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片刻,蘇卓還是吩咐廚房去煮了醒酒湯。

只不過醒酒湯還沒來,洗刷乾淨的小勺竟然先過來敲門了。

蘇卓打開房門,穿著素白衣衫,披著一頭濕漉漉頭髮的女子緋紅著臉頰,認真地問道:「洗好了,我們要睡覺了嗎?」

鬼君大人…….

以後都不許她飲酒了。

小勺識趣地把鬼君大人推進屋,關好房門嘿嘿一笑,傻樂的模樣簡直不忍直視。

蘇卓微微嘆了口氣,看她發梢還滴著水滴,先把女子拉過來給她擦頭髮,小勺安靜地坐著分外配合。

她頭髮烏亮順滑,仿若上好的綢緞,鬼君大人第一次給女子擦發,動作略微笨拙,花費的時間也久了些。

女子顯然到後來有些坐不住了,不老實地開始動起來,嘴裡嘟囔道:「我們要睡覺了嗎?」唐天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早就知道這個小女生是先天三段,可是他做夢也想到,這個嬌嬌弱弱的小女生,居然是個剛猛型的先天三段!

玉小悅一口血吐出來,身體軟軟的就往後倒,柳之眉一把抱住她,迅速往人群里退,此刻怪牛依然近在咫尺,眼看就要發動下一波衝擊,唐天佑雙眉一揚,悍然出手。

十道暗紅色的射線,快得簡直讓人無法反應,在場的大多數人都只看到紅光一閃,恍惚間還以為是錯覺,可是怪牛卻驀然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

《晶武獨尊》第258章打不死的怪牛 劍刃與利爪相碰撞,產生一道道絢爛的火花,劍刃鋒芒畢露,狼爪鋒利無比,兩者相交,一場激烈的廝殺展開!

顧驀然並未變身,而是直接以肉體與冰蒼狼大戰。

冰蒼狼感受到暗黑劍·月暗那邪惡黑暗的力量,狼眼露出人性化的凝重,口中寒氣匯聚,張口便是冰刃吐向顧驀然。

「咦~,真噁心!」

顧驀然反手一劍將襲來的冰刃斬碎,眼神嫌棄的看着冰蒼狼,這怕不是口水凝聚的吧!

吐槽歸吐槽,他的動作可不慢,身上雷電纏繞,刺激身體細胞,速度瞬間提升,劍鋒凌厲,向冰蒼狼殺去。

一劍出,邪龍隨,顧驀然劍化龍影,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戰鬥,劍之所指,便是冰蒼狼首!

感受到危機,冰蒼狼大叫一聲,魂力涌動,空中凝聚數十根冰刺,向顧驀然激射而去。

「雕蟲小技,無謂的掙扎!」

顧驀然周身金雷激蕩,化為雷蛇,肆意橫行,將射來的冰刺一一擊碎,變成冰渣。

劍鋒凌厲斬向冰蒼狼,卻見它狼爪揮舞,抵擋劍鋒,兩者相碰,產生絢爛的火光,照耀兩人一獸的眼瞳。

而在劍與爪僵持之時,冰蒼狼張開血盆大口,口中再次凝聚冰刃,如此近距離的,被這口冰刃擊中,不死也要少塊肉。

朱竹清靠在大樹旁,看着冰蒼狼的動作,雖然只是陌生人,但他幫自己對付冰蒼狼,該有的提醒還是要有的。

「小心它口中的冰刃!!」

「明白,變身!」

顧驀然聞言,腰間王劍驅動器出現,他可以沒有被虐傾向,邪龍裝甲能抵抗冰刃,就不用肉身接。

在冰蒼狼即將吐出冰刃之際,顧驀然另一隻手立刻將邪龍之書插在驅動槽中,按動翻頁按鈕。

在朱竹清驚訝的眼神中,巨大書本出現在顧驀然身後,翻頁展開,一條十數米長的黑紫色邪龍從書中出現,將準備發射出冰刃的冰蒼狼一擊邪龍擺尾打飛,隨後纏繞在顧驀然身上,變成王劍·邪龍裝甲。

[月暗翻譯:掠奪光明,漆黑之劍,冷酷無情,操控黑暗之龍!]

「王劍騎士,願為你揮劍。」

顧驀然還不忘中二一把,轉身朝朱竹清行歐洲的騎士禮,而後轉身看向冰蒼狼。

而被撞飛的冰蒼狼踉踉蹌蹌的爬了起來,感受到顧驀然邪龍裝甲上散發的邪惡至極的氣息,還有龍族對其他種族的壓制,狼眼露出懼怕之意。

看了看大樹下的朱竹清,最後放棄了吞噬她的想法,轉身準備逃跑。

「啊啦,準備逃跑嗎,真是沒膽的狗,就用你試試這招吧。」

看着轉身逃跑的冰蒼狼,顧驀然露出鄙視的眼神,剛剛還叫那麼大聲,現在看到他變身,就逃跑了,慫!

[必殺指引!]

顧驀然取下腰間的邪龍之書,按在暗黑劍·月暗上,再重新插回,看着冰蒼狼的背影。

[邪惡之龍·月暗必殺]

[習得一閃!]

劍上纏繞紫電黑炎,顧驀然高舉暗黑劍·月暗對準冰蒼狼,猛烈一斬,一道邪惡黑暗劍氣化為邪惡之龍向冰蒼狼殺去!

逃跑的冰蒼狼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邪惡之龍擊中,隨之,轟然爆炸響起,在那劇烈的爆炸中,冰蒼狼變成了水渣狗,死的不能再死,只有一道淡黑色隱隱約約還帶點紫色的魂環漂浮在原地。

從顧驀然出手到結束,短短兩分半解決了戰鬥,簡單粗暴。

他轉身看着癱坐在大樹下,捂著自己腹部的嫵媚高冷少女,聳了聳肩,剛準備開口說話,突然,耳邊響起弩機扣動的聲音,一隻精鐵打造的弩箭向顧驀然射來。

同時還有七道人影趕來,還有關切和警告的聲音傳來!

「竹清,你沒事吧?!」

「那邊那個盔甲人,給我們離竹清遠一點!」

不用想,弩箭就是唐三射的,還真是准,正對顧驀然太陽穴,幸好他還穿着邪龍裝甲。

只見顧驀然反手將極速射來的弩箭抓在手中,然後將其反拋回去,力道說是之前的一倍,比射過來的威力還要大。

至於傷到人,哼,不分青紅皂白對他出手,死了也是活該。

「什麼!!!」

唐三看着向自己極速飛回的弩箭,難以置信,重生這個世界十二年,第一次見到有人如此輕鬆的將自己的暗器反投回來!

而其他人見到弩箭反投回來,也是大驚,趙無極大吼一聲,大力金剛熊附體,快速擋在唐三面前,熊掌魂力涌動,將弩箭擋下!

「這種力量,起碼是魂王!」

趙無極熊掌微微感到疼痛,面色有些凝重,附着在弩箭上的力量起碼是魂王級別,那個盔甲人是一位起碼魂王的魂師!

「看來你的同伴來了,小貓咪,不過,他們有點不講道理呀。」

顧驀然沒有理會唐三,趙無極等人,走到朱竹清,面罩中露出玩味的笑容,對她說到。

他的話讓朱竹清冷淡的面容露出一絲微紅,剛剛如果不是顧驀然出手,她恐怕凶多吉少,現在自己同學不分青紅皂白出手,確實有違道義。

朱竹清捂著傷口,靠着樹身緩緩起身,清冷聲音中帶着歉意。

「抱歉了,他們也是關心我的安危,才對你貿然出手的。」

話語間,史萊克眾人都來到了大樹周圍,將顧驀然與朱竹清團團圍住。

其中一頭金髮英俊少年看着朱竹清捂著腹部,還有血跡,頓時眼中被憤怒充斥,如果不是趙無極剛剛吩咐不要貿然出手,他早就和顧驀然拼了!

「竹清你沒事吧!」

戴沐白連忙向朱竹清詢問道,朱竹清搖搖頭,她沒事,這也讓他鬆了口氣。

而趙無極向顧驀然走去,他一個魂聖,還怕一個魂王,熊掌暗暗凝集魂力,準備給顧驀然一個下馬威。

抬手拍向顧驀然肩膀,卻被顧驀然側身躲開,根本不給趙無極面子,讓趙無極面色變的有些不爽。

「這位朋友,不知是哪裏人?」

顧驀然根本不鳥他,而是看向唐三,認真打量他,暗暗稱奇,一個才十二歲的人竟然長的像十八九歲,不僅是唐三,這個世界的人都是這樣,十一二歲的年齡,十八九歲的身材和臉蛋。

是發育太猛了,還是某人有特殊愛好,比如ltp?孩童的年齡,成人的身體?奇奇怪怪。

「哥,他怎麼一直看着你?」

唐三身邊,一個穿着粉色衣服的兔耳清純少女拉了拉他的衣袖說道。

聽到小舞的話,唐三也是面色微變,這個盔甲人想幹什麼?記住他的樣子準備等一會報仇嗎?

打量完史萊克眾人後,顧驀然收回目光,看向站起來的朱竹清,似乎想到什麼,開口向她提醒道:

「小貓咪,提醒你一下,星斗大森林馬上就要爆發魂獸潮了,想要活命的話,就趁現在離開吧。」

朱竹清聞言,遲疑道:「獸潮?」

在史萊克眾人眼中,顧驀然走到朱竹清面前,朱竹清因為顧驀然的靠近,身體往後退了幾步,看着她嫵媚高冷中帶着稚嫩的臉蛋,伸手先要去撫摸,卻聽一聲怒吼~

「你給我離竹清遠一點!」

戴沐白無法忍受自己喜歡的人被其他人親近,武魂·邪眸白虎附體,真身甲展開。

「第三魂技·白虎金剛變」

身體變大一圈,雷電纏繞,攻擊,防禦,力量提升一倍,雙手變成一對鋒利的白虎爪,一聲虎嘯,向顧驀然殺去!

面對來勢洶洶的戴沐白,顧驀然放棄手中動作,反手握著暗黑劍·月暗,轉身以劍柄為主,直接頂在襲來的戴沐白的胸口。

「咳!!」

瞬間胸前傳來劇痛,就像是被泰坦巨猿一拳打在胸口,真身甲直接破碎,被打出武魂附體狀態,戴沐白面露痛苦,直接被顧驀然頂飛,好在趙無極早有準備,將戴沐白接住。

「戴老大!」

「沐白!」

「老大!」

這一幕讓史萊克眾人群情激奮,都用危險的眼神看着顧驀然,只等趙無極開口,他們就會出手!

趙無極檢查了一番戴沐白的傷勢,劍柄所傷之處,真身甲破裂,胸口肋骨也斷了一根,下手真是狠!他連忙讓奧斯卡治療,眼神帶着寒冷,注視着顧驀然,寒聲道:

「閣下是不是做的有點過了!」

「既然有傷他人之心,那被他人所傷也是常理。」

顧驀然將暗黑劍·月暗插回腰間,淡淡說到,如沒有一劍斬了那戴沐白已經算他幸運了。

「你!!」

雖然很想反駁,但趙無極知道是怎麼等人先出手在先,理虧在先。

突然,一旁的小舞對顧驀然問道:「你剛剛說星斗大森林會發生獸潮,這是為什麼?」

「這個,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碧姬或者紫姬出去找其他魂獸玩啪啪去了,帝天不爽,想發動獸潮泄泄憤,又或者三眼金猊失蹤了,那些凶獸找不到它,發動獸潮找獸吧,當然也有可能是某隻肥蠶從生命之湖溜出來了,他們着急,怕它逃回極北,或者被魂師獵殺了,所以發動了獸潮。」

聽到這些話,史萊克其他人一頭霧水,但小舞卻面露驚駭,難以置信的看着顧驀然,聲音顫巍巍的質問道:「你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

小舞內心是慌張的,面前的盔甲人竟然知道生命之湖,帝天,瑞獸,還有天夢冰蠶!太可怕了!

「一點常識而已,誰讓你們這塊大陸太落後了呢,理解理解,畢竟,一塊大陸兩個國家,一個武魂殿,還有一大堆王國公國,連大統一都做不到,不知道這些也是正常。」

顧驀然繼續裝成日月大陸的人,毫不留情的嘲諷到,這讓史萊克眾人面色微變,他們似乎知道了什麼了不得的消息!

看着側頭躲過自己手的朱竹清,顧驀然想到了什麼,從系統空間中將那塊鬼虎的腿部魂骨取出,看了看朱竹清修長美腿,在她疑惑的眼神中,將腿部魂骨遞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