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初他與馬爾加齊名,一勇猛如虎,一狡詐如狐。誰曾想到頭來他還是栽在了一個叛徒手裡!再次受了數十年的苦!

當下,艾克便將之後所發生的事情敘述了一遍。

「那還真是危險,好在他們的計劃失敗了。」聽到艾克所說的,費爾南德斯亦是倒吸一口涼氣。

黑暗古神假如真的被釋放出來,那可真是一場災難!所幸,還有這群小子力挽狂瀾。

「這麼說來,黑暗古神的右臂···」安米羅這糙漢子好奇的望向了阿爾薩帝所在的位置。

阿爾薩帝低下頭看著自己纏滿繃帶的右臂,說實話,他很討厭黑暗古神的右臂,然而這條右臂卻能帶給他極大的戰力!甚至在平日的修習時,他也可以從中磨礪規則,感悟力量。

冒充大魔頭 「機緣可遇不可求,魔族吃了一個虧,真是大快人心。」費爾南德斯高興道。

「哼!這些魔崽子就是心眼多!」安米羅啐了一口,「對了,你們是這麼進來的,這裡雖然並不是十分隱蔽,但以你們的實力不可能打破禁制的。」

不是安米羅小瞧艾克他們,而是封地的規則的確厲害,就算是他每次進來也需要用自己的規則去不斷破壞魔法陣。

「艾克可是一名偉大的大學者,小小的魔法陣自然不在話下了。」納菲指了指艾克,誇讚道。

「大學者?」安米羅大吃一驚,他沒想到面前站著這個還不足二十歲的少年已經是一名大學者了!

「真是厲害!」安米羅點點頭,桀驁不馴的面容上開始出現點點尊重。

對於身為野蠻人的他來說,學者的身份就相當於他們族中的蠻巫!都是可以和蠻神溝通的使者!

「既然如此,你可以破開這大陣,把大公救出來嗎?」下一秒安米羅的眼睛亮了起來,他似乎瞧見了一抹希望,而這正是他在深淵魔域堅持了數十年的原因! ?「別難為艾克了。」費爾南德斯搖了搖頭,他也很看好艾克,但是想讓一個孩子打破這原始魔法陣,還是有些強人所難了。

「可以試試!」艾克並沒有拒絕,他從剛才一開始就在熟悉眼前的原始魔法陣。

雖然他的實力相比較還是弱了些,但他不會輕言放棄!

在艾克看來,只要是魔法陣,那都是由人構建的,總會有破綻之處!

「真的?」安米羅激動起來。

「讓我再看看。」艾克說完閉口不言,而是全神貫注的投入道研究魔法陣中。

「對了,安米羅大叔,你有沒有看見過這個人。」但丁掏出一塊留影石,上面浮現的人赫然是扎西。

根據安米羅所說的,他經常去外面遊走,一來是為了尋找食物,二來也是為了尋找同伴。

不過費爾南德斯所在的地方是一塊以魔獸類生物為主的領域,所以這麼多年了安米羅也沒找到幾個同伴。

即便有,那些傢伙也是惡貫滿盈之徒。

不過雖然沒有找到可以一起守護費爾南德斯的同伴,但安米羅還是結識了不少來自於埃爾洛的同盟!

他們有的是獨行俠,穿梭於小花園中,性子孤傲。有些也與他一樣,守護著一塊塊封地,裡面可都是埃爾洛曾經赫赫有名的人物!還有一些發現了營地,開始了更艱苦的生活!

他們這些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碰頭,商討如何逃出去,或是交換信息。

「我沒看見過。」安米羅搖了搖頭,這幾天他只是出去獵殺魔獸了,並沒有離開這塊範圍,自然也沒有見過扎西了。

「哦,好吧。」但丁也知道安米羅見過扎西的機會微乎其微,但他還是想試試,然而結果依舊讓他失望了。

「不過我可以把消息傳遞出去!只要是有我們同盟的人見過,一定會有信息反饋回來的!說不定,你們要找的同伴已經被人救走了。」安米羅拍拍自己的胸脯。

「真的嗎?」

「我也不敢百分百保證,畢竟小花園很大,裡面也不止是有我們埃爾洛的人,還有強大魔獸和那些卑鄙的魔族!」安米羅撓撓頭。

「還是拜託你了,安米羅大叔。」阿拉貢鄭重道。

「放心吧。」安米羅開始小跑到原始魔法陣的背後,從一塊石頭下取出一個獸皮袋子。

裡面出現了一片巨大的葉子!足有安米羅半人高!

「這是什麼東西?」納菲對於植物可是最感興趣的。

「同感樹的葉子,只要你把信息用能量傳輸進去,其他擁有同感樹葉子的人就能感受到!當然了,必須得保證那些葉子是由同一棵同感樹生長的。」安米羅道。

「同感樹?我怎麼沒聽說過?」納菲頗為意外,作為自然使者他得了解各種植物,納菲看的資料都是有關於這方面的,然而他沒聽說過同感樹這個名字。

當然了,從上古至今,各種生物層出不窮,古籍更是數不勝數,或許同感樹生長在埃爾洛的某些險地,無人知曉罷了,自然也就沒有信息留下。

「同感樹算是小花園的特產吧,生長的也不多,這些葉子都是從東角的同感樹上摘下的,那裡有我們同盟的一個營地!據我所知,那是最大的營地了!」

「安米羅大叔,那個營地有多遠?」阿拉貢沉穩道,他在想能不能聯絡這些人,以方便行動。

「從我們這到他們那估計得三天的時間。」安米羅沉吟許久之後給出了答案。

「三天!」卡西眼睛一跳,這段時間挺長的了,而他們還需要尋找扎西。

「而且···哎,實話跟你們時候了吧,雖然大家都是埃爾洛人,但各自隸屬的勢力不同,性子也不一樣,在這深淵魔域中自然無法徹底團結到一塊。實際上,這裡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也有埃爾洛人和克洛澤斯科人,大家也是爭鬥不斷的。」安米羅無奈道。

「嘿嘿!」阿爾薩帝冷笑著。

果然都是一樣的,埃爾洛人要真是同心協力,也不會落到如今地步了!要知道整個埃爾洛大地廣袤無垠,是克洛澤斯科的數十倍大小!且土地豐茂肥沃,擁有大片資源!

若不是心不齊,何至於被一個小小的克洛澤斯科打成這樣?更別提歷史上那幾次侵入戰爭了。

「若是我們可以帶他們出去,安米羅大叔你說他們會不會聽我們的?」阿拉貢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有奧蘭維多這個「內奸」幫手在,阿拉貢幾人自然也有辦法從深淵魔域中逃出去!

實際上,艾克他們藏了個心眼,他們也知道深淵魔域關押了太多埃爾洛人,假如可以救出去,那他們就有資本在亞克格勃大鬧一場了!

不得不說艾克他們的膽子很大!竟然想要在魔族的核心地盤上狂歡!

「真的?」安米羅噌的一下站了出來。

他們苦苦在深淵魔域煎熬數十年,除了守護封地之外更多的還是無奈!因為逃不出去!

所以他們依託封地與營地而生,紮根在了這塊異地他鄉,時刻面對著死亡威脅。

「可以!我們知道一條出路!雖然危險了一些。」阿拉貢點頭道。

「危險?比起自由那又算什麼?」安米羅哈哈大笑,斬釘截鐵道,「你們若真有辦法逃出去,我保證他們都會聽你們的!」

「很好!」阿拉貢眼睛轉動起來,瞄了一眼一旁的艾克,他們之前的設想可以實現了。

這也是幸運,遇上了安米羅,不然光憑他們一路尋找,又能聚集起多少力量?更讓人欣喜的是還有同感樹樹葉這種類似於聯絡器的東西存在!

「我先幫你們發布尋人消息,而後再把他們著急起來!就在同感樹營地!」安米羅沉寂的血沸騰起來,多少年了,沒感受到這種熱血。

「要是大公也能出去就好了。」安米羅怔怔的望著前方,若是艾克沒辦法,他依然會幫助阿拉貢他們出去,不過他還是會選擇留在封地之中!

比起自由,他更遵守自己的職責!

「相信他!」阿拉貢捏緊雙拳,從遇到艾克開始,這個少年就不斷創造奇迹,他這個老大哥始終相信艾克! ?沉浸在陣法世界中的艾克並沒有聽到阿拉貢等人與安米羅的討論,他已經被原始魔法陣中蒼涼大氣的公式勾連所吸引。

是的,這個魔法陣事實上並不複雜。可以這麼說,每個原始魔法陣都不複雜,但他就是強大!

而想要攻破他就得需要更強大的力量!

嗡!嗡!

艾克真理世界中,沉寂的惡獄君主震動起來,他似乎感受到了原始魔法陣的存在。

咻!

下一秒,漆黑色、攜帶著漫天魔氣的惡獄君主破體而出,他盤旋在艾克的頭頂,探出絲絲縷縷的氣體,慢慢滲入原始魔法陣中。

「好可怕的魔氣!」費爾南德斯面色凝重,他不知道為什麼艾克身上會散發出如此強烈的魔氣,難道他也是魔族嗎?

「這!」安米羅神色一緊,他倒沒有懷疑艾克,只是覺得有魔族攻了進來!

「別動!安米羅大叔!」阿拉貢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安米羅的手臂。

「這魔氣,有敵襲!」安米羅焦急道,但也不好強行破開阿拉貢的雙手,那要會讓這小子受傷的。

「那是艾克大哥掌握的,安米羅大叔,你不需要戒備。」但丁道。

「什麼?」安米羅大吃一驚,那滔天魔氣竟然是從艾克身上散發出來的?

他仔細一瞧,也發現了些門道,惡獄君主雖然從真理世界中破出,但一條條無形的命運之線卻是勾連著艾克的身軀!果然,兩者是一體的!

「這···」安米羅沒有辦法一下子接受這個現實,在他的認知中魔氣就是魔族的標誌,而魔族都是敵人!

「十大根源!惡獄君主!」費爾南德斯大喝一聲,饒是他的心性也沒有辦法徹底安靜下來。

那可是十大根源中的無冕之王!號稱最強者的惡獄君主!

更重要的是惡獄君主的另一個稱呼!魔族剋星!

咔咔咔!

不提外面的變化,現在的艾克專心的控制著惡獄君主,惡獄君主十分順從,因為他也渴望原始魔法陣中的力量!

原始魔法陣的材料皆來源於上古時代,裡面蘊藏著最本質的力量!尤其是在克洛澤斯科,這些材料本就蘊含著強烈的魔氣,經過千百年的蘊養,積累的魔氣可想而知!

一旦惡獄君主吸收完全,艾克的實力完全可以提升一個檔次!這對接下來的行動大有裨益!更別提破壞了魔法陣還可以將大公解救出來。

滋滋!

面對惡獄君主的侵入,原始魔法陣開始劇烈的反抗,在它看來,這個小東西的力量還不足以讓他毀滅。

事實的確如此,惡獄君主雖然品質奇佳,然而與艾克的融合度現在也只有百分之三十八,無法發揮出巔峰時期的力量,自然也沒有辦法強行破開原始魔法陣。

但別忘了惡獄君主另一個特性!他可以吸收一切的魔氣!

所以艾克選擇的是步步蠶食!

滋滋!

大股大股的魔氣瘋狂的湧入惡獄君主體內,惡獄君主如同一個中央處理器,快速將魔氣中的糟粕除去,而後將精純的力量納入體內。

受到惡獄君主的反饋,艾克的境界也在瘋狂攀升!由於惡獄君主的處理,他也不需要擔心境界提升過快導致虛浮無根之象。

本來,在受到自然女神的祝福之後,艾克不僅生機恢復,還將領悟出了五星領域魔法無道囚域,初步將奧義化為規則雛形!

其與六階魔導師的差別就在於力量的積累了!而現在,這個積累正在被慢慢填補!

「啊!」

費爾南德斯作為被封印的對象,直接感官最深,那些禁錮住自己的無形枷鎖正在慢慢的瓦解!

「真的可以!」費爾南德斯激動道,很快他鎮定下來,閉上了雙眼,調動起原本屬於自己卻被封印的力量。

他明白,不能光靠艾克一個人,他也需要反抗了!

原本自己無力,但現在有了惡獄君主的霸道吞噬,所有的問題迎刃而解!

咻!咻!

四周寂靜的空間陡生漣漪,一道道精純的力量跨越空間的力量而來,並被費爾南德斯快速汲取。

這下子哪怕遲鈍如阿拉貢幾人也都明白了原始魔法陣已然鬆動!

「哈哈哈!」安米羅大笑起來,只是眼角掛著一顆顆淚珠。

多少年了,他在深淵魔域堅守多少年了!當年的夥伴又犧牲了多少!

他,不,他們!

終於迎來了最光輝的時刻!

「不好!能量波動太大了,會吸引很多人過來的。」阿拉貢神色微變,他對著周圍的人吼道。

「交給我吧!誰也不能打擾大公出世!」安米羅臉色大變,一副兇殘猙獰的模樣徹底將心中的殺氣釋放出來。

要知道,他當年也是縱橫沙場的一名將領!是從屍山血海中崛起的強者!

嗖!

一息之後,安米羅再次破開空間而去,這一次他要守護住封地!

「我們也走,這裡交給艾克吧。」阿拉貢淡淡道,履行著作為副團長的職責。

「明白!」卡西幾人毫無異議。

一來阿拉貢有資格下達作戰指令,而來他們也知道留在這裡也毫無用處,還不如出去大戰一場!

嘩啦!嘩啦!

待到幾人沿著剛才的通道出去之時,一下子就被封地周圍的景象所吸引。

只見曾經幽靜的林子內湧現出一道道強大的氣息,一些魔獸已經圍攏過來,一個個帶著兇狠的目光,徘徊著,觀望著。

透過魔法元素,幾人也可以感知到數不勝數的魔獸正在趕過來,以封地為中心,這裡成為了獸潮爆發的原點!

「這也太誇張了吧。」但丁吞咽下口水道。

「不誇張,這些低級魔獸本就是沒腦子的生物,真正可怕的是那些隱藏其間的智慧魔獸。」納菲深吸一口氣擔憂道。

一般魔獸只有突破了傳奇之後才會擁有高等智慧,眼下聚集的魔獸大多為深淵魔域的原住民,實力參差不齊,縱使數量較多,也無所謂。

而真正令人感到危險的還是隱藏在魔獸群中的傳奇級別魔獸!

他們的智慧不比人低,一個個陰險狡猾。

「小子們,你們對付那些垃圾,至於其他的交給我!」安米羅手持一個巨錘,站在那裡霸氣叢生,宛若一尊殺神,連說的話都瘋狂起來。 ?嗡!嗡!

林地中央,隱匿的封地若隱若現,其間伴隨著磅礴魔氣升騰,讓周圍聚攏的魔獸蠢蠢欲動。

它們可以感受到魔氣的精純,它們貪婪的觀望著。

安米羅單手抗錘,一個箭步升起,朝著一處狠狠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