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着墨佳旋對林凱的喜歡,她有理由懷疑墨佳旋現在是不是做了什麼對自己有傷害的事情。

白淑寧面色陰沉的看着電視上的那對“金童玉女”。

不過是過了一個年而已。這才幾天的時間,這個林凱就找到了新歡。

她一方面加重了對林凱的懷疑,另一方面開始心疼起墨佳旋。

“是啊,我們兩個是一起過的年。凱先生很細心,把所有需要注意的地方都提前準備好了,所有我們……”

白淑寧煩躁的關上了電視。不論王書音在鏡頭前表現的多麼溫柔大度,她都在她的眉目神態之中感受到了王書音的洋洋得意。

越發着急的白淑寧抓起身邊的電話,詢問了助理找人的進程以後,又撥出了另一個號碼。

“喂?白姐。找我什麼事啊?”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嘈雜,還有一個女生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爽朗。

白淑寧皺了皺眉。“別瘋了,有事情需要你幫忙。”

電話那頭的女孩子似乎也感受到了白淑寧的嚴肅,聲音也變得穩重了許多。

“怎麼了?”

“幫我去找一下湛森的妹妹,墨佳旋。你應該記得她長什麼樣子吧?”

“記得。交給我吧。”

電話那頭的人風風火火的把電話掛斷了。聽着耳旁的忙音。白淑寧還是沒辦法讓自己靜下來。

找墨湛森?不行,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

既然是墨湛森的妹妹,自己說什麼也要把人平安的找回來。

就算是爲了他們兩個的未來,自己也絕對不能放棄,更不能找湛森幫忙。

焦急的在辦公室裏來回踱步,找的時間越長她就越擔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正在她思緒越飄越遠的時候,突兀的電話鈴聲強行撕碎了她腦中的畫面。

電話明亮的頁面上清楚的薛洋洋三個字。

有些心灰的白淑寧接起電話,幾秒鐘之後眼睛突然明亮了起來,連再見都來不及說就馬上衝了出去。

深宮魅影之賢后難當 。時不時的看看手機預示着她在等什麼人,而且看起來頗爲焦急。

遠處的白淑寧跑道這個女孩面前,氣還沒喘勻就說話的結果自然是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咳……咳咳……,洋洋,佳璇……”

“你彆着急,她就在裏面呢。沒什麼事。”

這個女生就是白淑寧給打電話的那個女孩。

從g市一路查到h市,可真是讓薛洋洋查的頭都要禿了。不過所幸找到了這位大小姐。

兩人匆忙走進酒吧,看到墨佳旋坐在吧檯,手機緊緊的攥着一瓶生命之水。四周是薛洋洋的保鏢,不着痕跡的把周圍的人們隔離開。

白淑寧看着不斷給自己灌酒的墨佳旋,趕忙衝上去搶下了她手裏的酒瓶。

失去了酒瓶想要發火的墨佳旋睜大有些混沌的雙眼,看清了身邊的人以後,嘴脣抿在一起,一下子抱住了白淑寧。

“嫂子……爲什麼,爲什麼啊……我好難受!我難受!”

白淑寧低頭看着環抱自己的腰崩潰痛哭的墨佳旋,心疼的摟住她的肩膀,不斷的安慰她。

“沒事……沒事。嫂子在呢。嫂子會一直陪着你的。”白漱寧抱着墨佳璇,安慰道。

好不容易把墨佳旋哄好,喝了一宿酒的墨佳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白淑寧和薛洋洋把她安置好了以後,纔有機會好好的說幾句話。

“洋洋,謝謝……”

“得了,別說那麼些客套話了。人找到了,你帶她回去好好休息吧,我繼續玩去了。拜拜。”那人爽朗的笑了一下便離開了。

回到家裏,白淑寧把墨佳旋安頓好了以後坐在她的牀邊。

看着睡夢中還在不斷流淚的墨佳旋,白淑寧無奈找到一張手帕,輕柔的擦乾墨佳旋眼角的淚珠。

身邊的醒酒湯涼了又熱,手帕也已經換了一張。

但是牀上的墨佳旋像是被夢魘住了一樣,不斷的唸叨着林凱,遲遲沒辦法醒來。 慢慢轉醒的墨佳旋看着身旁滿臉關切的看着自己的白淑寧,心情再次崩潰。

白淑寧沉默的陪在墨佳旋的身旁,把身邊的女僕全都支出去,默默的待在墨佳旋身旁聽着她不斷痛哭。

等到墨佳旋慢慢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以後,白淑寧才緩緩開口。

“好了,別哭了。把眼睛哭腫了怎麼辦。”


白淑寧重新拿起手帕擦去墨佳旋臉上的淚水。墨佳旋卻一把抓住白淑寧的手。

紅的像兔子的雙眼直視白淑寧的雙眼,讓人感到不忍,想把她摟進懷裏爲她擋去所有的不快。

輕輕的動了動手指,白淑寧微微皺着眉頭,想安慰她卻又不知道從哪裏安慰。只能就這麼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試圖用自己手上的溫暖來安慰墨佳旋受傷的內心。

墨佳旋緊了緊攥着白淑寧的那隻手,張了張口,用她還帶着哭腔的嗓音慢慢的說道。

“嫂子。我後悔了。從今以後,我和林凱再無任何瓜葛了。”

白淑寧看着面前強忍着心痛的墨佳旋,心裏微微的嘆了口氣。

“你想開就好。”聽到她這麼說,白漱寧的心反倒是放了下來。

“嫂子,我現在只有一個願望,或者說是請求。”說着,墨佳旋的手更加的緊了。

白淑寧忍着手上傳來的痛感,依舊柔聲細語的哄着墨佳旋。“你說,只要嫂子能幫到的,一定竭盡全力給你辦到。”

“我最後一個願望,和你,也和我哥有關。你們兩個一定要好好的。我從來沒見過我哥對哪個人這麼用心過。我哥的心思我能看出來,所以你們兩個一定要一起走到最後。”墨佳璇艱難的說着。

白漱寧心裏一暖。

她原以爲墨佳旋會讓她幫忙打垮林凱和王書音,結果卻是關心自己和墨湛森。

這種善良是白淑寧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也正因爲這份善良,白淑寧更是暗下決心要幫墨佳璇報這個仇。

兩人又天南海北的聊了一會,確定墨佳旋情緒已經穩定了的白淑寧帶着她再一次去掃蕩超市。

看着滿載而歸併且面色紅潤的兩人,不得不承認,購物是女性天然的傷口癒合劑。

白淑寧走在墨佳旋的旁邊,和她一同笑着,餘光依舊關注着墨佳旋。只不過神色中沒有了先前的憂慮。取而代之的是放鬆與欣慰。

人的本性就是八卦,在購物區這種百分之八十是女性的地方更是如此。

兩人逛街的途中不乏聽到討論林凱和王書音的關係的言論。

原本有些擔心的白淑寧看着身旁完全不屑一顧的墨佳旋,才真正的放心。

出了超市的兩人一路說說笑笑,心情極好。

回到家裏“卸貨”的兩人揉了揉手,繼續天南海北的聊天。

不知不覺間,兩人一直聊到了吃午飯的時間。

做飯的老媽子喊兩人吃飯,兩人才意識到究竟過了多久。

飯後原本白淑寧想繼續陪墨佳旋聊聊天,但是墨佳旋卻先提出要去找一下哥哥墨湛森。

畢竟是兄妹。家中既然沒辦法依靠,那互幫互助是必要的。

白淑寧頗爲理解的點了點頭。

送走的墨佳旋以後,白淑寧回到沙發上呆坐了一會,再次拿起了電話。

“幫我查一下王書音的底細。價格你定。我的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所有的信息一定是準確且有理有據的。”此刻,白漱寧的話寒冷刺骨,不帶一絲情緒。

“保密這種老生常談的事情,我覺得我們是心照不宣的纔對。不然的話,後果我也沒辦法跟你們這些人接觸啊。”

電話的那邊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可惜白淑寧搶先一步掛斷了電話。

她不想和對話那邊的人有過多的交集。


這邊電話解決以後,依舊覺得不夠解氣的白淑寧打開電腦。

科技爲人類帶來的便捷從來都是雙面的,就像王書音和林凱的戀情曝光。也如同現在白淑寧僱來的水軍。

不斷的派水軍去黑王書音,讓王書音和林凱兩人爲了這些人的來源而焦頭爛額。

白淑寧看着水軍的謾罵,以及持續增加幫王書音說話的粉絲。

雙方吵的越發火熱,使用的詞彙也越發不堪入耳,她依舊安靜地坐在電腦屏幕前,好整以暇的觀看着這場鬧劇。

這場由白淑寧挑起,針對王書音的戰爭持續了兩天才緩緩歸於平靜。

就在白淑寧覺得不甘心的時候,電話鈴聲牽走了她的注意力。

鈴聲響了幾秒鐘就消散於空氣中,取而代之的是短促而又明顯的短信鈴聲。

署名王先生的一封長信件發到了白淑寧的電話裏。

裏面長篇大論密密麻麻皆是王書音的“黑料”。白淑寧的嘴角扯開了一抹極美也極危險的笑容。

第二天,鋪天蓋地的娛樂新聞都這些相同卻又不盡相同的小故事。


“震驚!王書音在成名前竟然是酒吧小姐!”


“成名前‘奮鬥’,王書音適合待在娛樂圈嗎?”

……

諸如此類的種種新聞題目相繼佔領熱搜榜單前十位。各個出版商也依靠這次的風波爲各自的公司謀來了一次成功的機會。

王書音的粉絲也從開始的矢口否認,堅決和各大媒體做鬥爭。

到最後的與王書音作鬥爭形成了巨大的變化。

網上也從簡單的文字敘述變成了圖文解說。更有甚者已經以王書音爲模板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的葷段子。

被接連爆料她和不同男人的事情,王書音連劇組也不敢去,只能畏縮在酒店裏,把房間中一切可以用來砸的東西砸的滿地碎片。

“爲什麼?!這是什麼人弄的!爲什麼要一直針對我?”

王書音在房間裏披頭散髮、面色猙獰,哪有前幾天光鮮亮麗的模樣。

“是墨佳旋搞的鬼?不,不可能。如果是她的話當初怎麼可能被我……”

王書音瘋癲的自言自語一陣以後又突然不說話了。只是臉色越發的陰沉可怕。

外界對王書音的搜索隨着時間的流逝變得越發猛烈和麪面俱到。王書音的所有華麗的面具同樣被外界撕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