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又一次精神污染,讓人以為他跳樓逃跑。

多方衝突下,密集詭異的體育老師不見了,都在驚嘆,躲在拐角偷窺。

會忽然感覺冷汗,惠出現了,就在眼瞼上,十分痰腥。

惠的真身就在走廊上,眼前的人是惠的複製品,一個戴着惠麵皮的人。

他被體育老師殺死拐角,不知姓名,死得悠揚。

惠還看了一眼,生肖說:「是朱莉啊!」

朱莉是朱麗君的卑稱,體育老師又聯手救人,不能讓朱麗君死去。

救護車來了,幾千人受傷,惠詭異的搖手吶喊,很像是演唱會。

不知名的演唱會,胡楊林救急,茂才們詭譎多變。

學弟學妹沒參與打鬥,都在為學長吶喊助威,一首悠揚的曲子來了。

后戲是朱麗君的詭異,蔣同學的衣物到底如何?董宏偉為何挨打,並且愛答不理的死物似的。

究竟是圓荷瀉露還是沉默不語,都沒關係了。

惠接下來的計劃不重要了,他看見了很多,虛幻美好一瞬間,喜歡的不行。

就此打住。

算術的發展還沒出現,惠就被攔腰,是蘇格拉底,就是孫老師,他堵在路上,大路口,恰逢拐角處不遠的地方,那個地方,死了一個扮作惠的鬼魅。

都以為是惠的替身,其實不是,是另外一個「勢力」。

惠剛剛在走廊上虛情假意,迎來了三三班人的反感,他立馬說「你的嘶吼的地點不就是這個走廊嗎?我很期待啊!」

他還衝擊三三班教室,試圖毆打那人。

惠被孫老師堵住的怨言就是這個。

他似乎罵人都一樣,符合他的世界,「你裝什麼……」孫老師驕傲的訓辭。

惠低下了頭顱,眼神里有斑斕。

還有漣漪。

孫老師也如斑斕的猛虎,得逞了計謀,三三班和朱麗君都看見了,還有出逃的校長。

惠開始了絕對值,他教育了孫老師三個兒子,就在操場上,陳聰從一旁悠哉走過。

惠鞭策陳聰說,「逆轉什麼……」他刻意說些不清不楚的言語。

孫老師兒子也跟上去教育,「傻逼……泥磚什麼。」

其實他們都在說一句話,「陳聰,你他娘裝什麼……」

陳聰反饋出來,是在生物課上,感慨很多,生物老師一巴掌抽上癮,陳聰詈罵后,兩人再度打起來,又是巴士底獄,生物老師招來了自己隔壁班的學生。

上哪說道理,又是連着的打鬥,勵志的模樣,雙方都是氣死人樣子,他們越好找十個代表相約賭鬥。

惠首當其中,第一個。

自然的出場,是猜拳,惠贏了。

接下來又是猜拳,惠的建設任務就是五比五。

第十局,他精神污染了出場的翟家翎,本是陳聰的位置,可是虛情假意一番,三三班看了很大的熱鬧。

近乎撕逼,是糊塗的衚衕。

孫老師聽聞了操場的事,本是來詢問惠和陳聰操場上的事,他可不想再被攪擾了,血紅色的飆升的荷爾蒙走來,伸出拳,是石頭。

對方是布。

本是四比五,孫老師輸了,他不覺得什麼,徑直走到後防線。

路遇韓奔,韓奔罵他輸了,他順手一巴掌掌裹韓奔,宛如狼群順手牽羊。

韓奔瘋魔了,和他扭打起來,陳聰不受人指使,也加入戰場,生物老師也是。

杜佳佳趕緊爬窗戶跑了,他的傷疤還沒好,就在腦上,縫合了八珍湯反倒處說自己是幕後操縱的人。

這下子火焰山再起焰火,三三三四班再次打鬥的消息被杜佳佳四處奔波。

無數人圍觀,校長也在觀摩。

還看見了惠,翟家翎奔向自由,手裏捏著板磚,想要敲暈惠,至少也要他流血犧牲。

可衝出來的時候,無數人看着呢?他只好收手。

朱麗君也掏出板磚,衝出教室,就要拍暈惠,下懷竦然的流出血,朱麗君的鼻血竟然在後面,他早已經按耐不住。

可是惠轉身回首陰霾,順手搶他的板磚,捎帶手,就在腳底下,朱麗君被他的意念騰挪三樓,飛下去了,無數人靜觀,看見了豬鱉屎尿屁嚇出來,豬鱉艷麗的鬼滅傳說毀譽無數,後來再次成了導火索。

第三人是董宏偉,他們約好帶着板磚,看見惠就起暴虐。

他是接下來的人,很多人還在侃侃而談朱麗君,惠悚然摸觸腳下的磚塊,一板磚砸下,狠狠的崔嵬,鬼影都沒有如此迅猛。

董宏偉當即流血,絮語都沒,死氣沉沉昏厥過去,後來很多人聽聞那一板磚幾乎要了他半條命。

剩下半條也快沒了,他拄著拐杖來到班級,又是一番勵志的龍爭虎鬥,打到吐血,惠半點沒憐憫,只覺活該。

第四人是聯袂的,正是生物老師和孫老師,兩枚導彈而至諱飾。

自然災害到了,施惠的還是那人,潮起潮落,兩磚頭砸下,生物老師和孫居左慘死當場,半條命沒了。詭異……恐怖,沒人出聲。

走廊上會死人,這是惠自己說的,就在三三班,他說「你會死在走廊上。」於是就沒人敢下地。

第五人是韓奔,瘋魔的韓奔,他們窩藏了很多板磚,搬空了一個工地,校長私底下從虎鉗,買下了很多板磚,都運來了,窩藏在講台桌地下,隨用隨到。

先前一刻,數學老師砸下,對準了惠,所以都知道這個地方有東西。

板磚拋物線落下,正是韓奔座位,接連不斷三個板磚,杜佳佳頭上也是。

第六人是陳聰,還有漣漪,是蔣同學,還有張佳佳,徐猛策后。

惠攔腰居於外側,這幾人藉著飆升的荷爾蒙完美錯過挫骨揚灰惠的絕佳時機,想來命中了也是命運多舛,惠也不會說什麼。

接連被放倒,最後是徐猛,一板磚正中腦門,昏了過去,走廊上雜七雜八很多人。

孫老漢,生物老師,徐猛,張佳佳,蔣同學,陳聰,翟家翎。

韓奔爬起來后,又被惠三個板磚砸中,一點都沒憐惜。

此刻瘋魔的是惠啊!就在走廊上,那個人入魔了,千萬萬不要剜目,折磨啊!

吝惜就好。

然後是一個女的,是同學,惠照舊砸下。

接下來是她的同桌,一板磚正中,昏死過去。

然後才是英語課代表和數學課代表,很能藏在心底的滋生的魔鬼,蘑菇似的長出來,怎麼扼制也扼制不了。

接下來大多是女子組,混雜着男子組,都被一一撂下,惠狠戾的報復了出來。

班長是靠後的,他看見了先前的一幕,後來不忍心,實則是齟齬鬼魅。

惠在他跨出門檻的那一步,水仙花再現,他倒地不省人事。

惠找人看看還有沒有,教唆他們都出來,那人臉色難堪,好事多磨啊!還是走上前來,「都出錯……吹吹。」

「都起來啊!砸死那個狗逼。」

他轉身問臉色好看了很多,惠一招手讓他跑,於是二十塊板磚飛來飛去,窸窣的人都被砸中,惠還回了教室,看見幾個女子躲在桌底,一板磚砸下,誰都倖免不了。

他就是如此猛戾的一個人。

他有潔癖的啊!

惠從魔鏡下扔出板磚,很大的聲勢。

忽然有人會意,綽起板磚砸去前方,是訓辭的校長,腦門出血了。

他鬼吼鬼叫,校長也是,走廊撒歡了,見人就砸。

很多人難以忘懷,板磚不是廢棄的嗎?他們頑強的站起來,可板磚不會,鑽頭覓縫,很多人背鰭浮囊了被扔出,擁擠不堪,三樓跳下去很多人,於是上頭人砸下頭。

操場也是,出現了大批磚頭,竟然是惠搬來的,就是要沉淪水面上的人。

當頭是體育老師,他們正在搬磚,耀輝的臉色朝着教學樓看去,這些磚頭都會砸在惠身上吧!森森的笑意。

這時候飛來飛去幾千塊磚頭,下雪似的,操場根本沒跑。

體育老師當場斃命,死了三個人,那個殺死「替身」的老師僥倖奪路而逃,卻遇見了真身,是惠,躲在女廁所的里側,門掩黃昏,孤獨感很多。

一板磚砸死了,是真的無視規矩。

他讓人去樓上撿起校長的屍體,事事通,萬事通。

惠一磚頭一磚頭,校長被神聖擊潰,生生世世不會忘記,三十下,四十下,五十下。

食堂的人沉淪了,加入戰場,就要砸死校長,因其拖欠工資就為了買磚頭。

有沒有天理,有沒有王法。

校外柵欄上很多人,都是流氓,校長找來的,惠一招手,全數砸去。

絲絲縷縷的氣息,醒來后一定恨死校長了吧!

簡單的算術就是加加價,磚頭也是。

結果是「陰霾密佈」的啊!惠盤算著,找來了王霸選手朱麗君和他的豬鱉。

讓他們在樓上隨意砸人,他們准從了,如蔥花迷死人的目光里,三四班被群毆。

校長好了很多,又被惠假意以泡沫的磚頭砸向自己,他以為的很美。

可那是真的磚頭,簸箕大小。

他再度被自己砸昏。

朱麗君被從樓上逼迫跳下去,身後人也是,惠也跳下去了,很多石頭般的屍體點滴。

回蕩的響亮的口號,威武……威武。

潮水波瀾,惠一板磚砸向自己,是泡沫的磚頭,可是他是教科書的演技,後來孫老師的老婆鸚鵡學舌,哪想到也是真的磚頭。

陰霾就是磚頭和操場上的褲子。

蔣同學不敢在桌上逗留任何,惠就是戲弄人,熊羆怒吼的時間就是你假意的時候。