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煜面無表情,對於她的話沒什麼反應。

沈未晞懂得適可而止,不再追著他誇獎。

兩個人之間一時沉默,直到場記喊他們開拍了,演員就為,沈未晞才暗鬆了一口氣,剛才的尬聊有些尷尬啊,好在慕煜沒怎麼理她,讓她覺得只是自說自話,慕影帝沒有當面對懟她。

「慕煜老師,走吧。」

慕煜起身朝前面走。

沈未晞疾步走到他的身邊,跟他並排朝前走。

這一場戲是成導導演的,看到沈未晞和慕煜,淡笑,「需要再溫故一下台詞么?」

慕煜:「不用了,直接開拍吧,拍完早點回去休息。」

沈未晞笑道,「跟慕煜老師一樣,直接開拍。」

成導欣慰點頭,「好。」

取景器前,沈未晞穿著一身旗袍,挎著一個小包,修長的指甲夾著一根細長的女士香煙,從一家燈紅酒綠的夜總會出來,臉上的妝容很濃,一股風塵味,她經過的地方散發著一股濃郁的脂粉香,只要她經過,身後的總有人對她指指點點,低低咒罵,各種難聽的話都出來了。

他們以為風塵女沒聽到,其實風塵女聽到了,只是,她已經感覺不到羞恥,或者說為了活下去,她已經感覺不到羞恥是什麼滋味了,因為會羞恥的人一般都難以活下去。

現在是亂世,沒有幾個人能活的舒坦。

沈未晞演的這個人是女三號,一個歌舞廳的舞女,她將那種在舊時代的麻木的舞女演的入木三分,每一份刻畫都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

而男主慕煜正好與她擦肩而過,只是淡淡的一瞥便轉開了目光。

這短暫的一瞥,只是因為兩個人都與路人格格不入的外表和氣質產生的一種警惕心理,確認過沒有危險后,便淡漠的轉開目光,誰也不會覺得會再次相見。 即便是合作過的演員,再次合作也需要一點時間來磨合。

沈未晞和慕煜的表演行雲流水,根本看不出絲毫的違和,他們就好像真的是從劇本中走出來的人,骨子裡都透露著人物的靈魂。

那一瞥,四目相對,演出了一種別具時代感的蒼涼和冷寂。

導演愣住了,起先對沈未晞持懷疑的態度,但此刻才明白,千皇就是千皇,行業大佬,名不虛傳,隨便從犄角旮旯找出來的一個女演員,不虛漂亮的外表,不僅擁有天賦,還有擁有演技。

在場記提醒下,他終於意猶未盡的喊了過。

沈未晞轉身看著慕煜,在慢慢緩解剛才局中的情緒。

而慕煜則是一秒抽身,戲里戲外很快涇渭分明。

沈未晞感嘆,這就是影帝,演技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而她還需要歷練,每次從深入角色自我代入后,都要花一點時間將自己從角色中解脫出來。

同樣的,跟她一樣用情至深,可慕煜卻是情緒掌控自如,她甚至懷疑,慕煜剛才是不是真的入戲了,可能只是真的就是在表演。

「慕煜老師。」她疾步走過去,笑著喚道。

慕煜頓住腳步,卻沒說話,只是看著她,面色平淡,不知道在想什麼。

沈未晞看著他淡漠的神色,一時摸不準是不是之前跟他發生的那點不愉快,他是不是還記在心上。

但轉念一想,慕煜不是那樣記仇的人,這也不是什麼大的事,不值得慕煜記在心裡,特意來為難她。

慕煜見她不說話只盯著自己發獃,淡漠開口,「你演得很好,加油。」

說著,轉身朝導演走去。

「真的嗎?」沈未晞嘴角揚起,比賺了錢還要開心,能得到慕煜的表揚,代表她之前在他心裡的不好印象已經被消除了吧?

慕煜聽到她軟糯的聲音,淡漠的臉忽然生動了起來,嘴角微勾露出了一絲溫潤的笑容。

就連對導演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格外的醉人,「成導,這場戲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意見?」

成導笑呵呵,「沒有,已經好多年沒遇見過如此會演戲的新人了,聽說她是你們千皇簽約的,是你的師妹哦。」

慕煜搖頭,「不是,她只是和千皇合作了這一部戲,她自己有個工作室,剛剛起步。」


成導若有所思,「工作室?」

「嗯。」慕煜從助理手中接過外套穿上。

「剛好,以後有什麼合適的角色,倒是可以跟她的工作室合作。」成導隨口提了一句,下一瞬,話鋒一轉,「你要不要看看拍出來的效果。」

慕煜彎腰湊到取景器前,導演將拍的畫面回放。

一般情況,為做後期處理的片子,就這樣粗放,因為沒配音的緣故,聽起來效果會大打折扣,但沈未晞和慕煜兩個人台詞功底都很好,聽起來沒有絲毫的違和感。

「這如果是電影,可以直接現場收聲,不用再配音了,小沈的台詞功底真是跟配音演員想必不差,反而有自己獨特的音質。」 「這如果是電影,可以直接現場收聲,不用再配音了,小沈的台詞功底真是跟配音演員想必不差,反而有自己獨特的音質。」

「也可以不配音,收起把雜音修正一下。」慕煜提出意見。

成導笑,「看管電影的觀眾自然是能習慣,但大多數人,特別年輕人會不習慣。」

「嗯。」慕煜淡淡應一聲,和導言寒暄兩句,轉身離開。

今晚沒他的戲份了,他要回去休息,趕明天的行程。

沈未晞還有一場戲沒拍,是她的獨角戲,是講舞女回到家裡,卸掉妝容,放鬆一身疲憊,露出她真實的一面。

跟舞廳的樣子和脾性簡直截然不同。

這一場戲更多的是各人情緒的表現,和環境的渲染,表演看著比較輕鬆,很考驗各人功底,要看出舞女複雜的內心時間,露出對前途的迷惘,一夜睡醒后,即將面對新的一天的矛盾心裡。

白天的戲要明天一早拍,所以拍到熄燈睡覺便結束。


「辛苦了,成導。」手工的時候,沈未晞走到導演邊上,乖巧的問候。

這一邊又是一遍過,成導開心的笑眯了眼,「和你拍戲就是愉快,一遍過哪裡算辛苦,對了,聽說你開了個工作室,把聯繫人的方式留下,以後說不定會有合作的機會。」

「謝謝導演。」沈未晞內心的激動溢於言表。

白樺正好走進來,忙拿出名片遞給成導,「謝謝成導,我們一定會努力將工作室打造成著名的工作室。」

「好好,你們回去休息吧,明天記得早點趕到片場來。」成導還要再觀摩一遍拍攝的成片,看看有沒有哪裡需要修正。

跟導演告別,出了拍攝場地,沈未晞和白樺往酒店走。

還好離酒店不遠,不一會兒回到了房間。

「哇,酸死了。」沈未晞躺倒沙發上,揉著腳腕。

白樺將她的包和外套掛起來,走到旁邊坐下,道,「未晞,你看,我們有了工作室,你又這麼優秀,成導都願意跟我們合作了。」

「我還不太樂觀,不過他能夠主動提出來,說明我真的不是很差啊,果然,還是得又機會展現自己。」

「嗯,你去洗吧,洗完澡早點睡。」白樺看了一眼時間,溫聲說道。

「好吧,不過,你先跟我說說工作室吧,我今天沒時間和姜哥談話,不知道他今天是怎麼過的。」

「他今天一天大多數呆在辦公室,之後出去聯繫了一些業務,目前還么明確的消息,工作室的事你不用擔心,有他在了。」

「小白,你說我是不是有點自私了,姜哥明明有個診所,而且他醫術精湛,卻為了我加入工作室,我卻沒有什麼辦法來阻止她。」

「沒事的,別想多了啊,你現在的精力就是演好這個角色,一炮而紅。今天你的表現非常好,我跟姜毅彙報了,他非常的開心。」

白樺看了一眼時間,又催促她一遍,「凌晨兩點了,你真的不困嗎?」

沈未晞懶洋洋的站起來,正準備往浴室走,似想到什麼回頭盯著白樺,「老實跟我說,我拍最後一場戲你去哪裡了?好像很長時間。」 白樺臉上閃過不自然的表情,「能幹什麼,你別在這裡瞎猜。」

「嘖嘖,小白,你不知道你撒謊時有個特徵么?你不敢直視我的眼睛,想想平日你什麼樣子吧。」

沈未晞笑盈盈的看著她,手指繞著白樺的頭髮繞圈。

白樺抬手抵住她的額頭將她推開,「別在這裡想的有的,沒的。」

「哈哈,你還臉紅了,說吧,是不是看上哪個帥到人神共憤的男人了?」沈未晞直起身,笑的意味深長。

白樺盯著她,心想未晞這是什麼腦子,居然在拍戲的時候還能分心來觀察她。

頓了一會兒,她嘆氣,「慕煜和你是合作關係,我作為經紀人自然要幫你和他打好關係,這樣以後你在這個圈子就不會有人像常素媛和沈伊人那樣欺負你了。」

「小白,她們不是欺負我,因為我不會讓她們欺負我,以前是我把她們當親人,不計較得失,後來看穿了她們,看清了自己所處的位置,從虛假的親情里抽身出來而已。」

沈未晞將頭髮挽成了一個丸子頭,笑著說道。

白樺吹了一口氣,點頭,「嗯,你說得對,現在的你是自由的,至少心是自由的,沒簽約經紀公司,人生也是自由的。」

沈未晞笑,「還是你看的通透,當初我花了一小筆錢去諮詢,聽到諮詢師跟我講要開工作室,從各方面給我分析利和弊,現在想想,這個決定真的是對的,如果簽約了賣身契,還不知道能不能有這麼大的自由度,來選擇劇本,說不定還要為了投資去強迫陪酒什麼的,想想就覺得恐怖。」

「明白就好,好了,現在可以去洗漱了吧?小公主?」白樺站起來,推著她朝浴室走。

沈未晞反手抱住她的胳膊,低笑,「你就告訴我嘛,為什麼你從外面回來,臉會紅?而且神色還有點,嗯,匆匆忙忙的,像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白樺臉又紅了,畢竟之前的發生的事,真不是她故意的,她從來沒這麼丟過臉。

見她堅持,白樺大喇喇道,「哎呀,說就說,反正就是我出去的時候,慕煜在我前邊走,後來,他走到更衣室換衣服,我不小心也跟進去了。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在,在想工作室的事,心不在焉,以為前邊的人也是出去的,就跟著他走,就跟著走進去了,好久沒發現,直到他站到我面前,我才驚醒過來,我剛才的臉色哪裡是那麼糗,明明是害羞的,加上愧疚,畢竟我看了慕煜的身體,可他卻不要我對他負責。」


沈未晞總算聽到了內涵了,不由問,「那你想對他負責嗎?」

白樺支支吾吾,「什麼叫我想,這不是我們的傳統美德嗎?我看光了他,他沒找我麻煩,你說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


沈未晞歪著腦袋,笑看著他。

白樺長吁短嘆,「呵呵呵,我覺得我在他眼裡是空氣,是空氣看了他,你說他會找空氣麻煩嗎?」

沈未晞:「……」 她知道白樺沒跟她說實話,但既然她要保留幾分,說明真的是她內心不願透露出來的,沈未晞沒再逗留,走進了浴室。

白樺看著門關上,這才暗暗舒了一口氣,聳聳肩,扯了扯嘴角,放鬆了下來。

劇組為她們訂下的是個套間,這個待遇相對於很多演員來說是非常好的。

想到和千皇的合同,白樺雖然有疑惑,但也沒查出什麼可疑的事情,而且從現在來看,千皇對未晞真的和他們自家藝人沒什麼區別。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洗漱。

沈未晞從房間出來,知道白樺休息了,撲到床上,拿出手機刷了刷微博,看看這兩天又發生了什麼新鮮事。

頭條又是沈伊人的。

她本來不想點開的,看到第二條熱搜是《長公主陛下》的,好歹她也替演了好幾場戲,便點開看看是什麼新聞,這才看到是片方買的廣告,這個劇在今晚播出了。

沈未晞沒想到會這麼快,本以為至少要等排期,看來片方和電視台對沈伊人非常的有信息,在她們眼裡,沈伊人雖然比不上那些演大熒幕的大花旦們,但也是一位童星出道,擁有老中青粉絲基礎的流量小花,是收視率的保證。

可能是昨天就上了熱搜,出來的都是片花,看起來非常的精彩,當然有她替演的幾場戲,懸崖斷情那一幕,很多博友看到后不由紛紛評論,實力心疼他們家的伊人,拍這場戲一定很辛苦吧,真的太敬業了,而且剛才又重新回放了一遍,演這場戲居然是實景拍攝,所以他們家伊人是拿命在拍戲吧。

沈未晞看著左一句心疼又一句心疼,各種敬業牛逼等等評論,就覺得好笑,真實的情況又有幾個人知道,當然這些人就算知道也會說能夠給他們家伊人當替身,是她的榮幸。

關掉微博,沈未晞兩是手機丟到一邊,蓋好被子睡覺。

另一邊。

傅錦寒看著外面的萬家燈火,低頭擺弄著手錶,這是未晞送給他的唯一的禮物,以前也收到過不同的貴重禮物,但都沒有今天的讓他感到心情愉悅。

路江推門進來,道,「少主,已經凌晨三點了,要不,您在公司休息,早上我再叫醒你。」

傅錦寒轉身看著他,不疾不徐的道,「徐驚鴻查的如何了?」

路江脊背一涼,「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股勢力在阻止我們查下去,這股勢力非常的強悍,我們在明,他們在暗,一時難以突破他們的封鎖,另外徐驚鴻的消息早在二十年前就被人為的清空,所以,能夠查到的信息少之又少。」

傅錦寒皺眉,「這件事你親自去辦,不能讓太多人知道我們在查她,派一個人到她身邊暗中保護,有任何情況第一時間通知我。」

「是。」路江頷首。

……

第二天,沈未晞來到劇組非常的早,等了半個小時,劇組工作人員和其他演員才到位。

「好了,這場戲爭取一次過。」導演揚聲說道。

沈未晞很快入戲,拍攝的非常順利,直到她換掉戲服,走出更衣室時,卻看到傅錦寒的身影。 男人姿態挺拔的站在一邊,導演和其他工作人員站在他的身邊,神色頗為恭謹。

傅錦寒面色冷淡,圍著他的那些人似乎很懼怕他,當他對他們的談話露出一點反應時,包括導演在內,都像是得到了莫大的榮耀似得。

沈未晞頓足凝視了他們一會兒,走上前,沒有主動跟傅錦寒打招呼。

畢竟這樣的場合,他們這樣的態度,她不想讓人有什麼誤會,坐實慕煜當初說的話,那她之前說過的話,將是自己打自己臉。

讓她舒了一口氣的是,傅錦寒也沒有主動跟她談話,所以她的出現沒有引起重視。

「傅先生,你放心,這部劇的演員不會再發生變化,我們前期敲定好的演員,除非是演員出現眼中的藝德問題,不管誰施壓,我們都不會輕易的換掉任何一名演員。」

成導是華國著名的導演,是泰山北斗般的存在,在國際也享有一定的地位,所以,在這部劇的籌備初期,乃至拍攝和上映,他都擁有話語權,在這裡對傅錦寒說的可不是什麼空話。

傅錦寒沒說話,路江走上前,將自己的名片遞給成導,「這是我的名片,傅總現場考察了你們這部劇,對未來的收視率很有信心,追加投資的事,請你們劇組派專人來和我聯繫。」

「哎,好,傅先生百忙之中還能關心影視事業,真的是難能可貴,您放心,劇組一定會出色的完成任務,用實力和收視來回報你們。」

成導笑呵呵的,對於一個導演來說,最怕的就是戲拍到一半,缺少資金,現在有了TA集團的追加投資,他便能高枕無憂的拍完這部劇。

傅錦寒淡淡點頭,「成導不必這麼客氣,有什麼儘管和路江提,他會替你解決。我的條件就是嚴格按照劇本來拍戲,不能增刪任何演員的戲份,如果主角和配角拍戲時遇到困難,多給他們一些磨合的時間。」

成導本來還忐忑他會提出苛刻的條件,沒想到他提出的是這樣能夠輕易做到的事。

哪裡還有不答應的道理?簡直是太划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