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

比自己的好姐妹雲兒還要快,雲兒起碼在認識林帆之後,扭扭捏捏蠻久的時間。

“你…”

“你們…”宋雨溪氣得半死,憤怒地說道:“趕緊給我出去!”

“憑什麼?”

“明明是我們先到的。”柳雲兒探出腦袋,對着泡在溫泉裏的宋雨溪,認真地說道:“你們霸佔了我們的溫泉…還要把我們趕出去,雨溪你是不是有點霸道了?”

我…

我…

宋雨溪腦袋都要冒煙了,可是雲兒所說的話挺正確的,是自己和周峯霸佔了別人的池子。

“氣死我了…”

“你們兩個戰地記者!”宋雨溪滿臉羞紅,同時又略帶一絲惱怒地說道:“走了…反正也差不多了。”

周峯在這個時候不敢說話,聽到宋雨溪提出走後,默默地站起身子,在離開之前…還是對林帆和柳雲兒說道:“林帆兄弟,柳教授…我和雨溪先走了啊。”

林帆急忙說道:“要不…你們再泡會兒?剛剛確定關係,肯定有很多悄悄話要講,我和雲兒勉爲其難再聽一會兒。”

“聽你個頭啊!”

宋雨溪氣呼呼地抓住周峯的手,使勁地往門口拽,一邊拽一邊說道:“你們兩個太陰險了!”

“…”

“宋雨溪同學!”林帆嚴肅地說道:“請你以後少欺負周哥…你知道我和雲兒躲在後面,對你剛纔那些…那些行爲多麼的憤怒嗎?周哥多好一個人,結果被你…被你給玷污了。”

話落,

林帆衝邊上的柳雲兒說道:“你說呢?”

柳雲兒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急忙點點頭,認真地說道宋雨溪說道:“雨溪…好好對人家,別這麼強勢。”

“啊!!!”

“你們兩個混蛋!”

宋雨溪氣得爆炸,可對此又無可奈何,在剛剛跟周峯的交談中,的確自己表現得過於強勢了。

最終,

兩個人走了,只剩下了林帆和柳雲兒。

這時,

一陣微風吹過,把兩人給凍得瑟瑟發抖。

“臥槽…”

“好冷啊!”林帆渾身一哆嗦,對身邊的大妖精說道:“去泡會溫泉吧…”

“嗯…”

柳雲兒被凍得夠嗆,和林帆一起進入了溫泉。

瞬間,

兩人得到了些許的溫暖。

“啊…”

“好暖和啊!”林帆躺在池子裏,一臉愜意地說道:“剛纔還不覺得冷…等宋雨溪和周峯走之後,突然好冷啊…”

與此同時,

柳雲兒抿了抿嘴,她還在沉思剛剛所發生的一切,這傢伙剛剛什麼意思啊?爲什麼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脣?而且…而且還往自己的嘴裏亻申進來,他…他想要幹什麼?

“你在想什麼呢?”林帆看着一臉沉思的柳雲兒,好奇地問道。

“啊?”

“沒什麼。”柳雲兒回過神,淡然地說道。

林帆也沒有去搭理她,繼續一個人享受着溫泉所帶來的那種舒服的感覺。

這時,

柳雲兒偷偷看了一眼林帆,張了張嘴…可話到了最近,怎麼都講不出來。

終於,

柳雲兒鼓起勇氣,衝林帆問道:“唉…你…你剛剛爲什麼…那樣啊?”

“哪樣?”林帆問道。

“就是…就是爲什麼突然舔一下?”柳雲兒俊美的俏臉早已潤紅不堪,低着腦袋小聲地問道。

“噢。”

“你說那個呀?”林帆笑着說道:“你以爲親口勿只是點一下?不…那只是初級階段,我正在向你展示更加高階的技巧。”

聽到林帆的話,

柳雲兒皺了皺眉頭,眼神中帶着些許的惱怒,質問道:“你好像很懂啊?”

“…”

“書上面看的。”林帆解釋道。

“什麼書?”

“誰寫的?”

“等回去了就查,如果沒有查到的話,把你狗頭打爆。”柳雲兒瞪着眼睛,滿臉‘兇狠’地說道。

看到柳雲兒嬌怒的模樣,讓林帆看得有些入迷,情不自禁地說道:“連生氣的時候都這麼好看。”

頓時,

柳雲兒氣消了一大半,雖然心裏挺甜的,可臉上還是那一幅‘兇狠’的樣子。

“白癡…”

輕輕地罵了一句,隨後慢慢地靠近了林帆,順其自然地就躺進了林大豬蹄子的懷中。

抱着滾燙的大妖精,柳雲兒湊到了她的耳邊,輕聲地說道:“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我記得第一次摸的手,好傢伙…你這個臉紅得要爆炸一樣,現在都…不由自主地往我懷中鑽了。”

“我…”

“都怪你!”柳雲兒解釋這個問題,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索性用了一句萬能詞彙,反駁林帆的話。

“是是是…都怪我。”林帆無奈地說道。

這時,

柳雲兒腦袋靠在林帆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的心跳,輕聲地問道:“笨蛋…你說親口勿有很多種嗎?”

“嗯!”

“有初級版、中級版、高級版和究極版。”林帆認真地說道:“我們剛纔只是初級版本。”

“就是…”

“點一下?”柳雲兒問道:“那…那中級版本呢?”

“這個…”

林帆沉思了一下,淡然地說道:“說不清楚…不如我們在實踐中尋求答案怎麼樣?”

“…”

“臭流氓!”柳雲兒擡起頭,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帆,沒好氣地說道:“纔不要和你實踐呢!”

話落,

又重新趴回了林帆的胸膛。

“你…”

“你先描述一下。”柳雲兒輕聲地說道。

“呃…”

“你吃過灌湯包嗎?”林帆問道。

柳雲兒愣了一下,一臉茫然地說道:“吃過一次…但是…親口勿和湯包有關係嗎?”

“關係大了!”

“灌湯包子皮薄,肉多,湯汁濃郁。”

話落,

林帆一臉壞笑地說道:“跟你的脣一樣…”

柳雲兒白了一眼,伸出手輕輕地擰了一下林帆的腰間軟肉,氣呼呼地說道:“好好說!”

“首先…”

“我們要輕輕地破開一個小口,記住…千萬別用力,時刻掌握好力度。”林帆溫柔地說道:“然後就能發現裏面全是濃郁的湯汁,這個時候不要有任何的猶豫,上去立馬吸住…”

“鮮香的肉餡會隨着湯汁一起滑入你的嘴中,簡直回味無窮!”林帆滿臉感慨地說道。

柳雲兒抿了抿自己的嘴脣,通過林帆描述吃湯包的過程,開始聯想親口勿的畫面,頓時俏臉滾燙滾燙的。

好羞!

這…

這自己根本就…就做不到。

柳雲兒的心跳就像小鹿亂撞一般,自己所臆想出來的畫面,讓她產生了些許的暈眩感。

怪不得…

怪不得雨溪說自己要窒息了,原來…原來她直接越過了初級階段,到達了中級階段這個水平。

此時,

柳雲兒有點不甘心,作爲一個爭強好勝的女人,怎麼能夠讓自己落後於別人,更別提自己比雨溪戀愛還早,可戀愛之後的各種的進度,遠遠不如自己的好閨蜜。

憑什麼她可以做到,自己就做不到?

我也行!

就當柳雲兒準備邁出這一步的時候,她又縮了回來。

如果自己提出來的話,會不會表現得過於急促了?

與此同時,

林帆滿腦子都是灌湯包子,想想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吃過湯包了,特別是蟹黃湯包…

不行!

等回去之後一定做蟹黃湯包吃。

可是春天是大閘蟹剛剛冬眠甦醒的時候,這個季節的螃蟹根本就沒有肉…這可怎麼辦?

罷了,

去網上買一瓶蟹黃油吧。

此刻,

柳雲兒悄悄地看着林帆,發現他正在發呆,不過表情時而期待,時而又很茫然,一時間…讓柳雲兒誤會了,以爲這混蛋在幻想着和自己發展中級階段,只是因爲自己的倔強,讓他變得有些措手不及。

唉…

大笨蛋!

你這麼猴急幹什麼呢?

都已經跟你親了…剩下的什麼中級、高級、究極,那也只是時間問題,再說就不能讓人家緩緩嗎?剛剛試完初級,迫不及待地想要體驗中級,也不管人家…受得了受不了。

笨蛋!

超級大笨蛋!

可自己就喜歡這樣的笨蛋。

“喂!”

“笨蛋?”柳雲兒輕輕地問道。

“呃?”

“怎麼了?”林帆一臉好奇地問道。

“我…”

柳雲兒張了張口,卻只說出一個‘我’字,此時看着林帆滿臉迷茫的樣子,定了定神…急忙說道:“我…我想請你吃灌湯包!”

話落,

瞬間就埋進了林帆的懷中,心跳快得就要炸了似的。

林帆愣了一下,滿腦子都是在想…這裏有灌湯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