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思是別又不理人唄?

跟我說說話唄?

可是沈書琮像是想起來什麼似的,選完婚紗就又繼續擰在那裡裝冷裝酷不理我。

但是這一次他倒是沒有推開我就是了。

於是我就又蹬鼻子上臉繼續戳戳他。

後來乾脆拐著他的胳膊不放手。

如果說見不到面的話我可能還不能拿你怎麼樣。

可是一旦見上面,那麼主動權可就由不得你這隻豬了~~~

根據我們選出來的這幾身婚紗,另一位負責男賓的禮服師領著我們去看男士的禮服。

沈書琮想要自己選。

(大概是不好意思~~)

可是這麼好玩的事情豈能少了我!

我厚著臉皮跟著他一起挑挑選選。

結果就是我看看這個覺得不錯,看看那個似乎覺得也不錯。

但是一遍看下來,我覺得那種帶小馬甲的款式比較適合他。

尤其是既帶小馬甲又帶袖箍的那種紳士款。

我覺得沈書琮穿上一定超帥的!

在綜合我的意見和我的婚紗禮服的基礎上,禮服師重磅推薦了幾款男士禮服——

用來配合我的彩紗的,是一款偏休閑風的紳士款。

而用來搭配我的白紗的,則是一款比較正統的禮服。

說實話我挺好奇一會兒沈書琮扮上會是什麼樣子?

估計在這一點上他也一樣。

不過很快答案就會揭曉啦~~

因為——

「女賓請往右手的更衣區,男賓請往左手的更衣區。」

兩位禮服師分別帶著我們往左走往右走去改頭換面。

「咱們先把婚紗換上。」

禮服師對我說道。

「因為細節部分的尺寸還需要調整。」

原來還要調整啊。。。

我這才知道原來衣服不是拿來就能穿的。

還需要現場改良。

「那咱們就開始吧!」

帘子一拉,禮服一掛。

我人生頭一遭站在試紗台上,像只海參一樣把自己塞進婚紗裡面。

誒?

這胸。。。

開的好低啊。。。

估計穿上會露很多事業線。。。

「這款彩紗需要佩戴隱形胸貼。」

禮服師隔著帘子對我說道。

「就在裡面的盒子里。」

「如果不知道怎麼佩戴的的話我可以幫您調整。」

一聽說要幫我穿胸貼,我使勁搖頭,堅決拒絕。

「不用不用!」

「我自己來就好!」

因為我不習慣被不熟的人看到。

等到我好不容易穿戴完畢,卻發現肩膀和腰的地方有點大。

「這裡。」

「還有這裡。」

我指指肩膀還有腰線的位置。

其實不用我說,禮服師也已經眼明手快地拿出了一套專業的傢伙,熟練地給我處理了這些細節。

原來非定製款的婚紗要想好看,都是這樣調整出來的。。。

她們管這個技能叫做救場。

「接下來會安排造型師根據服裝進行妝容搭配。敬請配合。」

於是禮服師甜甜地笑著退場了。

造型師腳底生風地颯颯地登場了。

我坐在軟凳上目瞪口呆地看見一個托尼老師拖著兩個大箱子穿著恨天高沖我大步流星的過來了。

沒錯。。。

是穿著恨天高的托尼老師。

而且是左右耳朵都打了耳洞戴了耳釘的托尼老師。

黑色的小禮帽、深紫色的襯衫、令人窒息的香水味。。。

這位哥分分鐘用實力告訴你——

他來了!

他來了!

他帶著他的百寶箱登場了!

他來了!

他來了!

他帶著他的騷氣側漏登場了!

沒等我做好防禦工事,托尼老師抬手就在我臉上揩油。

「小妹妹底子不錯嘛。」

「看來不怎麼需要用到遮瑕膏啊。」

托尼老師一邊確認手感一邊對著我的臉左看右看。

「老師好。。。」

都說不知道怎麼稱呼人家就叫人家老師。

可是——

「哎呀叫什麼老師。」

托尼老師在化妝桌前鋪開他的一堆排場說道。

「你可以叫我糖糖,或者糖姐。」

「。。。哦。。。」

「糖姐好。。。」

「乖~」

「信糖姐得永生~」

「保管把你畫的美美噠,迷死人不償命~」

「哦。。。」

糖姐說著就開始倒飭我。

並且逐步消除我的懷疑態度。

因為他上妝手速之快手法之柔好像花瓣拂過臉頰似的,讓人覺得相當意外。

讓我見識到什麼是人不可貌相。

別說糖姐niang歸niang,一旦化身美妝人士還是技術過硬的。

這位哥用實力證明了什麼是專業。

什麼又是素養。

「小妹妹。」

糖姐叫了我一聲。

「咋啦?」

「從現在起,你就是小美人了。」

「迷死人不償命的小美人哦~~~」

糖姐拍拍手示意我可以睜開眼看鏡子了。

結果我看到鏡子裡面白到發光的我真的有被自己驚艷到。

「這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