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殊然呵呵一笑,恐怕愛的是錢吧。

“對了姐,等投資到賬,我安排一個人過去幫你整治一下你現在的公司。”


“不行!”藍陽陽立馬拒絕了,甚至還有點委屈,“你不是說這個公司是我的嗎,我是個公司的老大,爲什麼還要安排別人來?我不同意,我堅決不同意。”

“姐,你別這樣啊。那楚溪可是男裝品牌草草公子的創始人,她能幫你,那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應殊然耐心的勸說。

“什麼垃圾品牌,沒聽過,能有我的宋瓷男裝厲害嗎?”藍陽陽心裏氣呼呼的。

應殊然有點尷尬,“咳,也不太厲害,於一年前被蘭項集團收購了。”

“蘭項又是什麼,我還新東方呢!”藍陽陽氣得不行,“總之,你不許讓別人來我的公司,那人要是來了,就不是我弟弟。”

“好好好。”應殊然連忙答應,“不過姐,你可得答應我,千萬不要跟你的小白臉分手啊,你們一定要好好的過下去,不結婚就很難收場的!”

“反正,你不許讓別人來。”她啪的一聲就掛斷了電話,趴在桌子上生悶氣。

奧利給坐在她旁邊,輕聲安慰:“陽陽你彆氣了,反正錢到位就行了,咱們認錢不認人。那個誰要是來了,我就幫你欺負她!”

“還是你好。”藍陽陽把它抱在懷裏,“但是認錢不認人,會不會顯得我太沒有良心?”

“你本來就沒有。”

“你是不是想死?”

“也不是,就是皮癢了,但是你打不到我!哈哈哈!”奧利給身姿敏捷的跳開,發出猖狂的笑聲。

應殊然把五百萬打過去之後,又致電支臨冥,但接電話不是他本人。

“錢已經打過去了,但是我姐不讓楚溪去她的公司。我覺得這不重要,我們的合作比較重要。”應殊然一臉狗腿的笑容。

“應少爺,爺說了只要錢到賬,合作的事情好說。”

“那我們什麼時候籤合同?”

“爺正在開會,這邊還有兩家公司有意向競爭,會在考察之後綜合考慮,應少爺還是慢慢等消息吧。”

應殊然:奸商啊!

“你們就不怕我把事情都告訴我姐?”他一半威脅一半試探的說。

徐助理禮貌性的一笑,“爺說了,以藍小姐的智商她不會相信的。”

應殊然:怎麼有點想打人呢?

“你們爺還說了什麼?”

“爺還說,不要惹藍小姐不高興,不然他也會不高興,他不高興了藍小姐就更加不高興,到時候遭殃的還是你。”

“等於我就是個工具人唄?”

“您有自知之明就好。”

應殊然啪的一聲掛掉電話。

氣人!

氣死人了!

藍陽陽這邊有了投資之後,氣瞬間就消了,也意識到這個弟弟的重要性,恐怕以後還得需要他投資啊,所以得抱好這個大腿。

要怎麼抱大腿呢?

對,給她介紹女朋友!

他的女朋友還必須是自己的好閨蜜,讓他離不開自己!

但是,藍陽陽好像沒什麼朋友啊?

在這之前,夏月萱是她最好的朋友,到死都不知道是她冒領了自己的遺產,也不知道是她害死了自己。

所以,藍陽陽在書中真的沒有朋友嗎?

她仔細想了想,除了應殊然對她好之外,好像還真沒有,可真慘啊。

正當她愁眉不展的時候,突然想到了支臨冥。



他不是在會所工作嗎?應該認識很多漂亮妹妹吧。

打通他的電話,藍陽陽神祕兮兮的問:“支支,你給我介紹幾個你們會所的漂亮妹妹唄。”神祕之中還透露着一絲猥瑣。

徐助理開了免提,支臨冥在旁邊聽。

聽到她的話之後,表情頓時變得不可描述,與支臨冥交換了一個眼神,十分小心翼翼的問:“藍小姐,您還有這方面的癖好呢?”

不知道他家爺能不能接受她這樣的癖好呢?

藍陽陽反應了兩秒鐘,連忙解釋:“不是我不是我,是我弟,我想給我弟介紹個女朋友,但是沒有合適的人選,正愁呢。”

徐助理頓時鬆了一大口氣,一旁的支臨冥表情也沒那麼緊繃了。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幫您物色物色,應少爺也是時候找個女朋友了。”

“那就拜託你了。”

這邊結束了通話,徐助理問道:“爺,真要給應少爺介紹女朋友嗎?”

他略微思索了片刻,“應殊然應該是個御姐控,楚溪正合適。正好,讓她直接過來。”

徐助理點頭,忍不住讚道:“您對應少爺真瞭解。” 藍陽陽窩在家裏的沙發上玩手機,閒來無事,上網查了一下蘭項集團。

哦豁,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這個蘭項集團還挺牛逼,總部是在國外的,做的實業生意,是目前全球範圍內營收最高的實業公司。


而蘭項這個名字,是以創始人的名字命名的,最牛逼的是這個創始人是個女人!蘭項一生都沒有結婚,半年前過完七十歲大壽之後,就辭職了,把蘭項集團的傳給了自己收養的孫子。

藍陽陽瞪圓了眼睛,現在求收養還來得及嗎?

又隨便翻了翻,看了些關於信任CEO的八卦新聞。

新任CEO十分神祕,連名字都沒有,不過有新聞說這個CEO於幾個月前回國了,一直沒有現身,不知其原因。

支臨冥拿着一杯熱牛奶,放在她旁邊的茶几上,“天冷,喝一點。”

“好嘞。”藍陽陽咕嚕嚕一口氣喝了下去,然後靠在了他肩膀上,繼續玩手機,“我剛剛查了一下這個蘭項集團,還挺牛逼。應殊然說讓楚溪來我公司,幫我整頓,是蘭項集團CEO的意思,這是爲什麼呢?難道他暗戀我?”

她一臉懷疑,自己的魅力真的有這麼大嗎?

“或許他是真的喜歡你。”支臨冥抿脣輕笑,她這傻傻的樣子可真好玩。

“那就當他是喜歡我吧。”藍陽陽笑嘻嘻的,抱住了他,“但是我喜歡你,嘿嘿嘿。”

“我知道。”

一週之後,楚溪處理完手頭的事情,來到了寧市。

她是悄悄來的,甚至藍陽陽都不知道,所以公司突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所有人都是吃驚的。

一個身高一米七二的大美女,長髮大波浪,帶着墨鏡,即使天氣很冷,也依舊露出了一雙又白又直的腿,那氣場那氣質,秒殺在場所有人。

她摘下墨鏡,露出一個笑容,“hello,大家好,我是新來的臨時CEO。我的中文名叫楚溪,英文名Ashley。”

大家都驚訝於她的美貌,和她的職位,不由得把目光都投降了藍陽陽。

楚溪是臨時CEO,那她是什麼?

藍陽陽很懵逼,也很生氣,不是說不讓這個人來的嗎?爲什麼還來?

她正要生氣,就見大家很客氣的跟她打招呼,還聽見有人在誇她很漂亮氣質很好。

藍陽陽心裏委屈的不行,自己上任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她跟應殊然有不正當的關係,可這個楚溪就沒人懷疑,所以顏值即正義嗎?

楚溪看向了她,“哪個是我的辦公室?”

“沒有你的辦公室,先來我這吧。”藍陽陽當着那麼多人的面,也不好發脾氣,故意排擠她,這樣顯得自己很小氣。

進了她的辦公室,楚溪打量了一番,“你的品位不怎麼樣。實在是太普通了,在這樣的環境下,真的能舒適的辦公嗎?”

藍陽陽氣得不行,這個辦公室是之前那個老闆的,她上任之後也沒有重新裝修,而且沙發睡覺還挺舒服,所以根本沒管那麼多,沒想到這個楚溪一來就說這些打壓她。


“跟你有什麼關係?這是我的公司,我愛咋咋,你要是不喜歡就給我走!”她氣得手都握成了拳頭。

楚溪輕輕一笑,“哎喲,小胖墩生氣了。”

藍陽陽發誓,繼“死肥婆”之後,她最討厭的三個字是“小胖墩”!

楚溪仔細一想覺得也不太妥,立馬又說:“還是叫大團子吧,白白胖胖的。”

“我和我弟說過了,不讓你來,你爲什麼還來?”藍陽陽氣呼呼的問道,“你現在就在給我走!”

在一米七二的她面前,氣場有點弱,雖然是生氣,但就像小孩子的無理取鬧一樣。

於是她用腳輕輕碰了一下奧利給,瘋狂暗示。忘了之前的誓言了嗎?說好了要幫自己的呢,怎麼在裝死?

但是奧利給跟死了一樣,兩眼盯着楚溪眨都不眨的,滿腦子都是美女。

“陽陽,她好好看,是我看過最好看的美女。”它的哈喇子流了下來。

藍陽陽快瘋了,啊啊啊啊這色狗,氣死她了!

楚溪不但沒有走,還坐在了她的老闆椅上,將墨鏡放在了桌上,緩聲說:“你這小破公司,實在入不了我的眼。”

“那你還來!”

“若非老闆親自開口,我也不願意來。”

“你老闆是誰?他是不是暗戀我,不然爲什麼要讓你來幫我?”藍陽陽很不解,蘭項集團這個神祕的CEO究竟是誰呢?

楚溪想了一會,想到老闆不讓她泄露任何關於他的信息,所以還是沒有多說。

她聳了聳肩膀,然後拿出了一份減肥計劃表,“這是我送給你的見面禮。接下來,你每天按照這上邊的流程來就行了,至於公司,可以放心的交給我。你放心,我一定在減肥成功之前把公司整頓好。”

藍陽陽頓時怒火攻心,這人不僅要取而代之當CEO,還這麼公然的嫌棄她胖!

氣死了氣死了氣死了。

她沒收,楚溪直接把計劃表放進了她口袋裏,“相信我,你這個樣子是找不到男朋友的,沒有人比我更瞭解男人,他都是視覺動物。”

“我呸,我有男朋友!”藍陽陽理直氣壯的說。

楚溪就當是聽了個笑話,笑了幾聲,“好了大團子,不跟你說了,我先去考察一下你的工廠。”

她笑着出門了。

而藍陽陽已經氣瘋了。

把減肥計劃表撕碎,還不解氣,扔在地上用力的踩,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