的,放屁崩出屎,擦屁股摳破紙,你這巨人純屬是廢物啊!”

原來這些巨人不但可以控制,還可以相互的傳遞信息,我這個時候跟胖子大聲叫道:“你別光顧上罵娘,咱們再使一把力氣,我們兩個一起,123!”

這次我和胖子兩個巨人一起,發瘋似的向那個巨人撞去,“轟隆”一聲,大壩又開裂了開來,已經有一些清澈的水從縫隙處流了下來。

那些巨型毛毛蟲跟發瘋似的蜂擁而至,開始修補大壩,胖子這個時候也是火了,直接催動了火法,從他控制的巨人眼睛裏面噴射出來了熊熊的烈火,把這些毛毛蟲燒成了灰燼。

本來我和胖子只要再來一次衝鋒就可以大功告成,但是這個時候出事了,那巨大的蠍子一下子就刺穿了胖子控制的巨人的胸膛。

不但如此,還把貯存在裏面的人給刺了出來,一連串兒的老百姓從巨人的胸口被趕了出去,掉落在蟲子堆了任由它們毀害分食。

我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我的腿腳這個時候被大蜈蚣給纏住了,控制人員都快把控制槓桿給掰下來了,巨人也絲毫動彈不得。 “八嘎呀路!牙極給給!”

那巨人的操作平臺上居然響起了一句日語,驚的我差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說這他媽的是怎麼一檔子事,哪裏鑽出來的日本鬼子。

“是山本!”麗麗皺眉提醒道。

這個時候,我看見最矮小的那個巨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了大壩上,用力的在大壩上一蹦一蹦。

巨人的體重是驚人的,他這麼一蹦一跳,那本來就已經開裂大大壩瞬間裂開了更大的口子,一股股清水嘩嘩的往外流,那些本來襲擊我和胖子的大蜈蚣大蠍子之類,紛紛放下我們,直直的向山本控制的巨人衝去!

然而山本並似乎並沒有停止動作的意思,他一邊跳,嘴裏一邊用生硬的漢語叫喚道:“勇士們,我們要有玉碎的勇氣,萬歲!”

“這二逼玩意兒瘋起來是有兩下子!”胖子冷笑道。

這個時候那幾個巨大的蟲子已經爬到了山本控制的巨人近前,所有的體重加了上去,那個大壩瞬間就吃不住勁兒了。

“轟隆!”一聲,數十米高的大壩轟然倒塌!

“山本成功了!”麗麗驚歎道。

巨人和巨蟲,清水,還有磚石碎片,還有無數的蟲子們鋪天蓋地的沖刷下來,那勢頭就像海嘯一般。大壩的倒塌起到了連鎖作用,這條長約十數公里的大壩吃不住積水的力道,全部跟着倒塌,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

一瞬間,不分敵我,全部都大水給沖刷了起來,原本的平原凹地,瞬間變成了汪洋大海。

而我們所控制的巨人,似乎密度比水還要低些,竟然可以浮在水面之上,這些水流沖刷下來之後,就開始慢慢的向兩側的湖水裏流淌,而平原陸地上的水位,則是緩緩的降了下來。

饒是我們一個個跑了好遠纔看見了那個大壩,現在又被衝回了城牆附近,此時再看,已經到處都是那些毒蛤蟆,而那些城裏面則全是屍體,那些沒來得及逃走的人,沒有一個活口兒能活下來。

看着這滿城的死屍,幾個操作士兵瞬間就哭了,想來裏面一定有他們的親人。

“麗麗,你快看看,你的幻術現在恢復了嗎?”我趕緊提醒道,此時大壩已經打通,河水涌入到了湖中,五行流通,妖法應該已經恢復了!

“恩,我試試看!”

麗麗說罷,眉心之處的紅點兒亮起,那些化骨毒蟾似乎受到了某種感召,紛紛向來的地方奔去。

平哥,我在那大壩的方向又幻化出一個人類的城市,現在這些蟾蜍正在準備進攻那些地方。

看見麗麗的幻術已經成功,我懸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如果這次它的幻術再失敗的話,那麼這將近2500多條生命,就算是白死了。

這場大水衝翻了大壩,也幾乎把蟲子家族所有的部隊給衝到了城樓下面,當然不排除那些順着水流掉進湖水裏的。

此時幾乎所有的森林,水面還有我們腳下,全部都是各種各樣的蟲子。

此時人類聚落,除了那個木靈神殿以外,全部都被毀了,一個活口兒沒有留下,蟲子們的攻擊目標也集中朝向了我們,它們迅速的彙集成方陣,向我們衝了過來,當然這裏也包括它們的母蟲,一時間,我們六個巨人就好像是陷入了蟲海之中。

“平哥!看我的手段!”

麗麗大喝一聲,變成了狐狸的形態,跳到了巨人的操作檯前,九條尾巴齊齊伸出,不停的揮舞,額頭上的紅點兒,幾乎把整個居然的眼睛都給染紅了!

我心中一驚,從來沒有見過麗麗用這種架勢使用幻術!

那些蟲子的母蟲,一共也有六個,分別是蜈蚣,蟾蜍,蠍子,蜘蛛,蟑螂,還有長的跟屎殼郎一樣的叫不出名字來,它們的子蟲此時紛紛的向自己的母蟲集團衝鋒了上去加以襲擊。

這一招兒實在是太狠了,那些母蟲受驚,紛紛的向後方撤退,而它們之前產下的那些子蟲絲毫不放鬆,繼續的追趕那些母蟲,不到一會兒的工夫,偌大的一個平原之上就剩下了我們幾個巨人在孤零零的站立。

“同志們!宜當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啊!我們爲死去的父老鄉親報仇!”胖子一聲大喊,這六個巨人紛紛的跟着那些返殺回去的蟲子們向前奔跑。

我們跑回原來大壩的所在地,大壩倒塌之後,一條寬闊的大河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在那大河兩邊兒還有無數張牙舞爪的蟲子在等着我們,令我們吃驚的是,在那些蟲子堆裏,還有很多跟我們體型類似的母蟲,不,不能說叫母蟲,因爲我清晰的看見,它們似乎並不產仔!

這些蟲子的數量讓人震驚,粗略估摸也有十萬之衆,這麼多的蟲子聚集在這裏,而攻不下區區只有3000人的人類聚落,連我也感覺到震驚!

那被自己子孫追趕的六個巨蟲,瞬間就淹沒在蟲海里,被它們的子孫們給撕成了碎片,那個赤火蠍的母蟲死的最慘,活活的被烤成了一個黑煤球。

見到大壩已毀,前頭部隊損失殆盡,那守候在大河兩旁的蟲子們開始慢慢的向我們的方向移動,我的又開始慌了起來,這他媽的看樣子是要對我們發起最後的衝鋒啊,我們已經盡了全力了,而這些蟲族儼然還沒有出力!

這個時候,我突然看見,在我們的身旁也是有無數的巨人站起,它們每人手裏都握着長長的鐵棍子,虎視眈眈的看着這些蟲子,蟲子們的腳步瞬間就停止了下來,然而我知道,這只是麗麗在給它們施展幻術。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如果這些蟲類識破了麗麗的幻術,一起衝擊上來,我們也會跟那些母蟲一樣,瞬間交代!

麗麗用自己的尾巴,一個個的指向那些體型跟我們類似的母蟲,它們一聲聲的怪叫着,瞬間就淹沒在那些無數跟轎車大小般的蟲子海里,她用類似的手法殺了好幾個母蟲,當然那些母蟲也不是吃素的,在那蟲子軍團的陣營裏,瞬間滿地都是被它們給踐踏死的蟲子屍體。

這個時候,我注意到,在那些蟲子的後端,有一個體型非常巨大的蟲子,它的身體很肥胖,有點兒像是以前在北京院子裏葡萄樹下面的那種大綠蟲子,不過奇怪的是,這個蟲子的身體十分褶皺,就好像是老太太臉上的皺紋。

“你們看見了沒有,那個大胖子!”

操作平臺上傳來了王佳佳的聲音。

“佳佳,有什麼話你就直說,你發現什麼了?”我皺眉問道。

“你們看那個大蟲子的樣子,像不像是一個動物的大腦,如果我沒猜錯,那裏應該是這些蟲子的控制中心!”佳佳大聲叫道。

我仔細看去,她說的一點兒也沒錯,那個皺皺巴巴的大蟲子確實有點兒像是人類的大腦,而且似乎,比人類的大腦更加長一些。

“老馬,我媳婦說的一點兒沒錯,我們現在就集中火力衝向那個大蟲子,與百萬軍中奪取上將首級!”胖子大聲吵吵道。

“壓機給給!”山本控制的小個子先激動了起來,一個勁兒的往那個大蟲子的方向跑。

胖子總攻的命令還沒有下,那個大胖蟲子躲在無數的小蟲子後面,山本一個人衝過去,確實有點兒孤軍深入的危險。

“這個二逼!媽的!”

胖子無奈的罵道。

“行了,死胖子,現在顧不上講許多,畢竟他身上還有一百多口子人命,我們衝吧!”我衝胖子說道。

於是乎,麗麗把我們這幾個巨人都幻化成了那些母蟲的形象,開始拼命的向那個大胖蟲子衝去,蟲子軍團本來就騷亂不堪,被我們這一衝更加亂套了,麗麗則是專心致志的給那些倒黴的母蟲子栽贓,一時間蟲子軍團成了一鍋黑米粥。

漸漸的,似乎那些蟲子們琢磨過味道來,看見我們腳下全是踩死的同伴,它們也不管我們現在是不是它們母蟲的形象,開始集中向我們追趕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