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這個女孩子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就準備上前去推門了。

而這一邊徐俊涵本來正要準備去關店門的時候,突然他就發現門被人從外面給推開了,他下意識的眉頭一皺,就要上前喝止。

然而,在他看見走進來的人之後,嘴裡想要說的那句「對不起,本店中午打烊了,有需要請下午再來。」硬是被他給咽回到了肚子里。

「卧槽,這是上天聽到了我的感應是嗎?」

「媽呀,這也太那啥了吧?」

這是此時此刻,徐俊涵的腦海之中,僅存的兩個念頭。(未完待續) 看見進來的人之後,徐俊涵整個人都徹底獃滯了。原本想要說的話,也是徹底被卡在了嗓子里也說不出來了。

徐俊涵的腦海里此時此刻只剩下一個念頭:「可怕,這個世界是怎麼了?這南高麗難道真的就是傳說中的美女集中營嗎?怎麼隨隨便便就給我遇到一個了呢?還是顏值這麼上乘的美女,比起希言那小子看中的那個周潔瓊也是毫不遜色了吧?可怕,難道說,這是上天預示著我的春天即將要到來了嗎?哇咔咔,我徐俊涵原來也有春天的啊?」

「啊,那個,請問您就是這家咖啡屋的老闆是嗎?我是過來應聘兼職的。」裴珠泫壯著膽子,出聲問道。

然而徐俊涵正沉迷於面前這個女孩的美色,整個人正處在放空和獃滯之中,女孩兒的問話他表示自己根本就沒有聽清楚。

裴珠泫看見面前的這個年輕男生並沒有反應過來,而且她剛才本身的問話聲音也比較小。

於是,她下意識的就以為是自己的聲音太小了,對方沒有聽清楚。所以,她就又喊了一次,這一次的聲音比起前一次來就高了很多。

但是這一次,徐俊涵還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他依然還是處於持續性放空的狀態下,對於周邊的一些事物也還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這一次,裴珠泫是真的有點兒生氣了。這個男生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別人和他說了兩次話,於情於理至少都應該回應一下吧?可是他竟然連句話都不說一句,這實在是太沒有禮貌了點兒吧?

不過,裴珠泫的脾氣性格向來是溫和柔順的,一般那種粗魯到極點的粗口她是說不出來的。不過,溫順並不代表著她這個人就是一丁點兒脾氣都沒有了。

正當裴珠泫準備上前和徐俊涵理論什麼的時候,她突然就愣住了。

因為她竟然發現,徐俊涵這廝發愣的時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的那張絕美臉蛋以及胸前那對蓓蕾看個不停,這讓她那張白皙絕美的臉蛋刷的一下就紅透了,同時也有些羞惱了。

不過這也是難怪了,不管任哪個女孩子的話,都不可能被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男子盯著看半天都無動於衷的吧?

所以自然而然,裴珠泫也是不例外的。

羞惱之下,裴珠泫抬起右手,一巴掌就朝著徐俊涵的臉面扇了過去,一邊扇還一邊說道:「無恥,下流。」

這一巴掌所帶起的一陣小氣流先行拍打在了徐俊涵的臉上,使他整個人瞬間就從放空的狀態下清醒了過來。

「卧槽,這什麼鬼?怎麼無緣無故還帶動手打人的?」

這才剛一清醒過來,徐俊涵就發現面前一個巴掌朝著他狠狠扇了過來,對於剛才放空的時候他做了什麼事情,徐俊涵表示自己已經是完全不記得了。

但是,看到這麼一巴掌朝著他的臉扇過來,他還是迅速做出了下意識的反應。徐俊涵連忙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一把抓住了裴珠泫扇過來的右手。

「可惡,你放開我,你這個無恥下流的se狼。」裴珠泫試著抽動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卻發現這個男人抓得很緊,她根本就抽不出手來。

於是她一邊喊著一邊用左手拎著自己的挎包朝著徐俊涵打了過去。

「卧槽,這還沒完了是嗎?好端端的這是要幹啥?」徐俊涵連忙放開自己的手躲過了裴珠泫的「背包飛襲」。

「喂,你這個人是怎麼回事啊?好端端的為什麼動手打人啊?你也太沒有素質了吧?」

站定之後,徐俊涵這就有些爆發了,他這個人的脾氣就是這樣。人敬他一尺,他還人一丈;人冒犯他一丈,他十倍還之。

就這樣還是因為看到裴珠泫是個軟妹紙,而且剛才實際上也並沒有傷到他而已。

要不然,這要是換做一個男人敢這樣對他,他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掄著拳頭先揍丫的一頓再說了。

裴珠泫也被這樣狀態下的徐俊涵給嚇住了,不由自主的眼眶就有些發紅了。

不得不說的是,女人的眼淚是對付男人最有效的武器這句話還的真是一點兒都沒有說錯。

裴珠泫這眼眶一發紅,徐俊涵這邊立刻就慌了手腳。這走上前安慰也不是,不安慰也不是,搞得他處於極其被動的狀態。

可是,現在的問題是,他也很委屈的好不好?明明這差點兒被打的人是他,怎麼到了最後莫名奇妙就成了他的錯了?

「好了好了,你別哭了好不好啊?是我錯了還不行嗎?我向你道歉。很抱歉剛才那樣對你。」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頭?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這一次,徐俊涵算是徹徹底底認栽了,這世上還有比他更倒霉的倒霉蛋存在嗎?恐怕也是不存在了吧?

聽到徐俊涵的道歉之後,裴珠泫先是揉了揉自己被抓到發麻的右手腕,而後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這才用她那嬌柔的聲音說道:「這就算是你的道歉嗎?可是為什麼,我從中聽不出哪怕一點兒的誠意呢?這算什麼道歉啊?」

「你……」聽到裴珠泫這麼說,徐俊涵也有些不開心了,這女孩兒未免也太有些無理取鬧了吧?

「拜託,小姐,請你務必要搞清楚一件事情。剛才好像是你動手在先啊,而我只是處於被動的正當防衛而已。而你應該感到慶幸的是,這幸好是我並沒有因為你的襲擊而受到什麼傷害,不然的話,我完全可以以故意傷害罪來起訴你的。」

「什麼?你剛才說什麼?」聽到徐俊涵的這番話之後,裴珠泫很明顯就是一愣,好像是完全不敢相信徐俊涵嘴裡說出來的這番話似的。

同時她也感覺到更委屈了:什麼嘛,本來就是你這個壞人的錯。你剛才那麼對我,還不許我打你幾下出出氣了啊?現在你竟然還敢凶我,還敢說你要起訴我,你這個壞人怎麼就那麼會倒打一耙呢?可惡。

「你……你什麼都不知道。你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沒有錯嗎?」這個時候,裴珠泫終於是又開口說話了。

她的語氣顯得異常的平靜,聲音也不是特別大。但是,所有熟悉她的人一定都會說,這個狀態下的裴珠泫最好不要去輕易招惹為好。

因為,這個狀態下的裴珠泫,正是處在爆發邊緣的狀態下,誰敢過去招惹誰就會死得很慘。

「嗯?」徐俊涵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明顯就是一愣。聽她這句話的意思,好像是自己犯了什麼天理不容的大錯似的?可問題是,自己很明顯並沒有犯下什麼錯誤啊?(在他自己的記憶之中)

於是,正當徐俊涵想要開口問一問自己究竟是犯了什麼錯使得這個女孩兒表現得這麼生氣的時候。

裴珠泫再一次自己開口了:「請問一下,你難道就真的一點兒都不記得你自己剛才做了多麼失禮的事情了嗎?那好,那我就原原本本的告訴你好了。我是過來這裡應聘服務生的,因為我剛才只是看到你一個人在店裡,於是我就問你是不是老闆,可是你並沒有回答我。我耐著性子又問了你第二遍,可是你依然還是沒有回復我任何答案。」

一聽到這兒的時候,徐俊涵就已經暗道一聲:「不好。」

他自己平時思考的時候會有放空的這個毛病他自己還是很清楚的,這肯定是自己在放空的時候做出了什麼失禮的事情才會讓得這個女孩兒發這麼大的脾氣,這下可是真的要完蛋了。

剛才自己還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沒有錯,這一下難道就會慘被打臉嗎?算了,還是先趕緊和這個女孩道歉再說吧。

正當徐俊涵還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只看見裴珠泫頓了頓,繼續說道:「如果只是單純這樣的話,那也就算了。可問題是,你剛才明顯是在發愣,發愣的時候竟然還是一直死盯著我的臉和我的……胸,看個不停。你說,哪有一個陌生男人第一次見一個女生就一直死盯著人家不放的啊?按照你剛才的那種說法的話,我也完全可以以騷擾罪來起訴你的。」

說到最後的時候,裴珠泫的臉色已經是紅到要滴血了,畢竟剛才說出那個詞來她也是很害羞的。

「什麼?卧槽。」聽完裴珠泫的話之後,徐俊涵差點兒沒一口老血給噴出來,這尼瑪的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原來是自己在放空的時候對人家女孩兒做出了這種失禮的事情。難怪呢,這也不怪人家剛才會那麼生氣了,這如果要是換做他自己的話,他自己估計也得氣得想把那個男人的眼睛都挖出來吧?

「所以說,老闆先生,您現在是否還覺得自己一點兒錯都沒有呢?」這個時候,裴珠泫又再一次問道。

好吧,那麼,是自己的鍋就得自己背了。徐俊涵在心裡這麼告訴自己道。(未完待續) 裴珠泫很自然地就問出了那句話:「所以說呢?請問尊敬的老闆先生,您現在是否還是認為您一點兒錯都沒有呢?而錯誤都是在我一個人的身上呢?」

在聽到裴珠泫的這句話之後,徐俊涵不由得訕笑了一下,這不想認也沒有辦法啊。畢竟現在都已經是真相大白了,確實是因為自己先做了很失禮的事情的緣故,人家女孩兒才會那麼生氣的吧?所以,不管怎麼說,於情於理那都是自己處於理虧的一方啊。所以說,這件事上必須得道歉啊。是自己的鍋必須得自己背才行,誰來替都不行啊。

於是,徐俊涵站定了身子,很正規的一個九十度的鞠躬。

而這個姿勢,也把站在他面前的裴珠泫給嚇了一大跳。裴珠泫也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這樣向她道歉。怎麼回事?別人不是都說當老闆的人做事都很傲氣的嗎?

怎麼他就這樣不注重自己的形象呢?當老闆的人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給別人鞠躬的呢?

而且,我現在的身份還是……應該是屬於他們這類人最不待見的職業吧?可是為什麼他還會這樣做呢?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裴珠泫表示自己根本就想不明白這個問題,因為她根本就想不到任何理由能夠促使這個男人去這樣做的啊。

正當裴珠泫還在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徐俊涵已經直起了自己的身子,他的表情很嚴肅,完全就是不苟言笑的狀態。這樣的狀態下的徐俊涵,裴珠泫表示,自己只是看過一次而已,那就是剛才他和自己生氣的時候的樣子。

講真的,那樣狀態下的他,真的好嚇人啊。感覺就像是一頭想要吃人的野獸一樣。裴珠泫在心裡這樣想到。

就在裴珠泫還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站在她面前的徐俊涵突然開始緩緩開口說話了:「這位小姐,剛才在聽到你說出來的事情之後。我表示很抱歉,對一個女士做出那樣的事情來確實是我的失禮之處,對此我表示萬分的慚愧,同時的話,我希望可以對你表示很真誠的歉意。剛才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希望你能夠原諒我的過錯之處。」

「沒……沒關係的。」裴珠泫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並沒有什麼關係,並且也願意原諒了他的失禮之處。

聽到這句話之後,徐俊涵才是真的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能夠就這樣擺平的話那是最好不過的了。當然,現在的話就應該談一下另外一件事情了吧?

「您好,這位小姐,很冒昧,但是因為我並不知道您叫什麼名字,所以請允許我這樣稱呼您了。」突然,徐俊涵就這樣很突兀的開口了。他突然冒出來的話語又把裴珠泫給嚇了一大跳。

「啊,好的。」裴珠泫本身也是稍微有些膽小的類型,徐俊涵這突如其來的聲音也確實是把她給嚇到了,「其實我的名字叫做裴珠泫,你可以直接稱呼我的名字的。」雖然剛才被嚇了一大跳,但是裴珠泫還是很迅速的穩住了自己的心神,連忙回答道。

「嗯,好的,那我就以你的名字來稱呼你好了」徐俊涵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麼,裴珠泫xi,之前你有說過你到這裡來是想要找一份兼職是嗎?」

「對的,沒錯。」裴珠泫先是點了點頭,可是隨即又馬上搖了搖頭,「不過現在的話,可能是不需要了呢。」

「哦?此話怎講?」聽到這句話之後,徐俊涵表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裴珠泫這話說得未免也太有些自相矛盾了一點兒吧?既需要但是又不需要?這想要表示的是啥意思啊?

「本來我來到這裡,確實是想要找一份兼職做的。」裴珠泫點了點頭,這才緩緩道來,「但是,我這才剛來到這裡,就把老闆給得罪了。這樣的話,怕是老闆也不會選擇用我了吧?畢竟不管在哪裡的話,得罪了老闆的話工作都是很難做下去的。所以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我也就不再說什麼了,老闆先生,我們就這樣告辭吧。」說完之後,裴珠泫就轉過身去,就要準備離開咖啡屋的樣子。

「等一下,裴珠泫xi,請你留步。」正當裴珠泫拉開店門,準備走出去的時候,徐俊涵趕緊出言喊住了她,阻止了她將要離去的腳步。鬧了半天,原來是出於這樣的想法才會導致她想要離開啊?可怕,這完全就是一個天大的誤會好嗎?她難道就沒有問一下我的想法是什麼嗎?她怎麼就知道我不會錄用她的呢?

「請問老闆您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裴珠泫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滿臉疑惑的神情,「如果是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只想麻煩您快些說完,因為我還需要到別的地方去找兼職呢。」

「裴珠泫xi,我喊住你的意思不是為別的事情。正是為了這兼職的事情。」徐俊涵笑了笑,說道,「好像從始至終,我好像都從來都沒有說過我不錄用你這樣的話吧?剛才這一切想法都只不過是你個人的憑空論斷而已,又怎麼可能當得了真呢?」

聽到有可能柳暗花明之後,裴珠泫表現出無限驚喜的樣子,連忙問道:「請問您……您說的是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在這裡工作的嗎?」

「假的。」聽到這幼稚到極點的話,徐俊涵很難得的開了個玩笑,只不過語氣不是太過於友好就罷了。

「好的,謝謝老闆。我一定會很努力工作的。」不過裴珠泫還是聽出來徐俊涵剛才那句話是在和她開玩笑的了,她一臉激動地說道。

「好了,裴珠泫小姐,別那麼激動了。」看到裴珠泫那麼激動的樣子,徐俊涵趕緊出言按捺住她。

「現在的話,我們就來談一談薪資待遇好了。我這裡算工資的話是按小時付費的,每個小時兩萬韓元(因為覺得剛才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徐俊涵私自做主把給裴珠泫的工資上調了五千韓元),但是,你做過像這樣子的亦或者是類似的工作嗎?」徐俊涵問道。

「沒有。」聽到這句話之後,裴珠泫明顯一愣,隨即搖了搖頭,「不過,我在宿舍和在家裡的時候,倒是有經常做這類工作的,我相信我是可以做好的。請您相信我。」

聽到裴珠泫的話之後,徐俊涵點了點頭:「你也不需要太過於緊張了。我這裡的工作不會太麻煩,只是會稍微有些累人而已,畢竟你也知道,我付了這麼高的薪水自然需要體現出它的價值來你說是吧?」

看到裴珠泫點了點頭之後,徐俊涵才又繼續說道:「早上七點半開門,每天晚上七點半關門。中間的十二點到兩點則是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你可以選擇在店裡的休息室里稍微休息一下,當然也可以選擇回家,這個都由你自己來決定。你主要的工作就是在收銀台收費、給客人送餐點,客人走了以後負責收拾一下餐具和衛生,只是這裡最近生意一直不錯,你平時的話會比較忙的,你可以接受嗎?」

「這倒是無所謂,只是……」前面裴珠泫倒是答應得蠻痛快的樣子,只是後來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遲疑了一下才說道。

「只是什麼啊?」徐俊涵感到有些不解的樣子。

「我可能一天沒有辦法在這裡工作十個小時那麼久的。」裴珠泫這才說了出來。

「哦?為什麼啊?是覺得待遇不好嗎?」聽到這句話之後,徐俊涵明顯感到有些意外,他還以為是自己的薪資待遇有些低了呢。(其實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待遇在兼職群里算是很高很高的待遇了。)

「不是,只是因為我是S.M公司的練習生,下午的話,我還需要去公司練習的,所以我下午沒有辦法做兼職的。至於老闆您給的待遇還是很優厚的,是我自己的原因。」裴珠泫擺了擺手,把真實原因說了出來。

「誒我去,不是吧?難道我這輩子真的就和練習生幹上了嗎?怎麼這認識的這些個妹紙全部都是練習生啊?這練習生有毒啊。」聽完之後,徐俊涵是一臉懵逼,外加不住哀嚎道。(未完待續) 「啊,老闆,您怎麼了?」看到徐俊涵表現出來這樣的狀態,裴珠泫也是不明所以,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連忙出言問道。

「啊,我沒事的,只是想到了一些很好笑的東西而已。」在聽到裴珠泫的問話之後徐俊涵連忙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沒什麼事情的,只是想到了一些很好笑的事情而已。

「哦,那好吧。」沒有問出自己想到得到的東西,裴珠泫顯得有些興趣缺缺。

不過隨即,她又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似的,問徐俊涵道:「老闆,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一下你,不知道你可否告訴我你的答案是什麼啊?」

「嗯?你想要問我什麼問題啊?」聽到裴珠泫這麼問了,徐俊涵對此感到有些奇怪了,這姐們兒到底還能有什麼問題要問他啊?

「我就是想問一下。」聽到徐俊涵的話之後,裴珠泫稍稍遲疑了一下,可能是正在想自己接下來的這個有點兒「那啥」的問題應該怎麼措辭,怎麼問出來比較好吧?

「那個,我其實就是想要問一下你。那個……」可能是覺得那個問題實在是有些太過於「打臉」了吧。裴珠泫一連嘗試了好幾次,都沒能夠順利問出這個問題來。

「額,裴珠泫xi,你到底想要問我什麼問題啊?想問就問唄,有什麼好糾結的啊?」看到裴珠泫這一臉糾結到極點的表情,徐俊涵也是感到很奇怪。話說這姐們兒到底是想到什麼問題了才能糾結成這個樣子啊?

「那我可就真的問了啊,老闆你要先答應我,絕對絕對不能生氣哦。」不得不說的是,裴珠泫現在所表現出來的這個樣子,真的是超級可愛超級萌,就連徐俊涵都差一點兒把持不住,連連在心裡默念:「阿米豆腐。」,這才慢慢穩住那顆略微有些躁動的心。

「好,我答應你就是了。不管你問什麼我都不生氣,這總行了吧?」說實在話,在面對這麼漂亮這麼可愛的妹紙對你「撒嬌」的時候,怕是任何男人也提不起生氣的念頭吧?

「那個,其實我就是想要問一下。」在得到了徐俊涵的鼓勵與允許之後,裴珠泫終於是壯著膽子問了出來,「你剛才向我道歉的時候,為什麼願意向我鞠躬呢?一般人道歉的時候,除非是身份差距比較大的那種,否則根本就不會選擇這樣的方式吧?」

「額。」聽到這樣的一個問題,徐俊涵自己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才好了,但是這樣做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嗎?畢竟是我有錯在先,有錯就要認,道歉也必須要誠懇才是啊。」

就是因為不正常才會問你的啊。裴珠泫腹誹了一句,接著又說道:「可問題是別的南高麗男人根本不會像你這樣啊。他們都認為隨隨便便就給人鞠躬的話是很丟面子的事情,尤其是隨便給一個女人鞠躬。」

「你說的那是南高麗男人吧。」徐俊涵撇了撇嘴,「可問題是我根本就不是南高麗人,我是剛來到南高麗沒多久的華夏人。所以,我哪裡會在意這麼多這些有的沒的啊?對於我來說,有錯必須要認,而既然要道歉,那就必須要有足夠的誠意才可以。」

「原來你……」聽到徐俊涵說自己是華夏人的時候,裴珠泫驚訝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你真的不是南高麗人嗎?那為什麼你的南高麗語會說得這麼好啊?簡直都快比一些常年居住在南高麗的南高麗人都說得好了。」

「可能是我個人的語言天賦比較好吧。」對於這個問題,徐俊涵只是擺了擺手,不想多做解釋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問題的答案,裴珠泫也就不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結了。而她現在想要迫切知道的,則是另外一個問題。

「那老闆,我這就可以開始上班了嗎?」裴珠泫輕輕問道,這柔柔的聲音,簡直不要太撩人了。直叫徐俊涵在心裡驚呼「妖精來了。」

「當然可以了。」徐俊涵點了點頭,但是隨即他又補充道,「不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剛才好像和我說過,你現在是在做練習生,不能全天工作的對吧?」

「額,是的。」裴珠泫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這有可能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是真的不好受啊。

「也沒什麼,只是想要說,既然你沒辦法全天工作的話,那我也只好再招一個服務生了。你們兩個連班倒。」徐俊涵頓了頓,又繼續說道,「這是這樣一來的話,我就不得不降低你的時薪了,畢竟你的工作量不夠的話,我也不可能給你那麼高的工資,這個道理不管去哪兒都是一樣的,你說對吧?」

「嗯,這個沒有關係的。就算您不說,我剛才也打算自己提出來了。」聽到是這個,裴珠泫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畢竟拿著這麼高的工資卻幹不了那麼多的工作,我自己也是很過意不去的。」

「你不介意就好。」徐俊涵點了點頭,「那就暫定你的工資是每小時一萬五千韓元好了,生意好的話月底有獎金。裴珠泫xi,好好乾,我相信你。」

「好的,老闆大人。」裴珠泫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額,裴珠泫xi,能不能麻煩你換個叫法啊?」這乍一聽到老闆這個詞,徐俊涵表示自己為什麼會辣么方呢?

「我個人的話,不是很習慣被別人叫老闆啊。我的名字是徐俊涵,94年生人,你的話看起來應該比我要小一些的吧?那你就叫我俊涵oppa就好了。我呢,就直接叫你珠泫好了,怎麼樣?」徐俊涵很雞賊地說道。

只是,有一件讓他沒有想到的事情……

「呵呵,俊涵xi。」裴珠泫聽到之後,先是笑了笑,而後才說道,「有一點你可是說錯了呢。我啊,可是比你年齡大呢。姐姐可是91年生人,比你呢還要大三歲呢。所以,我是不能叫你oppa的,反倒是你應該叫努納才對。」

「額。這……」現在,徐俊涵才是深刻理會到偷雞不成蝕把米是啥意思了,本來是想要騙這妹紙叫一聲oppa的,卻沒想到這女人的臉會騙人的,明明看起來那麼嫩,結果卻比他還要大。這波徐俊涵算是徹底糗大了。

「那努納你就直接叫我俊涵就好了。」徐俊涵大手一揮,表示這件事情,自己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

「嗯,俊涵。」裴珠泫倒是一點兒也不客氣,就這樣直接叫上了,「那努納可就卻之不恭了。」

「當然了。」徐俊涵只是點了點頭,一點兒都不介意的樣子,「努納,話說現在已經是十二點多了,店裡現在是處於打烊休息的狀態,你吃過飯了嗎?如果沒有吃的話趕緊去外面吃個飯回來休息一下吧,後面有休息室的。下午兩點我們就又該開門營業了。」

「額,沒事沒事。」聽到徐俊涵這麼說,裴珠泫慌忙擺了擺手,「我在來之前就已經吃過飯了。」

「哦,那就去後面休息室先休息一下吧。」徐俊涵表示自己可是已經餓得受不了了,「我可是還什麼都沒有吃呢。現在肚子早就已經餓得受不了了。我表示我必須得去外面找個地方好好祭奠一下我這可憐的五臟廟才行。」

「呵呵呵。」聽著徐俊涵這搞笑的話語,裴珠泫還是……好吧,很給面子地笑了出來,「那俊涵你就快些出去吃飯吧。至於店面的話,努納在這裡幫你看著就好了。你不用擔心的。」

「可怕,努納你到底是從哪裡看出我在擔心的啊?」聽到裴珠泫的話之後,徐俊涵感覺自己滿頭的黑線都要冒出來了,「努納,你造嗎?你的話,搞得我的尷尬癌都要犯了。你就只管去後面休息就好了,店門上面有鎖的,在我出去吃飯的時候,我會鎖店門的,所以,努納你只管去休息你的就好了,至於看店這種事情就不勞煩費心了。」

「哦,這樣啊。」敢情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裴珠泫搖了搖頭,轉身朝著後面的休息室走去。

不過,在往休息室走的路上,裴珠泫忍不住笑了笑,嘴角上揚出一個漂亮的弧度:「這個男生,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呢。我好像對他有點兒興趣了呢。」

隨即,她又趕緊搖了搖頭,趕緊驅散自己腦海里剛才浮現出來的念頭:「裴珠泫,你到底是在想什麼呢?他可是比你還小啊。而且,你又是練習生,隨時有可能出道當愛豆的,你怎麼可以有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呢?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